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正确的事

    “这小东西和汤姆一样,心肠挺坏的,喜欢怂恿别人打斗引起纷争…借此解闷。”艾伦瞥了一眼小手,小手立刻蹦回到自己的位置,端端正正地摆好姿势,不再乱蹦,“那么,阿不思,想喝点什么?抱歉我对甜食兴趣不算大,不过饮料不少…麻瓜的可乐要试试吗?口感对巫师来说比较奇特…但总体还是偏甜,你应该会喜欢…”

    “听上去也许我当初真该把他分到格兰芬多?”分院帽裂开大嘴一样的缝隙回了一句。

    “我在接受这些事务上可不是什么老古板,艾伦,我已经喝过了,味道我很喜欢,不过它和爆米花搭配在一起会让人变胖。”邓布利多坐在校长桌前对着语气轻松地说道。

    艾伦从柜子里他的小冰柜中,抽出了一瓶大瓶装可乐,以及两只透明玻璃杯,可乐瓶被嗤地一声打开,倒入杯中,里面的气泡咕咚咕咚往上冒,随后又被他用手指隔空点了点施放了故意压抑了力量的速速冰冻冰镇起来。

    随手霍格沃茨的前后两任校长拿着杯壁已经因为冰冻开始凝结小水珠的杯子虚碰了一下,各自呷了一口发出了舒服的喟叹。

    放下杯子,艾伦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钟表:“那么阿不思,让我们开始说一点正事吧,小天狼星把情况告诉你了?你的意见是…”

    “小天狼星的确找过我了,为了说服他暂时放弃弄掉哈利额头上的灵魂碎片,我们商谈了很久…我和他立下了牢不可破誓言,不会用哈利的生命去冒险,这是他同意暂时前提…”邓布利多坐到了艾伦校长桌面前的椅子上,这种和艾伦位置的调换让他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椅子,“所以艾伦,我希望你能记得你曾经对我的许诺,不要干涉哈利的使命。”

    “正因为如此,我才没有直接动手消除那个碎片,而是选择让小天狼星来问你的意见…”艾伦全身都靠在椅子上,“阿不思,你现在还认为汤姆还继续相信那个预言?相信最后杀死他的会是哈利?我想汤姆再疯也会开始怀疑这个可能性了…”

    “就像你告诉小天狼星的,既然你能随时都替他拔出的话,就没必要立即这么做不是吗?”邓布利多从半月形的眼镜片上方望着艾伦笑了笑,没有纠缠这个问题,“你知道我对占卜课的态度了,我自己没上过这门课程…不过我想汤姆还是这么相信命运。”

    “阿不思,但命运的确有迹可循…我想你肯定知道‘命债’(Lifedebt)吧?就算也你不相信它的存在,但我最近比较得空没那么忙,在缄默人的一些事业略有所得…我们应该对不了解的东西在态度上更开放一点…”艾伦微微摇头不认同邓布利多对一门学科的态度,“我发现,这并不是空穴来风的,两个巫师之间的确会存在一种特殊联系当一个巫师救了另一个巫师的命,那么命运就会让被救的人就欠救人者一个命债。欠债的巫师必须通过做出有利于救人者的事情来偿还命债。即便是在对手敌人之间,这种命运上的联系也会产生,不论当事人是否愿意…不过也正因为有这种联系的存在,负债的巫师有时会在无意识中偿还命债,甚至可能为了偿还而违背他原本的意愿。”(作者注:官设,出自破釜酒吧网和麻瓜网对.罗琳的采访第三部分。)

    “还能看到你对魔法本身的探秘拥有这种热情真让我感到羞愧…”邓布利多似乎对艾伦会开始和他探讨学术上的东西有些惊讶,他苦笑一声,“作为巫师,自从发现龙血的十二种用途之后,我就已经迷失在其他方面太久了,也正因为如此,其实除了哈利的事外…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问你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说完,随即他的表情变得严肃了一些,“艾伦,你们的经济改革出来后,国外什么反应我想我不用说你是了解的,有些外国巫师已经乱了,甚至希望我来出面…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已经对如今的魔法界局势,对经济的事情我也完全不了解…但外国的这些魔法界…就完全不管吗?”

    “我知道,他们自己的媒体大肆报道,批判我们的决策,他们的巫师人民甚至也有参与了对我们的抗议…他们还对国际巫师联合会施压,联合会成员也各自对我们发了警告…”闻言艾伦的身子往靠背上缩了缩,这让邓布利多有些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国际巫师联合会的会长,这次却并没有参与其中…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的警告和他们的制裁一样,是毫无依据的…所以,英国魔法部要进行什么改革,邓布利多,这些没有资格和立场的人,是无权来干涉我们的政策和立场的…我为什么需要浪费时间对他们进行回应?”

    在办公室的栖枝上,凤凰安卡感受到配偶的情绪,发出一声高昂、清脆的鸣叫。

    邓布利多不动声色地听着,艾伦讲完后他沉默片刻:“艾伦,就像很多人怀疑的那样…你是否…真是想挑起一次战争?但我完全不理解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来一直制造加剧世界局势的紧张?你听得到现在那些还在游行的人在喊什么…”

    “这可不是我们先挑起的。”艾伦抬眼凝视邓布利多,似乎有些不耐烦,“我只是在让英国魔法界发展得比其他国家快而已,我曾经对你说过的那种伟大的魔法国度,我只是想让霍格沃茨变成它而已…所以其他国家的魔法界内心能不能平衡、会不会接受…我已经足够克制了邓布利多…我只能向你保证,我不会让英国人的魔杖先放第一道法术…”

    “真正而持久的胜利就是和平,而不是战争。”邓布利多不退让地和艾伦对视,他轻声道,“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在很多事情上都这么急…”

    “邓布利多,我得提醒你,你现在的确恢复了国际巫师联合会成员身份,但你不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也并非魔法部的成员…如果你在之前外国势力对我们无端制裁的时候没有发声,现在你和你的人却又继续想做一些超出你身份应该管的事情…那么我得提醒你,这次扮演坏人的角色会是你自己了…就像你说的,你也听得到那些游行的人在喊什么…”艾伦提高了音量,然后叹口气语气又软化了一些,“阿不思,你应该知道我认为你一直是个好人,所以对你一些行为很克制,也一直不希望我们走到对立面…但你似乎一直怀疑我是个坏人?让我坦诚一点,阿不思,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什么统一全世界的想法…不管是巫师界还是麻瓜界…就像当初我在低年级的时候不愿意接受你的控制和安排一样,现在我只是不会接受英国魔法界被其他国家的摆布…所以与其你来我这里劝我和平,不如想想办法利用你的名望,想想怎么去劝其他率先动手的国家放弃对抗,承认我们英国的崛起…”

    邓布利多细长的手指扶了扶自己歪鼻子上的眼镜:“所以我并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把精力放在这些事上面…为什么还会在意这些…”

    “因为过去的我在意过…我在意的人们也需要我继续在意下去…”艾伦端起可乐又喝了一口,“那么,阿不思,你的态度和打算是?”

    “请原谅我也先得来一口…”邓布利多抱歉一句也喝了一口饮料,然后放下后神色并没有退让和犹豫地说道,“艾伦,我的态度和打算是鉴于之后另外两个问题…我很感激你对我这个惹人厌的老头这么有耐心和坦诚。”

    艾伦点头示意让邓布利多继续,他明白眼前出自格兰芬多的白巫师的态度和含义,他不会因为已经打不过自己或者其他什么困难就放弃‘正确的事’。

    邓布利多的银色长胡子因为起身动作而搭在了校长桌上:“那么,艾伦,我注意到,在一些魔法史…那种近千年前那些更常用诗歌和壁画为主要手段记载的魔法史中,在1066年,有一位苍白头法、苍白皮肤的黑巫师,他的打扮和你身上法袍以及你那把法杖似乎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