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我一直在为你保密

    穿着和海格类似的褐色古代巫师法袍作为看门人制服的阿格斯·费尔奇,吭哧吭哧、连吁带喘地出现在门口,这件职工制服他显然很爱惜,被熨帖得板板整整,因为这是让他能和霍格沃茨有联系的一种证明。

    而自从有了巧手先生后,很多清洁方面的事情不需要费尔奇亲手去做,这也让他能维持比以前充满油污的形象相比更体面的形象。只有他怀里抱着那只罗丽丝夫人还是一样的骨瘦如柴,不过毛发比以前也稍微油量了些。

    等他们进了屋,在前面小手又扭动着手指跳回了桌子,窝回了原位,看样子就像爬个楼真得会累到它这种不死生物似得。

    费尔奇显然几乎也没来过校长办公室,这里的摆设和墙壁上的画像让他看起来比在其他地方遇到艾伦还要拘谨,他两只手抱起自己的猫把它举在胸腔,就像是举着帽子表达对屋主的尊敬一样,在得到艾伦眼神示意后才一板一眼走到距离校长桌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患有关节炎的费尔奇一边说一边尽量地弯腰鞠躬:“哈里斯校长,向你致敬…”他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前的小女巫,然后抬头有些献媚地说,“哈里斯校长,请问有什么事情能为你效劳?你改主意了?这个女巫做错事?需要让我带她去奖杯室罚她做清洁吗?”

    这让本来内心正不太平静的潘西的把注意力扯了回来,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个老哑炮,不过因为艾伦的关系倒没有像往常一眼对他进行嘲讽。

    “阿格斯,我告诉过你那些体罚不会在学校出现了…学校有新制度…呃,不是,帕金森小姐也没犯错。”艾伦注意到潘西的眼神知道自己差点被带偏了,他指了指潘西旁边的空位示意费尔奇坐下,“阿格斯,你要红茶还是南瓜汁?还是尝尝在麻瓜中很流行的饮料?”

    麻瓜的饮料可乐…一瞬间费尔奇感到了羞辱,自从那个讨人厌的波特把他是哑炮的消息流露出去后,那些讨厌的学生就一直爱问他要不要试用各种麻瓜用品,来影射他是个哑炮,是故意要看自己的笑话。

    不是也仅仅是一瞬间之后,费尔奇意识到了问这问题的人是谁,他有些为自己的敏感羞愧地抬头,正好看到艾伦面前杯子里的东西,想起了这麻瓜饮料已经是哈里斯校长自己的嗜好品。

    于是费尔奇顺从地走过去坐下,满脸的老褶堆成了一朵菊花:“哈里斯校长,请给我也来一杯你的最爱…”他看着对方杯子里的冰块,想起自己的牙疼有些为难,但还是爽快地说,“冬天来一杯冰的虽然不太常见,但想来一定能让人保持清醒。”

    “呃?你也要加冰块?”艾伦有些懵的停下了倒饮料的动作,然后几秒后表情变得有些欢快,“阿格斯你能理解到这一点挺不错的,另外里面的咖啡因也能保持你中枢神经兴奋,能够暂时的驱走睡意并恢复精力,很适合用脑过度的时候,配合冰块也再好不过了。”

    费尔奇的笑容变得牵强了些,他才明白过来原来加冰块不是标配只是对方的个人喜好,自己完全是可以不加的,不过这个时候艾伦也已经把冰块加了进去,他也不好这个时候在说什么他的牙很敏感的理由了。

    而另外一边,也探知到费尔奇真实感受的艾伦也有些哭笑不得,他只好装作不知地把还在翻滚的气泡的玻璃杯子,推给了费尔奇。

    潘西倒是从爱对看门人恶作剧的斯莱特林们那听到过对方的牙齿怕冷怕酸的消息,于是她主动地举起了自己的南瓜汁。

    被潘西报复的看门人的目光看向杯子中那黑褐色的气泡饮料,他也跟着把他举了起来对着艾伦,接着一发狠讨好似的喝了一大口。

    顿时丰富的气泡在口腔里绽放,舌蕾感受到酸甜味,耳后传来略微有刺嘴的感觉接着寒冷和碳酸让他的牙开始发出惊痛感,然后冰寒一下串上了他的脑袋,就好像鼻腔被冻住一样一抽一抽的难受。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app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努力维持在艾伦面前的不对他的嗜好品做出厌恶反应和难受模样的费尔奇眼珠里眼泪都快流出来。

    艾伦实在有些看不过去,他瞪了一眼潘西把她吓了一跳,然后忍着笑对着费尔奇说:“哦,阿格斯,冬天喝这么一大口的确我也容易上头…另外看来你牙有点毛病?怎么不去找庞弗雷夫人?另外格兰杰小姐的爹妈也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想他们也能为你解决。”

    “别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哈里斯校长…”见艾伦发现,有些感动地费尔奇控制下巴上的垂肉让他们不再因为牙痛颤抖,接着带着讨好的笑容说道,“对了哈里斯校长,格兰杰小姐曾多次吩咐过我,让我注意校长办公室里丢出去的垃圾…让我帮她数数每天你这有多少空的饮料瓶…”注意到艾伦的神色似乎紧张了点,费尔奇连忙补充,“啊,请不用担心,我一直在为你保密,每次报告的数量都很少!”

    “你干的不错!真是太好了,阿格斯。”艾伦放松的笑容看上去更热情了,他愉悦地关切道,“对了,最近在城堡里的工作怎么样,会不会太累?这几台巧手先生够用吗?你患有关节炎,可不能太辛劳,这也是正当的学校支出有需要尽管提。”

    “足够了,足够了!非常感谢你,校长!现在已经感觉已经有多了…它们早已经把我从无休止的清理工作中解脱出来…”费尔奇浑浊的眼睛里泛起了泪光,他甚至站起身来低低地给艾伦再次鞠了一躬,“每天和我的洛丽斯夫人巡视城堡更像是一种锻炼…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有哪所学校的看门人能有我这待遇…这让我很是羞愧…”

    “能指挥巧手先生们去它们该去的地方也是一门手艺,这是无法取代的工作阿格斯,别看清你自己…要是等它们自己来,我估计再来十多台也不一定有现在的效率。”艾伦对着费尔奇摆手作为一个几乎把一生都耗在处理霍格沃茨城堡巫师们留下问题的老哑炮,由他来指挥巧手先生们的确更有效率。

    心里比喝了饮料还甜的费尔奇尖着嗓子拍着胸脯:“校长,你有什么事情要吩咐费尔奇吗?有事情直接带给我一张纸条就行,我能做的不多,但会尽全力立刻给你办妥!”

    “我相信你当然会如此,阿格斯。”艾伦双手拄在桌子上,顿了顿,然后加重了一些语气问道,“今天叫你来,其实是有一些事情需要当面问你,一些比较私人性质的问题…”

    “哦?”费尔奇有些意外,他的猫在他怀中有些不舒服的扭了扭让他快速回神,“你尽管问,哈里斯校长。”

    艾伦声音温和地问:“阿格斯,你还在参加那些像快速念咒魔法入门那些函授课程吗?这么多年后,你觉得它对你有用吗?”

    费尔奇原本开心的脸一下子苍白,落到了一旁的潘西身上,苍白的脸一下子又变得通红,他把两只关节突出的手拧在一起,艾伦当着其他学生的面这样问自己,这一时让他觉得非常难堪。

    不过对这种歧视早承受过多次的费尔奇,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他低着头机械地说:“抱歉,哈里斯校长…不过,这不是我自己找的…不管怎么样吧,就是没事的试试看…如果这违反规定我会停止的…哈里斯校长。”

    “别误会了,阿格斯。”艾伦继续靠在他的校长椅上,“我之所以这么问你是因为我关心你,关心你的情况…”艾伦说完见费尔奇抬起头莫名其妙的表情,温和地笑了笑,“你知道我和罗伊纳…罗伊纳·拉文克劳女士会有所交流,所以我之前想起了你的问题…所以我们两对此有了一些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