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惩罚!复仇!战争!

    三只巨龙带头,巨龙们嘶吼着向着广场快速扑过来,巨大的翅膀震动,掀起的气流让漫天的旗帜簌簌作响。巫师们虽然心中清楚哈里斯不可能丧心病狂到让这些巨龙伤害到自己,但是这样强烈的感官刺激,让他们几乎忘记了呼吸、心跳加促。

    巨龙的身形越来越大,在接近拉文克劳神殿的尖顶时又一个回旋,直接盘踞在了神殿的顶部向下注视着众人。

    “这些巨龙身上的盔甲…是秘银?!!!”希腊的斯德法诺斯是所有官员中年纪最长的,出身良好又身居高位的他在认出来这种材质之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秘银竟然多到可以为几只火龙打造盔甲…”

    知道是秘银后其它巫师眼都红了,秘银打造的东西除了又良好的导魔性,还坚胜钢铁、却又轻如鹅毛,而且光泽不会随着时光而衰退,能拥有一块都值得骄傲,而哈里斯竟然用它做龙的盔甲,而且一做就是三只!

    保加利亚的瓦西尔背部紧紧贴着墙壁,这样强大的阵容当着他们这些人的面摆出,对麻瓜有一些了解的他明白,这分明是想要借类似麻瓜阅兵式的方式来炫耀英国武力的强大,向他们示威不少部长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推断,毫无疑问,哈里斯现在就是要他们明确地意识到这一点,认识到除了顶尖战力外,这些常规武力也是维持了世界第一水平,认为他们摆明了打算借此压迫威胁,不战而战,用武力施压让涉事国屈服……

    这让这位大使只觉得自己背后冷汗岑岑渗出开始向一旁没人的地方走了几步,而他的腿也明显有些软,不过急于联络自己的国家没有管它,也不再有心情想着什么出卖他的部长为他自己牟利的事情,只是想要通过炼金物品将情况尽快反应给国内,让他们给他能安抚英国的更大条件和方法。

    戈培尔作为德国巫师,在经历了格林德沃肆虐后的德国时代而见多识广,但现在也不得不承认,眼下是他政治生涯中遇到的最大的难关,但是为了国家,他知道自己不得不低头,迈着沉重的脚步他靠近了黛西一些,低垂着头的他身体仿佛都比黛西要矮了许多,沙哑着嗓子低声哀求道:“哈里斯司长,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坐下来好好商议吧,事关重大,我个人的确不能代表国家做出这种决定…麻烦通融一下,起码让他们有个准备…”

    “我想现在你就可以像保加利亚大使那样抓紧时间了。”黛西没有给戈培尔好脸色,“我父亲过来了已经快到广场了,也许你等下可以自己和他谈谈。”

    黛西话音刚落不久,一小队年轻傲罗就从之前的阅兵队伍里分离出来,分两排从左右两侧迅速登上了高台,这些傲罗每隔三个台阶就站立一位,面向广场,肃手端立台阶之上,履行守卫的职责显然身材挺拔模样英俊他们是被故意选来作为临时仪仗队使用。

    之前开始准备施放了全知在线的魔法部部员则开始,引导神殿外高台上这些外国代表们,坐到了一边两侧被临时拜访的蓝色铜椅上。

    天空中响亮的汽车鸣笛声在空中响起,一辆被保养得闪闪发光的老爷车宾利8升从南方的天空中破云而出,两个车灯在阳光的照耀下的反射非常耀眼。

    它在顺着巫师阅兵队伍前行的方向,慢腾腾地下降,仿佛一丝烟尘都没有激起,平稳地从空中落到地面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后,帅气地拐到拉文克劳神殿左边的路段上。

    车门打开,和往日文雅部长装扮截然不同,三位都穿着傲罗的H94制服的欧文带着艾伯特和佩内洛从车上走下,而已经带领着红色伞保护伞武装力量驻足等待在那里的狼妈和维克多立刻立正敬礼。

    欧文在干脆利落地回礼过后整了整大盖帽,他迈着沉稳的步伐带着艾伯特和佩内洛登上了神殿前的这座小高台上正位于巨鹰的下方。

    巨鹰像爪子下的全知之眼像激活一般,把一束光柔柔地照亮了演讲台这小片区域,让欧文也成为了现场巫师们瞩目的焦点。

    欧文率先对着场下的武装巫师们举起手,感激利落地行了个巫师礼。

    而下面的巫师军队仿佛是得到了信号,刷地一声整齐划一地对着欧文回礼,每一位巫师的面孔都非常的严肃,看向欧文的眼神中带着服从。

    “我忠诚的同胞们,你们聚集于此是为寻求公道,我们也就不用那些陈腔滥调又假惺惺的开场…”欧文的声音清晰响亮地传遍了整个商业广场。

    不管是台下还是周围的观众们一片肃静,气氛近乎凝滞,只听见欧文的声音在广场上回荡。

    “前几天发生在希腊举办的国际巫师决斗大赛上的悲剧,是巫师历史上目前记载的罕见的大谋杀…他们卑鄙的借刺杀我的儿子艾伦和伪装刺杀其他哈里斯的行动,掩盖了自己的真实意图,实施了那场反巫师反魔法的罪行,让数不清的,不分国籍,不分男女,不分老幼的无辜平民巫师们在那场火焰中丧命。”欧文的双手拄在和霍格沃茨新校长风格的那个同样展开鹰翅的演讲台上,“甚至我们霍格沃茨可亲可爱的弗立维副校长,也就是我想再做大多数人的魔咒课教授也因此牺牲…而那些谋划的国外势力还在企图推卸责任、欺骗你们,来掩盖自己企图借此削弱其他国家的实力,为自己谋得卑鄙利益实施……”

    台下的傲罗打击手们甚至保护伞武装巫师们没有说话,但是许多人在欧文具有感染力的语气下,面庞带上了怒气,有些胸膛愤怒地起伏,呼吸开始急促粗重了几下才调整正常。

    而这个时候,欧文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摆明了己方的态度,意识到情形可能不只是打算逼迫他们国家的瓦西尔,双手死死地抓住了椅子的扶手,手上青筋毕露,他有些惊惶地探身问向黛西:“哈里斯司长,贵国这样大规模阅兵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而其他国家的代表听到瓦西尔的问话,也看向了黛西,想要从对方口中明确英国的意图。

    戈培尔的面颊已经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知道这些话被欧文这么当众说出来代表什么的他心里仿若被施展了冰冻咒,冰冷而绝望。

    “我们要做什么?”将对方慌乱的样子看在眼中,黛西压抑住心中的仇恨,有些低沉地说道,“你马上就会听到的。”

    “但他们的阴谋被揭露了!你们将会带着无数巫师的怒火、用你们的英勇为那些无辜遇害者复仇,感谢你们,向你们致敬!”欧文对着下方的巫师再度行礼,“现在告诉我,告诉旁边的德国和保加利亚大使,你们现在要想的是什么!”

    “惩罚!”

    “复仇!”

    “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