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高武 老鹰吃小鸡

第1130章 方平和猫树(万更求订阅)

    “苍帝啊!”

    一声悲戚的喊声响起。

    正在远处练武的方圆,都浑身颤抖了一下,这……好虚伪的哭声,好虚假!

    谁啊?

    方圆回头看了一眼,接着觉得有点辣眼睛!

    一个枯瘦枯瘦的老头,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下一刻,忽然飞了过来,抱着苍猫的猫腿嚎啕大哭!

    那叫一个凄惨!

    毫不在意有外人在场。

    “苍帝啊,我想回家,足足找了三千年啊!”

    苍猫蹬了蹬猫腿,想蹬走这个不要脸的。

    结果猫树死死抱着它的腿,哭诉道:“三千年啊!三千年前,苍帝你沉眠,老奴懵懂无知,离开了苍帝,然后……再也找不到家了!”

    苍猫继续蹬腿!

    这树疯了!

    抱着它的猫腿不撒手了!

    “松开!”

    苍猫瞪着猫眼,有些生气,还抱!

    这树现在怎么这么丑?

    以前是树的,现在化成了人形,也太丑了吧。

    明知道本猫喜欢胖乎乎的,非要化形这么瘦,恶心谁呢?

    猫树讪讪松手,这时候才注意到了天木,虽然天木是圣人,在外界遇到了,它肯定忌惮几分,可在这……

    猫树却是不太在意,圣人算什么!

    想当年,自己什么世面没见过?

    九皇四帝,自己都见过的,天王也是见过大半,还有那些圣人,在猫宫那是经常看到。

    区区一圣人……

    猫树没把天木放在眼里,老子有主人的树了,圣人又怎么了?

    这老家伙居然还嘲笑自己!

    苍猫也不管它,盯着它看了一会,咕哝道:“你这么瘦,是不是这些年结了好多果子?本猫饿了好多年了,快拿来!”

    “苍帝啊……”

    苍猫耳朵抖动了一下,不高兴道:“别喊!好烦呀,以前你不说话的,现在怎么会说话了!还有呀,你也太丑了,你怎么化形成这样了?”

    猫树一脸委屈,我怕化形太好看,被人盯上了。

    很丑吗?

    难道要我和旁边这老家伙一样,化形成这鬼样子,弄的跟仙人似的,不知道大战一起,这些看起来很强的家伙,会第一个被打死吗?

    想归想,猫树很快拿出十来枚猫果,好像十多只胖猫在熟睡一般,龇牙咧嘴地笑道:“苍帝,这是老奴给您留的……”

    “就这么多?”

    苍猫尾巴拍了拍它,不太高兴,却是不妨碍吃饭,拿起猫果就开吃,一边吃,一边享受地拍打着尾巴,幸福。

    总算有吃的了!

    “还有一些,不过老奴这不是怕苍帝你吃的太多……下回没有了吗?”

    “下回你再结啊。”

    猫树悲戚,你说多简单,哪有那么容易!

    好在苍猫没再继续这话题,边吃边道:“你当年怎么跑了呀?”

    猫树小心翼翼道:“当年主人你沉眠,天帝去猫宫,让小人结出一些猫果,走的时候忘了关门,小人刚好要化形了,所以就准备出去化形……”

    “大狗活了,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天帝复苏,小人打心眼里高兴……”

    苍猫鄙夷地看着它,骗谁呢。

    谁不知道你怕大狗!

    正说着,一头巨大的妖兽走来,猫树眼睛瞪大,陡然浑身颤抖,吓得都快吐白沫了!

    方圆和天木看的目瞪口呆!

    狡也是瞪大了眼睛,怎么了?

    狡上下看了一眼自己,怎么了啊?

    本王过来看看,这家伙看到自己干嘛要吐?

    自己有那么丑吗?

    这是看不起本王?

    “那不是大狗!”

    苍猫都觉得丢猫脸,你刚刚说你高兴呢,这就怕成这样了!

    还有,小狗也是的,干嘛要变成大狗的样子,自己认识的人和妖,怎么没一个正常的。

    这时候,猫树也感应到了不对劲,咽了咽口水,看向狡,心里暗骂一声,吓唬我!

    差点吓死!

    还真以为天帝回来了呢。

    苍猫没管它,嘀咕道:“对了,本猫睡觉的时候,好像有人来借东西,借走了猫宫,你知道谁借的吗?本猫给忘了……”

    它的猫宫丢了,丢了很久了。

    它记得借出去了,可不记得借给谁了。

    不过能在它沉眠的时候,来借东西的,应该是熟人吧?

    猫宫可是神器!

    “猫宫……”

    猫树看了苍猫一眼,你不记得了?

    想了想,猫树小心翼翼道:“那时候小人已经迷路了……不过……后来倒是听说了一些,有人拿着猫宫参与了妖皇神朝一战……”

    “谁呀?”

    苍猫还真不知道这事,它只记得迷迷糊糊地答应了谁,醒来就后悔了。

    家都没了!

    一觉醒来,它都流落荒野了,睡在地下上千米的地方,那个缺德鬼,直接把它家给搬走了!

    猫树急忙道:“具体的小人也不是太清楚,那次小人也没去观战,太危险了。听说……听一些参战的强者提过,可能是紫儿小姐。”

    “她?”

    苍猫意外道:“是她吗?她也没死吗?那本猫之前一直没看到她呀!这小屁孩,好过分,干嘛要搬走我的猫宫!”

    苍猫不爽了,是紫儿那个小丫头借走的吗?

    真过分啊!

    本猫睡的好好的,她居然把本猫扔出去了,气死猫了。

    不过大概就是她了,一般人也进不去猫宫,真要有危险,它也会醒来的,而不是睡的迷糊就给借出去了。

    “那她被人打死了吗?”

    苍猫疑惑道:“一般借走本猫东西的人,都被人打死了的……”

    猫树讪讪道:“这个老奴就不知道了,毕竟都是强者,紫儿小姐也很强大……”

    “她很强大?”

    苍猫咕哝道:“没有吧,以前她抢本猫吃的,本猫把她打哭了好多次的……”

    黑历史!

    听到苍猫自爆黑历史,不远处,方圆都鄙夷了,大猫真坏,欺负人家小女孩。

    她倒是没多想,人家小女孩……现在也上万岁了。

    一旁,天木不由插话道:“紫儿小姐也活着吗?这个老朽倒不是太清楚……昔年见过小姐几次,皇者后裔中,紫儿小姐算是脾气最好的了……”

    苍猫随意道:“那当然了,在灵皇宫,本猫才是最受宠的,她得往后排,当然要乖一点了!”

    这话说的都不脸红!

    天木都是无语,你好意思说?

    灵皇的家底都被你吃空了,灵皇一脉,都没几个支持者的,不像地皇这些人,三十六圣,八王,那都有他们的人。

    可灵皇没有!

    强者支持你,你也得拿点好处出来吧。

    可灵皇宫的好东西,八成被这猫给吃了,剩下的才给那些弟子门人,至于外界……别指望了。

    天王、圣人也需要资源的。

    你没好处,别人凭什么要支持你,何况灵皇为了这猫,打了不少人,加上对男人不亲近,强者又是男子居多,最后一来二去的,这一脉强者算是最少的。

    天木也不说什么,笑道;“紫儿小姐天赋不错,又一直不曾陨落,若是活着,恐怕也有望天王了!”

    “不知道耶。”

    苍猫回想了一下才道:“那时候……好像是帝级吧?不太记得了,反正挺弱的……”

    说完好奇道:“她干嘛要去打地皇?”

    猫树摇头,这个它也不清楚。

    苍猫也不是太感兴趣,知道谁借走了自己的猫宫就行,之前一直想不起来,现在倒是知道了。

    这时候,天木再次插话道:“猫树,你可会万物归一诀?”

    猫树瞥了一眼它,一脸傲娇,猥琐的老头表现出傲娇表情,显然很让人恶心。

    天木老脸抽搐,看向苍猫。

    苍猫懒洋洋道:“知道就教它,这是以前那棵大树,就是那次吃了那窝鸟的大树……”

    天木看着它!

    你之前还否认的,现在不否认了?

    苍猫好像也知道说走嘴了,急忙闭嘴,很快道:“就是那棵树了,会吗?”

    猫树这才知道这家伙是谁!

    成妖的那棵天木!

    难怪感觉气息有些接近自己,此刻不情不愿道:“那好。”

    天木松了口气,还真会。

    这下好了,自己本体可以变小了,不用像现在这样,巨大无比,一旦爆发大战,躲都躲不过去,太显眼了。

    ……

    这些妖族在聊着天。

    海中,方平也再次走出了闭关地。

    这几日,他一直在淬炼自身,稳固境界,实力虽然没有明显的提升,不过感觉比一开始好多了。

    刚走出闭关地,方平就收到了消息。

    苍猫的仆从来找苍猫了,绝巅境!

    方平回想了一下,绝巅境……别不是那棵树吧?

    “猫树自己回来了?”

    方平其实一直想去找猫树,可他事情太多,还真没时间。

    方平对猫果需求不大,可这是好东西,可以巩固本源世界的。

    方平可以产生本源气,加上两枚圣人令可以稳固本源世界,可他提供给别人的本源气,稳固本源世界难度很大,消耗也很大。

    猫果,也有猫果的独到之处。

    猫果还是其次,方平其实还有些事想问猫树,这家伙在地窟躲了这么多年,可不是一点事没干。

    ……

    方家。

    其乐融融。

    猫树拍着苍猫的马屁,总算哄好了苍猫。

    可下一刻,猫树脸色变了。

    身后,有人淡笑道:“这就是跑了的那棵猫树?”

    有人无声无息地接近了自己!

    很快,猫树脸色再变,它知道谁来了。

    急忙转身道:“猫树拜见人王大人!”

    方平面带笑意,上下打量着它,虽然猫树是个老头,可方平还是如同看到了美女,眼神都在发光。

    猫树不寒而栗!

    总觉得自己要被这家伙给吃了,这家伙的恶名,现在不比天狗好到哪去。

    “坐下说!”

    方平按了按手,猫树一脸无奈地看着他,没得坐啊!

    难道坐地上?

    好吧,树本来就长在地上的,猫树只好坐下,一下子就比方平矮了一大截。

    方平笑了起来,这树有意思。

    方平则是精神力一动,一张椅子挪移而来,坐在椅子上,看着它笑道:“猫树,或者说帝苍?”

    “不敢不敢,小人只是太思恋苍猫大人,这才自称帝苍……”

    方平再次按了按手,笑道:“听说你三年可以结出一枚猫果,如今离开猫宫三千年了吧?那就是一千枚猫果……”

    猫树脸都紫了!

    “这还是以前你是九品境的时候,你到了绝巅,一年一枚,那就是3000枚猫果,苍猫,你1000枚,我1000枚,剩下的留给猫树自己吧。”

    “……”

    苍猫瞪大了眼睛,这么多的吗?

    本猫不知道啊!

    苍猫也看向猫树,一脸期待,这么多猫果的吗?

    猫树欲哭无泪,急忙解释道:“人王大人误会了,到了绝巅境,需要的时间更长!以前的猫果,效果也远不如现在的,苍猫大人应该有所察觉。

    而今诞生一枚猫果,起码需要10年时光!

    而小人自己现在也修炼,其实有时候闭关之下,也不会去结果……

    这些年下来,诞生的猫果不足100枚。”

    方平淡淡道:“是吗?这么珍贵的话,你随意送人?松王有,黎渚有,我觉得都快烂大街了!若是真的这么少,你会随意送人吗?”

    方平来找它,猫果是其次,主要是疑惑,猫树为何要送猫果出去!

    他在松王那找到了一枚,后来黎渚为了赎回黎桉,也送了一枚出来。

    哪来的猫果!

    这话一出,苍猫瞪着猫树,大脸上满是不愉快,那是它的!

    猫树把自己的猫果送别人了!

    猫树一脸苦涩,遇到了人王,比苍猫难对付多了!

    人王别看年轻,还真不好糊弄。

    苍猫有点吃的就行,大概早就忘了那些,方平可没忘记。

    既然回来了,猫树也不隐瞒什么,苦涩道:“人王大人误会了,小人也是被逼无奈!松王的那枚猫果,是从守护王庭得到的……

    小人栖居守护王庭,又是妖植一族,那些妖族有时候也会彼此交易一些天材地宝。

    小人也交换了几枚,也无人认识猫果,认识的都是上古强者。

    至于黎渚黎王主的那枚……不是从守护王庭得到的,而是他来了小人的栖居地,强行索要的。”

    “强行索要?”

    方平挑眉道:“要了一枚?”

    “足足十枚!”

    猫树也是欲哭无泪道:“小人一开始也不愿意给,可黎渚威压爆发,震慑小人,不得已之下,只好给他提供了猫果……”

    “他要猫果做什么?”

    “不知。”

    “什么实力?”

    “最低也是圣人境……”

    “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两千年前……”

    “嗯?”

    方平眼神精芒爆发,“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两千年了!”

    猫树解释道:“就是南北之战结束后的事,黎渚其实比大家知道的要年长!外界都以为他崛起于几百年前,其实他崛起于两千年前那个岁月。

    也就是宗派覆灭,地窟四大王庭初形成的时期……”

    方平喃喃道:“是他!”

    这个是他,意味很多。

    铸神使说,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人崛起。

    不过地窟四大王庭时代,崛起的只有命王,黎渚……方平其实也怀疑他是强者转世。

    可现在,若是说黎渚在两千年前就很强大了,那他也许是地窟四大王庭时期崛起的至强者,比命王要强的多。

    “那后来的他,又是什么情况?”

    猫树想了一会,不确定道:“两千年前,他来找我,其实有些异常。他的气机其实不太稳定,另外……好像有两道气息,本源气有些紊乱。

    小人猜测,他可能是在争夺什么……”

    猫树说着,又道:“之后,他应该寂灭了一段时间,你们人类认识的黎渚,也未必就是假的。也许是他寂灭之后,实力下滑,所以重新开始,所以便有了平民崛起的黎渚……”

    方平眼神闪动,黎渚!

    这家伙还真要多重视了。

    很可怕的一个家伙!

    而且这家伙到底想什么,他也猜不透,其他人想什么,他多少还知道一些,可黎渚这家伙,真的很复杂。

    “他要猫果,应该是本源受创,不得不要走猫果,恢复本源世界。”

    方平说了一句,很快道:“之前他说自己受伤了,也许还真是受伤未愈,不得不蛰伏一段时间,恢复伤势,成为王主,大概对他恢复伤势有利,却是又不愿意被人一直盯着,所以才伪装受伤。”

    说到这,方平又道:“还有一个问题,南北大战期间,一部分坐骑叛逃!可后来,好像没找到这些坐骑,我问过人,两大妖族王庭,其实有一部分古老妖族存在,却是销声匿迹了!

    消失的时间,大概在千年前,也就是莫问剑闯入的那时候。

    是被莫问剑杀了,还是躲起来了?”

    南北大战期间,不少妖族坐骑叛逃了。

    应该没死才对!

    可现在,方平好像一头都没遇到。

    猫树活的久远,经历过那个时代,应该知道一些东西。

    方平对这批坐骑很感兴趣!

    这是南北之战,洞天福地强者们的坐骑,其中括苍山都有不少妖族叛逃了。

    猫树讪讪道:“那个时期的事……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那时候主人苏醒了……咳咳……”

    反正意思很明白了。

    那时候苍猫醒了,在括苍山待着,它其实不太敢露面,南北之战的时候,苍猫睡着了,它也躲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出来的。

    “苍猫在南北之战之时就沉眠了,后来的事,难道你不知道?”

    猫树小心翼翼地看着苍猫,见苍猫还在吃果子,倒是松了口气,小心道:“知道一些,南北之战之后,地窟崛起了!

    四大王庭鼎立,宗派寂灭,那些叛逃的妖族,其实也出现过一段时间。

    它们有些加入了妖族王庭,有些进入了禁忌海……

    那时候,小人也进入了守护王庭,和其中一头叛逃的妖兽接触过几次。

    一开始,这些妖族还有些活跃,可到了千年前,魔帝进入地窟之后,这些妖族,几乎都消失了……”

    “说重点,死了还是活着?”

    “应该活着!”

    猫树急忙道:“这批妖族……可能被一位强者收走了,藏匿了起来!当成奇兵!”

    “谁?”

    方平挑眉道:“莫问剑?”

    “应该不是。”

    猫树想了想又道:“可能是极道一脉的人!人王大人,极道一脉……也许有叛徒!”

    “什么?”

    方平意外,猫树小声道:“极道一脉也许有叛徒!当年破了北海帝尊御兽之法的人,很可能就是极道一脉的人!

    因为极道一脉的人,才会极为熟悉北海帝尊的一些法门。

    也只有这些人,才能掌控那些妖族,为他所用。

    不过那个时期,有些混乱,神教也插手其中,魔帝也在插手,还有有些暗中强者插足。

    到底是不是,小人也不是太清楚。

    坤王也许知道,因为当年那人应该是和坤王有合作的……

    若是坤王也不知……那……那可能是和妖皇神朝有合作!”

    猫树也活了这么多年,还算精明,马上道:“主人当年明明是和北海帝尊亲近,后来却是和魔帝亲近,小人觉得……这人也许和魔帝也有些关联,甚至是安排一些事的人……”

    方平瞬间看向苍猫,凝重道:“你当年明明和公涓子交好,后来怎么跑去和魔帝勾搭上了?”

    苍猫一脸无辜,什么叫勾搭?

    这话说的!

    “本猫也不知道嘛!”

    苍猫委屈道:“公涓子又不好玩,也不陪本猫钓鱼,一天到晚就知道闭关,要不然就是给妖族喂吃的,本猫要吃,他还好小气,就给一点点!

    后来又收了门人,时间就更少了,本猫遇到了小剑,就陪小剑玩了。”

    “就这么简单?”

    苍猫咕哝道:“大概是的吧!不过……小剑……小剑好像知道本猫喜欢什么……”

    说着,又补充道:“小剑其实是好人的……反正本猫这么觉得的,不过他突破到绝巅之后,就有些变了……骗子,他一开始……一开始……应该没骗猫的!”

    它还是给莫问剑解释了一句,莫问剑一开始没骗它。

    可后来……也许真的骗了它!

    这一点,苍猫后来隐约有些感觉了。

    那个时期的莫问剑,不太一样了。

    方平没再说什么,心中将一些线索关联了起来。

    莫问剑背后有人,可能是一位极道门徒,可能是鸿宇。

    鸿宇、莫问剑、极道门徒、坤王……这几位强者,其中有些东西串联了起来,方平却是还没想到关键。

    至于那位极道门徒是谁,是不是林海……方平觉得可能性不大,林海才复苏的。

    “这些家伙……搞的这么复杂,到底想干什么!”

    方平心中暗骂一声,这事情很重要的,他觉得可能极道帝尊都在一些人算计当中。

    老姚不会有事吧?

    “老姚也不会轻易相信那些极道门徒的……他没那么傻,怕就怕……”

    方平头疼,老姚他们现在在哪,自己都不是太清楚。

    他担心这几个家伙,会被人算计。

    猫树说的一些东西,让他觉得,三界除了这些明面上的势力,暗中也许还有一张大手在掌控一些东西。

    “等老子成天王了,一个个拖出来打死!”

    方平低骂一声,猫树打了个冷颤,好害怕。

    总觉得自己到人间,会很危险。

    它还在想着,方平吐气道:“算了,暂时先不管这些!猫树,人族的九品,一人提供一枚猫果,就当庇护你的费用了,就这样,我有事先走了。”

    方平哗啦一下撕裂了空间离去。

    猫树呆滞!

    人族……九品……好几百快上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