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二六五章 人老【3】

    戴夫的存在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漏洞”,杜林自己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谈恋爱的人是不是都会像书上所说的那样失去理智。他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安全以及自己孩子的生命安全来赌一个根本不确定的答案,如果戴夫想要恶心一下或是报复一下阿丽莎或者自己,他只需要透露出一丁点的口风,说不定就能让那个叫做安普的家伙抓住他的尾巴。

    他向凯文打听过安普这个人,凯文给他的回复很简单,那是一个站在官方立场的“凯文”,他们同样的聪明,同样的理智。安普抓的案子凯文不会碰,同样凯文抓的案子安普也不会当碰,两人已经在暗地中交过手了,对对方也算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凯文给了杜林一个忠告,如果有什么事情牵扯到了安普的身上,要么就不做,做就一定要把事情做绝。

    所以杜林不能无视这个风险,就算阿丽莎会因此恨他,可他在乎吗?

    他不在乎!

    他唯一在乎的就是那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当他知道阿丽莎肚子里隐藏着的自己的骨肉时,他隐隐的都能够感觉到孩子有力澎湃的心跳。他知道这是一种错觉,可这种错觉居然如此的令人迷恋!

    回到家里后他思索了好一会,然后拿起电话拨打了特耐尔地区东城分局的电话,并且和梅森联系上了。

    州长借助黄金大劫案的机会直接认定延误战机这件事上特耐尔地区警察局要负主要责任,加上普朗多在码头被枪杀,州长直接空降了一个新党警察局局长进入了特耐尔,和新到任的违禁品调查局局长互相扶助,成功给新党撕开特耐尔旧党坚硬帷幕最有力的一击。普朗多的那些手下任职时间超过一年的警员全部被隔离审讯,从他们的口中挖出来有关于普朗多不少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这才成功的抵挡了来自旧党的反击。

    原本市政厅还打算给普朗多一个帝国三等英烈勋章来表彰他活着的时候为特耐尔城治安做的贡献,可惜这枚勋章还没有发出去,普朗多的资产就被冻结了,房屋也被收回,他的妻子和孩子都被赶到了外面去。用州立警备调查局局长的话来说,如果我们将一枚用于追忆缅怀人民英雄的勋章颁发给了一个腐败份子,这是特耐尔的耻辱,更是坎乐斯的耻辱!

    除此之外一些新进入警察局并且通过审查的年轻警员,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重用。其中杜林的哥哥梅森受到了重用,原因有两个。第一,他在任职东城分局局长的过程中没有收受过一分钱的黑钱和贿赂,这是非常难得的。第二,他弟弟杜林被捕之后在监察和审讯时,梅森也参与其中。他没有徇私舞弊,反而不断劝说杜林要交代自己犯下的罪行,并且愿意为他的坦白向法官争取减刑。

    有这两点足以证明梅森是一个出色的警察,他虽然没有升职,但在这样的时期他没有被调离就已经意味着他的价值得到了提高,甚至都有传闻说特耐尔地区警察局将新增两个副局长协助局长展开日常工作,其中有一个位置就是他的!

    “哥哥,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杜林刚开口说了一句话,就被梅森的抱怨所打断。

    “该死的,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担心你?你这家伙胆子太大了,我一定要告诉父亲大人,他肯定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

    杜林笑了几声,“这些抱怨的话可以等我们见面后你在对我当面说!”,他一说话,话筒那边就陷入了沉寂当中。

    其实梅森现在有点害怕杜林,这与他们在家里的时候完全反了过来,因为他现在还是分局的局长,所以他能够调阅很多卷宗,其中就包括了黄金劫案的卷宗。杜林这一次杀了很多人,还有很多人因这件案子而死,他没有想到在家乡时那个整天在自己屁股后面转悠的家伙,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他有点怕杜林,他到现在都没有伤害过谁,但是杜林早已大开杀戒了。

    片刻后,听筒里又传来了梅森有气无力的声音,“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让父亲到你这里来,我需要和他直接对话,明天早上我会再给你打电话的,再见!”

    挂掉了电话之后杜林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在老家还养了七个武装民兵,他打算调用这些人暂时保护一下阿丽莎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这次阿丽莎来伊利安,说不定就会落入有心人的眼里,即使她真的只是想要过来旅游。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问题,杜林认为提前防范总比事后后悔明智得多。

    再说那些钱花都花了,也该起到一点作用。

    第二天上午八点,杜林准时再次拨打了特耐尔东城分局的电话,这次接电话的正是他的父亲,克斯玛先生。

    “我是克斯玛!”,听筒里的声音有那么一点失真,但是那刻板的声音如同烙印一样烙在了杜林骨子里。

    “父亲,我是杜林,我有一件事想要和您说一下,您可能在三个月内就会迎来家族的第三代成员,但是那个小家伙现在需要人保护。还记得我们说好的武装民兵吗?我希望他们能在三个月内保护一下这个孩子。”

    杜林说完话就听见类似椅子摔倒的声音,以及梅森的求饶声,很亲切。话筒里的声音还是如之前那样刻板,但是杜林能够从中听见一丝丝颤抖的东西,“时间、地点、姓名,要防备谁?”

    “具体的信息梅森知道,那个女孩叫阿丽莎,最好不要让她知道,当然知道了也无所谓。等孩子出生之后把孩子带回去,替我养大。我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可能没有时间去照看那个孩子,只能麻烦你们了。我希望那个孩子不要受到任何的娇惯和纵容,对待他就像您对待我们这样,没事就抽几鞭子。”

    “话说完了?”

    本来已经酝酿了一些感情的杜林被这句话噎着了,他哼哼了两句,面对就挂掉了电话。

    克斯马先生叼着一根比商店里贩卖的要粗了一圈,长了一点的香烟,那是他自己种的烟草并且自己卷的,他瞥了一眼站在墙角揉着胳膊的梅森,冷哼了一声,“长这么大还这么没用,你真是弟弟妹妹们的榜样!”,说着直接离开了警局。梅森没有送他,他一直在揉自己的胳膊,就在刚才正在通话的克斯玛先生本来扶着他的胳膊,突然捏了一下,他怀疑自己的肉都被捏碎了,立刻就青紫并且肿胀了起来。

    克斯玛先生坐车回到家里,坐在门外的安乐椅上抽着烟思考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克斯玛夫人出来叫他用餐的时候,他才从自己的世界里退了出来。

    看着一地的烟灰和烟头,他站了起来,看着他的妻子,“亲爱的,你知道吗?杜林那混蛋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小家伙!”

    “诸神啊,这是真的吗?”,克斯玛夫人惊喜交加的紧紧抓着克斯玛先生的胳膊,后者咧了咧嘴,不动声色的将胳膊从克斯玛夫人的手中挣脱了出来。

    “是的,是真的,而且有人想要对那个小家伙不利,那混蛋就是让我带人去保护他!”,克斯玛先生不由自主的为“小杜林”安排了一个性别,克斯玛家族需要第三代!

    克斯玛夫人的眼睛几乎都能放出光来,那个有些凶悍的农妇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眼睛里流露出的寒芒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农妇可以拥有的。她几乎如同一直护犊的恶虎那样,从嗓子眼里挤出来几个字眼,“是谁想要害我的孙子?”

    克斯玛先生拍了拍克斯玛夫人的肩膀,“你稍微冷静一点,我想我会弄明白的。”

    紫苜蓿镇上的警长约翰逊警长先生还没有到中午就已经醉了,他趴在警长办公室唯一的一张桌子上,口水都浸湿了他的袖子。当开门和关门的声音惊动了他的时候,他连头都没有抬,直接嘟嘟囔囔的打发了一句,“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华特!”

    下一秒,已经醉的有点不省人事的约翰逊警长立刻绷直了身体,浑浊的眼睛里闪过一缕骇人的光芒。等他看见了来的人是谁之后翻着白眼将自己的帽子重新戴上,“克斯玛先生,我再重申一次,我叫约翰逊,不是叫什么华特……”,然而他的话没有说完克斯玛先生就走到了桌子前,而约翰逊警长顿时向后挺着身子,想要离这个农夫更远一点。

    “我……我……”,他突然间口吃了,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也许只有他还记得,每当这个男人出现的时候,月亮都会被染成红色。

    克斯玛先生微微扬着下巴,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醉汉,他不需要做什么,就拥有一种很特别的令人敬服的气质,“我让你训练的那七个人,你训练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