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四三六章 朋友【2】

    站在三楼窗户边的薇薇安看着凯文的车子离开了总督府门外之后,她将窗帘放了下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有些俏皮的一跃而起,飞扑在软绵绵的床上。

    这段时间所有人都累坏了,凯文,她还有其他所有人都累坏了。不仅是身体上的劳累,他们需要搜集证据,需要去和证人交流一下,更累的是内心的感情。被自己的亲人告上法庭真的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那种失望、愤怒、叹息以及许多负面情绪混合在一起,让人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了失望。

    世界似乎都是灰色的,只有钱和权才有属于它们的色彩。

    好在她撑过来了,她要感谢杜林,也要感谢凯文,杜林为她推荐了一个不错的好律师,而凯文帮助她打赢了这场官司,让她父亲留给她的东西没有被她的哥哥们夺走。虽然因此她需要支付给凯文两百万的胜诉费用,可她觉得这笔账还是很划算的。

    从现在开始,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属于她自己的了。与此同时她也意识到的另外一件事,都佛要走了。

    这段时间是她过的最充实的日子,都佛没有彼得曾经那样的花言巧语,他也没有体贴到过分的贴心,他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那,可以触摸到他,没有什么虚假的东西。到现在为止都佛都没有对她说过一句“我爱你”,但是她能够感受到都佛很担心她,以至于这段时间都没有回奥迪斯市,而是留了下来。

    也许明天天亮之后他们就要各奔东西,一个将继续扮演着女权斗士和先驱者的身份,在坎乐斯的政治舞台上翩翩起舞。而另一个家伙,就要远离这里去一个遥远的地方,过上他所习惯的生活。

    今天晚上过后,就是分离。

    薇薇安有一点不舍,可她对这件事认识的很明白,有些人天生注定会在一起,接受天主与亲朋好友的祝福。

    也有一些人或许会分离在世界的两端,但是只要心在一起就可以了。

    她换上了一套买了有一段时间一直没有穿过的衣服,因为她觉得那件衣服有些羞耻,却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热就买了下来。现在她明白了,这件衣服就是为了在这样一个时刻穿上,去见证这一刻的神圣。

    一瓶美酒烘托出晚上粉色的旖旎,都佛坐在沙发上看着最新一期的胶带,却在思考薇薇安要给自己怎样的惊喜。

    可惜这场惊喜似乎来不了,来的只有惊吓。

    刺耳的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房间里几乎完美的气氛顿时如同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喷射出去,都佛皱了皱眉头,他拿起听筒放到耳边,“这里是总督府。”

    “您好,总督府有一辆车牌为……的汽车吗?”

    “你是哪里?”,那是凯文驾驶的车辆,总督府有十几辆车,都似乎老款,只有两辆是新款,都属于薇薇安。这个车牌号就是其中的一辆,凯文不久之前开走了。

    “啊,很抱歉,我是奥尔奥多的巡警,刚才在市中心发生了一场车祸,车牌号是总督府的,所以我想征询一下您的意见。现在司机被卡在驾驶座中,已经昏迷不醒,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锯掉他的腿然后尽快对他进行抢救。另外一种方法是等消防车过来,他们有器械可以撑开变形的驾驶室,把驾驶员从里面拉出来,时间不多了,所以……”

    “你等一下,站在那别走,我一分钟后给你回电话。”,都佛挂了电话之后拨通了杜林的电话,凯文是杜林的朋友,而且还是好朋友,所以这个决定他做不了,薇薇安做不了,只有杜林能够做出抉择。

    杜林接到电话的时候微微喘着气,听得出他似乎有点累了,说话的时候气很短。

    “boss,凯文可能被针对了,他出了车祸,现场的警察问是锯掉他的腿把他送去医院抢救,还是等消防局的人把他完整的从车里拉出来。”

    杜林下一刻就惊醒了过来,“告诉警察局的人,让医院把抢救用的器材送到现场去,如果不到最后一刻,不要锯掉他的腿,或者等他醒过来之后让他自己决定。”

    都佛将杜林的建议转达给了警察,并且告诉他们,所有的费用和造成的损失都由总督府来承担。

    老实说奥尔奥多的医院从来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案例,但是本着“救死扶伤”的天职,他们还是按照都佛的要求那么做了,当然这里面会有一些额外的运输费用和器材损耗费用,想必总督府也不会赖账。

    在几分钟后,两辆卡车一前一后到达了事故现场,大量的医疗器材被从卡车上搬下来,三名急救医生也开始了现场的抢救工作。他们先给凯文测试了一下血型,然后开始输血,并且在有限的范围内检查他在车祸中所承受的伤。

    情况不是很乐观,肋骨断了四根,其中有一根可能刺破了部分肺叶,他的胸口已经鼓了起来,血液进入了腹腔,需要把这些血放出来,并且将骨折的肋骨拆掉,将出血点堵上。

    医生们立刻给凯文注射了麻醉药,然后切开了他的胸口……。

    都佛和薇薇安到现场的时候医生们还在抢救,薇薇安将出警的警察叫到了面前,询问有关于这起车祸的具体事情。

    “非常抱歉女士,我们也是接到报警电话之后才到这边的,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因为已经很晚了,所以我们没办法继续工作,等明天天亮了之后我们会寻找目击者,还原这起车祸的起因。”,警察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们会尽力追查可能造成这起事故的车辆,这么惨烈的撞击对方的车也一定会留下痕迹。”

    其实警察先生并没有抱着能够找到肇事车辆的想法,他只是敷衍一下这位很有名气的薇薇安女士,在过去的一年间整个帝国内由大货车引发的车祸高达一百多起,但是除了极少数找到了肇事车辆之外,其他的肇事车辆就像是蒸发了一样。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大家对这样的车祸也只能表达惋惜,但实际上不少人都很清楚,这绝对是仇杀。

    大货车似乎成为了仇杀最好用的手段之一,因为在众多仇杀手段中,只有车祸这种方式的成本是最低的。

    没有被抓住,那么自然没有什么成本问题。如果被抓住了,无非也就是一个危险驾驶罪,三五年就能够出来,如果有人愿意缴纳巨额保释金的话,可能两年就可以离开监狱。

    比起一二级蓄意谋杀的罪名所带来的刑期,车祸的刑期真的是太低了,只要证明司机和死者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就行了,这种人挺好找的。

    “一定是他们干的!”,薇薇安的语气中带着寒意,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那两个看似温良的哥哥居然有如此暴戾的一面。总督阁下在世的时候他们就和过去没什么两样,不敢大声的说话,不敢做任何总督阁下没有同意的事情,就像温室中的花骨朵,甚至让总督阁下为他们的不争不抢还生过气。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很好的通过表演的方式欺骗了总督阁下,这两个混蛋连杀人的手段都使用了出来,这让薇薇安很难在短时间里接受这个事实。

    都佛叼着一根香烟,他批了一眼用白色屏风围起来的事故车辆,听着里面传出的医疗用于,低着头将烟点上,叹了一口气,“杜林没有什么朋友。”

    薇薇安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她不明白杜林有没有朋友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她知道有时候必须给予男人尊重,所以她没有打断他的话。

    都佛扭过头看着她轻笑了起来,“他有很多手下,有很多帮助他赚钱的人,有很多为他敢于去厮杀的人,但是他没有什么朋友。”

    “你可能不太明白我想要说什么,因为你的出身比我们高的太多,别人只会来巴结你并且希望能够成为你的朋友,但是人们看不起我们,不愿意成为我们的朋友。”

    “因为我们是瓜尔特人,因为我们的出身很低贱,所以他们不愿意成为我们的朋友,哪怕我们让他们能够赚钱,也只是合作伙伴,而不是朋友。”

    都佛说的这些话薇薇安能够理解的不多,她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你呢?”

    “我?”,都佛笑的有一点得意,“我们是家人!”

    “你可能不太了解杜林,他是一个很认真的人,有时候我也会想,这一生能够遇到他其实是我走运,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说远了。”

    “你看见杜林已经成为了市长,成为了有数的富豪,在东海岸他的话比任何官员都有用,但是他依然没有什么朋友。你知道吗,他想要一些人为他做事,都需要用‘骗’的方式从那些大家族里把人掏出来,很多人敬畏他,但是并不愿意为他工作。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们的出身限制了社会对我们的接受程度。”

    “人们可以容忍一个奥格丁人成为帝国梦的受益者,但是对于我们这些瓜尔特人,他们只会憎恨、嫉妒,然后排斥我们!”

    “凯文是杜林为数不多的朋友,而且是那种没有利益纠葛的真朋友,你很难想像他现在的愤怒,我觉得你的两个哥哥要倒霉了。”

    “也许我们可以考虑一下需要哪位牧师来主持他们的葬礼,这样做到时候就不会手忙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