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四九七章 火焰【2】

    房门被轻轻的关上,但是最后那个声音在约翰的心里就像是炸开了一道雷霆,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头晕目眩。

    他连忙坐回到椅子上,伏在桌边,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口水顺着牙齿的边缘滴落下来,他突然间感觉自己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这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很快,等他再抬头的时候,惊惧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监狱的医疗室中。

    鼻腔中都是酒精的那股怪味,身边有些护士走来走去,检查病床上那些犯人的身体情况。

    监狱永远都不可能像人们想像的那样“和平”,这里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在监狱长以及狱警来看,这些犯人仅仅只是犯人而已。但是在犯人的群体中,存在着一个完整的社会形态。

    有政治和政客,在这里面那些帮派如同一个个党派,他们的首领自然就是领袖。他们会坐在一起讨论如何让监狱内的社会更加美好,让人人都发自肺腑的爱这里,把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家,甚至制定一些大家都必须遵守的规则。

    有资本家,那些有门路从外面弄进来东西的人,他们会把香烟拆开了按根甚至是口卖出大把的钞票。一张穿着衣服的女性海报租出去一晚上的钱,就足够他们在外面找个有技术的女孩玩乐三晚上。

    有中产阶级、社会底层,还有维持内部秩序的“执法者”……,这里就是一个微缩的社会,在外面能看见的在这里面一样能够看见。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冲突,这里面的冲突比外面的冲突更加的血腥暴力,也更加的简单。这些受伤的人可能就是一次冲突中的失败者,或者惨胜者。

    约翰动了动手指,偏着头问了隔壁床的那个家伙今天的日期,对方不耐烦的回答了一声,约翰才意识到这已经是两天后。这次他昏迷了两天时间,这让他感觉到了一种恐惧,仿佛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的不受控制,天主正在缓缓的向他伸开双臂。

    他晃动了一下身体,勉强让自己坐了起来,立刻就有护士走了过来。

    不等护士说什么,他就说道“我要见马格斯,我会认罪,但是我必须见到马格斯,这是有条件的。”

    小护士不敢延误这种重要的情报,这几天看报纸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本身在监狱中工作,而且还是帝国第一监狱,对政治也有一定的敏感度。她立刻就把这件事上报给了帝国第一监狱的监狱长,然后消息顺着几个部门之后,转到了马格斯的手里。

    对于老约翰的要求马格斯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他和约翰是“老朋友”了,二十多年前他们就认识了,那个时候约翰意气风发,不断“吞并”其他报社,已经将三家特稿社锁定成帝国最大的新闻稿供应商。在那之后他们有时候也会有联系,往往都是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上新闻,或者有些新闻过界了。

    虽然他不上是什么好朋友,但老朋友是绝对够老了。

    有马格斯的手令,约翰先生当天晚上就坐在轮椅上见到了马格斯。

    看着非常精神,连脊背也格外挺拔的马格斯,约翰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时光永远都是智慧生物最大的敌人,因为真爱这个世界,所以才会痛恨时光。可人们痛恨时光,却又缅怀岁月……。

    “我会认罪,当着所有人的面,主动认罪。无论你们打算给我添加怎样的罪名,我都会认。”,约翰知道马格斯的性格,他不会和你说很多没有用的东西,然后用模棱两可的话给你一个你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还是不是的答案,“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只要你答应了我,这笔买卖就成交了。”

    马格斯坐在了约翰的对面,他双手十指扣拢抱着翘起的膝盖,一幅认真聆听的模样。

    “我要修改遗嘱……,而且我希望有个人能够陪我一起下地狱!”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约翰先生的语气中透着森冷的憎恨,他眼睛眯了两下,然后揉了揉眼睛,笔直的盯着马格斯。

    马格斯偏着头想了一会,“没问题,不过我们需要一些东西才能够让亚瑟先生和你在一起。”

    约翰先生伸出了手,“成交!”

    周四,报纸上才有些关于纳米林德斯的事情传出来,当地已经有新的市长接任,并且下了封口令。说是托德并没有死,只是离开了纳米林德斯去其他地方上任了。至于别墅区的枪战,那是本地帮派之间的火拼,为此新来的市长联合的警察局和警务调查局,在纳米林德斯市展开了一场清理帮派的行动。

    有时候一句谎话在你看来很蠢,可同样会有很多人觉得很真,特别是不会联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谎言,人们更愿意相信官方的说法。一部分知道真相的人已经被警告过,整个城市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为了这宁静,有超过三百多名帮派份子被送入了帝都第二监狱,其中有三十九人将被公开枪决。

    因为他们涉及到仇杀纳米林德斯市的警察局局长,起因是警察局局长扣了他们一批价值二十多万的货,在无法买通这位“帝国英雄勋章”的获得者的前提下,他们对这位警察局局长产生了非常极端的报复情绪,并且策划了这起谋杀案。

    至于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已经不重要,能够知道这件事真相的人已经被杜林的手腕给吓着了,不知道真相的人依旧在过他们幸福而快乐的生活。

    有些人,就不一定很快乐了。

    还是周四,同一天,亚瑟穿着深色的衣服坐在教堂第一排左边第一个位置上,他戴着墨镜,面无表情的看着牧师主持着他哥哥的葬礼。马克安静的躺在水晶棺材中,经过化妆师的打扮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脸色都是十分红润的。听着牧师无聊的祷告,亚瑟的嘴角抽了抽,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这些悼词,只是他想起了自己即将接管家族大权的事实。

    他控制住了自己的笑意,在这个时候笑显然是一个非常过分的举动。

    只需要他安排两个人进去“发现”约翰先生上吊或者因为其他什么原因自杀了,那么一切都属于他了,这个家族,这些产业,以及几十年的累积。

    他瞥了一眼坐在过道对面的纳莎,墨镜后的眼中闪过一缕狠厉的神色,他不仅让人干掉了他的哥哥,还会让人干掉他的父亲,在极短的时间里亚瑟的心志和性格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这种变化早一点出现,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

    他在盘算着,什么时候让纳莎也消失掉,这样家族中就再也没有能够干扰他的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教堂内的大门peng的一声从外推开,响亮清脆的踢踏声让人们都不由自主的侧着身转过头看着这些不速之客,他们打扰了这场神圣的葬礼。

    来的人都穿着黑色的风衣,带着圆顶毡帽,还有些人带着墨镜。他们走路生风的样子让他们看上去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事实总是不断抽着人们的脸颊,然后将“经验”塞进人们的嘴巴里,逼着人们吞下去。

    走在第一个的家伙站在了亚瑟的身边,拿出了自己带着盾徽的调查局证件,“我是帝都警务调查总局高级探员汤姆,麻烦亚瑟先生和我们走一趟,有些事情需要你解释一下。”,说着杰瑞将一份法院批发的逮捕证展示给亚瑟看了一边。

    亚瑟竭尽全力维持着自己的冷静,可他不断跳动的苹果肌已经出卖了他慌乱的内心,“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要见我的律师,只有律师在场我才会跟……”

    汤姆没有和他说那么多的废话,直接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趁着亚瑟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卷缩成了一个虾米之后,杰瑞立刻为他戴上了手铐。

    “这是逮捕令,不是传唤令,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亚瑟先生。”,汤姆摘掉了墨镜,露出了蓝色的眼睛,仿佛如同刀子一样刺进了亚瑟的心底,“至于你想找律师,等你到了调查局后,我们会让你和律师联系!”,他揪着亚瑟的领子将他提溜了起来,然后推搡着朝着门口走去。

    亚瑟的腿肚子都在发抖,如果换做以前的他早就跳起来发疯了,可他做了这么多的亏心事,他已经做不到以前的无所顾忌。

    发生了一个小小的……,不,是一道雷鸣并没有打断葬礼的继续,当马克先生的水晶棺被轻轻的放在了墓坑中并且填上土之后,纳莎含着泪朝着墓地的大门走去。

    约翰入狱了,马克思了,她已经没有亲人了。

    她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怎么做,就在她即将坐上车离开的时候,一名金发的女人走了过来。

    “我是帝国警务调查总局的莉莉丝高级探员,有一件案子需要你配合一下,这可能有关你父亲的死因,我们找到凶手了!”

    在她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纳莎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过的愤怒和狂暴的火焰从她脚下升起,点燃了整个身体。这火焰就像是来自地狱,她紧咬着牙冠,挤出了一个词。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