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六四六章 阿蒙

    “我为你们感到可耻!”,阿蒙脸上露出愤慨的神色,他呼吸非常粗,“杜林先生给了我们重新得到自由的机会,还给了我们更值得去追求的人生价值,但是你们现在居然想要……想要违背杜林先生?”,阿蒙的语气带着难以置信的口气,他用力拍了一下小桌子,“这简直是让我感觉到羞愧,为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感觉到羞愧,你们忘记了我们曾经对杜林先生承诺的东西了吗?”

    两个骑墙派不断劝着阿蒙不要生那么大的气,好像他们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材料。阿蒙来自特柯尔特帝国,那是一个古老的帝国,在西大陆,也叫鹰嘴大陆。西大陆的形状就像是一个鹰嘴那样一头大一头小,还带一点回勾,在鹰喙的回勾处散布着一些散乱的群岛。特柯尔特帝国曾经是西大陆唯一的国家,后来因为法老王特柯尔特十七世残暴血腥,最后众多成员国脱离了特柯尔特帝国的统治,彼此之间战乱不休。

    特柯尔特人也是天生的战士,他们拥有异于常人的身体素质,非常的强壮,可以挥动四十磅的武器骑在马上战斗,不过他们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个头比较矮。

    在科技上落后于其他国家的西大陆成为了众多奴隶贩子最喜欢的地方,他们利用武器上的绝对优势偷偷的捕奴,不过今年随着法老王特柯尔特二十一世的登基,西大陆的局面趋于和平,还弄了一个什么议会,呼吁和平。现在想要去捕奴是比较困难的事情,这群矮子已经学会了用金子从军火商人手里换取武器。

    不过虽然比较困难,不代表就没有,捕奴队总是能够找到防御薄弱的小村庄进行袭击,勤劳并且有力气的特柯尔特人就成为了劳动力奴隶市场上最容易出手的货物,虽然价格不是很高,因为这些人不具备先进的技术和能力,只能从事最简单重复度最高的体力劳动,但销量很好。

    在自由阵线中,特柯尔特的人占据了百分之十五左右,是比较大的一个群体,阿蒙作为十勇士中的一员,代表了所有特柯尔特人的思想,他们是一群真诚的人。

    芬里尔笑的模样非常假,他低着头用一把锋利的匕首剔着指甲缝隙中的泥土,抬头瞥了一眼气呼呼的阿蒙,平生气和的劝说道:“阿蒙,不是我违背杜林先生的意愿,首先我们来到这里并非出自我们自己的意愿,其次我很感激杜林先生把我从漆黑的矿洞中拯救出来,可是这不意味着我从一个奴隶主的手里被解救就一定要自愿成为另外一个奴隶主手下的奴隶。”

    “我们是自由独立的人,我们应该拥有独立的意志和独立的思考能力,阿蒙,我只是在做杜林先生最希望我们做到的事情,学会在这片土地上独立的生活。这不也是杜林先生对我们的期望吗?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吗?”

    芬里尔来自南大路,南大路的经线跨度很长,最南连接南极,最北的地方快到热带地区。芬里尔来自靠南的一方,出生在一个叫做埃尔蒙多的地方,那个地方气候很不好,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长期种植一年多熟的农作物,人们的生活主要依靠捕鱼为生有时候他们也会在海上拦截过往的船只进行劫掠,这群出生在环境最差,国家几乎三面朝海的地方的人,都是天生的水手,或者海盗。

    当然,他们也足够的狡诈,这是被劫掠过的商人和船长们说的。

    “我为你感到可耻,也感到可笑!这是背叛!”,阿蒙气呼呼的不看芬里尔,望着帐篷门帘的方向,“无论如何,我会去见杜林先生,所有特柯尔特人也会继续遵守我们与杜林先生之间的承诺!”

    芬里尔放下了手中的匕首,抬起头正视着阿蒙,即使他是一个被人们常常称作为埃尔蒙多海盗的人,也不愿意背负背叛这样的名声。他表情严肃起来,大声的说道:“这不是背叛!这是我的权力,我们拥有选择的权力,这就是我们的选择!你愿意继续做奴隶,我不拦着你,但是你别不要妨碍我继续做我想要做的事情。”

    “自由!”

    这注定是一场不欢而散的聚头,当初他们被杜林灌输了很多的东西,是因为他们刚刚从一个黑色的绝望的世界重新投入了光明的怀抱中,所以这个将光明赐给他们的人会得到他们无条件的信任以及一些崇拜。但是当这些极端的情绪退却之后,个人独立意识就会再次占据灵魂的制高点,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人,都有独立的思想和对人生的规划。

    有些人更加偏重于自我和现实,也有一些人情绪化、理想化一些,这需要一个过程将所有的东西都引导出来,最后就能看见本质。

    三次完美的袭击让这个过程得到了加速,让一些人发现了自己的本质,比如书阿蒙。对于这个有自己信仰,在一个不同于其他帝国的社会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他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以及所谓的使命。他相信自己成为奴隶不是因为自己的不幸,这是库琉匹斯给他的启示,指明了今后他所要走的道路,那就是为了解放所有正在受难的特柯尔特人为之奋斗。

    芬里尔也一样,他的信仰和他接受的文化教育告诉他东西装在自己的口袋里才是最好的,当三次袭击结束之后他发现他做这些事情能够让自己快乐,但是服从别人并不会让自己快乐,那么他为什么要去服从别人?那个叫做杜林的人的确救了他,他又不是什么都没有回报,他已经冒着生命危险袭击了三座矿区完成了杜林托付给他的任务,他付出的足以回报杜林赦免他奴隶身份的恩赐,他们扯平了。

    信仰,文化,这些东西在悄然之间影响了人们的判断和认知,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因为每个人都是对的,每个人都最虔诚的忠诚于他们自己的选择,无所谓对不对,错不错。

    不过芬里尔也知道,当阿蒙回来之后,自由阵线可能就要分裂成两个组织了。他虽然有些惋惜,但也不后悔,更加纯粹的人才有更加纯粹的战斗力!

    这里是他梦想中的地方,到处都是黄金,到处都是金钱,只要能够弯下腰去捡,就一定能够发财!

    杜林在瓦修镇的一个旅店中等着他的十勇士,瓦修镇位于西部的中西部地区,整个西部最繁华的地方只有最东边一线的城市,到了中部以后城市就变得比较稀少,反而镇子比较多。只有到了西海岸之后这样的情况才得到缓解,这是因为西部中间这块地方大多都是戈壁、山脉以及少量的沙漠化地区,在这种地质和空间里想要建造城市的代价太高,反倒是镇子比较多。

    瓦修镇有两万七千多人口,算是一个中等规模的镇子,有两个班次的火车每隔三天和四天会经过这里一次,杜林就是乘坐火车来的,他在三天后会乘坐火车离开,返回西部的东边。

    小镇子还保留着十几二十年前的风貌,当然也有比较现代化的一面,比如说他现在住的高档旅店,居然有电视机这个玩意,想要看节目需要支付一块钱一次的胶带租用费,就可以观看到好看的节目了。而且还有暖气,当然暖气也是需要缴钱的,二十四小时五十分,少一分钱都不行。

    当两架马车从镇子入口进来的时候,就有人把这个消息传递给杜林,如果不是自由阵线扎营的地方就在附近的山谷里,他还真不会来这个鬼地方。

    这次来的只有阿蒙一个人,他代表了使命派来这里见杜林,上到二楼的房间里时阿蒙的脸上有些愧疚,他低着头,感觉自己无法面对杜林。

    “只有你一个人?”,杜林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坐,这并不在我的意料之外。”

    阿蒙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了杜林一眼,道谢后坐在了杜林身边的椅子上,“您为什么这么说?”

    杜林笑了起来,“当我听说你们接纳那些人渣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天已经来了。”

    “人都是复杂的生物,还很肮脏,包括了我在内。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呼吸着充满了欲望的空气,人类就摆脱不掉欲望的纠缠。有些人能够克服这些欲望,但是有些人做不到,这很明显,不是吗?”

    阿蒙仔细的品味了这番话之后挠了挠头,“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

    “不!”,杜林拿出一根烟递给了他,“你并没有让任何人失望,恰恰相反的是你让我非常的高兴,因为至少你出现在这里,证明了我们都是那极少数人,克服了欲望,知道自己要追求什么东西,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我们不能指望每一个人都和我们一样,只要我们能够保持现在的样子,这就是最好的结果。阿蒙,你不需要为别人的错误向我道歉,时间会证明对和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