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六五一章 味道

    艾瑞克看着燃烧的钞票,然后用钞票点燃产生的火焰将香烟点着,杜林双手一松,已经焚烧了一半的钞票卷着灰烬落在地上,慢慢的卷曲,慢慢的燃烧,慢慢的熄灭化作两片黑色的灰烬。

    “两百块点一次的香烟,是不是更加的香醇?”,杜林不等艾瑞克回答这个问题,他微微一笑,“艾瑞克,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艾瑞克深吸了一口烟,缓缓的吐出,这让他更加放松了一些。他为自己惧怕死亡感到可耻,但是这种能够活下去的轻松击溃了他的愧疚,他挑了挑眉毛,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想收买我!”

    “收买?”,杜林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摇动着自己的手指,“不不不,收买这个词听上去侮辱了你,也侮辱了我。我从来不会用任何东西去收买任何人,我只和别人交朋友,朋友,明白吗?”

    “你说你的孩子即将出世……,这很好,有孩子的家庭才是完整的家庭,但是你考虑过你的家人在这个社会中生存的开心吗?当你和你的家人在路上散步的时候看着像我这样的人开着豪华的汽车,穿戴昂贵的奢侈品,出入高档的场所,结交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或许只是因为我们聊天时兴致盎然说了一些不负责任的话,却使得一些事情开始改变。”

    “那样你和你的家人,会不会有一些无奈?”,杜林的语气变得深沉了一些,“你把你的命卖给了安委会,换取微不足道的一些金钱,却也只能够让你的家人生活的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或许你们有一些存款,可那些存款甚至不够我和朋友们一晚上消费的十分之一,或者百分之一。”

    “艾瑞克,生命是如此的宝贵,你们的天主让你拥有超脱了一切的运气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可你却把你的运气贱卖给了一些和我其实差不多,只是穿着不同衣服的人,这真的就是你的追求吗?”

    “这一切都值得吗?”

    艾瑞克眼睛里藏着一种挣扎,他紧闭着嘴唇听着杜林说完这些话之后,思考了许久才回答道:“我没有给任何人卖命,我只是把忠诚献给了帝国!”

    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杜林一挥手就用非常坚定的与其否定他的回答,“帝国,帝国是一个概念,不应该是具体的一些人。你认识中的安委会的正副主席,国防部的最高长官,甚至是马格斯,他们都是一个具体的人。他们代表不了这个帝国,更不可能凌驾于帝国之上。你说你效忠帝国,我要赞美你对帝国的热爱,可是你考虑过没有。”

    “如果换届大选新党下台,旧党上台了,那么你还要继续你所谓的效忠吗?”,这个问题其实非常的尖锐,因为从马格斯推翻旧时代的统治之后一直都是新党执政,政府里的所有人都把马格斯和新党看做是了“国家”的具体化,但是就像杜林说的那样,万一中的万一旧党战胜了新党上台了,那么他们还要继续自己所为的效忠吗?

    他们的领导很有可能会换成旧党的人,一些和新党人士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人,这些人的施政理念乃至于政治抱负都有可能和新党是相违背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要不要像今天这样做,这样为了执政的旧党去卖命?

    实际上这不是杜林作为第一个有这种感觉并且说出来的人,中期大选之后不少帝国政府中高层都有这种茫然。

    是,新党为帝国带来了许多改变,让这个社会更加的友爱,人们拥有了自由,阳光也带来的公正。可这不意味着新党就是百分之能够战胜旧党,继续在换届大选中把旧党压下去。

    六年前的换届大选新党以百分之六十七的选票占比成功的捍卫了代表权力的权杖,可是到了今天,双方的支持率是不是又拉近了,要知道在第二次换届大选中新党的支持率可是百分之九十三!

    造成这种现象有很多种原因,比如说旧党的社会精英论,比如说他们对“墨守成规”框架的设计,比如说他们给了人们看得见的阶梯,让每个人都有一种可能踩在别人的头上往上爬。很多种因素造成了新党的施政理念获得了许多社会中产阶级的认可,这些迫不及待想要迈过门槛进入社会上流层面的中产阶级更倾向于旧党腐朽的升级体制,而不是新党的适者生存。

    腐朽的东西有人愿意支持、维护,这只能说明有一些东西还是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如果真的到了两年后换届大选新党下台,旧党上台,现在这些为帝国服务了十几二十年,一直在新党的土壤里成长的人该怎么办?

    是对抗旧党,还是毫无立场的顺从旧党?

    恐怕无论如何选择都是一个问题!

    “如果你选择辞职或者调任到其他地方去,那就证明你今天在这里当着我的面说的效忠帝国都不过是你欺骗自己欺骗别人的借口。如果你选择了留在安委会为旧党服务,可以不辨是非的按照旧党的指令去做事,所做的事情都和今天互相冲突,你觉得别人会怎么说你?”

    艾瑞克陷入到了沉默中,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杜林的这个问题,同时杜林的问题也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为难,甚至动摇了他的信念!

    两人静默了一会,杜林才用轻松的口吻说道:“其实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很简单!”,艾瑞克立刻抬起头看着他,看他接下来要怎么说。

    “我说这件事很简单,它的确很简单。当你爬的足够高,不会被一些改变所动摇的时候,你才真正的有资格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而不是像海面上无依无靠的小船,只能顺着海浪到处乱飘。”

    “这一切都在于你的选择。”

    “你说,我们会成为朋友吗?”

    当杜林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屋外阳光明媚,都佛立刻走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一些什么,就在刚才杜林和艾瑞克聊天的时候都佛已经去调查了一下艾瑞克所说的事情。以杜林的手段和人脉想要查清楚一个“普通人”的信息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艾瑞克没有说谎,他把自己能说的都说了,这让杜林很满意。

    死亡是人类最为畏惧的东西,就连他都害怕死亡,但是他害怕的是在平凡和平淡中死亡,如果有一天他的死亡可以为整个世界带来改变,那么他会欣然的离开这个世界其实并不会,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有机会寻找到突破的契机。

    “那些人怎么样了?”,杜林突然间问道。

    那些人,指的就是不久前来到镇子里的淘金者,现在有人在盯着他们。

    这些人分成了三批进入镇子,他们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忽略了一件格外重要的事情,他们都没有骑马。马匹对于淘金者而言重要性仅次于他们的生命,没有马匹就没有办法在狂野的西部旅行,加上杜林之前的吩咐,他们一进来就被人发现了。

    此时布雷斯特并不清楚自己的伪装已经被识破了,这不怪他,他只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淘金者,他相信自己手中的枪胜过装满知识的脑袋。他端着一杯酒坐在一张圆桌边上听着周围人的聊天。

    镇子上的生活比较单调,大家的乐趣往往只有对女人们的调侃,以及互相嘲笑和赌钱。

    “我们得想个办法找个人问一问刚才阿蒙去什么地方,该死的,我就说不能喝酒,如果不是起迟了一点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布雷斯特似乎忘记第一个喝倒下的就是他,而且还是他主动喝多的,没有人逼着他喝酒。结果早上阿蒙的马车离开有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时候,这些人才想起来今天还有事情做,好在营地里有他们的人看见了阿蒙马车的去向,加上野外的车轮印还没有消失,他们才找到了这个地方。

    他的同伴看见他抱怨,都纷纷挪开了目光,这时其中坐在布雷斯特身边的家伙用手肘捣了捣他的胳膊,朝着一边撇了撇嘴,“你觉得我们能够在厕所里问出什么东西吗?”

    布雷斯特朝着那个人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一个醉醺醺的家伙摇摇晃晃的朝着厕所走过去,他立刻站了起来,“为什么不能?我觉得可以!”

    他身边的家伙也站了起来,跟着布雷斯特朝着厕所走过去。

    酒馆的厕所并不大,只有两个单间,醉醺醺的酒鬼推开了一个门走进去拉开了拉链,掏出自己的家伙对准了便池,便扬起下巴闭着眼睛哼起了走调的小曲。他突然间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一阵风,反应迟钝的脑袋在身体哆嗦了一下之后才意识到有人进来了,他不耐烦的呵斥道:“滚出去,这里有人了!”

    然而这位和他挤一个便池的家伙并没有滚出去,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把自己的宝贝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