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八零八章 我是一个善于交朋友的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桌子上出现了五沓钞票,全部都是二十元的面额的钞票,看上去并不像是从银行刚刚取出来的那种崭新的钞票,有一些旧,都是零钱。自从帝国议会上通过了《职务犯罪法案》后收钱这种事情就变得有些令人为难了,在过去这只是一种非常普通的礼节……好吧,稍微有一点不普通,那个时候人们对于权钱交易的态度并不像现在那么极端,甚至把这种行为认定是一种犯罪的行为。

    要知道在过去贵族和官员之间经常会互相馈赠一些小东西,比如说一盒子金币,或者一栋庄园,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两个性别与主人完全不同的奴隶,这些都是正常的人情往来。贵族们也乐于挥霍财富向周围的人证明他们的富有和体面,没有什么比在赏赐小费的时候弹出去一枚金币更体面的举动了。

    包括近些年内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在联邦发动的侵略战后整个社会都处在重新建设的过程中,商人们买通了权力者获得了开发城市的资格,以确保自己在这座城市中的利益不会受到损害。换句话来时这其实是一种契约性质的行为,我给你钱,你保护我的人生安全和财产安全,只有这样商人们才敢于把重金压在一座城市肯定会崛起上!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情,人们的惯性思维还没有因为社会和体制的变化改变过来,甚至可以说这时候的权钱交易更像是一种提前纳税给领主的行为,商人们在领地上行商建设,他们理所当然要把赚到的钱分一些给领主才能够继续经营下去,同时也能够得到领主的保护,这很正常。

    但是随着社会制度以及方方面面的完善,特别是废除了阶级等级这个代表着封建社会的制度,人们对于权钱交易的危害开始重视起来,并且还立法来惩治这种行为。这是一种社会集体意识的改变,社会大众对新时代下的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快,他们已经开始顺应潮流,所以对某些没有顺应潮流的东西非常的方案。

    最近一直在和调查组周旋的哈里,就有这样的感慨,他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可他的确做错了。

    当权力在达到一定层次的时候必然会吸引金钱,就像金钱累积到一定数量,也会引来权力,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因为只有这两者互相纠缠吸引,才会引发某种东西的质变。

    “这是一万块……”,杜林拿起这一沓钞票拨弄了一下,虽然都是一些旧纸币,可是它们依然随着杜林的拨弄发出了好听的声音,比世界上任何一种音乐还要悦耳的声音。

    官员咽了一口唾沫,现在他不渴了,“我不明白……”,一万块不是一笔小钱,在很多人的眼中这是一笔很庞大的数字了。按照帝国财政部上半年的统计,现在帝国各地执行的最低酬薪法中,最低酬薪的地方一个月也能有五十块钱,最高的地方接近六十块钱,拉一个平均。这一万块是一个人工作十五年不吃不喝才能够攒下来的钱。

    就算是这名官员,他每个月的薪水加上各种杂项补贴,也不过一百六十七块,当然平时肯定还会有一些其他非官方的福利和收入,但绝对不会超过三百块。

    杜林笑了笑,“我来解释一下,或许你就明白了。”

    “这些钱都是不连号的旧钞,在过去三个月内它们并没有通过任何一家银行进行流通过,换句话来说这些钱都存在于这个帝国,但是没有人知道知道这些钱现在属于谁。”

    “你知道为什么很多帮派份子在交易的时候都喜欢用这样不连号,短暂时间里没有流通过的旧钞吗?”,杜林提出了一个具有一定专业性的问题,当然面对这个问题社会服务局的官员除了摇头什么都做不了,他是真的不知道。杜林把手中的钱丢回到桌子上,和另外四沓叠在了一起,“因为这些钱可以避开银行方面的追踪,我不太确定银行方面是如何追踪这些编号的,但是我知道他们一样有操作的死角,那就是这些钱在短时间里没有进入过流通范围。”

    “换句话来说,它们掌握在任何一个人的手里都是合法的,没有人能够证明这些钱的持有者持有这些钞票违反了任何法律。同时,它们在重新进入流通环节的时候,也不会引起任何的麻烦。”

    “比如说……”,杜林看着这名官员,官员也撕了撕领口,“如果它们在你的手里,也是合法的,没有人能够证明你不应该拥有它们,他们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官员的呼吸有一点急促,在两年前,反职务犯罪法案还没有通过前,他的实际收入很高,是现在的几倍,但是反职务犯罪法案通过之后,他的收入就锐减了很多,以至于他抛售了一栋房产来还付银行的贷款。那个时候收点钱办点事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现在让他很为难,“杜林先生,我不确定……而且即使从我的立场上愿意帮助你,我也无法改变现在的局面。我只是一名具体办事的人,虽然有一点小小的权力……”

    “这不重要!”,杜林从矮桌下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手提袋,把那些钱装了进去,“你只需要告诉我,谁能够做出决定,并且把他约出来我们一起吃一顿饭就行了。你会了解我的,我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也是一个非常乐于交朋友的人,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

    他已经把钱都装进了一个不起眼的牛皮纸的手提袋里,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社会服务局的官员看了看那个纸袋,眼神里充满了渴望。他的思想正在做剧烈的斗争,他不想收杜林的钱,因为他不知道收了杜林的钱会不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这等于把一个把柄交到了杜林的手上。今天可能只是帮他约某个人,以后或许还会做其他事情。

    但是他又很眼热,同时也知道杜林是个不好惹的人。他已经听朋友说过杜林在凯乐门里发生的故事了,凯乐门在帝都的地位非常的特殊,以至于一些普通的帝都官员都不敢在里面撒野,可杜林做到了。他不仅让人冲击了凯乐门,第二天还有人看见被打的像一坨狗屎一样的小凯乐先生,这就证明了杜林的能量和能力。不收钱是一个很简单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有可能会带来一系列严重的后果,听说杜林有时候很记仇,而且很小气。

    杜林看着他脸上的挣扎,用开玩笑一样的口吻笑问道,“你在拒绝我的友谊!”

    这句话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社会服务局的官员咬了咬牙,挤出了一丝笑容,再次伸手和杜林紧紧握在一起,“不,我在想如何感谢您的慷慨。”

    “慷慨吗?”,杜林哈哈大笑起来,他把手提袋交给了这个家伙,“你说的很对,我是一个慷慨的人!”

    送别了这名官员之后杜林摇着头回到了客厅里坐下,他其实可以找马格斯说这件事,但这毫无意义,如果什么事情都去找马格斯,这就意味着他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每个人的能力就是这个人在社会中的价值,当一个人的价值越来越低的似乎后,他周围的“商品”也都会越来越廉价,当廉价到一定的程度,就会注定被送入折扣区,甚至会被丢进垃圾桶里。

    保证自己的价值,才是最正确的做法,而且这本身就是一件小事情,没有必要走高层路线。

    南方城市的铺设问题已经解决了,就像杜林想象的那样,只要花的钱足够多,南方那些市长很愿意配合杜林的商业行为。那不仅能够为一个城市提供更多的岗位,还能够为城市的税收增添靓丽的颜色。

    现在只剩下伊利安和帝都这边的问题,杜林相信帝都这边最终也不是问题,就在他思考接下来一系列步骤的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

    这让他非常的惊讶,这个庄园他是第一次来,除了极少数人外并没有谁知道他现在住在这里,能够把电话打到这里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等电话铃响了三次之后,他才提起电话,“这里是菲戈伯顿庄园。”,这是庄园的名称,杜林并没有打算修改这个名字。

    听筒内沉默了大概两秒左右的时间,响起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女性声音,“是杜林先生吗?”

    “是!”

    那声音变得更加悦耳起来,“您好,杜林先生,我是南方商业银行的娜提雅,非常冒昧的给您打了这通电话,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个号码,首先我需要向您道歉,我可能打扰了您的休息,希望您可以原谅我。另外,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能够拜访您,或者邀请您见一面?”

    帝国央行刚刚出完招,现在轮到南方商业银行了。

    杜林思考了一下接下来几天的日程安排,回答道,“我明天晚上有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