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八一二章 坏孩子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杜林再次回到了这里,整个院子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难以想象到昨天晚上在这里开过一场超级趴体,草坪中连一片碎纸屑都找不到,游泳池也被清理了一遍。一切就像是一个人的幻觉,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杜林很满意这个欧维娜经纪公司的服务态度,他们用态度赢得了杜林的认可,所以杜林把那张名片从准备抛弃的状态中,转移到了自己的名片夹里,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用上这些人。

    推开别墅的大门,里面和外面一模一样,干净的找不到任何灰尘,就像杜林第一次来的时候那样干净。不过有一点不同,空气中有一股子花香味,那是一种空气清新剂,专门用来遮挡某些特殊的味道。毕竟别墅再大,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的房间,总要有一些人随便的将就一下,也有可能这些人就喜欢这样。

    别墅里非常的安静……,杜林脚步一顿,他错了,还有声音。

    他循着声音找到了一个主卧室,不是他睡的那间,那间除了他和被许可的人之外,谁都不许用。他凑到了门边,听见里面发出了非常有节奏的啪啪声,不是那种噗呲啪噗呲啪的声音,像是一种……小时候因为做错了事情被克斯马先生惩罚时,脱了裤子趴在马厩的食槽上挨板子的声音。

    他仰身看了一眼门牌号,这是凯文的房间,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轻轻的把门推开了一丝缝隙,那些声音变得更大了,同时也传来了一些其他的声音,比如说一个男人强忍着痛苦的闷吭。

    他偷偷朝里面看了一眼,看见那个超模穿着只有穷人才会购买,用破碎的皮革拼接连身体都无法全部遮盖的简陋衣服,手里还拿着一块农妇用来抽打衣服的木板,正在对凯文做着很多母亲对儿子做的惩罚。

    杜林的进入惊动了两人,超模愣了一下,然后抓着床单把自己包裹了起来,站到了一边。杜林看着她笑了笑,“你的工作结束了,看得出我的兄弟非常喜欢你,这是你另外应得的一份……”,杜林随着写了一个两千块的支票,塞在女孩衣不蔽体的穷人穿的破旧皮衣缝隙里,女孩强忍着惊喜的笑容在杜林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丢掉了床单走进了浴室中。

    “嘿,能帮我一下吗?”,凯文看着杜林有些尴尬,“你没有说你早上回来,还有能不能把手铐打开,我的腿麻了。”

    杜林看着凯文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现在是上午,还有你没有告诉过我你喜欢这种刺激的游戏,看得出你乐在其中,为什么不多保持一会这个姿势,说不定还能回味一会。”

    “我是一个跛子,我是踏马的残疾人,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再笑这件事?”,凯文涨红了脸,并不是所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会觉得很平静。

    杜林举着双手做出投降的动作,“好吧好吧,让我们把坏孩子从束缚中解脱出来。”,他为凯文解开了四个手铐,然后凯文一跑一跳的冲进了浴室里,他需要洗一下,换一套衣服。

    过了半个多小时,杜林已经抽到了第二根烟的时候,凯文才精神焕发的从二楼下来。他一屁股坐在杜林身边,拿起桌子上的烟盒自己点了一根,“你先闭嘴,首先我不是坏孩子,另外事实不是你看的那样。”,凯文吐了一口烟雾出去,“你没有做过律师,没有做过一个成功的律师,你永远不知道我们面对着什么。”

    此时不知道是被妈妈打了屁股,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凯文有点敞开心扉,“你以前问过我如何看待道德的问题,我告诉你只要相信你的代理人是无罪的就行了,但是这真的这么容易做到的吗?当初……”,他突然停了下来,那名个子超级高的超模也从二楼下来了,她背了一个大包,看得出里面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她一点也不尴尬大大方方的对两人说了一句再见,就离开了别墅,甚至都没有问有没有车送。

    “那是个有魅力的姑娘……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杜林提醒了他一句,“你说当初。”

    “当初……”,这两个字说出口后凯文茫然的看着杜林,杜林只好又提醒了一下,看得出凯文的确还在回味,“那个猥亵侵害了女学生的老师你记得吗?他让其中一个孩子跳了楼,然后他找到了我,承诺只要帮助他打赢了官司,除了我应得的那份之外,还会给我两千块。”

    “你以为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根据我的调查他做的比已经揭发出来的东西要多得多,但是我帮他打赢了官司,同时让更多的一些受害者闭上了嘴,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打不赢这场官司。不仅会损失很多金钱用于雇佣律师,还会丢掉家庭的体面,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

    “看上去我好像为了得到了两千块以及同行的肯定出卖了良心,当然这也是事实,但是这么多年来每一件违背了我的良心的案件累积起来总会让我不安。我当初可是法学院的高材生,如果不是那个混蛋非要抢我女朋友,我的第一志愿可是当一名检察官!”

    “所以,有些时候那些东西累积起来,越来越多的不安需要发泄出去,以一种不同的方式……”

    杜林听的很认真,问的也很认真,“比如说打屁股?”

    “见鬼!”,凯文瞬间就抓狂了,“你能不能忘记那件事?”

    “你是说你被打屁股?”

    凯文张了张嘴最后决定不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酝酿了这么多感情结果杜林似乎一点也不领情,好吧,他出丑了,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

    杜林笑的前仰后合,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勾着他的脖子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嘿,伙计,那是你的生活,你不需要解释给任何人听,当然如果你让我不爽的话,或许我以后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这件事……”

    前一刻还让他烦躁加无奈,下一刻又变得这么善解人意,凯文突然间觉得自己被杜林吃的死死的,当然他绝对不承认自己内心中那一丝莫名其妙的小小感动。

    两人说了会话,亚当斯等人全体复活的走下了楼,看得出他们的脚步都轻了三分。

    “昨天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可惜你不在这,boss。”,亚当斯半躺在沙发上,望着奢华的吊顶和巨大的水晶灯,长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往上爬的原因……”,他看向了律师事务所其他律师,“如果你们想要自己一直过这样的日子,就要在这个行业里成为最了不起的那个,到时候我保证你们每天都会有这样的生活。”

    “但是如果你们因为一些小小的成绩就满足了,很快你们可能会成为那些女孩中的一个,我知道有好几个地方都喜欢你们这样的大男孩。”

    亚当斯非常的聪明,他知道如何去管理鼓励他的团队,知道如何把团队的力量发挥出来,这点杜林很放心,否则他也不可能成为一个非常有名的流氓律师,更不可能吸引凯文这种不择手段追求胜利的人。

    “你们的工作继续进行下去,我和凯文要出去一趟。”,杜林见到了自己要见到的东西,拍了拍腿站了起来。

    亚当斯立刻拍着胸口保证,“放心吧boss,一切都在掌握中。”

    两人坐上了车,凯文把拐杖放好之后好奇的问道,“我们去哪?”

    杜林一边让人往前开,一边说道,“你上次不是介绍了一个什么女人给我认识,说是做信息统计工作的那种?”

    凯文回忆了一下,却是有这个情况,“你说诺米菈?她现在是信息处的处长,不过已经从司法部那边转移到了社会服务部,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有事?

    当然有事!

    现在信息处的全称是帝国社会公开信息统计处,除了原来管理的那些可能永远只存在于书面上的权力和职权范围之外,现在这个信息处还连带着把移民安置和遣返的工作攥在了手里,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不起眼的小部门,在未来必然会成为一个要害部门。当然杜林认为一旦移民问题成为社会问题之后,这个帝国社会公开信息统计处就会被拆分成为两个部分,负责管理移民的这个部分绝对会单独成立一个全新的行局或者部门。

    但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有诺米菈主导的移民工作还在信息处手里,同时他们又掌握着公开信息普查记录的特殊工作,这对杜林接下来与马格斯商量好的,以西部作为试点开展商业保险和社会基础保障保险的工作有重要的关系。

    这是一个权力可大可小的部门,说它厉害,只要有新的政策,或者内阁推动,这个部门必然会掌握全民的个人信息,包括了犯罪记录或是银行存款之类的,这对所有资本家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它能够影响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每个角落。说它没用,也的确没有什么用,在得不到政策和内阁的支持之前,就是一个吃闲饭的部门,所以诺米菈自己主动找了一个管理移民的事先做起来,不让那些手下整天无事可做,尽想着跳到其他部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