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一一一零章 我,恶心着你

    “我要踏马的打死你”和“我打你你愿意吗”的本质是没有任何区别的,都指向了一个核心,那就是“我要打你”。

    但是通过不同的表达方式所展现出的语言魅力,让前者使人暴怒,而后者则会笑着说不好。

    表现形式的不同往往会带来不同的结果,这一点已经经过无数案例验证,可以确定为真实的真理。

    如果发生在本哈因身上的“丑闻”、“闹剧”变得更加正式一点,比如说杜林把他揍一顿,剃了他的头发,打的遍体鳞伤然后在背面的大屁股变成要杀死你,事情就有可能滑向另外一个未知的地方。

    可是,他很巧妙的改变了一种表现形式,让本哈因变成了一个丑闻和闹剧,就算鲍沃斯知道这是杜林对他警告,他也不能说什么。

    同龄人给你一巴掌叫做侵犯伤害,小孩子踢你一脚那只是不懂事的胡闹,以杜林和鲍沃斯彼此的年纪、身份、地位、职务,他做出这种类似闹剧的举动,鲍沃斯能生气吗?

    当然能生气,被人呼到了脸上还能不生气?

    可就算生气又怎么样,能去找杜林麻烦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杜林作为新当中优秀的贵族派年轻代表官员,他已经成为了新党推向以国家为平台的政治新秀。

    几乎完美的身份履历能够更好的兼容并蓄社会整个从上到下所有阶级公民的青睐,农夫出身,依靠自己的奋斗拼搏成为帝国优秀出色的企业家。

    拥有诸多类似“慈善大使”、“女性之友”等称谓,最终还顺利的走上了政治舞台,成为了帝国最年轻的州长,以二十七岁之龄,承担了发展安比卢奥州的重任。

    年轻,有一点点帅气,富余并且具有很高的社会地位,这样一个新党明星政客,是鲍沃斯这种平民派能够对付的吗?

    当然不可能,因为新党领袖就算挂上了领袖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名词,可事实上领袖也是新党委员会选出来的。

    必要的时候,新党委员会正副主席可以发起“非信任预案”为核心的内部弹劾投票,以目前新党内部的权力结构,鲍沃斯很有可能会成为帝国历史上第一个在位期间因弹劾丢掉自己领袖头衔的领袖。

    而且为了这样的理由和杜林开战……不太合适。

    是的,不太合适。

    没有什么身份地位的时候一个人可以为了一口吃的做任何事情,在这个时期体面这种东西和幻想小说里的宇宙外星人一样是虚无缥缈的,活下去是本能,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但是拥有了一定的身份地位后,每做一件事情,都会变得有明确的目的性。

    本哈因在绝大多数的人眼中和鲍沃斯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的亲近,他只是鲍沃斯前妻弟弟家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

    他可以为本哈因斥责杜林几句,但如果为了他和杜林开战,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会说鲍沃斯分不清轻重,至于知道的……只会笑话他。

    因为当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时,他就已经输了,哪怕他和杜林之间的战火才刚刚点燃。

    所以这一巴掌呼在了鲍沃斯的脸上之后,鲍沃斯还要装作“我很好,我没事,我很幸福”的样子出来,当然顺便为了撑一下场面,他会大度的原谅杜林的胡闹,并且认为这只是一个玩笑。

    事情的发展也的确如此,鲍沃斯在非正式场合批评了本哈因的放浪,并且勒令他尽快返回帝都进行反省,大多数人也对此表示很有趣。

    可事情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当然不,我们都知道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性格,有些人是豪杰,有些人是绅士,有些人则是小人。

    鲍沃斯不能算是小人,但是他的心性和性格让他忍不下这口气,其实很多时候人一旦走进死胡同,钻了牛角尖,就很难拉出来。

    杜林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辱他的面子让他愤恨难消,要知道他才是新党的领袖,杜林不是,他或许不会再这样直接和杜林发生冲突,不过他也不介意给杜林找点麻烦。

    这就是非常典型的小人物性格,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在吃了几次亏之后就不愿意去正面强大的存在,转而使用一些毫无意义的小手段,来满足自己“我让他吃亏了”的心理渴求。

    所以,鲍沃斯把下一个计划放在了哈里的身上。

    他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在痛恨着哈里,他年轻,有贵族的背景,四十岁不到就已经成为了州长,并且极有可能在四十多岁后成为新党的领袖,甚至是帝国的首相。

    在致命的对比下嫉妒化作最可怕的毒蛇缠绕在鲍沃斯的心脏上疯狂的撕咬,注射毒液。

    但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么痛恨哈里了,因为哈里是一个失败者,他才是成功的那个,他没有理由去仇恨哈里这样一个可怜的家伙,反倒是他认为哈里或许对他还有一些用处。

    来自于鲍沃斯的约见邀请让已经重新振作起来的哈里感到好奇,在一连串的打击之下他差点就崩溃了,好在他挺了过来,并且重新找到了为之奋斗的目标。

    他凭借着自己从政十几年所织造的人际关系网络,将自己的儿子送入了政坛之中,目前在一座小城市担任新党议员,很不起眼的那种。

    他有人有关系,还有丰富的经验,他相信自己的失败不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鲍沃斯的邀请他考虑了一会就答应了下来,他和鲍沃斯已经没有了对立的关系,加上鲍沃斯还是新党领袖,他完全可以听一听鲍沃斯想要说什么。

    哈里抵达了约好的地方没有多久之后,鲍沃斯就出现了。

    他们两人都是便装,戴着墨镜,没有多少普通人会注意到他们的特别,当然,该有的保全措施还是都齐全的。

    两人握了握手之后,刚一坐下,鲍沃斯就丢出一个他认为足以给杜林带去大麻烦的消息。

    “我知道你一直非常的奇怪,为什么在那么关键的时候你会被人整下台,实际上这一切都是杜林操作的,他提供了非常关键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