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一一六八章 无聊的胜利

    国防部应该感谢造物主的神奇,西大陆绝大多数地方都属于平原的地形地貌,只有在鹰脑袋上才有山地地形。

    这就让两架武器搭载平台能够轻而易举的在鹰嘴地区发挥作用,毕竟设计这些武器装备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它们有一天能够跨海作战。

    所以在设计之初,这些战争机器都是依照帝国的平原地貌进行设计的,它们并不适合在山地使用。

    决战到来的时候杜林并没有想不开的非要去战场近距离的观察,无论这是不是一场悲壮的战争,当两架武器搭载平台提前就位的时候,战争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国防部那些神经病丧心病狂的卸掉了所有火炮,每台战争机器的所有接口都接转接上了二十毫米机炮,每个平台都足足有八门,并且把多余富余的空间填满了弹药,足足五个基数的弹药储备。

    这些机炮对于没有装甲的步兵单位来说简直就是死神的镰刀,在上一场对联邦的战争中,军火公司方面得到了一些数据显示,一发二十毫米机炮炮弹在有效的杀伤范围内,最少能够射穿五名没有防护措施的人体。

    即使是一些普通的轻型装甲,也能够很快击毁。

    这种东西纯粹就是为了对付步兵来设计的,还算不错的高射速让它们成为了所有步兵的噩梦,而现在,在这片野蛮的土地上,它们也将铸就自己的威名。

    上午九点多,双方已经按照当地的规定进入了决战战场,这一点他们做的很好,提前锁定决战战场避免了因为战略性转移机动而造成的迁移,那会让武器搭载平台跟不上步兵的转移速度。

    面对几乎看不到边数不清的“联军”,噜噜哈多这边的人显然有点少得可怜,十倍的差距在基数放大到一定程度之后,期间的差距是相当难以弥补的。

    一边是满谷满坑的土著联军战士,一边是少的可怜稀稀拉拉的外来者部队,就算噜噜哈多对杜林,对帝国军方很有信心,在这一刻他的腿肚子都有一点发软打颤。

    如果不是怕身边的军官看扁了自己,还想着要维护那弱不禁风的体面,可能他现在早就让人送他回家了。

    早知道就不来了……,不过转念一想,噜噜哈多又变得理智起来。

    这场战斗将决定他是否能够成立土著政府,关乎到他以及他子女的未来与命运,作为土著中的聪明人,他很清楚一旦自己失去价值就会被那些帝国人所抛弃。

    所以这场战斗必须赢,而且要赢的干净利索,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更具有被拉拢的价值,哪怕真正负责战斗的人都是帝国的人。

    瞥了一眼身边镇定自若的上校军官,噜噜哈多绷着脸,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在仔细思考了大概五分钟之后,才把怀表收起来。

    他很喜欢这种小配饰,不仅好看美观,可以彰显他独特的身份,还能够准确的在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知道现在的时间。

    唯一不怎么方便的地方就是有一根针一直在动,他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认清楚现在准确的时间。

    离决战的开始,还有十分钟。

    心脏不断的加快速度,加重力度,让他有一种一张嘴心脏就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的可怕幻觉。

    还有这样幻觉的人正在对面的阵营中,卡兹哈赞这几个月来像一条老狗一样被撵的到处跑,这次好不容易聚拢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彻底歼灭这些外来者,然后把其他的外来者都赶出去。

    魔神大人的休眠之地不容这些外来者侵扰,他们根本不明白一旦魔神大人苏醒过来,整个世界都会被毁灭。

    这些愚蠢的,卑鄙的异乡人!

    在漫长又短暂的等待之后,牛角号醇和深沉的声音骤然间响起,羊皮鼓被敲的梆梆作响,一些带着具有土著特色狰狞可怖的面具的祭司跑了出来,他们围绕着一些篝火开始跳舞。

    这是本地土著在战斗开始前的一种仪式,就像是帝国人说的“古德拉克”,只是他们的表现形式更加复杂一些。

    每一名土著战士的脸上都挂着肃然的表情,当仪式结束之后,牛角号低沉醇和的声音突然转向高昂,他们立刻咆哮着动了起来。

    没有任何章法,没有任何的战术,没有任何的阵型,就那么简单直接的朝着对方跑了过去。

    在队伍的最前面,有一些土著高高的举着手中的半自动步枪,高度远超他们的头顶,这一举动让接受过良好军事训练的帝国军人都忍不住在战场上笑出声来。

    如果这不是一场代表着功勋和升迁的战斗,他们可能会怀疑这也许只是别人的一个玩笑!

    但是战争就是战争,不管它表现的如何,都无法掩盖其残酷性。

    在双方之间的距离不到两百米的时候,一直隐藏在两侧丛林中的武器搭载平台开始开火。

    比大拇指都要粗一圈的子弹从离开机炮口的那一瞬间就变得滚烫火红,一道道红点落在人群中,就撕裂出一个缺口,射穿数米的深度。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些土著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倒毙了上百人,站在后方等待着结果的各个部族的酋长,以及卡兹哈赞脸上的笑容完全变成了惊恐的表情。

    他们无法理解那两个巨大的家伙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或许是巫术和魔法。

    但是到了这一刻,即使他们想要做什么,也无能为力了。

    战场上根本听不见某一个人的声音,除了咆哮怒吼哀嚎惨叫之外,只剩下机炮有节奏的击发声。

    tong…tong…tong…tong…tong…tong…

    这声音就像是死神来到人间时的脚步,又像是他挥舞镰刀的啸声。

    上校军官看着那些土著联军开始出现了溃逃的情形,他让旗手挥了挥旗帜,步兵也开始进入战场。

    没道理如此之多的战果功勋让机械排的人拿走不是?

    而且这么多的功勋,每个人都能够分润到许多,哪怕他们没有开枪,只是撵着这些土著屁股后面跑!

    大溃散,短短三分钟时间里面至少有超过超过一千民土著战士死在战场上,两翼的溃散带动了整个军队的溃散。

    此时在大后方的酋长以及卡兹哈赞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全踏马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