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三脚架

第一二三一章 失败者

    为什么在zhengjiao合一时期,教皇颁布了禁酒令?

    其实很简单,因为喝了具有酒精的饮料之后,人总会作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来,当时还没有一个完善的科学发展观,人们把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寄以鬼神的说法来强行解释。

    教会的牧师会告诉所有酗酒者,当你们喝了酒,魔鬼就会占据你们的身体作出一些可怕的事情来,会毁了其他人,或者毁了你们自己。

    到了现在,帝国官方对酒精饮料的态度依旧是非常的明确,那就是有限的制造与买卖,这和粮食够不够关系不大,主要是酗酒会给社会带来一些麻烦,尽管禁酒令现在等同于虚设。

    想要一个人做出一些不那么理智的事情,和他喝酒就对了。

    维达晚上喝了一些酒,在这样的场合中没有办法不喝酒,那些说话风趣幽默的朋友们都在频频举杯,如果她连意思都不意思一下,很快就会被这群人冷落。

    在一个年轻人的心智还没有完全的成熟之前,这些年轻人在对待体面问题的重视程度,要远远超过那些心智成熟的人,换句话来说他们更加在乎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

    喝了一些酒,情绪就变得高涨热烈起来,和小伙伴们说着好玩的事情让维达的精神前所未有的放松,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社交场合以及方式,她很喜欢这里的一切。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站在喷泉的对面,麦哲伦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维达。

    他看着维达和一个英俊帅气的大男孩靠的很近,他看着那个英俊帅气的大男孩在维达的耳边低声话,两人的表现非常的亲昵暧昧,可维达似乎只是在笑。

    以及,他看着维达在被其他人逗笑到仰起脖子时,那个英俊帅气的男孩在她的脖子上亲了一口……。

    突然间麦哲伦感觉到太阳穴一阵阵的鼓胀并且伴随着疼痛,一定是弄错了什么……,他揉着太阳穴表情有些痛苦。

    他本以为杜林让他们分开一年的目的,是想办法让他率先破坏彼此之间的感情,作出对不起维达的事情,然后杜林就可以让他滚蛋。

    而他可能会在一个受到杜林指使的女骗子的影响下,不仅让维达伤透了心,自己还一分钱的好处都弄不着。

    但现在似乎并不是那样,一定是弄错了什么,为什么先出问题的是维达?

    如果杜林能够听到他这个问题或许会告诉他,因为这样更简单。

    一个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从乡下出来的女孩子想要让她变得……快速成熟起来或者在性情上有巨大的变化,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相较于维达的简单,麦哲伦这边就要难多了,这个更有心机的宝仪不一定会上当,还有可能会占了便宜之后倒打一耙,那为什么还要把冒着有可能会失败的风险去算计麦哲伦,而放过维达这样单纯容易改变的女孩?

    有金赛尔看着,那些想要吃干抹净不认账的年轻人都会明白什么叫做痛苦,当然如果有人愿意来接盘就更好了,至少这些人在社会中的地位,未来的发展要比麦哲伦好的多。

    反正大家都不是真爱真感情,考虑那么多干什么?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在别人怀中欢笑,对维达并没有什么爱意的麦哲伦都感觉心头有一股火焰在沸腾,这群狗娘养的。

    远处的维达此时甚至已经忘记了麦哲伦,就像是金赛尔说的那样,那不过是她漫长人生旅途中一个比较闪亮的过客。

    也许她曾经因为愧疚深爱过这个男人,但是半年的时间,她意外的发现自己对麦哲伦的感情薄弱到几乎别人不提起,她都已经忘记的程度。

    既然已经忘记了,那就让一切都过去吧!

    和身边男性朋友在人们的起哄声中亲吻了一下,维达笑眯眯的和周围的人说笑着,一点也没有初来乍到时的拘束于不自然。

    突然间一个有些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边,她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回过神来,有些惊喜的轻声喊道:“麦哲伦,你什么时候来的?”

    麦哲伦表情僵硬的看了一眼女孩以及搂着她的那个男孩,轻吐了一口气,“没多久,我的经纪人说这是一场制片人举办的晚会,让我过来碰碰运气。”

    维达闻言不断的点头,“的确是这样,我一直没有听到你的消息,你这段时间在休息吗?”,不等麦哲伦说什么,她接着介绍起自己身边的那个家伙,“如果我对你说的话没有理解错的话,你口中的制片人应该就是他的叔叔。”

    那名英俊帅气的年轻人露着迷人的微笑,伸出了手并自我介绍,“你可以叫我格里芬,我……”,他皱着眉头仔细打量了一下麦哲伦,“我好像认识你。”

    他转头看向维达,“这个就是你以前的前男友吧?”

    维达大大方方的承认了,“的确,我们彼此相爱过,不过那已经过去了。”

    格里芬看着麦哲伦笑的非常有涵养,“过去了……,好吧,不管怎样,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他说话时有一种莫名的高傲和炫耀的意思。

    麦哲伦脸色非常的难堪,但他还是伸手了,和格里芬握了握。

    像格里芬这样有一个知名制片人叔叔的人在影视圈里往往都属于得罪不起的那种,一个知名的制片人想要封杀一些小角色甚至不需要他们说出来,只要对这个小角色表示出一些不悦,就会有人帮他们完成这些事情。

    也只有那些本身就具有一定能量,同时又有背景有靠山的人才能够在他们的面前保持着自己的尊敬与意见,不过很可惜,麦哲伦并不属于这类人。

    简单的寒暄了两句之后麦哲伦硬着头皮离开了,他本以为自己的出现会让女孩发生一些不同的改变,但他想的太多了。

    半年的时间,完全不同的社会层次,没有理由他能够成为那个女孩恋恋不忘的情人,他太自负了。

    从服务生的托盘中取了一杯酒,一口灌入口中,霎时间整个喉咙到胃就像是着火了一样,那是高度酒。

    他强忍着不适站在那,等着制片人的出现,看能不能从他的新作中混一个小角色来维持自己一下自己的形象以及生活。

    也许刚才的酒度数太高,他只是站了一小会,吹了一会凉风,胃里就翻腾起来。

    在洗手间吐了好一会之后,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从通风口外传来的声音……

    “他就像是一个失败的可怜虫,我没想到你居然喜欢过这样的人……”

    “那时我还和很年轻单纯,你知道,单纯的女孩总是容易被蠢话打动!”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喜欢一个失败者,那个人叫什么?”

    “麦……”

    “算了,别说起那个让人恶心的名字,我不习惯把失败者的名字记在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