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系统的超级宗门 飞雀夺杯

482、镇岳之上

    “有事等我出来再说。”

    温平留下一句话,背影都已经没入林中。

    龙柯一脸的不畅快,咬着说道:“这家伙。”

    这会她有点想直接说出自己的身份,然后教训温平一顿。长辈教训晚辈,作为晚辈的温平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旋即还是叹了口气,只得无可奈何地转身离去,谁知道温平这一进去又会是多久才出来,至于自己的身份,如果能透露,她早就在温平前段时间气她的时候透露了。

    见龙柯信步掠过眼前,秦山等人赶忙躬身,“赵客卿慢走。”

    不过这一走,众人那是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赵客卿,那可是镇岳上境,已经站在天地湖巅峰的人物,这号人物要入宗,以宗主的秉性应该是热烈欢迎,从入门到现在,他们都没见过宗主在收人的这个问题上懈怠过。可今日,宗主完全忽略赵客卿的入宗申请,而选择一头扎入风之谷中。

    “宗主不是已经有先天异脉了吗?”同样有了先天异脉的于陌在一旁呢喃一声。

    其余人跟着应声,表示不理解。

    再说入了风之谷后的温平,其实温平不是没有听到龙柯的呼喊,不过此时他就只想着回去干那个风魔。打回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风属性先天异脉唾手可得,他哪有心思去赚白晶。既然龙柯已经打算入宗,那早点晚点都一样,在不朽宗,目前能让龙柯这种境界的人获得收益的地方其实并不多,那给他带来的收益也就不多,所以收龙柯不急。

    再度来到暴乱的风刃区前时,温平毫不犹豫地踏入其中,因为明白这些风刃对火龙之体根本无法造成创伤,不需要像上一次那样谨慎。将借来的黑色铁链披在肩膀上后,迈着弄死风魔的信步朝着石洞方向走去。铁链被风刃一下又一下地挑起来,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就像是远处原来出征的战鼓声一般。

    没多久,温平站在了石窟外。

    风魔如期而至。

    “人类,你还敢来?”

    缥缈的声音夹杂着呼啸的风声飘过耳畔,温平直接一凝目,就看着风魔在自己前方不过十丈的地方漂浮着,嘴角的笑容还是那么的让人厌恶。

    还是那句老话,没被人干过的BOSS,就喜欢嘚瑟。

    下一刻,风魔随手一招,百米高的风墙堵在离开石窟的唯一道路上,将整个石窟完全封住。当然,风墙被破后,风魔自然不会老招式用两遍,它也知道风墙挡不住温平离去的步伐,所以这一次在立起风墙后,它直接丢出一片风刃,将头顶的悬挂着的石锥给斩断。

    石锥断裂,如同暴雨一样倾盆而落,尽数堵在风墙前面,随着石锥的变多慢慢地就形成了一座小山。

    温平只是往后扫了一眼,无视掉风魔得意的笑声,将肩膀上披着的铁链直接给拽了下来,一部分拖在地上。

    砰!

    砰!

    双脉门齐开。

    在白色的脉气荡漾时,白色的火焰在温平手掌中燃起,铁链的一端在温平的手心开始变成赤红之色,紧跟着,温平将拖在地上的铁链一拽,将整条铁链完全给染红。染红的铁链被温平一只手抓着,然后将一头直接甩出去,就像是草原上一个久猎的汉子丢出去的套马绳一样。

    铁链划过风魔的身体,让风魔的身体暂时地分成了两截。

    不过也就一个呼吸的功夫,身体还原了。

    “人类,都跟你说了,你伤害不了我。”

    “是么?”

    温平嘴角浮现出一缕就是要干死你般的笑容。

    长链落下,不过却没有落地,而是伴随着温平手的搅动而旋转起来。

    “不!”

    当感觉那股拉扯力让他完全挣脱不了时,风魔慌了。又看到自己的下体不受控制地被吸住时,它更是惶恐至极。

    铁链在旋转。

    白色的火焰已经黏上风魔的身体。

    “不!”

    “不!”

    不管风魔如何哀嚎,温平都没有停手,直至风魔的身体在刑法之火中完全化为灰烬,堵在出口的风墙也荡然无存时,温平才将手中的铁链给放了下来。伴随着铁链落地发出的声音,石窟中的鬼哭狼嚎声渐渐小了下来,原本从头顶不停灌进来的风在几个呼吸后止息。

    温平环顾四周几眼,“辣鸡BOSS,你是第二个这么死的风魔……现在该给异脉了吧?”

    话音落下,一股清爽的凉意忽然就从头直接灌入身体之中,一团风也跟着过来将温平整个人包裹起来,且提到石窟的半空之中。

    原本两个白色的脉门慢慢地开始转变,淡至透明的蓝色已经侵袭而来。

    不知不觉间,长陌功也跟着运转起来。

    “系统,我的长陌功好像在攀升。”虽然根本看不到眼前、周围发生的一切,但是长陌功的变化温平还是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出来的。

    系统应声道:“《长陌功》能吞噬木气,用以宿主提升实力。同样的,它也能吞噬异脉,用以提升自己的品级。这也是《长陌功》为何无暇的另一个原因。如果没有计算错误,当宿主得到风属性异脉后,长陌功将迈步进入地级,为是宿主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

    “地级!”

    温平只觉得浑身一震。

    “这个世界,如果想要超越镇岳,就必须修行地级功法。根据本系统所做的统计,即便是天地湖,也不存在地级功法。”

    “百宗联盟不是五星势力吗?”

    既然有五星势力,那么就存在镇岳境之上的强者。

    那怎么会有无地级功法只说?

    系统应声道:“按照天地湖的人族的话来说,还得加一个伪字。”

    “原来如此……”

    那将听雨阁再升三次,岂不是就能称霸天地湖了?

    百宗联盟的想搞事,恶灵骑士一去,就能直接将老大的命都给索走。

    那时,应该够资格接触到母亲那个阶级的世界了吧?

    想到这,温平没有接着问下去,而是凝神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其实对于修行,温平其实更享受的是过程,并没有想要追求天下第一的结果。能够来这个世界,本就是缘分,所以就得好好体验一下这个世界的不一样。这可能就是他和这个世界的人最大的区别,所以不朽宗没有成为一个强大了便四处征战、掠夺的宗门。

    (那什么,我也不会说话,不过在今天,我还是祝大家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