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系统的超级宗门 飞雀夺杯

575、飞剑再起!

    “温宗主,老夫愿意为劣徒所做的事情承担责任,要多少白晶,我都可以给……刚那妖物,名为黑纹,除了能附在人身上,还能瞬间遁到二十里之外。二十里之遥,除非是镇岳上境的翼族大妖,否则谁都追不上。”

    话音落下,司徒修能再与龙柯的对招已经以卸力为准。

    两人相斗,一方进攻或者一方防守,或者两方都是进攻的情况下,都不会采用卸力方式。因为卸力所需要耗费的灵体力量,是脉术对碰的数倍。

    卸力,代表的就是不想打了。

    卸力之后,司徒修能便往后退去。

    龙柯自然而然停下攻势,露出愠怒之色,“我大意了……没想到竟然让我遇到了黑纹,这媲美镇岳境的黑纹竟然被区区镇岳中境降服。”

    黑纹,属于特殊妖物。

    很难遇到!

    在朝天峡,据她所知也只有数只黑纹被发现,并且被降服。

    这会,她没了再与司徒修能纠缠的心思,一回头,见温平脸上没什么表情,忙道:“宗主,我去追!”

    没表情,可眼眸是冷的。

    她一个镇岳上境,让一个夏金跑了,实在太丢脸,而且当着百宗联盟的面,丢的不仅是她的脸,还是不朽宗的。

    可这时温平忽然抬手叫停她的步伐,泷月剑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手中,“赵长老,不用追了。它在天上,你在地面。而且,瞬息间远遁二十里地,你去哪个方向寻?”

    “找不到,我不归!”龙柯应声。

    温平接话,“不用,还是我来吧。”

    龙柯没能拦住陆铭、夏金,温平并不怪她。就算抛去两人还没曝光的关系,温平也犯不着去怪罪。而且他其实也没有料想到陆铭还有这一手。

    还别说,天地之大,还真什么样的妖物都有。

    看到黑纹刚刚的作用,温平想起了山上的那只黑沢它释放的毒物,可是能封绝脉气。

    念头一闪而逝后,泷月剑起!

    剑作白芒,瞬息间消失在眼前。

    司徒修能看到这一幕,并没有露出别样的神色。见泷月剑消失在天边,心中忙揣测温平这是在做什么。可是,两百年的见识里并没有关于飞剑的任何印记。

    尽管如此,可温平那句我来吧,还是让他心生警惕之意。

    于是试图快些化解这些恩怨,“温宗主,你要多少白晶,我都可以给。”

    温平不是喜欢白晶吗?

    不是明镜湖这些地方都不要了吗?

    那给他白晶,该满足了吧?

    可温平并没有做出回答,只是瞥了司徒修能一眼,道:“不是所有问题都能用白晶解决的。既然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夏金导致的,那他必须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必须是死!”

    话音落下,司徒修能眉头一颤。

    不由得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让司徒修能自己都感觉到莫名其妙。

    明明黑纹已经带着陆铭和夏金远遁,甚至他都不知道去的哪个方向,现在在哪。

    ……

    苍梧城往西二十里的天空中,翼妖黑纹在骤然出现在淡泊的星光下。

    凉风习习,下方是无尽的森林。

    后方,已是望不到苍梧城。

    陆铭赶忙翻身上了黑纹的背,而后伸出手去拉夏金,“夏少爷,拉着我手……这儿虽然距离苍梧城很远,但终究是不朽宗的地盘,不宜久留,我得先送你离开东湖。”

    “好!”夏金咬着牙,借力上了黑纹的背,回头看了一眼来的方向,双眸中射出冰冷的杀意,“不朽宗,本少爷记住你了。我看你能护百念香多久。”

    真见识过不朽宗的镇岳上境强者后,他对不朽宗已经没了小瞧的意思。

    不朽宗,他确实惹不起。

    毕竟夏家距离东湖太远了。

    在潜龙宗的牵制下,夏家抽不出强者跋山涉水来帮他找回面子。

    不过,今日之仇,他一定不会忘。

    既然不朽宗越来越强了,他总有一日会站在天地湖真正的大舞台上,那时候有的是机会再见。

    到那时,他会让不朽宗、不朽宗宗主温平知道,他夏金的能力。

    他在天地湖青年才俊中的实力排名,可不是靠吹牛吹得的。

    陆铭拍了拍黑纹的脖子,道:“全速飞行,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东湖……先去最近的明镜湖百宗联盟驻地。”

    得把夏金交给百宗联盟,让那的人派人送夏金去悬色湖,再从悬色湖抽镇岳境强者护送夏金回家,这样他才能安心回苍梧城。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件事,会不会让百宗联盟和不朽宗的谈和之事夭折。

    他看得出,上面很看重不朽宗。

    很想要不朽宗为他们所用。

    若不是为了得到夏家扶持,为了银级主事的候选名额,他肯定不愿意做这种蠢事。

    突兀的,一道白芒出现在身后。

    陆铭没看到。

    夏金自然也没有看到。

    唯有翼妖黑纹,具有着妖族敏锐的感知,才在这一瞬间察觉到了后方危险的气息。

    于是将肉翅猛地拍打起来,欲要扶摇直上,躲开白芒。

    然而,白芒已经近在咫尺,它无论怎么扇动肉翅,带起的风有多猛烈,也没能改变白芒正好插入它妖体的事实。

    一声凄厉的哀嚎在狂风中甩出。

    黑纹肉翅猛地扇动几下,而后忽然变得无力,整个身体颤抖着往下坠落而去。

    陆铭、夏金被这一变化一惊,忙抱紧黑纹,跟着往下坠落而去。

    砰!

    黑纹落入林中。

    陆铭,夏金直接被甩飞,两人一人朝左,一人朝右飞出了十几丈。

    不过陆铭终究是镇岳中境,不可能会被坠落搞得狼狈不堪,一个侧身,在空中翻转一周,抓着一根树枝稳住身体,而后稳稳地落在了枯叶密布的地面。

    夏金则直接撞在了虬根上,疼得龇牙咧嘴。

    当然,也没什么大碍。

    唯有翼妖黑纹,此时颤抖个不停,似乎在和痛苦做着争斗。陆铭忙跑过去,只见那兽头下的狰狞人面额头多了一个血洞,鲜血正汨汨而流着。

    陆铭忙释放出感知,最先感应到的就是黑纹生命力的不断流失,气息的减弱。

    似乎随时可能死区。

    平日里,他的感知无法穿过黑纹的妖体,可现在,感知直接探入黑纹的身体中。

    这不探不知道,一探吓一跳。

    五脏六腑,尽数被毁。

    在其体内,有着很明显的一个贯穿伤。

    额头是出口。

    入口是……后方的肛门。

    竟然有东西从那插了进去,直接杀了它的“宝贝”。

    此时看到黑纹痛苦模样的夏金慌了,忙问:“陆前辈,它怎么样了?”

    “命不久矣!”陆铭赶忙站起身,果断地做了一个决定,“先离开这里,有东西能瞬息间杀死黑纹,绝对不会只出手一次。很可能会再次出手!”

    夏金点头,忙往前快走。

    这会他觉得陆铭说什么都对。

    只要不告诉他死定了。

    可就当夏金走了几步时,白芒出现在了前方,以一种让陆铭都来不及惊讶的速度杀向了夏金。

    噗

    陆铭眼睁睁地看着白芒穿透了夏金的胸口,带起一声惨痛的惨叫声。

    不过,这会他的第一反应是朝一旁扑,躲开射来的白芒。

    扑通!

    陆铭扑到了枯叶堆中,同时,白芒从他刚才站的地方飞了过去。夏金,跟着应声倒地。

    陆铭看到白芒消失在了后方,忙爬起来,奔向夏金。跑过去时,夏金口中含血地喊着救命,抓着他的手,力量出奇的大。陆铭知道,夏金不想死。

    “啊!”

    陆铭只能无力的吼着。

    眼睁睁看着夏金死,他无能为力。

    这时,夏金抓着他的手,力量开始越来越小……

    ……

    苍梧城外。

    司徒修能连续说了两个赔偿数字。

    5000枚白晶。

    以及10000枚白晶。

    而且单单只是给不朽宗的,苍梧城的赔偿他也会给。

    可温平依旧不语。

    司徒修能只能接着说道:“温宗主,以黑纹的速度,黎明之前就能带着夏金离开东湖。只要离开东湖,以不朽宗目前的能力,不可能找到夏金的。”

    短时间崛起的势力,强大是长板。

    可只要有长板,必然有短板。

    情报网就是其中之一。

    出了东湖,会有几个势力帮不朽宗找人?

    哪怕就是看到了夏金,看到了陆铭,也不会有哪个势力传消息给温平。

    所以,他将目前的能力五个字说得很重,目的就是为了让温平认清这一点。

    然后按照他的意思解决这件事情。

    一意孤行,没有意义。

    “我知道。”温平也不避讳,承认了不朽宗目前的不足,不过却并没有露出无奈之色,反而是似笑非笑地回了一句,“除了东湖,我找不到。但是前提是他能离开东湖……”

    “你……那会飞的舟。”司徒修能立刻回想起了上面给他的消息,好像有提到过一艘船。只是当时他的注意力都在不朽宗的创造的漩涡图特殊能力上,并没有多看。

    现在看到温平笃定的神色,他觉得,温平肯定又要动用那艘会飞的船了。

    那艘会飞的船,似乎速度非常快!

    如果真是那样,那他就得想办法拖住温平,不让他开启会飞的船。

    只要有船出现在头顶,他就让天马上去围攻,拖住它。

    尽管会造成更多的误会,可也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