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系统的超级宗门 飞雀夺杯

626、召唤黑溪

    药山。

    山顶的田埂上,温平负手而立。

    身后是不朽宗的灵田,赵盈等人正在浇灌着田里的灵米。

    身前则是黑溪的断翼尸体。

    在恶灵骑士治愈于江的时间里,温平再度拿出魔杖,“聆听我的召唤……”

    如同刚才一样,当咒语念出来后,精神力忽然被拉扯上,然后进入了黑溪的身体之中。

    那古朴、神秘的力量降临了!

    当这种感觉越发强烈时,黑溪的身体慢慢动了一下。

    而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木讷地站在温平身前。

    双眸如司徒修能一样,呈白色。

    这时,身旁传来一声倒地的声音。

    一旁的司徒修能失去了魔法的支持,应声倒下。

    温平瞥了眼,而后直接将司徒修能的尸体收入藏戒之中。

    藏戒有保存尸体的能力,不会让尸体腐朽,温平考虑随时可能要将司徒修能拿出来用,便收入了藏戒之中。

    收起尸体后,温平看着黑溪,心中默问道:“系统,黑溪增幅百分之五十后,力量相比司徒修能而言,谁更强?”

    “五五开。”

    “五五开?为什么。”

    温平一听系统这么说,心中有了想让司徒修能和黑溪再打一架的念头。

    奈何,目前他只能复活一个。

    唯有到了半步镇岳境,才可以同时召唤黑溪和司徒修能。

    系统解释道:“黑溪有天地湖皇族才能获得的神通‘黑刺’,增幅百分之五十后,完全可以媲美司徒修能的千跃动·第四机境的增幅效果。不过……如果在特定的情况下,黑溪是比司徒修能强大的。”

    “比如?”

    “比如势均力敌的情况下。‘黑刺’穿透力,非玄级脉术可以阻挡,也非灵体榜2000排名以下的灵体所能抵挡。如果宿主打通经脉后,真有闲心让他们打一场,根据数据分析,将会是七三开。黑溪占7,司徒修能占3。”

    “明白你的意思了。黑溪属于爆发伤害,而司徒修能属于持续战斗的类型。”

    “宿主可以这么理解。”

    从系统那得到分析后,温平目光看着黑溪,多多少少产生了一些可惜的想法。

    可惜翅膀断了一只。

    飞肯定是不能飞了。

    不然不想坐飞舟的时候,可以骑一下黑溪。

    黑溪的速度有目共睹,快到可怕!

    司徒修能如果不是速度也增幅了百分之五十,想接近黑溪那都是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恶灵骑士到了。

    重获新生的于江也到了。

    “温宗主……”

    刚爬上山坡,准备行礼时,就看到了正前方“活着”的黑溪。

    右手不由自主地就往背后掏,握住了重剑的剑柄。

    忽的,温平的声音传来了。

    “于江,新生的感觉如何?”

    “温宗主”于江看着看着,忽然注意到了黑溪双眸中的白色,还有整体的木讷感。

    是黑溪。

    但是又不像。

    原来的黑溪,更狂,更犀利。

    现在的黑溪,从气息上来说……更像不朽宗的那个白眸强者!

    正疑惑时,温平开口了,“以前的它已经随风而去了,现在的黑溪,是我的。”

    “温宗主也给了它新生?”

    想到这,于江心里忽然咯噔一下。

    第一反应就是黑溪委曲求全,只待获得新生之后伺机谋害四王!

    温平接着说道:“你想多了,他是死的,只不过能动而已。如果不能理解,就把他想成一个木偶,一个听我号令的木偶。”

    此言入耳,于江心中的惊骇之意顿时如同浪潮般,“温宗主之能……真是惊世骇俗。”

    可以给他新生。

    现在还把死去的黑溪做成了木偶般的东西。

    哎!

    这双白眸,这气息……不朽宗的那位白眸强者,不会也是?

    想到这,于江心中顿时发紧。

    他从未见过一个人族的四星势力能这样强。

    也从未听过。

    “拍马屁的话就不用说了,记住你的承诺,放下你的忠诚,从此只效忠于不朽宗。来,交入宗费吧。”

    “嗯?”

    于江愣了一下。

    没等反应过来,温平又说话了,“不朽宗的规矩,镇岳上境的入宗费300枚白晶。”

    “温宗主,您这规矩……您叫我来,不会只是为此吧?”

    300枚白晶对他来说,不算多。

    他也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那种故意敲诈他白晶的人。

    因为实力。

    因为温平掌握的力量。

    没想到温平回了一句,“没错,就这一件事,交了白晶,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不朽宗的长老。”

    “多谢温宗主,日后于江必当竭尽全力辅佐宗主。”于江忙单膝跪地,不过心里头觉得有些怪怪的。

    温平这话真的假的?

    叫他来就为了收白晶?

    这种小事,需要派那比他还强的燃火骷髅去接他?

    这事,不随便一个长老就能做?

    抱着这些疑问,于江从藏戒中掏了300枚白晶出来,递给了温平。

    收起白晶后,温平内心只有一点点波澜地挥了挥手,“去云岚山找云廖,他会带你在不朽宗转转的。”

    “宗主……没了?”

    于江还是不太敢信。

    就这么结束了?

    “没了,去吧。”温平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黑溪的藏戒里有些什么了。

    于江给的300枚白晶入账。

    如果黑溪能再来点,凑够2000枚。

    那就可以再买一颗,试着投资在那即将苏醒的地无禁强者身上。

    他苏醒后,势力跌落到半步地无禁,到时候只需要给他一颗普通破镜丹皆可重回巅峰。

    毫无疑问,只要顺利,这比投资的收获是无比巨大的。

    “温宗主,那我告辞了。”于江见温平真没再说什么的意思了,只能抱拳告辞,朝着云岚山而去。

    于江一走,温平则立刻取下黑溪葬在身体中的藏戒。

    打开一看。

    寥寥几百枚白晶在其中。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

    “这”

    温平这才想起来,妖物不比人类。

    人类习惯把一些自认为比较重要的东西随身携带。

    但是妖物正好相反。

    他们会把珍贵的东西藏在巢穴。

    正因为凑不够2000枚白晶而黯然时,温平看到了藏戒之中的一颗血晶!

    它带着比还要浑厚的妖皇血脉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