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系统的超级宗门 飞雀夺杯

936、极天封心疯了

    平原战场内的战斗进入鏖战阶段。

    平原战场外却忽然进入鸦雀无声的状态。

    突兀的。

    所有人爆发出惊叹之声。

    整个红域其实都在关注红叶门,关注叶芜屏的动向。

    叶芜屏在哪?

    叶芜屏真的成为半步天无禁了吗?

    这些在不朽日报的传播下,在口口相传中在已经在众人心中埋下了疑惑的种子。

    现在蒙蔽这答案的疑云被拨开了。

    由不朽宗的人亲自拨开的。

    叶芜屏被刀魔重伤之后没能逃离!

    并非像外面传的那样,正躲在什么地方休养生息,或者已经回到了红叶门闭关养伤。

    “我都听到了什么。”

    “原来叶芜屏压根就没能从不朽宗手中逃走,而且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

    “昔日巅峰强者叶芜屏,今日不朽宗内阶下囚……这红域真是突然变了天啊。”

    “是啊,突然就变了天。本以为不朽宗只是会成为第四大霸主而已,现在看来,未来是必然没有红叶门了。门主叶芜屏都已经沦为阶下囚了,其他人还怎么跟不朽宗斗。”

    在众人的感叹声中。

    红叶门一方的地无禁强者们,一个个面若死灰。

    他们心中最后那点坚强和信念被摧毁了!

    本以为可以等叶芜屏踏入半步天无禁后,重新扬帆起航,反击不朽宗。

    然而,事实根本不像红叶门副门主们所说的那样。

    什么叶芜屏正在闭关养伤。

    什么叶芜屏半步天无禁在即。

    都是谎言!

    都特么是谎言!

    “我就知道是这样。为何剪水城一战之后,尽知楼越发肆无忌惮了?答案今日揭晓了。”

    “红域要变天了。”

    “看来是时候重新站队了。”

    他们看向红叶门,心中暗暗低语着。

    不少人都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红叶门倒塌显然已是必然,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跟着红叶门得罪不朽宗了。

    不少人也开始庆幸。

    还好极天封心的绝杀计划没有得逞,否则他们可就跟着红叶门将不朽宗得罪死了。

    叶芜屏尚且不是对手。

    他们又如何斗得过斗魔,斗得过不朽宗另一位上境强者。

    与此同时,当看到如此过的目光都聚集在听他们身上时,众多红叶门的副门主们都只能强装镇定。

    此时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站出来反驳?

    那便是坐实了这件事。

    只有不说话,然后表现出很有信心,才能够稳住这个突发局面。

    “封心这小子终究是心境太差,竟然就被这么一句话给影响了。”一名红叶门副门主摇头无奈一笑。

    殊不知,这拙劣的演技早就被云水在天和阴阳二老看穿了。

    若是云廖只是在扯谎,为何叶芜屏没有出现。

    养伤?

    现在看来只是一个谎言。

    而且极天封心的态度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这让三人更加坚定了交好不朽宗的念头。

    不过因为有金不三和狄尘二人在,三人都没有就这个话题聊下去。

    只是随口提了一句极天封心。

    云水在天轻声呢喃道:“域主弟子爱上了曾经的师尊,真有意思……”

    ……

    平原战场。

    外界发生什么,极天封心已经充耳不闻。

    他现在依然被愤怒占据身体,只会不停地出剑。

    三尺青锋剑,誓杀不朽人。

    唯我独尊兄弟二人,此刻虽诧异这种种事情,但是也顾不上惊叹两句,只是不停释放脉术还击云廖。

    首要目的杀云廖。

    替怒还风报仇。

    唯我独尊两兄弟都是镇岳上境,加上品质不错的地级上品流派脉术,以及漩涡图、漩涡神匠所造武器的加持。

    两人所爆发的战力依然媲美寻常的半步地无禁,甚至比一些半步地无禁还要强上几分。

    暴风剑阵虽能与之抗衡,但是却消耗巨大。

    若非有森林之歌的恢复,云廖也挡不住多久。

    不过唯我独尊两兄弟见到这种情况后,第一时间就是想办法破坏云廖的魔法。

    不能让他继续这么恢复下去。

    若能破除这个魔法,显然能必胜。

    当然了。

    想法很美好。

    也很正确。

    但是实施起来可没有那么简单。

    暴风剑阵覆盖整个平原战场,要想冲到云廖面前去,就必须先将暴风剑阵给破掉。

    他们两人之力,不足以破暴风剑阵。

    而极天封心此刻已经和疯子没有区别了,根本无意攻击暴风剑阵,甚至连暴风剑阵在对自己灵体造成大量伤害也不管不顾。

    愤怒使得他只想着杀云廖。

    极天封心的无心剑道所释放的力量也无限接近半步地无禁,但是云廖却能利用镜湖结界不停地躲开。

    “极天封心,你冷静一点!”

    “师弟,你冷静一点啊。你再这么疯魔下去,我们不光报不了怒还风师兄的血仇,还有可能被他耗死。”

    然而,两人的劝阻对云廖没有一点用。

    冷静?

    挚爱被伤到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焉能冷静?

    怒还风的血仇?

    说句实话,关他极天封心屁事。

    实力不济,被杀那是活该。

    本就指望着他帮忙,没想到忙没帮上,自己给云廖送了一条命。

    至于被耗死?

    他已有同归于尽之心。

    两人见劝阻不了,心急如焚。

    “师弟,停手啊!”

    “师弟,你疯了啊,再这么疯下去,我俩就不陪你玩了。”

    唯我独尊兄弟试图用投降来唤醒极天封心。

    然而,两人都没想到却得到了极天封心一句冰冷的回复。

    “怕死就给我滚!”

    说完这句话,极天封心又开始攻击云廖。

    唯我面色骤然一凝,“疯了,真疯了!”

    独尊也面色极为难看,“那现在该怎么办,我们根本破不了这剑阵,也冲不过去。相反,我们因为释放地级上品流派脉术,对灵体的消耗非常大。持续不了多久。”

    “不行,我们必须让极天师弟清醒过来。”唯我当机立断朝着极天封心的方向冲去。

    既然喊起不了作用。

    那就打醒他。

    给他一巴掌,让他清醒清醒。

    这样下去根本报不了仇,还可能将他们也拖累了。

    然而,就在唯我杀到了极天封心身后,欲要去正面给一巴掌的时候。

    唯我的手刚刚抬起,极天封心的剑便朝他落了下来。

    “你们原来是一伙的!”

    极天封心怒吼盯着唯我,杀意瞬间覆盖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