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他出自地府 李家浮图

1164 禁忌之恋

    找到了张千江后,李浮图几人连夜赶回了蜀都城。

    “虞小姐,谢谢你了。”

    李浮图还很客气的吩咐‘司机’把车开到了巴山夜雨门口。

    “没事,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虞美人推门下车,和李浮图几人礼貌告别。

    “你就打算把她丢在这里不管不顾?”

    司机孟中校透过车窗望着虞美人的曼妙背影。

    “你就不怕她哪天迷失了本性,也变成一个四处杀人的恶魔?”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很显然她是在同李浮图同志说话。

    作为巴山夜雨最负盛名的欢场,哪怕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可巴山夜雨依旧灯火通明。

    走到会所门口,虞美人还转过身来,朝车这边望着眼,点头一笑。

    目送她走进巴山夜雨,李浮图轻声道:“每个人心里,都存在阴暗面,换句话说,每个人都有成为杀人犯的可能,难道就凭着这种尚未发生的可能,就能判人有罪?”

    孟桑榆嘴唇抿紧,无言以对。

    “她应该和我一样吧?”

    张千江开口道。同类生物之间,总会存在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应,况且刚才虞美人催眠他妻子和堂兄的手段他也看在眼里。

    李浮图点了点头,没有多做解释。

    “走吧。”

    ……

    交给孟桑榆一个人,李浮图自然不放心,哪怕张千江一直表现得很温良,但爷不能排除他中途改变态度的可能,所以李浮图坐在车里一路护送,直到把张千江亲自送到川军大营,亲手交到了得到消息的何无愧手中。

    张千江只不过是一个转化才不过一个月的吸血鬼,恐怕连虞美人都比不上,况且这里可是如铜墙铁壁密不通风的川军大营,而且还有何无愧与龙五龙七这样的高手,张千江进入了这里,不可能出什么岔子。

    “辛苦了。”

    何无愧对走下车的李浮图道,

    李浮图看着已经被一队荷枪实弹的军人包围像是对待重刑犯般带走的张千江,开口问道:“这件事完结之后,像张千江这样的受害者,该如何处理?”

    受害者。

    这个词用来形容张千江,并没有任何不对。

    辛苦了一整晚的孟桑榆向何无愧庄重笔直的敬了个礼,也随队离开。

    “这件事,我也没办法立即回答你,需要高层集体商议过后,才能够有定论。”

    像吸血鬼这样的非自然生物的存在,的确事关重大,哪怕何无愧如今不是一般的位高权重,也依旧没有权力在这种事情上独断专行。

    李浮图也可以理解。

    目送着被团团‘护卫’着的张千江逐渐远去,李浮图沉默片刻,想起刚才在张家的画面,轻叹一声。

    “很多人用尽了全力,也只是为了过好平凡的一生。”

    何无愧转头,看着没有一丁点罪过却注定会被严密收押起来的张千江,沉默不语。

    ……

    将人成功送到了何无愧手中,李浮图便回返玫瑰庄园,让他意外的是,宫徵羽还并没有睡。

    “回来了。”

    宫徵羽坐在客厅沙发上,穿着一身绸缎质地的玫瑰色睡衣,越发映衬出她那欺霜赛雪的如玉肌肤,在客厅璀璨灯光的照耀下,放射出夺目的光彩,真正的美人如玉,人比花娇。

    巨型挂壁电视开着,上面放眼的节目,竟然是一部年代已经非常久远的电影。

    “姨,还没睡?”

    李浮图笑着走过去,也坐在了沙发上,但是和宫徵羽,保持了一段距离。

    两人终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虽然问心无愧,但终究还是得注意一点分寸。

    宫徵羽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李浮图的对礼教的尊重与把握,扭头看向坐在单人沙发上的李浮图。

    “人找到了?”

    李浮图点了点头。

    “找到了,就在他家里找到的,现在已经交给了何司令。”

    虽然宫徵羽没问,但李浮图还是主动把此次前去曹阳县的经过复述了一遍。

    “还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听到刘惠明知道自己丈夫已经成为了一个嗜血怪物却依旧选择不离不弃,宫徵羽也略有感叹。

    “现实里,似乎也从未缺乏过这种至死不渝浑然忘我的爱情。”

    她望着大屏幕。

    屏幕上上演的电影几乎人尽皆知。

    霸王别姬。

    李浮图也看了眼屏幕。

    这部片子他自然看过。

    红氍毹上,霸王别姬,刚柔相济,别提女子,就连很多男人都为之失魂落魄,黯然伤神。

    李浮图所看到的,正是剧中类似霸王的男主角小楼与菊仙定亲的那一段,女主角男旦蝶衣独自仰躺在椅上,未卸的妆艳丽凄迷,一头长发散落,满目漆黑,面上眼中,都是盲目绝望的永不可能的恋。

    “姨还会对这种片子感兴趣?”

    宫徵羽不置可否,“你看过?”

    “最后男主角在逼迫下屈服,为求自保当众揭发了程蝶衣,又与菊仙划清界线。不过在那乱世人性之下,这一切也无可厚非。”

    李浮图望着屏幕,不急不徐道:“这部戏里的男主角是平凡男子。京戏于他,只是谋生的技艺。感情于他,亦只是人间幸福的寄托。因此受到外界巨大的压力,他作出放弃这一切的选择,理所当然。”

    “我觉得这部戏里,其实有两个霸王,一个就是男主角小楼。但他只不过是一个舞台上的霸王。一个渴望寻常茶饭、妻小天年的男子,承受了一段强烈的宿命的感情。他所求的平淡生活,终于被这段感情毁灭。”

    “其实真正的霸王,是袁四爷。一掷千金的看重,刻骨的了解,相通的灵魂,直至最后末路英雄式的退场。他全部具备了,只是很遗憾,他这个霸王,并没有被虞姬爱上。”

    “你居然还会对电影有这么深的了解?”

    宫徵羽略微诧异。

    李浮图莞尔一笑:“姨,我也是个人,也会有正常的生活,况且这部戏可是划时代的经典影片,在那个年代,有多少敢打破时俗,宣扬禁忌之恋?”

    “禁忌之恋?”

    “难道不是吗?剧中的蝶衣,虽然似男似女,但终究还是一个男旦。”

    宫徵羽不再说话,李浮图也没再开口,陪宫徵羽一同将这部电影看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