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他出自地府 李家浮图

1215 不识泰山

    “你他妈干什么?活腻歪了是不是?赶紧给老子放手!”

    那个葛哥还没发话,怀揣远大梦想的虎子便率先发飙,不知道是急于在兄弟几个以及大哥面前表现,还是本身就喜欢出风头,腾的站起身,一脚将凳子踹开,大步朝这边走来。

    横眉竖目,气势汹汹。

    巨大的动静顿时将周围客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来。

    李浮图打算站起身,可是燕东来抢先开口道:“好久没有动过手了,李老弟,你继续喝,这事我自己解决。”

    说着,燕东来甩开那个妖媚女子,不急不缓起身。

    见状,李浮图重新坐了回去。

    只要有点是非观念的人碰到这样的事,恐怕都能分辨孰是孰非,燕东来纯粹是受害者,可是这个社会,有时候是不会和你讲道理的。虎子这几个汉子,显然都是喜欢用拳头说话的人物。

    燕东来的力气不小,那个妖媚女子被甩到了地上,手掌和腿都被擦破了皮,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伤,可是她却如断胳膊断腿一般,坐在地上大喊大叫,丑态尽显。

    “老子弄死你!”

    虎子狞声道,大步向前,攥着一只拳头就朝燕东来砸了过来。

    燕东来临危不乱,微微侧身,与此同时提起一脚,结结实实的踹中虎子腹部,虎子顿时踉跄的退后几步,撞到了桌子上。

    “哐当!”

    碗盘为之一震。

    “操尼玛的!”

    众目睽睽之下吃了亏,虎子又气又怒,脸色越发狰狞,顺手从桌上掏起一个酒瓶,再度朝燕东来冲来。

    “唰!”

    酒瓶呼啸。

    虎虎生风。

    燕东来不闪不避,以手化掌,无比凌厉的一下劈在酒瓶上。

    “砰!”

    还未开盖的啤酒瓶顿时爆裂。

    酒水飞溅。

    虎子捏着半截破酒瓶,一时间难以避免愣了一下。

    燕东来说无需插手,李浮图当真坐在那平静饮酒袖手旁观,见到燕东来这一记手刃,也不禁眼神微微一亮。

    他曾经听燕东来自己亲口说过,他是穷乡僻壤出生,曾经一心将读书视作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十年的寒窗苦读最终考上理想的大学,可是之后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导致他走上了与预想中截然相反的道路。

    燕东来不是正儿八经的野路子出身,反而在他们那个年代,读过大学的他,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级知识分子,本来李浮图还觉得,燕东来能够爬到今日,靠的是他的谋略以及几分幸运,可现在看来,这位东海王的身手也着实不差。

    “我坐在这里喝酒,是她不慎跌倒撞到了我,责任方应该在她身上才是,你们动辄就要打人,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燕东来低沉道。

    “王法?”

    虎子攥紧只剩半截的破酒瓶,眼神依旧阴森:“告诉你,老子就是王法!”

    “呼……”

    他确实是个狠角色,捏着半截破酒瓶迅猛的朝燕东来刺来,摆明了要在今晚弄出点血,可燕东来的速度比他更快。

    “咔嚓。”

    膝盖被踢,虎子的脸皮疼痛抽搐,因为惯性,当即不可抑制的向前载倒,燕东来扭身一转,以正面对他的侧面,还没等对方摔倒在地上,就一脚踹在虎子侧肋。

    势大力沉。

    膀大腰圆的汉子登时横飞出去,“霹雳哐当’,撞倒几张桌子,半天没再爬起来。

    “一起上!”

    见本来觉得虎子处理就够了,结果谁料到虎子居然阴沟里翻了船,坐在那里还打算看好戏的几个爷们脸色齐齐一变,看出点子有点扎手的他们不约而同的全部站起身,也不讲什么规矩了,穷凶极恶的一拥而上。

    “砰砰砰……”

    拳脚碰撞声响彻不绝。

    其他客人早就惊慌四散。

    桌椅板凳随处倒落,杯盘砸在地上,酒水遍地流淌,场面一片狼藉。

    “快、快点报警。”

    老板哆哆嗦嗦的吩咐服务员。

    即使面对几个如狼似虎的壮年,常年身居高位的燕东来,依旧展现出当初初临东海气吞万里如虎的气魄,拳脚大开大合,以一敌众,却不落任何下风。

    “哐当!”

    一个爷们神色凶狠的砸破一个盘子,捏着朝燕东来的胳膊划来。

    燕东来眼神如电,原地扭身,腰部发力,左脚为轴,极具观赏性的一记回旋踢,精准而暴烈的踢中对方的手腕,

    “咔嚓。”

    “啊!!”

    那厮手中的盘子顿时从手中跌落,他左手握着断裂的右手,脸皮抽搐,仰头发出声嘶力竭的哀嚎。

    穿透夜空,震动人心。

    哪怕旁观者,都仿佛能够感受到那剧烈的痛苦,脸色情不自禁为之一变。

    “废了他!”

    两个爷们咬牙切齿,一左一右朝燕东来夹击而来。

    在东海硬生生打下半壁江山的燕东来虽然常年没再动武,可是面对几个草莽,依旧不在话下,两分钟的时间,就将包括虎子在内的五个爷们放倒在地打滚哀嚎,彻底失去战斗力。

    几个女人面色惊恐。

    唯一还坐着的那个葛哥此时神情也异常的难看。

    “啪啪啪……”

    在这种情况,突然响起了异常不和谐的掌声。

    李浮图鼓着掌,慢条斯理的起身:“燕老哥雄风不减当年呐。”

    燕东来轻轻吐出口气,目光从那个葛哥脸上移开,回头一笑。

    “我只不过是班门弄斧而已,和李老弟无法比较。不过太久没有活动,偶尔舒展下拳脚,倒还真觉得神清气爽。”

    李浮图哑然一笑。

    “这里的损失,你来赔偿。”

    燕东来对那个葛哥道,语气不容辩驳,

    继而,他扭头看了眼瘫坐在地上已经吓傻了的妖媚女子。

    “一个男人想要成功,选择一个女人的眼光很关键。”

    言罢,他便和李浮图朝外走去。

    “可否留下名讳?”

    做大哥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葛哥定力很足,颇为审时度势。

    “燕东来。”

    话音飘散在晚风中,两道身影已经逐渐远去。

    葛哥先是皱了皱眉,目露思索之色,几秒后,眼神猛然抖动,脸皮顷刻僵硬,整个人呆在了那里,浑身冒起了冷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