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他出自地府 李家浮图

1495 是非成败转头空

    谁也没有料到曹修戈会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这场恩怨,并且还如此果决。

    所以在看到曹修戈挥匕自刎的时候,饶是贺九州,都已经来不及阻止。

    可是好在及时响起的呼喊声,让欲图自杀终结这一切的曹修戈动作停住,他僵硬的回头,两道刺眼的车灯闯入了视线。

    不等车完全停稳,赶来途中一路上心神不宁的曹锦瑟便推门而出,跌跌撞撞的跑来,脸上是一片受到巨大惊吓的煞白,完全看不见任何血色。

    “哥,你在干什么……?”

    将车停稳后,卯兔推门下车,看着地上的一具具尸体,向来呆萌的模样也起了变化,随后看到了倒地的子鼠,连忙跑过去将之扶起。

    “……锦瑟,你……怎么来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妹妹,曹修戈明显有些猝不及防。

    他咧了咧嘴,想笑,却又根本无法再像刚才那样洒脱,弧度很是僵硬,导致这个笑容比哭而难看。

    他有自杀谢罪的勇气,可是却无法接受自己以这样狼狈的姿态,去面对妹妹的目光。

    “哥,不管发生了什么,你先把刀放下好吗?”

    担心刺激到哥哥,在七八步开外后,曹锦瑟脚步放缓,语气透着颤音,眼中也闪烁着泪光。

    她是个聪明的人儿,虽然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看得到脚下踩过的血水,也看得到……哥哥被逼入了绝路。

    “锦瑟……”

    刚才冷静得不可思议的曹修戈在看到妹妹曹锦瑟出现的这一刻,终于流露出了一个普通人在陷入了无路可走的绝境后,应有的情绪波动。

    他张了张嘴,笑容惨然。

    “锦瑟,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回去。”

    “大姐,太子打算走极端,你快拦住他!”

    曹修戈扭头,怒目而视。

    “住嘴!”

    可是这一次,这么多年对他言听计从不曾有半点违抗的子鼠第一次没有听他的话。

    推开卯兔的搀扶,同样伤势不轻的子鼠笑容凄美。

    “太子,你何必要把罪责全部揽到自己一个人的身上。你本来根本不打算置骆闻舟于死地,只不过想要软禁他。是我,是我擅自做主,逼死了他。如果骆闻舟不死,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这位从小在曹宅长大、自小就知道自己是一位死士的女子扭头看向李浮图。

    “阎帝,冤有头债有主,我才是罪魁祸首。放过太子,我愿意以死谢罪。”

    “你给我住嘴!”

    曹修戈盯着子鼠,表情狰狞,疾言厉色。怒声道:“你想以死谢罪?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你不过就是我们曹家一个仆人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我曹修戈难道还需要你一个仆人替我去死?!”

    子鼠置若罔闻,依然一动不动的望着李浮图,释放着她有生以来最大的倔强。

    不可否认,这的确堪称是感人肺腑可歌可泣的一幕。

    在这个良心可以论斤卖的时代,很难看到如此至死不渝的忠诚了。

    当然,曹修戈的表现,也难能可贵。

    作为主子,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一个侍女,这种情景,旷古难见。

    “李家哥哥,我不知道我哥到底犯下了什么错,但我求求你,可不可以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曹锦瑟看出了最重要的人物,盈着泪花的眸子,望向年幼时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目露哀求。

    “锦瑟……”

    “曹小姐……”

    两声几乎混为一声,曹修戈与李浮图几乎同时开口。

    见曹修戈说话,李浮图话语也就停了下来。

    “锦瑟,不关你的事,你立马给我回去,这是命令,卯兔,带小姐离开!”

    作为哥哥,或许没人愿意看见自己的亲妹妹向外人求饶。

    更何况。

    还是因为自己。

    刚才还笑意从容的曹修戈此时脸色一片铁青,另一只没拿匕首的左手也下意识缓缓攥紧。

    的确。

    他现在大可以自刎结束这种痛苦,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

    并不是失去了慷慨赴死的勇气。

    而是作为一个哥哥的职责,让他根本无法去自绝于妹妹眼前。

    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往往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的。

    锦瑟的人生,应当清澈美好,无忧无虑,让她亲眼目睹自己自杀的画面,太过残忍。

    他不能这么自私。

    更不能让锦瑟下辈子都活在梦魇阴影之中。

    曹修戈怒视卯兔,想让她带走妹妹曹锦瑟,可是卯兔这一次也并没有听从他的命令。

    他怒极反笑。

    “好,很好,你们现在都打算背叛我了是吗?”

    “哥,以前都是你保护我,这一次,就让我保护你一次行吗?”

    曹锦瑟轻声道,泪水终于忍不住从眼眶滚落,继而滑落脸颊,最后滴在脚下的血水之中,慢慢的融为一体。

    “李家哥哥,我知道我哥哥可能犯下了很严重的错误,但我求求你,你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我愿意做任何事,哪怕是我的命,只要能够替他赎罪。”

    随着话音,贵不可言让京都城里那些花天酒地放荡不羁的纨绔子弟却不敢碰一根手指头的曹家大小姐双膝下屈,“砰”的一声,最后跪倒在泥泞之中,泥水溅湿了她的衣衫。

    在那一刻,曹修戈犹如被雷劈中,表情呆滞,仿佛丢失了魂魄。

    作为一个将守护家族视作最高信仰的男人,亲眼看见自己的妹妹为了自己向他人下跪,这是何等的打击?

    恐怕尤甚于丢掉性命。

    看着跪地为哥哥祈生的女孩儿,宋洛神眼神颤动,心底难免涌生出一抹不忍,

    她扭头,看了眼到现在还没有动作的男人。

    这么多年的感情,她哪能感受不到对方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此时此刻,他现在恐怕也陷入了一个难以抉择的境地。

    然后,在所有人没动的时候,宋洛神动了,身形轻盈灵动,如蜻蜓点水,飘然跃迁,须弥间出现在曹修戈面前。

    脑子里还处于一片空白的曹修戈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随即。

    匕首被轻而易举夺走。

    继而。

    “噗嗤!”

    宋洛神手持短匕,毫不犹豫,匕尖向下,带着一股干脆利落的狠辣,直直扎进曹修戈的左膝盖,匕身没入半余!

    曹修戈闷哼一声,不由自主,当场跪地。

    宋洛神居高临下。

    “后半辈子,当个普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