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最强红包皇帝 侠扯蛋

第1665章 僵臣的师尊?!

    主殿。灬菠萝小灬说

    西门昊看着残破的青原府主殿,里面除了被打的七零八落的摆设,便是八具保存完整神尸。

    可惜,别说什么神器异宝,就连铠甲都被扒走了。

    也不知道打扫这里战场的人还有没有活着,也许已经死在了神界大崩溃中。

    地上的八具尸体很容易分辨出来,风魔一族的脸色都带着那显眼的魔纹,这魔纹在魔云邪神、玄天魔尊,甚至在下界的扎扎灰那个巨魔族脸上也能看到。

    青原府脸上没有魔纹的尸体是五具,三男两女,风魔族的尸体是三具,一女两男。

    尸体保存的很好,除了额头那扎眼的血洞外,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这座大殿本来有很多层,但是现在只有一层,抬头可以看到天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攻击将整个大殿贯穿了。

    西门昊将八具尸体又扫视了一遍,发现是贼鸡儿干净,就差把衣服扒走了。

    “玛德!昊爷咒你死了一万年!”

    他忍不住诅咒起了那个或者是那几个打扫战场的远古神,不然这里的宝藏会让他成为神域的首富!

    “老大,这里貌似还不如外面有料。”

    僵臣忽然走了进来,太干净了,还不如外面有些铠甲神器之类的。

    “打扫干净了?”

    西门昊心情有些不妙。

    “回老大,被你那魔力球炸光的范围已经打扫完毕,他们正在向外围继续打扫,贫道进来看一眼。”

    僵臣走了过来,然后用手中的降魔剑翻看着八具保存完好的尸体,看看有没有认识的。

    “咦?不对啊老大!这些人撑死也是神王期,青原府据说有两大神皇,还有一位神秘的神帝!怎么没有?”

    “这你都看得出来?”

    西门昊反正是看不出那些神体是什么等级,毕竟已经没有任何的波动了。

    “差不多吧,根据神体的保留状况可以看出,这些只是神王期。别忘了老大,当年贫道也是一位强者。”

    僵臣很自傲的说道。

    “多强?”

    “差一步神帝!”

    “靠!”

    “不信?”

    “信!你说你是创世神我也信,反正一万多年前的事情了。”

    西门昊绝壁是故意的。

    “不!老大!贫道说得事实,你不能抹杀贫道当年的成就!”

    僵臣怒了,这是跟随西门昊以来第一次发出。

    西门昊才不鸟他,嘴巴一撇,打击道:

    “死道友,你应该忘记你的过去,别忘了你当年之所以强,是因为什么!”

    僵臣脸色一变,变的惨白无比。

    “老大,贫道知错了,贫道不应该再提当年。”

    西门昊眉梢一挑,然后直奔大殿里面走去。

    大殿里面的宝座已经消失,在最里面的墙壁上有一个大窟窿,外面还倒着一个宝座,很显然是被人打飞出去把墙撞了一个大洞。

    西门昊穿过大洞,去了大殿后面,继续寻找有价值的东西。

    而僵臣则是很久才回过神来,然后紧跟着西门昊去了后面。

    后面的广场上早已经被魔力球清理干净,就连周围的宫殿都消失了,不过在不远处却躺着一具完整的神尸。

    很奇怪,神尸的额头没有洞,但已经死的很透彻,是一名白发白须的老者,脸上还有健康的红润。

    “喂,死道友,这个是什么修为?”

    西门昊走到了老者面前,随便扒拉了几下,同样被扒了个干干净净,但腰间却有一面令牌。

    “师尊?!”

    僵臣惊呼一声就冲到了老者面前,然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圈瞬间就红了。

    “师尊?你师父?”

    西门昊煞是意外,同时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果然写着‘凌天宫’三个字。

    “师尊!想不到……想不到会在这看到您。”

    僵臣神色悲伤的看着老者,眼中却充满了复杂之色。

    “喂,死道友,你不是被逐出凌天宫了吗?”

    西门昊小声说道。

    “唉……”

    僵臣擦了一把眼角,然后悲伤的说道:

    “贫道被逐出凌天宫是因为心魔侵蚀,做尽了恶事,但他终究是教导贫道多年的师尊,没想到他老人家还是没有躲过去,竟然死在了这里。”

    说完,对着尸体磕了三个响头。

    “唉!不要伤心了,找个地方将他安葬吧。”

    西门昊拍了拍僵臣的肩膀。

    僵臣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直接用驱魔剑在地面上挖了起来。

    “葬在外面也许会被人挖出来,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你师尊怎么会死在这里?”

    西门昊也拿出了偃月刀,帮忙挖掘。

    “也许是来这里做客吧?”

    僵臣也只能做个简单的猜测。

    “哦。”

    西门昊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老者的额头,好奇的问道:

    “他的额头怎么没洞?”

    “这个……应该是从外面被震碎了元神吧?不管怎么说,师尊已经死了。也许这是天意,老天让我遇到了师尊,不用让他暴尸在这里。好了,差不多了。”

    僵臣收了降魔剑,然后将老者抱了起来,放到了坑中。

    然后用挖出的石头将神尸埋好,没有立碑,更是利用神力将碎石融化,与其它地方的岩石融为一体,谁也看不出这里埋葬着一具尸体。

    “师尊,安息吧,徒儿做的也只能有这些了。”

    僵臣又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身来。

    “喏,你师父的令牌。”

    西门昊将令牌给了僵臣。

    僵臣接过了令牌,又忍不住感概起来:

    “也许,这是凌天宫的最后一面令牌了。”

    “行了,都一万多年了,神界都消失了,还想这些干什么?对了,你师父什么修为?”

    西门昊问道。

    “最低也是神皇吧,贫道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师尊是神王期,然后又过去了那么多年,应该早就是神皇期了。”

    “神皇期?就是说这里可能还有神皇的尸体喽,也许还有位神帝的呢。”

    西门昊来了精神,强大的元神开始扫描。

    “神皇有可能,神帝估计够呛,贫道甚至怀疑,当年神界崩塌,那些强大的神帝也许有很多存活了下来。”

    僵臣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手中的令牌。

    忽然,他看到了令牌上有一道整齐的裂痕,很细的一道,而且还在花纹上,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到。

    “这是……”

    僵臣渐渐皱起了眉头,然后双手用力一拉。

    “咔!”

    令牌竟然被左右拉开,露出了一个小暗格,里面还放着一枚小巧的玉简。

    僵臣看着那小巧的玉简,被藏这么严实,一定是师尊留下的重要东西。

    抬头看向正在四处扫荡的西门昊,脸上露出了挣扎之色。

    他现在是一心向道,对于外物根本不看重,但这枚玉简也许对他很重要,让他不由的纠结了起来,要不要告诉西门昊。

    “喂,死道友,干什么呢?”

    魔麟忽然从后面拍住了僵臣的肩膀。

    僵臣心中一动,收了令牌,同时拂尘也出现在手中。

    “无量天尊,有些感概罢了。”

    “哦,死道友,都过去了一万多年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魔麟说着,然后开始打扫周围的神器与防具。

    僵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紧跑几步,向着西门昊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