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奇迹的召唤师 如倾如诉

1915 “就让我来砸醒你!”

    “呼!”

    狂暴的火海之中,一阵风便蓦然吹袭而起,让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贞德〔Alter〕的面前。

    堪比人高的沉重盾牌就被其举起,挡在了贞德〔Alter〕的身前,将两人都给收拢在盾身之后。

    来者,正是玛修。

    “那面盾,难道是!?”

    携带着万钧之力劈下的兰斯洛特面色终于也是变了,眼中更是流露出惊愕及错愕的神情。

    可是,这个时候再想收敛力道,已经是办不到。

    湖上骑士兰斯洛特的宝具的全力一击,就这么重重的轰在了面前的盾牌上。

    “铛!”

    有如钢铁敲中了金钟一样,当闪耀着湖光的魔剑落在盾牌上时,一阵音波般的声浪便回荡而起,吹散了四周的火焰。

    “叽!”

    与此同时,让魔力满溢而出的魔剑的剑刃势如破竹般的摩擦过盾面,让火星激烈的迸现,亦让刺耳的声响震动着人的鼓膜,跟着一起回荡开来。

    “被挡下了!?”

    兰斯洛特的面色便一变再变,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喝啊!”

    玛修这才娇喝出声,手中盾牌如锤,在其猛烈的一挥之下,轰向了兰斯洛特。

    “嘭!”

    闷击声中,盾牌的侧面狠狠的敲中了兰斯洛特的胸口。

    “咕呜!”

    兰斯洛特顿时吐出一声苦闷的叫声,整个人都被砸飞了出去。

    不过,兰斯洛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直接在半空中调整好了身形,一个旋身,落在了地面上,摩擦着地面的暴退了出去,一会以后才停了下来。

    “咳咳!”

    兰斯洛特就捂着胸口咳嗽着。

    但是,兰斯洛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盾牌,还有这完全像是想大义灭亲一样的沉重一击,你该不会就是”

    兰斯洛特看向玛修的眼中就依旧满是惊愕和错愕,除此之外还有浓浓的不敢置信及惊疑不定。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被誉为最完美且最理想的圣杯骑士的加拉哈德本身就是兰斯洛特的私生子,乃是兰斯洛特与费雪王之女伊莲公主的儿子,兰斯洛特前去拜访费雪王之际,对其心存爱慕的伊莲公主对其施加幻术,变为王妃的模样与他同床共枕,方才导致了加拉哈德的诞生。

    醒来兰斯洛特一度极其愤怒,曾想对其母亲下杀手,但因伊莲已怀孕而作罢,却也直接离开,没有留在伊莲的身边,让加拉哈德直到成年以后才见到自己的父亲,加拉哈德在加入圆桌以后与兰斯洛特之间的父子关系就一直不算和睦,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所以,别人都能察觉到玛修继承的是加拉哈德的力量,身为加拉哈德父亲的兰斯洛特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了。

    只是

    “不知为何,看到你出现以后,我的体内再度涌出一股愤怒的情感。”

    玛修紧视着兰斯洛特,低声开口。

    “虽然这情感已经无法影响到我,只不过是融合进我体内的灵基本身释放出来的情感罢了,可我决定接受这股情感,向你发出质问。”

    说着,玛修罕见的露出生气的模样,瞪向了兰斯洛特。

    “湖上骑士兰斯洛特,我问你,王就在你的面前,你居然再度与其为敌,并和狮子王同流合污,助纣为虐,这就是人称圆桌第一骑士的你该做的事情吗?”

    玛修的质问前所未有的凶狠。

    至少,看到这样的玛修,迦勒底内的众人已经吓傻了。

    连兰斯洛特都出现了哑然的表现,最后,竟是眼神都漂移不定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兰斯洛特,玛修更加生气了。

    那个样子,简直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不负责任又没有原则的父亲一般,眼中尽是愤怒,还有一丝鄙夷。

    那一丝鄙夷,让兰斯洛特感觉好像心脏都中了一剑一样,生疼生疼的。

    “不那个怎么说”

    兰斯洛特的语气便好像心虚了起来似的,看起来真的有点没出息。

    “行了,你不用说了。”玛修直接打断了兰斯洛特,以过去从未有过的强硬之姿,如此说道:“反正你就是这样的人,既好色,又没眼光,只要是为了美丽的女性,你就什么都做得出来,嘴上说是尊重女性,爱护女性,其实就是没有下限的对长得漂亮的女性出手而已!”

    “咕喔!”兰斯洛特捂住了心脏,像是被狠狠的戳了好几剑似的,脚步都变得踉跄起来了。

    可玛修还没罢休。

    此时此刻里,玛修便将从内心深处涌现的加拉哈德的情感都接收了起来,化作言语,不断的宣泄而出。

    “对于这样的你,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头脑发昏,做出令人难以想象的错事,如果你那么不清醒的话,那就让我用这面盾牌来砸醒你!”

    话音一落,玛修举起盾牌,没有一丝犹豫的一蹬地面,窜向了兰斯洛特。

    “等等等!先听我说!”

    兰斯洛特慌了。

    “喝啊!”

    玛修充耳不闻,掠至兰斯洛特的面前,手中盾牌呼啸着抡动而起,在破风声中,毫不留情的猛攻向了兰斯洛特。

    “等等!等等!我不是说了等等的吗!?”

    兰斯洛特只能有些狼狈的躲避着呼啸抡来的沉重盾牌,一个劲的暴退,却遭到了玛修不由分说的追击。

    一时之间,玛修手中的盾牌就不停的抡过空气,在震动耳朵的呼啸之中,不住的对着兰斯洛特砸去。

    兰斯洛特仿佛被逼到了绝境一样,在避无可避以后,只能举起魔剑,进行抵挡。

    一场攻防战就这么展开。

    只是,本来应该才是防守的一方的盾兵却像狂战士般的猛攻着,而剑士却是一味的防御,让交击声不绝于耳。

    “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啊?”

    不明所以的贞德〔Alter〕直接呆在了那里,一脸茫然。

    殊不知,在场的另外一名圆桌骑士不知不觉间已经消失不见了

    “罗真大人!”

    一直都候在罗真身边的静谧突然浑身紧绷,做出戒备的姿势。

    “嗯?”

    正在观战的罗真心中一动,转过头,看向前方。

    “原来如此。”罗真似明白了什么一样,撇嘴一笑,自言自语似的道:“察觉到我才是这里的中心,让从者们变得如此之强的源头,所以趁乱来到这里,准备先解决我这个源头吗?”

    此话一出,立即有人回应。

    “这不过是被推迟的裁决,早在你于圣都的正门前忤逆王时,你就应该付出生命作为代价,现在我只是来收取了而已。”

    手持竖琴的俊美骑士便来到罗真的面前,露出优雅的微笑。

    “虽然,这很悲伤就是了。”

    悲伤之子崔斯坦,如此这般,悄然到来。

    让罗真微微一笑,眼中尽是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