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奇迹的召唤师 如倾如诉

2040 陪你们打一场(求月票)

    “轰隆隆”

    伴随着地面的微微颤鸣,一辆辆阴阳厅的车终于是接二连三的到来,将街道的两侧都给堵住了。

    其中一个方向上,为首的正是驾驶着摩托车的木暮禅次郎。

    “找到你了!土御门!”

    木暮禅次郎停下了摩托车,手中还握着没有收起来的神刀,直接跳跃而起,落在地面上,死死的盯向罗真,身边还跟着四只乌天狗。

    “原来在这里吗?”

    另外一个方向上,山城焦人也从一辆车上下来了,且一下车立即捏碎一张式符,唤出了蛊毒,让漆黑的雾霾弥漫而出,手中则是握着一张张的咒符,满脸警惕的看向罗真。

    “唰!”

    与此同时,半空中,迦楼罗也再次出现,洒下式符,让一个个的仁王及夜叉落在地面上,堵住了通往一条条小巷的入口,将现场彻底封锁。

    “切”

    看着一个个的同僚出现,镜伶路不但没有感到欣喜,反而露骨的让烦躁浮现在脸上。

    而连镜伶路都这样了,楔拔更是不用说,一副面目狰狞的模样,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冲出来。

    然后,一个个的咒搜官和祓魔官也接连的从车上下来,有的手持枪支,有的手持符篆,有的派出式神,有的张开结界,包围了这里。

    空气,一下子变得既沉重又死寂。

    这一刻里,所有人就纷纷都紧紧的盯着罗真,摆出架势,让紧张感都弥漫了起来。

    罗真环视着四周,神色依旧如常。

    反倒是京子,不由自主的靠到了罗真的身边,面色微微有些发白。

    没办法。

    终究,自己还是被当做咒术犯罪者来看待了。

    而且,还是在这么大的场面之下。

    如此一来,京子不可能不动摇。

    当然,更动摇的事情还在后面。

    “没想到,你居然也在这里啊,京子。”

    说着这样的话,手持纸扇的老人缓缓的从大部队的后方走了上来了。

    “天海爷爷!”

    京子的呼吸终于屏住了。

    罗真亦是转过目光,看向了天海大善。

    “好久不见了,天海部长。”

    罗真漠然出声。

    “的确是好久不见。”天海大善紧紧的盯着罗真,以往充满桀骜的眼中此时此刻里浮现出来的是惊叹及感叹,令其这般道:“你的变化太大了,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灵气,居然是从你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仅是天海大善而已,只要是见过当初的罗真的人,都不会相信的。

    包括曾经在阴阳塾中担任过罗真的讲师的人物。

    “真的,太令人惊讶了,秋观君。”

    这是来自于现场的角落的一个声音。

    在场的人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对方的存在,因而集体一惊。

    唯独罗真,目光微微闪烁,竟是早已看向了那个方向。

    众人这才看到,在一条小巷里,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对方身穿邋遢的西装,头发亦很邋遢,脸上戴着眼镜,一只脚却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木棍般的义肢,手中则持有着拐杖,在拐杖落地的清晰声响中,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大友老师!?”

    京子惊呼出声。

    “阵。”

    木暮禅次郎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

    “这小子”

    天海大善满脸无奈。

    “他他就是大友阵?”

    连山城焦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面色变幻着。

    “大友!”

    至于镜伶路,一对眼眸更是前所未有的瞪大,并大吼出声。

    来者,正是曾经的〈十二神将〉中被誉为〈黑子〉的咒搜部的王牌,将咒搜部在地下世界的工作都以一己之力包揽,实力深藏不露,连芦屋道满都被其挡下来过的阴阳塾的讲师大友阵。

    只是,对方已经离开了阴阳塾,重新作为〈十二神将〉的〈黑子〉被天海大善给招回了阴阳厅咒搜部。

    换言之,出现在这里的大友阵,已经是罗真的敌人了。

    “还是跟以前一样精妙的〈隐形术〉啊,让我想起当初第一次面对夜光信徒的袭击那一夜里碰到老师的事情了。”

    罗真没有半分紧迫,用着闲聊般的语气,对着大友阵笑了笑。

    “是啊。”大友阵紧视着罗真,脸上的表情也如以前那般轻佻,语气更是轻佻无比,却是这般道:“我到现在都还不想相信,你居然会成为咒术犯罪者。”

    显然,对于罗真,大友阵还是有一份情义在的。

    可惜的是

    “唯有这点我已经承认了。”罗真看着大友阵,总算不再像之前那般从容和悠闲,微微一叹,道:“抱歉,让你失望了,老师。”

    这个歉,罗真的确应该道。

    毕竟,过去,罗真还在阴阳塾的时候,为了让他不过度受到夜光信徒的骚扰,大友阵没少照顾他。

    即使本人一直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可罗真从以前就觉得,大友阵其实意外的有责任心,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老师。

    对于罗真,大友阵肯定也曾经期待过吧?

    即使那个时候罗真被认为是夜光转世,但大友阵并没有以异样的眼神来看待罗真,反而有种期待他能够给封闭的咒术界带来一些改变的感觉。

    作为〈黑子〉在地下咒术界里活动时,大友阵就见过太多咒术界的黑暗。

    这样的大友阵会期待罗真给这个世界带来变化,情有可原。

    但结果,只能说是世事无常。

    或许,连大友阵自己都没有想过,这个咒术界的黑暗远比自己想象的更深、更大吧?

    “连京子都已经过去你那边了,你倒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受欢迎啊。”

    大友阵吐出一口气,随即注视向罗真。

    “可以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吗?秋观君?”

    大友阵就这么说了。

    “恕难从命如果我这么说呢?”

    罗真这样回应着。

    可答案,不是从大友阵的口中传出来的。

    “一起上!把他抓回去!”

    山城焦人似做好准备般高声开口。

    对此,罗真只有一句话。

    “你们真以为我不敢拿你们阴阳厅怎么样吗?”

    罗真的声音如一阵风一样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如一阵冰冷的寒风。

    “既然你们那么喜欢打,那我就稍微认真一点,陪你们打一场吧。”

    罗真的身上,恐怖的咒力升腾了起来。

    “阻止他!”

    察觉到这一幕,天海大善瞳孔一缩,大声的开口。

    但已经是迟了。

    “〈式神召唤〉。”

    罗真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开。

    “出来吧,百鬼。”

    真正的灾难,就此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