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氪命玩家 半纸情书0

第三百零二章 硬刚酒剑仙(3/3求订阅求月票)

    酒剑仙也是仙剑1中很出彩的一个角色,电视剧中名莫一兮,游戏中则名司徒钟。

    他性格坦荡,为人光明磊落,充满正气,武功轻灵飘逸。然而作为蜀山仙剑派得意弟子,却一生未能摆脱“情”字困扰,以致于沉迷买醉。

    “酒剑仙”的称号也由此得来。

    因为对巫后的爱没能换来结果,却与圣姑一夜荒唐。他开始叹息,愧疚,但是始终不愿意去面对,以酒度日。

    最后才知道阿奴是他的亲生女儿,可还没等他搞笑,就死在被拜月教主控制的阿奴手上。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豁达又略带悲情的角色。

    (我比较喜欢司徒钟这个名字,所以就叫司徒钟吧。)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

    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这是司徒钟的个人角色诗,可以说很狂放不羁了。

    不过陈景乐虽然很欣赏这家伙的豪气,但是对他在感情方面的所作所为,实在不敢苟同。阴差阳错之下,和圣姑有了夫妻之实也就算了,结果直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算什么男人?!

    心里居然还一直惦记着巫后青儿……

    好吧,或者这也是他一生都未能得道的原因吧!

    每个人的“道”都不相同,有些人悟了,而有些人没有。

    仙剑世界的“道”,具体点就是每个人该走的路。可以说类似于医者救死扶伤,教师因材施教,天子治国平天下等等。

    比如剧情人物当中,剑圣的上善若水大道无情,比如巫后青儿的大爱无疆心怀众生,又比如灵儿的牺牲自我拯救世人。

    道是由自己走出来的。

    道从自己的心开始,率性而行,继之而悟,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道。

    若是酒剑仙能明白这个道理,那么世间是他对手的人,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可惜啊……

    司徒钟迷迷糊糊爬起来,皱眉喊:“有、有没有酒?”

    陈景乐轻哼:“没有,有也不给!”

    “嗯?”

    酒剑仙闻言抬头,睁开惺忪双眼:“等等!你……叫什么名字?你知道我是谁么,敢这样跟我说话?”

    陈景乐看着这个死酒鬼,恨不得一脚踹过去:“我,李逍遥!至于你,我该叫你司徒钟,还是叫你酒剑仙?”

    “嗯?你认识我?还有……李逍遥?”司徒钟好像想起了什么,顿了顿,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余杭镇。”

    “余杭镇……李逍遥……余杭镇……”酒剑仙喃喃道,忽然一拍脑袋:“我记起来了!”

    十年前,有一个和他一起闯入南诏国,去救巫后青儿的家伙,临走前让他不要教一个叫李逍遥的家伙武功。那个李逍遥,好像就是住在余杭镇。

    当初还奇怪那个蒙面的家伙,跟那个叫李逍遥的是不是有仇来着。

    酒剑仙打个酒嗝,发出浓郁酒气,脸上似笑非笑:“小子,有没有兴趣跟我学功夫?”

    陈景乐差点笑出声,因为想起电视剧里,酒剑仙强行要教李逍遥功夫,李逍遥一开始拒绝,还说“我要是后悔就叫你爷爷”,结果下一秒就真香警告。

    不过他也不需要酒剑仙教他什么,蜀山仙剑派的御剑术他也会。

    于是断然拒绝道:“没有!”

    “……”

    酒剑仙一愣,哈哈大笑:“我想做的事,没人能阻止得了我。听着,我一定要教你功夫!”

    陈景乐龇牙一笑:“哦?想做的事,没人阻止得了你?既然你这么牛逼,怎么不见你把青儿追到手?”

    听到“青儿”俩字,酒剑仙整个人气质倏地一变,语气森冷道:“你到底是谁?!”

    哪里还有半点刚才醉醺醺的模样。

    青儿是他心底最深处的痛,是他最不愿面对的回忆,可是这一刻,偏偏有人想要揭开这层伤疤,让他的伤口再次鲜血淋漓。

    好歹酒剑仙也是仙剑世界有数的强者,认真起来气势也是非同寻常。

    然而陈景乐一点都不怂他,懒洋洋笑道:“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李逍遥啊。”

    酒剑仙冷冷看着他:“你怎么会知道我跟青儿的事?”

    陈景乐呵呵笑,眼神兴奋:“我知道的事多着呢,我还知道你跟苗疆圣姑有过露水情缘,我还知道你有个女儿在世。”

    没错,他就是要搞事!

    把仙剑这趟浑水继续搅浑,这样才好浑水摸鱼啊!

    不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

    把所有的秘密都曝出来,曝给当事人知道,看他们各种震惊难以置信的表情,陈景乐觉得比打打杀杀什么的,有趣多了。

    就让爆炸来得更猛烈些吧!

    “什么?!”

    果然,酒剑仙听到这话,身躯狂震,难以置信,随即愤怒大吼:“不可能,你休想骗我!”

    他和圣姑的事,是他一直很愧疚,又不愿正视的存在,结果被人这样这样轻描淡写说出口,摆到案上来,顿时目眦欲裂。

    更让他不能淡定的是,眼前这家伙,居然说他还有个女儿?

    这……

    司徒钟心已经乱了。

    “骗你?不好意思,我没那个闲情。不信就算了,反正不关我事,不过你不要后悔才好。”

    陈景乐嘴角带笑,眼睛微眯:“对了,我一直很想知道,独孤宇云有多厉害,既然你是他师弟,应该也差不多。不如,我们先来打一场?”

    仙剑世界,剑圣独孤宇云应该是前期唯一能和拜月教主强行五五开的高手了。

    可惜他只能死守蜀山,一旦离开蜀山,也不是拜月教主的对手。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出手消灭拜月教的原因。

    话音一落,司徒钟如电的目光径直扫过来,冷酷无情。

    陈景乐丝毫不惧还以颜色。

    呼!

    空荡的青石街道上,一阵狂风刮过,皎洁月光下,两道人影相对而立,漠视对方。

    “御剑术!”

    “御剑术!”

    下一瞬,两人不约而同使出同一招式。

    司徒钟瞪大眼睛:“你怎么会我蜀山剑法?”

    陈景乐咧嘴一笑:“你猜!”

    酒剑仙鼻子都气歪了,怎么会有这么讨人厌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