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会修空调

第462章 我们一家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第三更)

    “长得和我很像,嘱托你做的事情和我有关,抽烟,性格开朗。”陈歌感觉陈医生说的这个人很像自己的父亲,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不对:“我这么乐于助人、遵纪守法,我爸怎么可能干出冒充警察、超速驾驶这样的事情?其中可能有误会。”

    陈医生看了一眼复读机里缓缓转动的血色磁带,没有反驳,轻轻点头:“我和你看法差不多,咱们先不管那是不是你的父亲,他嘱托的那件事确实和你有关系。”

    “说来听听。”

    “这还要从第三病栋说起,我按照那个男人教我的方法,将门楠主人格送入门内,成功关上了门。但过了大半年的时间,我发现那扇门又被人打开了。”

    “是院长做的吗?”陈歌在完成第三病栋任务时,知道院长得了癌症,他不想死,所以进入了门后的世界。

    陈医生摇了摇头:“院长老了,没那个胆子,门是高医生打开的,也是他在暗中撺掇院长。”

    轻叹一口气,陈医生眼底的情绪变得复杂起来:“我把高医生当做最好的朋友,也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如果换做是我,也一定会去做这么做,因为我知道他到底有多爱自己的妻子。”

    喝完瓶中的水,陈医生讲述了这几年发生的所有事情。

    “在如何处理门的问题上,我和高医生产生了分歧,我认为‘门’是不详的,是灾厄,一旦出现必须要立刻想尽办法关上。”

    “但高医生的想法和我不同,他认为‘门’是可以利用的,绝望、痛苦、愤怒,这些情绪都是可以利用的。”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也推开了一扇‘门’,我们两个因为理念不合,最终撕破了脸皮。”

    “结果在我采取强制措施和他交手的时候才发现,他不仅对‘门’非常了解,甚至还拥有一位红衣。”

    “我不是高医生的对手,只有找那个男人求助,但在他看来,我和高医生可能就像是两个孩子在打斗。”

    “他没有去找高医生,而是直接进入了第三病栋门后的世界,在那片世界里,他好像有了一个很重要的发现,而这个发现也和他后来失踪有直接的关系。”

    陈医生说到一半,突然停下,看着陈歌,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说出来。

    “别有什么顾虑,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就行了。”陈歌的在听陈医生讲述的时候,已经将盒饭吃完。

    “你应该也进入过第三病栋门后的世界,不知道门楠主人格有没有告诉过你,某间病房的窗户是无法关上的。”

    “窗户?”陈歌细细一想,自己后来几次去第三病栋,门楠好像都在修复窗户:“我知道这事。”

    “那个男人曾在门后的世界和一个怪物交手,窗户就是被他们打穿的,具体发生过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那个男人从门内出来后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再往后他就交给了我一个任务。”

    陈医生从病床上站起,神色郑重:“他说了三种情况,分别对应着三种不同的处理方式。如果你没有经营鬼屋,而是选择从事其他职业的话,就让我在暗中照顾一下你;如果你坚持经营鬼屋,但是一直没有什么起色的话,就让我以陈先生的名义,每隔一年给你寄一封信,劝你放弃;如果你坚持经营鬼屋,并且把鬼屋做的越来越好的话,他让我当面找到你,然后对你说一句话。”

    “什么话?”陈歌感觉自己父母好像预料到了这一天。

    陈医生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他盯着陈歌的眼睛,说出了八个字:“千万不要去找他们。”

    “不能去找他们?”陈歌眼睛眯起,笑了笑没有说话。

    “说来惭愧,我不仅没有帮到你,还被你救了出来。”陈医生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情况,陈歌的父母估计都没有考虑到。

    “他们失踪前一段时间,都做了什么,有什么异常举动,对你说过什么奇怪的话,把你知道的所有东西一字不差的告诉我。”陈歌说话的语气更像是在陈述,而不是询问。

    陈医生现在连自己在那里都不知道,生怕陈歌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陈歌的问题:“他们对我说过这些后,就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我只知道他们在失踪前经常前往东郊,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没有跟你联系,你怎么知道他们去了东郊?”陈歌手指搭在复读机上,沾染血迹的磁带在里面缓缓转动。

    “这些事情很好打听的,本来东郊一片平静,但在你父母失踪的前一段时间,东郊接连爆出了鬼火焚楼案、吃人公路、废弃医院诅咒游戏、隧道灵车、水鬼、冥胎等各种各样的怪事。”陈医生自己说着都头皮发麻:“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东郊都会出事,直到你父母失踪后,东郊才又恢复平静……”

    “你怀疑那些怪事都和我父母有关?”

    “八九不离十。”

    “开什么玩笑?”陈歌拿着复读机,微皱眉头:“我们一家人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事情?他们或许是被迫卷入了某个巨大的阴谋当中。”

    “应该不会,东郊以前就跟现在差不多,很平静的,从来没发生过什么大案,也没有什么怪谈。”陈医生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

    “绝对有问题,等忙完了手边的事,我们两个一起去东郊看看,平静之下肯定隐藏着风暴。”陈歌冲陈医生摆了摆手:“你先在这里住着,等到晚上我再送你出去。”

    “行。”陈医生偷偷看了复读机一眼:“我不会乱跑的,你可以放心把那个复读机拿走了。”

    “来者是客,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晾在屋里?”陈歌走出病房,将复读机打开放在门口:“有什么需求可以跟红衣提,晚上七点左右,我送你离开。”

    “那……麻烦你了。”陈医生抱着盒饭坐在床边吃了起来,看着陈歌离开的背影,苦笑着轻轻摇头:“这似曾相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