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会修空调

第1033章 从遇见开始

    陈歌表情凝重,正常来说,孩子父母听到孩子可能卷入凶杀案中,一定会非常肯定的表示不可能,但是于护士脸上更多的是担心和恐惧。

    也就是说,在于护士心中,他孩子是真的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冥胎选择的前几个孩子本身都是无害的,甚至可以说更偏向于善良的,他们主动在和冥胎抗争,坚持自己心中的光亮。

    可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光亮,有些人根本不用冥胎诱导,他们自己就会坠入深渊,如果冥胎寄生在这样的人身上,那将会变得非常难处理。

    以前的世界里陈歌还有帮手,而进入这样的门后世界,他将被所有东西针对,无法获得任何额外的帮助。

    “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就站在医院外面等你。”陈歌看着于护士的眼睛:“不要想着逃避,被我找上门和被警察找上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我还是不认为我儿子会跟凶杀案扯上关系,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于护士慢慢冷静了下来。

    “你放心,我也不认为凶手是他,只是想要问他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陈歌示意于护士放松:“你尽快带我去见见他,时间真的不多了。”

    于护士不是太相信陈歌说的话,但是她看着手机上那么多关于陈歌的新闻,像这样能屡次登上含江法制日报的人,应该不会是骗子。

    “我这就去请假,你稍等。”于护士跑进医院,十几分钟后,她换了身衣服从侧门走出:“我带你去见见他,你们当面聊。如果你见过他现在的样子,应该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说他肯定不会和凶杀案扯上关系了。”

    两人打车来到东郊一个家属院,这里环境看着很不错,只是有些荒凉,小区里几乎看不到什么人,楼下也没停几辆车。

    “东郊有好多这样的小区,以前到处建楼,但是入住率都不高。”于护士没有什么聊天的兴致,说话都有气无力的,满眼都是担忧:“我家住在23楼,稍等一会,这里电梯有点慢。”

    花了足足十分钟,陈歌才来到于护士家,在房门打开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

    那种臭味不是饭菜馊掉的气味,也不是垃圾发酵、尸体腐烂的臭味,很特别,就像是从灵魂深处散发出的恶臭。

    “家里有些乱,让你见笑了。”于护士先一步进入屋内,将沙发上的脏衣服拿进卫生间,然后才让陈歌进来。

    “你家还挺大的。”

    “只是看着比较大,建筑结构不怎么合理。”于护士鞋子都顾不上换,朝屋子最深处的一个房间走去:“于见?你在屋里吗?”

    趁着于护士叫门的时候,陈歌打量起她的家。

    屋子虽然面积很大,但却异常的冷清,鞋柜里也只有两双拖鞋,一双男士的,一双女士的。

    “这么大的屋子只有于护士和她儿子两个人住?孩子父亲呢?”

    “刚才于护士叫自己儿子于见,她儿子跟她一个姓,难道那孩子没有父亲?”

    于护士敲了半天门,她儿子依旧没有出来,甚至连回话都没有。

    “他不在家吗?”陈歌也朝房屋深处走去,他看见那个房间门口放着一个餐盘,上面摆着面包和一杯鲜奶。

    “早上饭也没吃,这孩子……”于女士端起地上的餐盘,回到客厅:“自从高二辍学后他就一直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会把自己关到什么时候。”

    “拒绝交流,封闭自己,这可不是个好现象,人长时间独处的时候会开始胡思乱想,很容易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陈歌坐在于护士对面:“我不是在吓唬你,看了你家这个情况后,我感觉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我也没办法,之前也带他看过心理医生,也吃过药,可是都不管用。”于护士苦着一张脸。

    “能具体说说于见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吗?”陈歌很清楚,只有弄明白于见的经历才能掌握先机,让自己占据主动:“不要有什么隐瞒,我可以用市分局刑侦队的名义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向其他人泄露你们家的信息。”

    “于见小时候就跟其他孩子一样,身体健康,活泼可爱,也非常聪明,学什么都很快,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这个孩子……”于护士面色纠结:“怎么说呢?他似乎不懂得如何去回报别人的善意。就比如邻居家小孩送给了他一颗糖,他会把那颗糖扔掉;孩子们在沙堆上做了一个城堡,邀请他一起去玩,他会立刻把那个城堡踩塌。”

    “这可不是不懂得回报善意,这是纯粹的带着恶意。”

    “不是的。”于护士摇了摇头,她似乎很讨厌别人这么说自己孩子:“于见是个很温柔的孩子,他只是不知道怎样把心中的爱表达出来,或者说他表达爱的方式和常人不同。我之前请过一位心理医生,他说于见的脑海里好像没有爱这个概念,他身体拥有体温,心房也涌动着温热的血,可是他的意识却是冰冷的。”

    “缺少爱这个概念?”陈歌想起了老城区出租屋墙壁上的字,爱也是冥胎需要一种东西,他认为人之所以能成为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人懂得爱,并且拥有爱。

    “医生说于见患上了一种很少见的疾病,叫做情感表达障碍综合征,虽然表现是心理上出现了问题,但实际上是生理上产生了病变。我儿子不是不正常,只是大脑生病了。”

    “我从来没有说过你儿子不正常,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点,在含江你找不到比我更优秀的心理医生。”陈歌不懂什么心理学,但是他清楚记得高医生面对病人时的状态,那种自信就好像是天生的一样。

    “你也是心理医生?”

    “很多成年人心理上的缺陷都和童年的成长经历有关,在对世界认知的过程中,他们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陈歌坐直身体,盯着于护士的眼睛:“还是那句话,你不要有任何保留,告诉我于见遭遇过的所有事情,我才能真正帮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