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会修空调

第1123章 莫怪兄弟不做人(4000)

    “你俩怎么不等我一下?”秦广跑出旁厅,气喘吁吁的追上了付伯乐和魏超超。

    “瞅你那点胆子,像是做户外恐怖直播的人吗?”付伯乐的嘴很损:“你们在户外遭遇的那些灵异事件,是不是都是自己提前设计好的?”

    “有些是工作室安排好的,但有些不是。”

    “比如你被吓进医院那次吗?”付伯乐对秦广的遭遇很感兴趣,可秦广很明显不想再回忆起这些东西,他直接无视了付伯乐的话,转移了话题。

    “我刚才在旁厅看到了一个在自己滚动的皮球,这地方好像有几个肉眼看不到的小孩。”

    “你这话可真外行。”付伯乐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被马总看重的大主播,本来以为你有几分本事,现在来看的话,也不过如此。光我知道能够球自己移动的方法就是六种,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有时候我们还会把这些技术使用在人头模型上,让头颅自己滚动,看起来更有视觉冲击感。”

    “就像那样吗?”秦广指了一下付伯乐身后。

    “什么?”付伯乐和魏超超同时扭头,他们看见供桌上原本背对他们的照片换了姿势,黑白照中的老人转过了身!

    “这不是刚才跟咱们说过话的老头吗?”魏超超有些惊讶。

    “快要死的人了,还给自己P遗照,也不怕不吉利,哪一天假戏真做了。”付伯乐也没想到照片里的人会突然转身,他所有的脏话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他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那一刻确实吓到他了。

    “供桌上摆着老头的遗照,也就是说他早就死了,他提供的信息很可能是在误导我们。”

    “刚进来的时候,我看见院子里挖了很多坑,那些坑种树的话太大,埋成年人的话又大小,你说会不会是用来埋小孩的?”

    “有可能,这个孤儿院绝对不像表现上那么简单,它肯定是整个冥胎场景里最关键的地方……孤儿院、已故看守、坑杀,这地方或许就是冥胎的诞生地!”

    魏超超和付伯乐讨论了起来,全然没有发现秦广的目光正盯着供桌下面。

    “刚才供桌后面冒出了一个小孩的头,但是供桌下面却没有小孩的身体,感觉就好像他是从照片里爬出来的一样。”

    “在哪?”

    “供桌旁边,一眨眼就不见了。”

    三人盯着供桌,这时候整个场景又出现了新的变化,天花板的缝隙开始往下渗血,血水滴落,顺着黑白照片滑到了桌子上。

    “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我们找出了真相,触发了鬼屋剧情?”付伯乐三人四处张望,等他们再回过神的时候,一件让他们非常惊讶的事情出现了。

    黑白照片上的老人不见了,此时照片里只剩下一把椅子和一杆掉在地上烟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走的非常匆忙,如同在逃命一般。

    “你们有没有玩过一二三木头人?每次回头,身后的人都会距离自己更近一步,从背对,到转身,接着又跑出照片,鬼屋老板这是在跟我们玩心理战!”魏超超试着去分析,可还没等他说完,一滴血珠就落在了他的额头。

    “黏糊糊的,闻着还有股腥味,这血做的好逼真啊。”

    魏超超用手指搓了搓脸颊上的血,他发现这一滴血其实是有无数的血丝组成,其中每一条血丝好像都还在动。

    “开什么玩笑,直接在从鬼屋天花板喷洒红色颜料,这鬼屋老板还真是胆大,他不怕弄脏游客的衣服?”付伯乐正想说几句,却被魏超超拦住了。

    “付哥,这血好奇怪啊!落在衣服上会直接滑落,但如果落在皮肤上就会迅速凝固,感觉就好像被某种力量操控,有人正通过血雨来锁定目标一样。”

    “嘭!”

    一声巨响从孤儿院外面的街道传来,似乎是房门被暴力砸开。

    魏超超和付伯乐还未反应过来,他们就看到有个小男孩满脸焦急的表情冲着他们招手,似乎是想要让他们赶紧逃走。

    小男孩比划了着手势,紧接着就被那个老头给抱起,爷孙俩直接跳墙逃走了。

    “照片里的鬼又出现了?那个小孩是在向我们求助吗?”付伯乐觉得自己找到了关键性线索,他离开喊上魏超超:“快!追上他们!那个小孩可能就是冥胎!老头是鬼!我们要把那小孩从老头手里救下来!”

    三人冲到杂物间门口,还没迈出门就看到了正往这边走的小孙。

    如果不是小孙躲的快,他们说不定会直接撞上。

    “让开!别挡路!”付伯乐高声喊道。

    “怎么了?”小孙心头一惊。

    “我们找到那个孩子了!冥胎场景最关键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他了!”

    “什么孩子?”

    “通关的希望就在那个孩子身上!别让他跑了!”

    小孙还没弄明白,付伯乐和魏超超、秦广已经顺着后门离开,跑出了白色孤儿院。

    “连新手都知道不要单独行动,他们怎么就是不听呢?”小孙见付伯乐他们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当中,他也没有去追,而是把目标放在了马峰身上:“别人私下里都叫他马总,这应该是一条大鱼,我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摸着下巴,小孙学着陈歌的样子,微微眯起双眼:“我来到恐怖屋也有几天了,这里一直很平静,像是鬼怪的一个家。但自从他们这批游客出现后,我感觉整个场景的气氛都变得不同了,同事们也都急躁了起来。哎,来者不善啊,这批游客问题很大。”

    摊开手掌,血雨落在掌心,小孙能感受到血丝中蕴含的情绪:“这雨中带着愤怒和杀意,让我感到浑身冰凉,就仿佛被刀子顶住了脖颈,随时都会被杀死一样,太可怕了。”

    一边说着,小孙一边往前走,他身体刚一动就发现不对劲了。

    无数血雨落在了他的身上,化为血丝将他困在了原地。

    略有些诧异的扭过头,小孙吓的差点魂都给跑丢。

    嘴巴被缝住的红雨衣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枯瘦的双手悬停在小孙的脖颈上,红衣的杀意肆无忌惮的刺激着小孙。

    “姐,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你见过我的孩子?”冰冷的声音从红雨衣嘴里传出,小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真没想到就算是变成了鬼,一样会感到害怕和惊恐。

    “别、别人告诉我的,他们刚才还说找到那个孩子了。”小孙几乎是顺口就说了出来:“付伯乐你知道吗?就是口袋里装着墨镜的那个人,还有个穿着花衣服的叫做魏超超,他俩说的!他们刚才顺着后门离开,走的左边这条路,姐!要不我带你去找他们吧!”

    血丝慢慢松开了小孙,红雨衣的身体化为血雨,直接消失不见了。

    小孙坐在原地,脑子还没清醒过来:“我刚才说了什么?”

    拍了拍自己的脸,小孙仍旧坐在地上,此时黑雾已经包裹住了孤儿院,大雾里还夹杂着血红色的雨。

    “喂!你一个人在那干什么呢?”新海来的那对情侣从另外一个房间里走出,其中那个男的一直盯着后院的门,他似乎看到了一些东西。

    “别问,我现在就想坐在这好好静一静。”小孙对那个新海来的男人有一种本能的厌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付伯乐呢?他和魏超超刚才不是还在外面吗?”马峰看到了问题的关键,不要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最重要的是自己队友又不明不白的消失了几个。

    “他们说找到了一个小孩,那个孩子可能就是冥胎。”

    “他们往哪走了?”马峰紧盯着是小孙:“起来,你带我们过去找他们。”

    “我?”小孙本想着直接脱离大部队,先联系上陈歌再说,可马峰根本没有给他找个机会。

    马峰似乎已经开始怀疑他了,只不过马峰是以正常人的思维在思考,怀疑一个人就要盯死他不让他有机会做小动作。

    他的做法也没错,但他不知道将孙小军带在身边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好吧,我带你们过去,不过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小孙从地上爬起,领着幸存的人从后门离开了白色孤儿院。

    ……

    付伯乐、秦广和魏超超从白色孤儿院后门跑出,他们冲出黑雾,追着眼前的那道身影在街道上狂奔。

    “这老头腿脚这么好?!”

    付伯乐和魏超超打心里觉得陈歌的鬼屋有水分,他们看不上陈歌的鬼屋,所以根本不害怕脱离大部队单独行动,秦广则完全是被坑了。

    他跟着那俩人跑出来后,不敢一个人回去,只好闷着头一直跟到底。

    冥胎场景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大,街道两边的建筑风格很快又发生了变化,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臭味,跑过拐角之后,付伯乐他们眼前又出现了一个职工食堂。

    老人带着小孩停留在楼道口,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可算是停了。”付伯乐喘着气,慢慢接近老人。

    那老人牵着小孩的手,他俩看到付伯乐过来也没太大的反应,但仅仅只过了几秒钟,爷孙俩眼中便完全被惊恐占据,他俩盯着付伯乐身后的街道,瞬间钻进了食堂里。

    “耍我呢?”付伯乐火气也上来了,自己被一个老头遛了半天,对方甚至还故意停下来等他。

    “付哥,这食堂好像是个新场景,我们等其他人过来再进去吧。”

    被魏超超这么一说,付伯乐也没有急着进入食堂,他毕竟是顶尖的鬼屋设计者,很多惊吓点和机关的设置他一看就明白。

    大概检查了一下,付伯乐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出自对自己专业能力的信任,他没有再继续停留,而是直接进入食堂当中。

    前脚迈入食堂,付伯乐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听见了“嘭”一声响,身后的食堂门被人给关上了。

    心里一惊,付伯乐正要开口喊魏超超的名字,就听见了门外面传来了魏超超和秦广的惨叫声。

    撕心裂肺,那声音就跟杀猪一样,听得付伯乐后背发凉。

    血丝顺着门板进入屋内,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付伯乐果断后撤,远远离开了食堂门。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认为魏超超会和鬼屋配合来吓唬他,能让魏超超发出那样的惨叫,说明门外面真的有非常可怕的东西:“难道那个老头从孤儿院逃走是因为我们后面跟着一个‘鬼’?”

    鬼屋里有鬼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个“鬼”跟正常意义上鬼屋里的“鬼”不太一样。

    付伯乐脑海里浮现出了左寒曾经说过的话,人多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就他一个人了,大脑开始控制不住的往真鬼那方面想。

    “这栋建筑里应该有其他门。”付伯乐穿过餐桌,来到了食堂后厨,这里臭味非常浓郁,后厨的门上还写着三个字怪味屋。

    将木门推开一条缝,付伯乐趴在门口朝里面看去,后厨里有一座肉山正在晃动,那是一个比梁二和梁三加起来还要胖的人。

    他穿着不合身的厨师服,浑身散发着恶臭,不断将东西倾倒入锅内。

    翻炒,搅拌,那位厨师品尝了一下锅内的菜,似乎是觉得还差了点什么。

    他拿出了菜刀,磨锋利之后,缓缓转身,那张毫无血色的死人脸看向了门口的付伯乐。

    嘴巴裂开,厨师满是血污的嘴里说出了一句话:“菜终于齐了。”

    每一步迈出,整个食堂都在震动,就在这肉山一般的厨师快要过来的时候。

    血水顺着屋顶滑落,食堂的正门被撞开,失去了意识的魏超超瘫倒在地,一个穿着红色雨衣的女人走了进来。

    散发恶臭的厨师有些疑惑,他挥动着手里巨大的菜刀,手指轻轻敲击着菜板。

    血丝翻滚,满含杀意的红雨衣拖着半死不活的魏超超停在了后厨门口,她血红色的眼眸看着付伯乐。

    被两位红衣左右夹击,付伯乐抱着门框,小腿一点力气都用不上,直接跪坐在地,他快要被吓尿了。

    ……

    哼着歌,掐着表,画好了妆的陈歌守在冥胎场景入口。

    为了不被游客撞到,他特意等了好一会,确保没有游客会在入口附近后才准备进入。

    取下粗大的锁链,陈歌拿着漫画册将黑色铁门打开了一条缝。

    他正要用力拉动铁门,突然有一缕黑雾飘了出来。

    “恩?”

    彻底将门打开,陈歌的眼睛慢慢睁大。

    无边的黑雾在街道上肆意扩散,血雨倾盆,笼罩了无言小镇。

    “咣当!”

    手里的锁链掉落在地,陈歌的第一反应是重新将黑色铁门锁上。

    “怎么回事?难道是被诅咒的医院入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