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会修空调

番外 你的声音

    “我总感觉自己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的目光隐藏在衣柜和床板的缝隙中。”

    女孩年龄不大,长相清纯,她似乎非常喜欢白色,外衣、裤子、鞋子,甚至手提包都是纯白色的。

    “你跟你爸妈说了吗?”女孩对面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男生,他英俊阳光,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

    “他们在外地,估计还要一周才能回来。”女孩捧起手中的饮料,看着沉淀在玻璃杯最下面的杂质:“昨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楼道里的声控灯坏了,我隐隐约约听到身后还有一个脚步声,他在黑暗里跟着我。”

    “有人跟踪你?最近西郊确实不太平,今天让我送你回家好吗?你一个人回去我有点不放心。”男生的声音非常温柔。

    女孩犹豫了很久,她看着男生几乎完美的脸庞,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慌忙起身:“不用了,我还是自己回去吧。”

    窗外夕阳缓缓落下,女孩和男生在餐馆门口分开后,独自走在马路上。

    “会是他吗?”

    心里想着事,女孩差点撞到路边的广告牌,她抬头看去,发现了张贴在广告牌上的通知近日我市多名年轻女性失踪,请广大市民注意!如有发现请及时和当地派出所联系!

    通知单旁边还张贴有寻人启事,失踪者都是女性,年龄在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之间,上面详细写着她们失踪时的穿着,比如纯白色的鞋子、黑色的连衣裙。

    看着那一张张照片,女孩后颈莫名感到一阵寒意,她猛地回头朝身后看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人。

    “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一道目光在注视着我?”

    女孩加快脚步,急匆匆往家赶。

    夜幕在不知不觉中降临,路灯忽明忽暗,女孩依稀听见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脚步声,对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她不敢回头,握紧了手中的包,一口气跑进小区,冲进了楼道里。

    身后的脚步声并没有消失,而是跟着她一起进入了楼道,对方不再掩饰,速度越来越快!

    声控灯似乎已经被人提前弄坏,不管发出多大的声音,楼道里依旧一片漆黑。

    女孩在黑暗中跑动,平日熟悉的楼道现在竟然好像没有尽头的迷宫。

    “铃兰!”

    熟悉温柔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女孩动作逐渐慢了下来。

    这是那个男生的声音,她记得很清楚,自己也正是因为那迷人的声音,所以才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对方。

    “铃兰,你别怕,我只是担心你,所以才想护送你回来。”黑暗中一道人影慢慢靠近,轻轻抓住了女孩的手。

    “你一直跟着我?”女孩的声音发生了变化,她看着黑暗中熟悉的人影,用力甩开了对方的手。

    “铃兰,你听我说,这几天晚上我的心都会莫名其妙的感到疼痛,有一个声音在警告我……”男生还想说些什么,女孩却直接跑上了楼。

    “不要再跟着我了!”房门被重重关上,女孩进入了顶楼的某个房间,在她进去后不久,屋内便响起了嘈杂的音乐声,似乎有人将电视机音量调到了最大。

    “铃兰,你误会了,我……”男生敲动房门,可是却没有人回应。

    过了几分钟,就在男孩准备离开时,原本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女孩的脸在门缝处出现,她阴沉的眸子在看到男生的瞬间焕发出了色彩。

    “铃兰,我真的只是担心你。”看见女孩终于开门,男生赶紧上前解释,可当他刚说出铃兰两个字,那女孩的脸色一下变得很差。

    她眼中的色彩慢慢褪去,直勾勾的盯着男生:“你找我姐姐干什么?”

    “姐姐?”男生停在门口。

    “我叫英素,是铃兰的妹妹。”英素佝偻的背慢慢挺直,男生这才看见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

    “能叫一下你姐姐吗?我有些事情想跟她说。”

    “她在洗澡,现在不方便出来。”英素一直盯着男生,那目光有些吓人。

    嘈杂的音乐声中依稀能听见水流声,男生抿了下嘴唇:“那我就不打扰了,能不能请你帮我传句话,就说明天早上我在西街餐馆等她。”

    “知道了。”英素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关上了房门。

    楼道里重新变得一片漆黑,男生孤独的站在铃兰家门口,他看着手里的袋子,那里面装着自己准备的一份礼物。

    “为什么越是靠近这里心就越疼?”

    脑海中闪过自己和铃兰之间的点点滴滴,男生抓着楼梯扶手,慢慢朝楼下走去。

    铃兰比男生大一岁,她身上有种特别的吸引力,仿佛代表着整个世界所有的未知。

    男生对铃兰的爱是纯粹的,热烈的,没有参杂一丝杂质的。

    那是他爱上的第一个人,铃兰也是第一个告诉他什么是爱的人。

    那种感情就像是火焰一样,照亮了一切,点燃了灵魂。

    义无反顾,没有留下任何余地。

    夜色浓重,男生回到家中,他哼着自己创作的歌,躺在床上。

    困意如潮水般涌来,男生在快要睡着时,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

    “她们就是凶手,不要喝那杯饮料,千万不要喝那杯饮料……”

    第二天清晨,男生拿着没送出的礼物,早早赶到了西街餐馆,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直到中午,那个身穿白色外衣的女孩才出现,她看起来很疲惫,极少说话,跟平时比显得更加沉默。

    吃过饭后,男生提出要去看电影,女孩没有拒绝。

    他们像平时那样,做了所有想做的事情。

    女孩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天快黑时,两人走到了十字路口,这一次男生没有说要送女孩回家,但那女孩却在男生准备离开时,主动抓住了男生的手。

    “昨晚我又感觉到了那道目光,他就躲在我的房间里,似乎想方设法要杀死我。”女孩抬起头:“你能陪我检查一下屋子吗?”

    感受着掌心传来的冰冷,男生握紧了那女孩的手:“好。”

    穿过街道,两人相互依偎进入破旧的小区。

    阴暗的楼洞仿佛怪物张开的嘴巴,将两人一口吞下。

    房门关上,男生站在女孩家里,他显得有些拘谨。

    “茶几上有饮料,你先坐沙发上歇会,我去换身衣服,这衣服穿着太不舒服了。”女孩进入卧室,男生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上,身体绷得笔直。

    这是他第一次去女孩的家,那腼腆的样子非常可爱。

    目光扫视四周,女孩家里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男生慢慢放松了下来,他端起了茶几上的饮料,在杯子碰到嘴唇的瞬间,他脑海里忽然想起了自己昨晚听到的一句话。

    不要喝那杯饮料!

    那个声音是在半梦半醒间出现的,很熟悉,又很陌生,仅仅只是简短的几句话,却好像拥有颜色和形状,仿佛代表着某段具体的记忆。

    缓缓放下饮料,男生在看向墙壁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相框。

    木质相框里是一家四口的合照,夫妻俩中间站着两个长相几乎一样的女孩,她们一个穿着白色T恤,一个穿着黑色裙子。

    “你在看什么?”穿着纯白色睡衣的女孩不知何时走到了男生身边。

    “铃兰,你不是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吗?我昨天来的时候,就是她给我开的门。”

    “你想见她吗?”女孩的眼睛扫过茶几上的饮料,杯子被挪动过,但是里面的饮料却没有少。

    “我只是有些奇怪,她……”男生话没说话,忽然感觉心口传来一阵刺骨的凉意。

    他缓缓低头,看见自己胸口被刺入了一把锋利的刀子。

    温热的血滑过白皙的皮肤,染红了女孩纯白色的睡衣,她精致的脸上逐渐露出了一个歇斯底里的表情:“我就是英素,你那么爱铃兰,为什么连我和她都分不清楚?”

    话音未落,一身血衣的铃兰从卧室走出,她光着脚,踩在男生的血上。

    锋利的刀子不断刺入男生身体,她们绝对不是第一次这样做,每一刀都避开了骨头,狠狠刺入了男生的心中。

    手中的礼物盒掉落在地,一盘磁带落在了血泊当中。

    男生的意识逐渐变得恍惚,在那刺骨的疼痛袭来之前,他隐约看到两个女孩身后站着一个男人,那人拼命的想要阻止女孩,但他的手臂却一次次从女孩身体当中穿过。

    那个男人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想要阻止这世界的一切,但却无法触碰到这世界的任何东西。

    “我好像记得他的声音……”

    ……

    睁开双眼,陈歌五指握拳用力砸在了病床上。

    他身体似乎极度虚弱,脸色非常差劲。

    “老板,你已经尝试了一百多次了,放弃吧。许音之所以能够成为凶神,就是因为他拥有极致的爱和极致的恨,没有人能够把他从这两种感情交织的牢笼中救出。”穿着白大褂的小孙守在陈歌旁边。

    “不对,是方向出了差错,我原本以为只要杀死那两个女的,或者改变记忆中的某一个环节就能阻止悲剧,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就算没有喝下那杯饮料,许音也仍旧会被杀死。”陈歌站起身:“我要再试一次。”

    听到陈歌的话,小孙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老板,我知道你想要通过诅咒医院的脑迷宫来救赎许音,可他毕竟是凶神,根据他记忆创造出的脑迷宫就像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他太强大了,我们创造出的脑迷宫和其他厉鬼的脑迷宫完全不同。”

    小孙看着躺在诅咒医院最深处的许音,无数象征诅咒的名字被他压在身下,这是一位沉睡的神。

    “之前你想尽办法杀死那两个女人,但全都失败了,许音过去的记忆刻印在执念最深处,我们根本触碰不到那里的记忆,更不要说去改变了。”小孙挥手让周围的医生走开:“执念是厉鬼存在的根基,你想要救赎许音,那就要改变一位凶神的执念,这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我仔细想过了,在许音的脑迷宫里我触碰不到任何人,但是我可以触碰到自己。”陈歌重新坐在了病床上:“别废话了,让所有医生过来,我们再尝试一次。”

    “老板,要不你还是休息一下吧,这段时间你连续进入凶神的脑迷宫一百多次,再这么下去,你的意识会崩溃,而意识崩溃你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没事。”

    一条条血丝钻入了陈歌的身体,将他和沉睡的许音连接。

    在所有医生的配合下,陈歌再次被拉入许音的脑迷宫当中。

    ……

    揉着昏沉的脑袋,陈歌睁开了眼睛,他站在某个医院的门口。

    这里就是许音和铃兰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陪护母亲的许音,遇到了在医院包扎伤口的铃兰。

    眼前的场景,陈歌经历了上百次,他对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

    许音的母亲在夜晚病逝,铃兰身上的伤口则是在杀人时被受害者弄出来的。

    陈歌不知道铃兰是不是真的喜欢许音,他只知道铃兰利用了许音的痛苦,在许音最无助的时候,悄悄住进了他的心里。

    在许音的脑迷宫中,陈歌无法改变任何东西,他打不开门,拿不起这世界的任何东西,更无法去伤害这世界上的人。

    他就像是这个世界里唯一的鬼,没有人能够看见他,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因为他本就不属于这段代表过去的记忆。

    心里掐算着时间,陈歌等看见许音出现的那一刻,立刻跟在许音的身后。

    上百次的尝试,让陈歌对许音有了更深的了解,这个大男孩阳光善良,他的心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干净的像高原上的湖泊。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遇到了铃兰。

    对于最开始的许音来说,铃兰或许是照进他生命中的一缕光。

    铃兰像姐姐一样照顾着许音,无微不至,温柔体贴,很难想象这个女人其实是双手染血的杀人犯,专门在深夜针对容貌俊美的年轻女性。

    默默地跟随着许音的脚步,陈歌亲眼看着许音和铃兰的关系慢慢变得亲密。

    这一次他没有随便去干涉,一切都按照许音的记忆在发展。

    在许音和铃兰交往的第三十天,英素出现了,姐妹两个同时爱上了许音。

    准确的说是两个满手鲜血的疯子同时爱上了一个人。

    争吵,伤害,最终她们决定将许音按照自己的方式平分。

    当天晚上,姐姐铃兰和许音表白,并且邀请许音明天去自己的家。

    陈歌就一直站在旁边,他亲眼看到许音有多么的开心,那应该是他记忆中最快乐的一天。

    可就在另一边,姐妹两个却在深夜磨刀,调配饮料。

    到了第二天,许音换上了新衣服,带着自己全心全意录制的歌走出房门。

    那一天阳光很好,陈歌默默的跟着那个大男孩,就算经历了上百次,他现在心里依旧控制不住的感到难受。

    哼着歌,许音来到了铃兰家,他推开门的时候,陈歌也一起走了进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陈歌看过了很多遍,他没有歇斯底里的去阻止对方,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直到许音选择了姐姐铃兰,缓缓端起那杯特殊调制的饮料时,陈歌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脑迷宫是根据你的记忆编织而成,我无法走进你的过去,我改变不了那些已经伤害你的事情。我一遍遍的来这里,其实只是想要告诉你,还有人在期待你能够露出笑容。”

    陈歌触碰不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东西,所以这次他抬起手放在了自己胸口,指尖扣住了肋骨的缝隙,一点点朝自己心口刺入。

    “守护是你的另外一道执念,或许我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你听到我心里的声音。”血顺着指缝滴落,手指完全没入胸口,陈歌的脸上暴起一条条青筋,但他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不要再喝那杯饮料,别再重复这个噩梦,痛苦已经结束了!你应该走出过去的束缚!许音!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骨骼断裂,陈歌的脸色越来越差,他的身体变得虚幻,意识开始模糊。

    房屋中间,端起饮料的许音突然停下了动作,他缓缓弯下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好疼……”

    “你怎么了?”铃兰和英素走了过来。

    许音的眼睛慢慢变红,他忽然抬头看向了空荡荡的房屋中央。

    心口传来的剧痛,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狠狠抓住沙发边缘。

    一幕幕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出现,随着心口越来越疼,他耳边的声音也逐渐变得清晰。

    “我说过要救赎你们每一个人,许音,跟我回家吧。”

    那个声音无比的温柔,许音几乎是下意识的抬头:“你到底是谁!”

    剜心的痛让世界变得模糊,许音在抬起头的瞬间,看见客厅里似乎站着一个年轻人,他将手刺入了自己的心房,浑身是血,脸上却带着温柔的笑容。

    “我是陈歌啊。”

    染血的身体向后倾倒,同一时间,许音的世界开始出现了变化。

    ……

    勉强睁开双眼,陈歌连从病床上坐起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脑袋仿佛被撕裂,不断传来剧痛。

    “奇迹啊!许音的脑迷宫出现变化了!他好像主动想要挣脱出那个由极致的爱和恨编织的囚笼!”小孙明显兴奋了起来,他看着不断震动的诅咒医院,丝毫不担心这里会崩塌:“老板,你是怎么做到的?!”

    “看来有效果。”陈歌抓住了小孙的白大褂:“马上把我送进许音的脑迷宫里,我知道怎么救他了!”

    “现在?”小孙果断摇了摇头:“绝对不行,你的身体太虚弱了,感觉已经到极限了。”

    “再试最后一次!”陈歌眼神坚定:“这个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为了一个鬼如此拼命,我是真的弄不明白你了。”小孙让所有医生再次聚集到床边,他们用一条条血丝将陈歌和许音相连。

    诅咒、恐惧、痛苦,蕴藏着种种负面情绪的血丝连接了人和鬼的身体。

    忍受着几乎要撕裂身体的疼痛,陈歌又一次出现在许音的脑迷宫当中。

    他的身体虚幻变形,仿佛快要消散。

    “意志确实要到极限了。”陈歌咬紧了牙,他估算着时间,正准备往医院里走,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整座城市安静的吓人。

    “怎么回事?”陈歌穿过无声的人群,进入了医院。

    他走过一间间病房,终于在走廊的角落看见了无助的许音。

    铃兰此时正站在许音旁边不断说着什么,可是许音却好像听不见她的话。

    “为什么和记忆中不一样了?”

    带着疑惑,陈歌走到了许音面前,他看着这个蹲在角落里的男生,记忆不断在脑海中涌现。

    同时拥有了极致的恨和极致的爱,许音每一次出手都像是要把自己一起毁灭,他真的太痛苦了,在他的脸上陈歌从未看到过笑容。

    一幕幕回忆闪过,陈歌缓缓蹲在许音身前,他轻声说道:“许音,我来接你回家了。”

    陈歌的声音不大,可是整座城市一片寂静,只剩下了陈歌的声音。

    缓缓抬头,许音眼中的无法化解的忧郁和痛苦逐渐消散,无声的城市囚笼开始瓦解,他紧紧抓住了陈歌的手。

    这世界如此寂静,是因为我一直在等你的声音。

    新书大概在一月份上传,想要尝试一些新的东西,我感觉蛮有意思的。 然后是《我有一座冒险屋》简体中文版第7-9卷实体书开始预售了,这一次不是完结篇,但实体编辑说完结篇会紧跟这次活动无缝衔接上线,依旧有很多周边福利。 (预购地址是在摩点平台搜索我有一座冒险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