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驿路羁旅

27.亡灵的未来(下)

    死之界,一个神秘的地方,是生者无法进入之地,是死者的归宿。

    它就像是传统意义上的“地狱”,但实际上又要比地狱更复杂,那似乎是一个有另一套规则的世界,它笼罩于现实世界之上,在满足某些条件之后,它又会和现实世界产生联系。

    14个月前,在泰瑞昂狙杀大恶魔阿克蒙德之后,遭遇到了艾泽拉斯的两位死神的围堵,也是在那个时候,他被瓦格里阿加萨第一次“拽”入了死之界,真正和那个世界产生了神秘的“联系”。

    而现在,站在泰瑞昂眼前的这个弱小而又独特的亡灵,正是在泰瑞昂和死之界接触之后,在北疆复苏的,任何有基础逻辑思维能力的人,都会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曾经,泰瑞昂认为在他真正弄清楚死之界的奥秘之前,那个世界不会影响到现实,现在看来,他的理解是错误的。

    从他进入那个世界之后,死之界就一直在影响现实,只是他没发现而已。

    “来吧,坐下说。”

    泰瑞昂打了个响指,数名打扮的非常漂亮的亡灵女仆就为杰弗里.迪伦搬来了椅子,餐桌,而早就准备好的胖厨师拉尔,则骚包的穿着一件白色和金色混合的厨师袍,带着高耸的厨师帽,推着餐车走入房间中,手脚麻利的将几样大领主很喜欢的“菜肴”放在了桌子上,并且殷勤的为客人送上了一碗加了料的鹿茸汤。

    大领主以一种很放松的姿态坐在杰弗里对面,他翘起腿,双手放在椅子扶手上,手里捏着半杯酒,他看着杰弗里小心翼翼的品尝那些菜肴,看着这自由的亡灵枯瘦的脸上浮现出的那些“惊喜”的表情。

    对于任何一名亡灵而言,味觉的暂时恢复,都是一件让人心神愉悦的事情,在美食和美酒的衬托下,之前对大领主强大力量的畏惧,也在不知不觉之间消失了。

    在远道而来的客人品尝美味的同时,泰瑞昂带着一抹冰冷而又不显敷衍的微笑,在仔细观察着这个“自由”的亡灵。

    杰弗里.迪伦躯体里的死亡能量在泰瑞昂看来,弱小的就如同风中萤火一样,那点死亡能量只是在维持杰弗里的躯体的行动,以及保证他的躯体不会腐烂,完全不能用于战斗,说实话,泰瑞昂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弱小的亡灵。

    但偏偏这个亡灵弱小的躯体里却隐藏着一个近乎完整的灵魂,他的灵魂完整度几乎可以与黯刃的高阶骑士媲美,而且很容易就能看到,这亡灵还保持着“情绪”,以及他似乎和黯刃的亡灵有些稍稍不同,他内心的执念似乎并不严重,最少没有严重到会影响他灵魂的程度。

    也就是说除却已死的躯体之外,杰弗里.迪伦几乎就是个完整的“人”,就像是将一个不算鲜活的人类灵魂,塞进了一个已死之躯里一样。

    “唔”

    在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最后一块用蜘蛛毒液调味的鹿排之后,杰弗里.迪伦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他拿起餐布,擦拭着嘴巴,对眼前的大领主说:

    “酸甜苦辣,天呐,我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体会过这样鲜活的味道了仅仅是这一顿大餐,在我看来就已经不虚此行了,感谢您的招待,大领主,感谢您的善意。”

    “嗯”

    泰瑞昂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双眼注视着迪伦的躯体,在灵视中,他能清晰的看到,那些被杰弗里吃下去的食物,在他体内弱小的死亡能量的运转中,被缓慢的“消化”,而在消化之后,迪伦身体里的死亡能量居然变得粗壮了一丝见鬼!这些古怪的亡灵,居然可以通过“进食”来变得强大

    “这到底是什么原理啊?”

    泰瑞昂咕哝了一句,然后重新打开了话题,他看着杰弗里,他轻声问到:

    “那么,让我猜一猜,迪伦,你应该并不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灵魂,你的这具躯体,也并非你原本的躯体,对吧?”

    面对这个问题,杰弗里.迪伦很坦然的点了点头,他灰色的双眼里跳动着思考的光芒,他说:

    “我应该是嗯,按照现在的历法,我应该在黑暗之门前225年诞生,在黑暗之门前165年因为一场遍布斯坦索姆区的瘟疫而不幸染病而死,我是一个活在200年前的幽灵,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代复活。”

    说着话,他拍了拍自己还算完整的躯体,有些自嘲的说:

    “而这具躯体确实不是我的身躯,实际上在我艰难的翻开腐朽的棺材,在湖边清洗躯体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在另一具躯体里“复活”了。而我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在赫尔曼镇里,有最少三分之一的居民的躯体都是残破的我们找不到亡灵的“医生”,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修复残破的躯体。”

    “恩,听起来很糟糕。”

    泰瑞昂抿了口血酒,对杰弗里说:

    “但黯刃有一套完整的,针对亡灵躯体的修复方式,如果你信任我们的话,在你离开的时候,我可以派遣一支精通医疗的通灵师随你一起回去,以及,一些专门为亡灵服务的厨师进食对于黯刃亡灵而言只是一种消遣,但似乎它对于你们而言有独特的“意义”。”

    “那我要替我的人民感谢您的慷慨了,大领主。”

    杰弗里站起身,对泰瑞昂微微鞠躬,而大领主则挥了挥手,他沉默了几秒钟,他看着杰弗里:

    “我猜,你愿意和罗格来暴风城的原因,应该不只是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对吧?”

    “是的。”

    迪伦再次坦然的点了点头,和这个家伙交谈让泰瑞昂感觉到很舒适,就像是在和拥有完整性格的人类聊天一样,而两者完全相同的生命形式,也给这份聊天增添了一丝别样的亲切,最少在严肃而古板的黯刃军团里,泰瑞昂找不到这样一个好的聊天者。

    杰弗里看着大领主让人生畏的冰蓝色双眼,他迟疑了片刻,然后开口问到:

    “我想知道的是我们,我们这些遗忘者的诞生,是否和您有关系?您,是否是我们的创造者?或者说,造物主?”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

    泰瑞昂将杯子里的血酒一饮而尽,他将杯子放在桌子上,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他看着杰弗里:

    “为什么你们会有这种想法呢?”

    “因为因为在我刚刚复苏的那一刻,我那还不甚清晰的思维里,还残留着一些特殊的“图景”。”

    杰弗里揉着自己干枯的额头皮肤,这大概是他还活着的时候的思考方式,他有些茫然的说:

    “那应该是我的灵魂在地狱中看到的残留的那些记忆,实际上,不只是我,很多复苏的遗忘者都有这样的记忆,仅仅是一些片段,但在那些片段里,都有一个模糊的,但手持黑火长剑的身影的存在”

    迪伦看着泰瑞昂,他灰色的眼中有一抹不加掩饰的期待与忐忑:

    “那就是您,对吧?您在地狱中奋战,将我们的灵魂从那黑暗之地的束缚中解脱以和您同样的生命形态在这片大地上复苏很多遗忘者坚信我们的复活是肩负着某种使命的我前来暴风城,前来觐见您,就是想要搞清楚这种使命!我们”

    “我们这样的已死者,到底为何而生?”

    杰弗里的问题让泰瑞昂沉默了好几分钟,最终,在遗忘者镇长的注视中,泰瑞昂的手指向外摊开,呼啸的恶之剑,魂灵之剑天启出现在了他手心里,在黑色火焰的缠绕中,天启最终成为了让灵体们闻风丧胆的样子。

    “你们记忆中的是它吗?”

    泰瑞昂将天启横置在眼前的空气中,那跳动的黑色火焰没有任何灼烧的感觉,相反,在那火焰跳动中,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阴寒。

    而在看到天启的瞬间,杰弗里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他死死盯着眼前这把燃烧的骨剑,最终,他诚挚的将双手放在胸前,在泰瑞昂面前单膝跪地,他低下头,就如同神灵之下参拜的凡人,他用诚挚的声音说道:

    “啊,遗忘者的造物主我我们终于找到您了,请告知我们请告知我们,遗忘者所肩负的使命的吧?请让我们的复苏变的有意义。”

    看着眼前跪拜于地面上的遗忘者亡灵,泰瑞昂眼神变得冰冷起来,他沉声说:

    “我还不清楚你们的诞生和我之间的关联,但若你们真的是因我而生,那么我不希望看到我的眷族,跪拜在任何一个人面前站起来!”

    杰弗里.迪伦立刻站起身,他有些惶恐的低着头,直到,大领主冰冷的手掌放在他的肩膀上:

    “首先,你们是自由的,记住这一点,没有谁会成为你们的主宰者,如果真的有个家伙在你们面前宣称这一点那么就按照我说的,狠狠地给他一刀!”

    “其次,遗忘者的出现填补了我一直以来的一个遗憾,迪伦,我一手创建了联邦的文明,我希望看到各种族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而奋斗,而努力,但在联邦的体系里,并没有亡灵文明的存在你知道你想说什么,但听我说”

    泰瑞昂收回嗡鸣不休的天启,他在杰弗里.迪伦面前摊开双臂,他就像是个梦想家一样说道:

    “你想说,联邦的体系里有黯刃亡灵的存在,但一个文明不能只依靠一群士兵,是的,在我的眼中,黯刃军团很强大,但它不能被称之为文明我们是士兵,我们是战士,我们是武器但我们不是文明!”

    “一个文明应该有足够自由的灵魂,足够维持自身存在的智慧,而且能够在不受外力干涉之下自然繁衍这三点黯刃一个都不满足,这是我的遗憾,亡灵,一手缔造出联邦文明的亡灵却没有属于自己的文明,这是个非常让人遗憾的事实,而你们的出现迪伦,你们的出现,填补了这个遗憾。”

    大领主目光清澈的看着眼前的遗忘者,他说:

    “你们的灵魂是自由的,不受束缚,你们的个体虽然弱小,但你们有足够的,完整的智慧,在我没注意到的时候,你们已经繁衍成了一个个聚落,尽管这种繁衍的过程和其他生命不太一样,但没有关系,我从你们身上看到了亡灵的未来遗忘者这个名字不太好,你们以后要自称为“不死者”你们将成为联邦制下,真正的亡灵文明!你们必须繁衍出自己的文明!”

    “你们向我寻找你们存在的意义?这就是你们存在的意义!创建并发展自己的文明,以自身的存在,履行生与死的循环信条,和生者一起,为联邦缔造出一个光辉而无止境的未来这就是你们的使命。”

    “这就是不死者的使命!从今天开始”

    泰瑞昂的语气变得低沉起来,他对杰弗里.迪伦伸出左手:

    “从今天开始,也许稍晚一些,总之不死族,要等上世界的舞台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杰弗里.迪伦看着大领主伸到自己身前的左手,他有些畏惧,但泰瑞昂的那一席振聋发聩的发言又让他在茫然中看到了一条未来的路,这和他想象中造物主的发言有些不太一样,他曾以为,泰瑞昂会强行让他们加入自己的军团中,但现在,泰瑞昂却给了他们自由选择的权力

    但也许

    杰弗里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泰瑞昂.黎明之刃,然后伸出手,和泰瑞昂握在一起。

    也许这才是造物主真正该有的样子最少这样的黯刃大领主,要比那些经文中描述的冷漠神灵,更像是一个值得依靠,值得追随的首领。

    泰瑞昂站在宅邸的窗户边,看着杰弗里.迪伦在罗格里奥的带领下离开的背影,他轻声问到:

    “你们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毫无疑问,死之界对于现世的影响正在加重,而且我猜测,因为你和它的频繁接触,导致那个位面正在向现世“靠近”。”

    在大领主身后,暗影瓦格里阿加萨说到:

    “不死者的出现,也许只是这种影响的表象。”

    “安海尔德,你的看法呢?”

    泰瑞昂又问到:

    “你在海拉身边备受信任,你从她那里了解过死之界的规则吗?”

    在大领主另一边,是另一个瓦格里,但相比阿加萨,她的体型更庞大,身上的战甲也更复杂,更华丽,在泰瑞昂的问询下,这个刚刚加入黯刃的女武神首领摇了摇头,她用沙哑的声音说:

    “海拉从不会告诉我们这些,但如果你非要一个猜测的话,那么我认为,这些不死者的出现,是因为你在死之界里斩杀的那些摄魂怪摄魂怪以灵魂的负面情绪为食,但面对这种怪物,那些弱小的灵魂是无法抗拒的,它们会被整个吸纳入摄魂怪的躯体里,一个活的够久的摄魂怪身体里会束缚很多很多弱小的灵魂。”

    “你杀了那些怪物,于是那些茫然的灵魂就顺着你来时的道路,出现在了现世,所以他们认为你是他们的造物主,这一点其实是真的”

    “嗯,有意思。”

    泰瑞昂摩挲着下巴,他对身后的两个瓦格里说:

    “那就去找一找吧,安海尔德,阿加萨,带着你们的姐妹,在整个东部大陆的范围里寻找这些新生的不死者。”

    “寻找我的眷族,把他们带到联邦不死族的文明诞生也许需要很久,但没关系”

    “这亡灵的真正未来,我等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