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驿路羁旅

13.凡人的挑战

    提克迪奥斯以一种非常丢人的姿态,五体投地的趴在燃烧圣殿上瑟瑟发抖,就像是萌新见到了真正的大佬一样的标准姿态。

    它知道这样很丢人,但相比小命的重要,丢人又算的了什么?

    在它眼前站立的,可是一个比欺诈者强大的圣殿守护者,在那守护者身后,还有它所侍奉的神灵的意志浮现,在这种情况下,留给提克迪奥斯的选择本就不多。

    而瑟瑟发抖的恐惧魔王的灵魂也在疯狂的战栗,它甚至能感觉到,灵魂的某一部分在疯狂的摇晃,似乎要躲进身体的更深处。

    大概是因为太恐惧了吧

    毕竟它面对的可是以一人之力,将虚空大军死死的挡在群星裂痕之外的究极强者,群星中武力最强大的存在,在这样的存在面前,恐惧,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不过让恐惧魔王疑惑的是,在黑暗泰坦出现的时候,那一句“有意思”,似乎并不只是对它带来的圣锤做出的评价似乎更像是,对自己做出的评价,难道,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让黑暗泰坦觉得不错的特质?

    难道自己被至高无上的萨格拉斯大人看中了?难道自己升官发财就在今天?

    一想到这里,提克迪奥斯那摇曳的内心中,除了遍布心灵的恐惧之外,又多了一丝莫名其妙的喜悦

    但它依然不敢说话,只能丢人的趴在那里,等待着神灵的最后裁决,它能做的,已经都做了。

    “这是我曾经的兄弟,最善塑造世界的卡兹格罗斯使用过的工具我曾无数次亲眼看着我那心灵手巧的兄弟,用这石锤一点一点的塑造出了整个世界,无数个世界啊,过去的时光,真让人怀念啊。”

    黑暗泰坦的声音在这燃烧圣殿中回荡着,由提克迪奥斯带来的圣锤被无形之力提升到半空,似乎在被黑暗泰坦的意志把玩着,那极端排斥恶魔的圣锤在空中大放光明,那石锤中存储的极端纯净的泰坦之力被引动,蓝色的光晕盖过了这神殿中红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圣殿。

    在那蓝色光芒闪耀之间,那个站在圣殿尽头,持剑而立的高大身影的外表也被微微照亮。

    那是个身高达到30米的恐怖巨人,他全身似乎都由石头铸造而成,浑然一体之间,像极了放大无数倍的人类之躯,但在他的石头皮肤之上,在那些皮肤的裂痕之间,暗红色的岩浆顺着那些烈焰流淌着,给这巨人勾勒出了一股无端的愤怒之态。

    而在这巨人的头颅上,他带着黑铁一样的全覆式战盔,在那战盔顶端,被勾勒出了如王冠一样的标志,而在那战盔之下,是一双如火焰般燃烧的宝石双眼,以及一抹惟妙惟肖的胡须。

    这巨人身穿堪称简陋的武装,有护胫,护手以及交叉在胸口的几块护甲,肩膀上的古朴护肩,看上去就像是从荒蛮时代走出的无敌战士一样。

    他非常沉默,他的目光也看着那空中悬浮的石锤,在那愤怒的双眼中,似乎也有感情的摇曳,但却又被封闭在愤怒的外表之下。

    他似乎并不想对此做出太多的评论。

    “你叫什么名字?”

    黑暗泰坦问到,那声音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群星中坍塌的黑色太阳,毁灭一切的空间潮汐,以及无尽的群星灾难,在这质问下,提克迪奥斯的心灵几乎都要崩溃了,但它还是涩声回答到:

    “至高无上的萨格拉斯大人,我叫”

    “不,我没问你!”

    萨格拉斯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就在这一瞬间,恐惧魔王的眼神变得混沌起来,似乎隐藏在它灵魂中的某个开口被激活了,它灵魂中完美融入的另一半在萨格拉斯的意志注视下,夺取了恐惧魔王躯体的控制权。

    而下一刻,在萨格拉斯散发出的微弱气场中瑟瑟发抖的恐惧魔王艰难的,如同垂暮的老人一样站了起来。

    还是那恶魔的躯体,但在站立之后,却散发出了截然不同的气质,刚才还满心恐惧的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在这一刻似乎变得自信起来,不不不,躯体还是那躯体,但内在的灵魂,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人。

    它,不,应该称之为他。

    能看出来,面对萨格拉斯,他同样满心恐惧,但他的表现,可要比提克迪奥斯好多了。

    他朝着眼前的群星最强者微微俯身,这是一个标准的法师礼,但放在恐惧魔王身上就显得有些滑稽,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群星中如墨绿色太阳一样闪耀的光晕,他沉声说:

    “伟大的黑暗泰坦萨格拉斯大人,我叫安东尼达斯!我来自艾泽拉斯,我谦卑的代表艾泽拉斯的所有生灵,向您致敬!”

    “那么弱小者,你,为何而来呢?”

    黑暗泰坦的声音中多了一丝玩味,他是非常忙碌的,如果不是今日看到了曾经兄弟使用的工具,唤起了黑暗泰坦对于万神殿时光的遥远回忆,他根本不可能在眼前这个古怪的灵魂上浪费太多时间,不过现在,他却对眼前这个藏匿在恶魔灵魂中的人类多了一丝兴趣。

    这应该是个标准的法师,在曾经萨格拉斯分出一丝灵魂隐藏在星界法师麦迪文灵魂中的时候,他见过很多这样的法师,没准,这还是他认识的一个。

    但凡人,哪怕是再著名的凡人,对于黑暗泰坦又有什么意义呢?

    “萨格拉斯大人,我和我的同伴花费了无数精力,我们孤注一掷的献上这贡品,就是为了让我代表我来的那个世界,向您提出一份抗议!”

    “抗议?有意思”

    黑暗泰坦饶有兴趣的说到:

    “燃烧军团摧毁了小半个群星,它们所到之处皆为灰烬,而在这场必定胜利的远征中,胆敢对我提出抗议的仅有那么一个文明,弱小者,你想知道,那个比你们强大无数倍的文明,最后的结局吗?”

    “我无意与您争辩,我亦无意请求您放过我们,我和我那些愚昧的同胞不同,我清楚的知道您发动燃烧的远征是为了什么,我也清楚的知道,这项毁灭的屠杀背后有什么样的意义。”

    安东尼达斯操纵着提克迪奥斯的躯体,缓缓的半跪在圣殿之上,他沉声说道:

    “我到此而来,只是向您表明,屠杀一切并非问题最后解决的方法,我们只是想向您证明一点虚空对于星灵的腐蚀并非无药可救,而相比恶魔,虚空才是群星的大敌,我们只是想拯救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文明,我们只是想,为您抗击虚空的战役,提供另一种可能。”

    “若我们失败了,您大可像以前一样摧毁我们,不费吹灰之力。”

    “但若我们成功了,这对于被虚空威胁的群星,也算是另一种自我救赎的方式对您和您的无尽战争,也会有帮助”

    圣殿的气氛在这一刻变得沉默而平静,似乎黑暗泰坦在思考,十几秒之后,黑暗泰坦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弱小者,你为拯救自己的世界作出的努力和牺牲值得肯定,但你既然知道燃烧的远征背后的意义,那么你也应该知道,艾露恩的存在与否,是现世和虚空战争天平上最重要的砝码她对于我的意义,是你们无法理解的,就如同你们无法理解群星的意义。”

    “在这种大事面前,你们的一切建议都毫无意义我不可能决定群星未来的权力交给你们。”

    “你已经尽力了,回去吧,享受最后的和平时光,然后等待死亡和毁灭的到来。”

    “哗”

    提克迪奥斯的头颅在这一刻扬起,在恶魔的双眼中,属于安东尼达斯的灵魂毫无敬畏的直视着天空中的绿色太阳,他站起身,握紧了双拳。

    “那么,就请允许我们挑战您和您的军团!您会看到的”

    “由我和我的同行者们守护的艾露恩,她总有一天会出现在群星中总有一天,她会来挑战您!那正是艾露恩从诞生之时,就背负的命运!而我们我们就是这份命运的战士与守卫者,哪怕哪怕是向您举剑!亦在所不惜!”

    “有意义吗?”

    黑暗泰坦有些意兴阑珊的说到:

    “众神曾挑战我,现在它们消亡了。”

    “群星曾挑战我,现在它们死寂了。”

    “命运曾挑战我,现在它们只能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

    “你们的挑战,又算得了什么?又有几分胜算呢?”

    面对这问题,安东尼达斯低下头,在他灵魂的渐渐隐没之间,他轻声说:

    “哪怕是冰冷的灰烬,亦有对重燃的向往这份挑战代表着,哪怕终是战死,我们的存在亦不会籍籍无名,您可以毁灭我们,因为您足够强大,但我们也可以举剑反抗因为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和您一样强大”

    “艾泽拉斯能说的话已经说完,接下来,让我们用战争和武器交谈吧”

    “嗡”

    茫然中的提克迪奥斯恢复了神智,它的思维还停留在之前的那一刻,它小心翼翼的回答说:

    “至高无上的萨格拉斯大人,我叫提克迪奥斯,是纳斯雷兹姆第一领主卡萨纳提尔的麾下,我们在艾泽拉斯找到了泰坦遗留下来的圣物,我们认为,这份圣物会对您追索泰坦之魂的伟大行动有所帮助”

    “很好,它确实有帮助,你们做的非常不错”

    黑暗泰坦似乎失去了谈话的兴趣,他渐渐微弱的声音在圣殿中回荡着:

    “继续去做吧,我会关注你们的从现在开始,军团所有的力量都将由”

    提克迪奥斯的眼睛中已经涌动出了无数的渴望,它和所有的恐惧魔王渴望的权势与力量就在眼前,只等着黑暗泰坦亲口将军团的指挥权交给它们,然而,就在这一刻,一个低沉而阴毒的声音在提克迪奥斯身后响起。

    “卡萨纳提尔的所有行动都在我这里备案,我很荣幸,萨格拉斯大人,我这些无能的下属,这一次并没有让您失望,所以,请继续请将这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吧!”

    伴随着空间的破碎声,欺诈者基尔加丹的身影出现在了提克迪奥斯的身边,这一手截胡的行动,让提克迪奥斯忍不住用恶狠狠的眼睛盯着身边的欺诈者。

    它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哈萨贝尔那个贱女人,她竟敢出卖整个纳斯雷兹姆恐惧议会她死定了!

    “基尔加丹,不得不说,在阿克蒙德那可耻的失败之后,你们已经让我彻底失望了,但这一次,你们却做的非常不错。”

    黑暗泰坦的声音越发缥缈,这代表着他的意志正在脱离阿古斯大本营,但即便如此,站在平台边缘的两个高阶恶魔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之举,它们站在那里,谦卑的等候着黑暗泰坦的最后命令。

    “但你还有属于你的任务收集圣物的行动就交给这些纳斯雷兹姆去做吧,你来监督这行动。”

    “军团主力将交由你来统帅,33个星域所有的军团你都可以调动,我已经等待太久了,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艾泽拉斯在我彻底失去耐心之前,摧毁它!”

    欺诈者的表情变得非常难看,阿克蒙德的意外战死已经告诉了它那个世界有多么邪门,哪怕是它,也没有短时间之内彻底毁掉艾泽拉斯的信心,因此,欺诈者小心翼翼的说:

    “玛顿的前线军团因为阿克蒙德的失误,出现了巨大的伤亡,因此可不可以”

    基尔加丹的话还没说完,黑暗泰坦已经缥缈的声音在这一刻又如黄钟大吕一样震动着欺诈者的心灵,让这大恶魔如遭雷击一样跪倒在地,而在它身边的提克迪奥斯,更是双眼泛白的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面对黑暗泰坦的力量,哪怕是这些让凡人闻风丧胆的大恶魔也真如蝼蚁一般。

    “我不要伤亡数字!”

    “我只要艾泽拉斯!”

    “阿格拉玛,我最信任的副官,你来监督这些蠢货!哪怕这无能的军团就此覆灭也在所不惜!艾泽拉斯,必须毁灭!”

    黑暗泰坦的意志在这一刻彻底消散,而那持剑站立在燃烧圣殿边缘的高大巨人,则微微点了点头,用生涩如石块摩擦的声音,沉声说:

    “遵命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