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无耻术士 深蓝椰子汁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最后的真相(下)

    作为第四位太古之神,死神赫尔墨远不如太古三神那么有名气。

    这大概和他在很早的年代便销声匿迹了有关。

    从迪尔伦口中,徐楠和伊芙琳知晓了关于这位远古死神的一些隐秘故事,也知道了【最初的灾祸】真正的由来。

    在那古老的年代,死神赫尔墨掌控着神秘而森冷的亡者世界。

    如今的那六位亡者世界的君王,还只是赫尔墨手下的六位战将而已。

    尽管如此,那个时候的亡者世界,就已经在多元宇宙的格局中占据了颇为重要的分量了。

    甚至在太古之神和怪物们的决战中,亡者世界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据说在那场决战中,因为受到太古三神的委托,赫尔墨在地心深处开辟了一个全新的国度,用来封印和收容那些可怕的外域怪物。

    他剥夺了怪物们的生命契约,让他们的存在形式介乎于死亡和活着之间,经受着日日夜夜的折磨;而由于地心世界是类似于亡者世界的神异国度,怪物们终日只能重复着类似行尸走肉的日子。

    哪怕这些外域的怪物们如何强大,只要他们没能突破太古三神的封锁,他们就无法离开死神赫尔墨创造的地心世界。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赫尔墨,太古三神当年的行动也就不会成功。

    只是赫尔墨是一个非常古怪的神灵,他的思维和别人截然不同。

    作为拥有强大权柄的死神,他其实非常厌倦死亡和永恒。

    他自出生起便在亡者世界中,获得了死神权柄之后更加无法离开。

    这让他的心理健康急剧地恶化。

    他开始出现了抑郁的症状并且疯狂地尝试自杀。

    他认为自己的存在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非常努力的试图修复这个问题。

    但关于如何成功地杀死自己,赫尔墨并没有太多头绪。

    他做过一些尝试,但结果只会反过来更加激怒他自己他没办法杀死自己!

    于是他开始寻求外界的帮助。

    最直接的,自然是其余三位太古之神的帮助。

    很显然,太古三神是无法理解赫尔墨奇怪的思维的。他们纷纷劝说赫尔墨好好活着,继续管理亡者世界。

    但赫尔墨坦言自己其实向往的充满温暖的、热闹的日子。

    亡者世界的生活已经令他失去了任何活下去的念头。

    他就是想死。

    他渴望三神出手杀死自己。

    三神把他当成了神经病,劝说无效之后干脆把他晾在一边,毕竟那个时候,地心怪物们还不稳定,他们必须将更多精力放在那里。

    太古三神本以为,赫尔墨折腾一段时间就会灰溜溜地跑回去当自己的死神。

    谁知道这位死神寻思的念头异乎寻常的强烈。

    为了成功寻死,他开始做一些大胆而疯狂的尝试。

    他甚至开始勾引星兽入侵亡者国度!

    虽然在这一系列的尝试中,赫尔墨本人安然无恙,但整个普罗世界简直是风雨飘摇、支离破碎!

    星兽的入侵重创了亡者国度的秩序,搞得有段时间主物质界人鬼共舞,神魔混居……很多人因为赫尔墨激进的行为而莫名丧生。

    赫尔墨自杀的过程造成的破坏程度甚至比外域的怪物们入侵还来的严重!

    太古三神这才意识到,赫尔墨是真的不想活了。

    为了平息事态,他们找到了赫尔墨,商量如何杀死死神。

    太古三神和死神之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在细节方面就连获得了历代桑格尔记忆的迪尔伦也不太清楚。

    他只知道太古三神也没能彻底杀死赫尔墨,他们只是将他重创到濒死状态,为此他们甚至打碎了死神一部分的权柄和位格。

    最终,气急败坏的死神赫尔墨施展了一个神秘而可怕的禁术,他将一部分位格与力量注入他随身携带的一枚神器中。

    那枚神器便是迪尔伦手里的那枚戒指。

    最初的灾祸。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死神为了摆脱自身的宿命和力量,在多元宇宙各地制造了太多的灾祸。

    这枚戒指虽然是神器,但诞生之初似乎就携裹着不祥。

    戒指上附带着死神赫尔墨强烈的自杀欲望,事实上,据迪尔伦介绍,每一代巫妖桑格尔都会尝试自杀,也有几个自杀了好几次的。

    因为他们没能成功克服自杀的念头。

    好在和赫尔墨一样,继承了神巫妖力量的戒指主人们是很难被杀死的。

    “唔……自杀这种事情,也就一开始会惊愕,习惯了也就还好的。”

    这是迪尔伦的原话。

    总之,这枚戒指能带给主人极为强大的力量,却也会反馈给持有者巨大的负面能量。

    留下了最初的灾祸之后,死神赫尔墨就消失无踪了。

    他将自己的权柄分给了六个战将,从此,亡者世界六位君主鼎足而立的格局便维持至今。

    迪尔伦甚至猜测,死神赫尔墨自杀事件可能还有隐情。

    他时常能从最初的灾祸中感受到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些气息并不来自于戒指最古老的主人赫尔墨,也不是来自于历代桑格尔们,而是来自于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存在。

    有些时候,他会觉得这枚戒指好像从厚重的历史尘埃中,突然活了过来似的。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因为出现了很多次,所以迪尔伦很确定这些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曾经也去拜访过亡者世界,发现那六位君主似乎并未受到死神赫尔墨的自杀倾向的影响,但他们的力量也非常稳定,和过去的年代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这倒不难理解,毕竟亡者世界是一个异常稳定的地方。

    但最初的灾祸所掌控的力量和权柄,却是与日俱增的。

    这力量增长的速度,肯定不单单是历代桑格尔向戒指注入力量能造成的,它似乎还在以某种方式,吸收着神秘之地的力量,不断壮大。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我的荒诞猜想而已。”

    迪尔伦笑着解释道:“虽然我一直觉得最初的灾祸是有生命的,并且和当初自杀未遂的赫尔墨有关,但这些年来,它始终很安分,除了偶尔会让人有自杀的冲动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缺点。”

    “戴上它,你就能成为至少34级的神巫妖,成为冰锯谷之主,成为拥有众多前缀名号的人……”

    “比如,太古第一美男……”

    迪尔伦的目光在徐楠和伊芙琳之间来回徘徊。

    两人都是沉默。

    事到如今,他们怎么又猜不到迪尔伦的意图?

    “如果你需要去做一些事情的话,那么现在的你还离不开这枚戒指。”

    徐楠想了想,没有正面回答迪尔伦的邀请。

    尽管他的内心深处,早已做了决定。

    迪尔伦点点头:

    “的确如此,所以今天我只是向你们征求一下意见的。”

    “我遇到过很多人,但真正能让我看得上眼的,能将最初的灾祸放心托付的,只有你们两位。”

    “徐楠先生,虽然你很弱小,但我在你身上看到很多自己的影子……最重要的是,你掌握着熵之权柄,或许有机会洞悉这枚戒指的真正秘密……”

    “伊芙琳小姐,你的天赋和品格在我见过的人里都属于上乘,但最重要的还是你的意志,没有多少人能抵抗血法师的负面效果,但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一些可以称之为奇迹的东西……”

    说到这里,他不由怪笑一声:

    “所以由你们二位继承桑格尔的名号,我还是挺放心的。”

    “但为什么我在你们两个的眼里都看到了拒绝的意思?”

    “要知道,这枚戒指如果流传到外面去,可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为它争个头破血流!”

    伊芙琳沉思良久,缓缓道:

    “多谢抬爱,从个人角度,我并不是不动心于这枚戒指的强大力量,而是我身上已经背负了太多东西,如果选择戴上这枚戒指,那么很多承诺便失去了完成的机会……”

    “所以,很遗憾,我没办法接受您的邀请。”

    “更何况,从地下世界整体格局的角度,我更希望是您继续担任戒指的主人……”

    伊芙琳的心思很通透。

    她估计早就看出了迪尔伦不加掩饰的疲倦。

    或许和前任戒指的主人一样,他早就想放下一切,去追逐一些其他东西了。

    力量和责任,往往是对等的。

    戴上最初的灾祸,伴随着你的,可能不仅仅是来自死神赫尔墨的自杀念头,还有守护地下世界乃至地底世界的职责,以及与亡者世界、死神赫尔墨搭上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对于本来就杂事缠身的伊芙琳来说,是没办法承受的。

    血法师的命运和力量,本身就令她焦头烂额,凯撒帝国的重现和东部王国的延续,两者间的冲突已经跃然纸上。

    她实在没办法分心地下,这次过来冰锯谷,纯粹是看在徐楠的面子上,一路跟过来凑热闹、壮声势罢了。

    面对伊芙琳的婉拒,迪尔伦仿佛早有预料,并不吃惊地移开目光。

    然后他看着徐楠。

    那炽热的目光让徐楠浑身不自在。

    “别说你会在意神巫妖的负面作用之类的鬼话!”

    迪尔伦恶狠狠地看着徐楠,“威胁”道:

    “你自己什么情况难道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哼哼……”

    “如果不给出点靠谱的理由,就别怪我强来了!”

    徐楠冷笑一声:

    “强来,你敢吗?”

    “我什么后台,你不清楚吗?”

    迪尔伦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露出些许无奈之色。

    在他当神巫妖的这些年里,还真没见过比这更无耻的角色。

    抱大腿抱的理直气壮也就算了,居然还能这么直白地引以为荣……

    “我的情况和伊芙琳差不多。”

    成功恶心了一把迪尔伦之后,心态平衡了许多的徐楠倒是开始认真答复这位神巫妖了:

    “这枚戒指的力量当然足够吸引人,但负面代价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我是不会成为下一个桑格尔的。”

    “所以这枚戒指你还是收着吧,不论你要去做什么事情,我相信你都能继续执掌冰锯谷的。”

    虽然表面上说的很诚恳,但最重要的那一部分,徐楠还是藏在了心里。

    作为一名经历了大大小小不少风浪,早就习惯被人安排的小术士,徐楠对这种古神留下来的东西有着天然的敏感和排斥。

    更何况迪尔伦也没有向他隐瞒最初的灾祸的邪异之处。

    万一死神赫尔墨回来了怎么办?

    徐楠一直很清楚,力量和代价从来都是一体两面。这枚戒指如果真的那么美好,当初历任主人也不会想尽办法寻找下一任主人了。

    反正神巫妖是不死的,自己一直霸占着戒指也无妨。

    “我就知道。”

    迪尔伦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过表情依然波澜不惊,大概两人的选择他也有准备。

    他那枚戒指收了起来,然后取出了一柄钥匙,看着两人道: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成为冰锯谷的主人,那么我另外一个要求,希望你们能答应。”

    “那就是替我找到一个合适的、有资格佩戴这枚戒指的人。”

    “这枚钥匙是我答应给你的秘库的钥匙。”

    “实不相瞒,在将冰锯谷的歧途之印重启妥当之后,我必须亲自带着最后一枚歧途之印前往地心世界,在那里,我可能会遭遇不测……嗯,这是大概率事件,但这是我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你们也不必阻拦。”

    “如果我真的出了事,这枚戒指就会直接返回我的秘库中,到时候,希望你们能守护这枚戒指,守护冰锯谷,一直到下一个桑格尔的出现。”

    这一次,迪尔伦的眼中罕见地多了一丝乞求的意味。

    徐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其实早就猜到了迪尔伦的目的地。

    死神赫尔墨创造的地心世界。

    只有在那里,他才能真正地令歧途之印起到效果。

    但太古三神的状态现在谁也不知道,歧途之印对碧萝丝的约束是否有效都要打个问号。

    更别提逐渐复苏的地心怪物们了。

    迪尔伦此行堪称九死一生。

    但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有些事情,终究是要有人去做的。

    徐楠甚至猜测,最初的灾祸的持有者,应该拥有看守歧途之印甚至地心世界的义务或是职责。

    他不怀疑迪尔伦是个品格高尚的家伙,但这和戒指本身拥有类似的约束并不冲突。

    ……

    “好。”

    这一次,徐楠斩钉截铁地答应了。

    正如迪尔伦所说,冰锯谷和地下世界需要的,其实只是一个桑格尔而已。

    这个桑格尔是迪尔伦还是徐楠还是伊芙琳,其实没什么差别。

    虽然自己没办法扛起这职责,但把这个职责交给别人也不错。

    徐楠的脑海里迅速浮现过几个对象。

    其中最合适的大概是宋小城……这家伙如果真的不行了,到时候戴上这枚戒指续续命也未尝不可。

    “没问题。”伊芙琳也爽快地点了点头。

    迪尔伦露出释然的笑容。

    “那么,我总算也可以放心地上路了。”

    “在我出发之前,有关于永生之村和太古之神的、或者地下世界其他地方的秘辛和八卦,我都可以免费给你们说说。”

    “你们大概还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