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 乱世狂刀

0485、路见不平

    “简直是人间美味啊。”

    李牧呼啦啦一口气吃了十大碗,才算是心满意足,抹了抹嘴。

    这时,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顿时脸上一呆。

    妹的身上没有带钱啊,这可如何是好?

    堂堂一代刀神,总不能再这里吃霸王餐吧?

    这真的是尴尬了啊。

    好在拉面店的老板,是一对五十多岁的老年夫妇,慈眉善目,一看李牧这样子,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老伯伯一头白发,围着深蓝色的围裙,笑了,道:“小伙子,我在玉门市老城区卖拉面,少说也有十五年了,就没有见过你这么吃拉面的,你一看就不是来吃霸王餐的,哈哈,一定是饿坏了吧,身上没带钱?哈哈,没事,等你手头宽裕了,再还过来就好。”

    李牧心里那个汗颜啊。

    这事儿闹得。

    突然回到地球,一切还未适应过来。

    “这小伙子,三天三夜没吃饭了吧?”

    “看着一身打扮,不会是一个江湖中人吧?现在社会上,武功高强的人,可是越来越多了啊。”

    “哈,小伙子,你也是运气好,遇到了老郑,新街口的老好人,要是换做别人,只怕是早就报警了。”

    店里的其他人,也都笑哈哈地看着李牧。

    显然一次吃是碗面,把食客们也都给震了一把,也都好奇地打量李牧。

    “多谢郑老伯,我的确是饿坏了,不过不会欠钱的,这就去取款机取点儿钱,一会儿就回来。”李牧落荒而逃。

    他在街道上逛了一圈,最终来到了一家金店门口,推门进去。

    店里面,两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在柜台后面唠嗑,玉门话略有方言,李牧勉强可以听懂。

    “大姐,你们店里,收黄金吗?”李牧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其中一位烫着方便面卷发的妇女,打量了一眼李牧,道:“收,但不过要比正常金价便宜一点。”

    李牧点点头,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块从神州大陆带过来的金锭,放在了柜台上。

    “这么大的一块?”方便面卷发妇女吓了一跳。

    另外一位妇女也站起来,到柜台前,又打量了李牧几眼,道:“小弟弟,你这金子从哪来的?要是赃物,我们可不敢收。”

    李牧笑道:“金光放心,来路绝对没有问题。”

    “那你等等,我去喊我们经理来鉴定一下。”方便面卷发妇女转身从金店后门出去。

    李牧耐心等待。

    与此同时,他也在感应地球上的天地法则。

    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明显与神州大陆星球不一样,如果是那个世界武者,来到这个世界,实力只怕是会十不存一,境界和战力都大跌。

    李牧也受到了影响。

    他觉得,自己如今的战力,大概还剩下不足巅峰状态的三分之一。

    但于同一个位面宇宙之中的星球,天道法则就算是有所不同,却也是殊途同归,万法归一,道之本源是相同的,李牧乃是站在星球内世界武道巅峰的人物,眼界何等高明?

    “大概最多一年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到巅峰水准,问题不大。”

    就算是这三分之一的实力,都足以横扫这个星球上的一切了,就算是与超级大国对抗,也没有问题,在如今的地球上,他的实力,基本上就是无敌的。

    李牧丝毫不担心。

    他现在非常的放松。

    “咦?”

    李牧突然面色微微一变。

    因为就在刚才,他无比惊讶地发现,竟然在空气之中,感觉到一缕缕的天地灵气在流转。

    虽然与神州大陆比起来,这种灵气波动,实在是差了许多,但这有点儿不太正常,因为李牧记得当时自己离开地球之前,天地之间可是一点点的灵气都不存在的。

    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五年之前,地球上存在灵气的话,那他就可以在地球上修炼和,也不至于非要被老神棍给传送到神州大陆去。

    难道是地球的天地灵气,也在复苏?

    还是说,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

    李牧渐渐地感觉到,地球上可能是发生了一些自己之前并没有预料到的变化。

    之前在郑老伯的拉面馆,就有人说起什么‘江湖中人’之类,李牧当时还以为是武侠剧看多了在开玩笑,但是现在仔细一想,也许是真的。

    因为如今地球上的天地灵气虽然很稀薄,丝丝缕缕,但足以改变一些武者的体质,也可以支撑一些极为低等的武道功法,中国人无比向往的飞檐走壁啊,内功什么的,应该是可以练出来的。

    就在李牧思考之间,那方便面卷发妇女带着一位地中海秃头男子来到了柜台前。

    很专业地检查了一番,又用一个机器测试了一会儿,地中海秃头男子惊讶道:“足额纯金,很少见啊……小兄弟,你这块金子,价值不菲啊,还有其他的吗?”

    李牧摇摇头。

    “是鄙人冒昧了。”地中海秃头男子笑了笑,知道自己不该多问,又道:“这样吧,你这块金子,我就按照正常的金价收了,也不压价了,小兄弟你手里要是还有这样的好货,可以再来找我。”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道:“鄙人大发金行总经理王礼。”

    李牧笑了笑,接过名片,随手装起来,也没有再说什么。

    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准备好的一个装有百万现金的双肩背包,交到了李牧的手里。

    地中海秃头男子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个年轻人一定要求现金,而不是更加安全的银行卡,毕竟最近一段时间,玉门城内外发生好几件抢劫事件,但既然客人这么要求,他也就不多说了。

    李牧背着现金,随便找了一个商场,买了一身李宁牌的运动服,又换了一双运动鞋,将之前的一身行头都放回到了储物空间。

    这样收拾了一番,他在店里的镜子前一看,嚯,一个身形挺拔修长的大学生摸样,英气勃勃,一看就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小白脸,像是国家运动员一样的气质。

    他对自己的这个新形象,非常满意。

    捯饬好了之后,李牧这才顺着路,又来到了那家兰州拉面馆,去还钱。

    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就看着一群人都围在大门口,从拉面馆里面,传出来了吵闹哭喊之声。

    就听一个嚣张跋扈的刺耳声音传来。

    “姓郑的,你也是这新街口的老店了,大家都是街坊,我也不讹你,你女儿欠了我们赵总二十三万,今天你还了钱,大家都相安无事,否则,我看这你店,也要开不下去了,让你女儿去金碧KTV做服务生抵债吧。”

    就看几个穿着花里胡哨的小年轻,办了椅子,在拉面店门口堵上了门。

    为首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大白天带着墨镜,梳着大背头,抹着发胶,身形干瘦,脖子里挂着一根金链子,指着郑老伯的鼻子就骂。

    郑老伯在一边,又是赔笑脸,又是说好话。

    店里面,还有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学生模样,黑色齐耳短发,收拾的干净利落,颇为清秀,此时一脸的恐惧,浑身颤抖地缩在郑老伯老伴儿的怀里,哭泣大喊着道:“我没有借你们的钱,是你们抓着我的手,在拮据上按了手印,爹,娘,我真的没借……”

    围观的人群,纷纷叹气,但是却没有敢上去说话。

    李牧听了几句,心里大概明白了。

    这是一群当地的地痞,做什么网络借贷,专门祸害涉世未深的学生,实际上就是放高利贷,在市里面为非作歹也有一段日子了。

    这一次,他们不知道怎么盯上了郑老伯的女儿,今天突然打上门来,说是郑秀儿借了钱,还拿出了字据,利滚利已经二十三万了,非要逼着郑老伯还钱……

    “造孽啊,张军子这几个人,不怕背后被人戳脊梁骨哦。”

    “就没有人管管吗?“

    “怎么管?这几个流氓,听说后面头个什么公司,给撑腰着呢。”

    “龙腾公司,以前做房地产的,现在听说养了好几个武林高手,要开什么武馆,那几个武林高手,听说是飞檐走壁,硬气功,刀枪不入啊,非常嚣张。”

    “是啊,这几年,练武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多,还真给他们练成了一些功夫,可惜了,其中出了一些败类,胆大包天啊,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是啊,前段时间,下西号村有几个从武校出来的小伙子,血气方刚,就因为管了张军子这伙人的闲事,结果被一个叫做的家伙,找上门去,打断了腿,还在住院呢。”

    “报警啊。”

    “警察也没有办法啊,这帮孙子钻法律的空子,有借条,还有专门的律师,帮他们打官司呢……”

    围观的人群,气的咬牙切齿,但就是敢怒不敢言。

    李牧摇摇头。

    他分开人群,走向拉面馆。

    “咦?小子,你干什么的?滚滚滚滚,今天这里不营业了……”一个两撇山羊胡的小混混,穿着棒球服,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指着李牧的鼻子骂道。

    李牧没有看他,扭头对郑老伯道:“大叔,我来还钱,刚才吃了你十万面,还没给钱呢。”

    郑老伯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小伙子,你快走吧。”一个劲儿地使眼色,让李牧快走,生怕李牧被卷进来。

    李牧径直朝着面店里走去,道:“那怎么行,我可不能吃白饭。”

    “他妈的,臭小子你耳朵聋了,让你滚,听到了没有……哟呵,我看你是找打吧。”那棒球服小混混说了几句,一看李牧根本不鸟自己,也有点儿恼羞成怒,抡起棒球棍,就朝着李牧的胳膊砸去,存心要教训教训李牧。

    “不知死活。”李牧直接抬起一脚。

    砰!

    这小混混惨呼一声,踹飞出去十几米,弓着腰,趴在地上,如死狗一样哼哼唧唧,抱着肚子,昨天吃的东西,都吐完了。

    这一下子,周围惊呼声一片。

    一脚将人踹出去十几米?

    这小伙也也是一个武林高手吧。

    坐在大门口板凳上的背头墨镜年轻人,一下子站起来,哗啦啦,周围五六个小混混都围过来,将李牧隐隐围在了中间,手里都抄上了家伙。

    “小子,混哪里的?敢找我龙腾公司的麻烦?”

    头墨镜年轻张军子,人摘下眼镜,一双金鱼眼,有着酒色掏空身体之后的阴戾感,盯着李牧,上下打量,刚才李牧这一脚,令他也不敢太大意。

    李牧根本不说话,抬手啪啪几巴掌。

    这几个小混混,根本反应不过来,像是抽木头桩子一样,全部都抽飞了出去,全部都打掉了嘴里的一口牙,趴在棒球服小混混旁边,宛如断了脊梁的狗一样,惨叫不止——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