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 乱世狂刀

0573、星源兽

    听到李牧的话,丁毅一脸鄙夷。

    “你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这样的小集市,就像是蜀山的菜市场一样,能有什么好东西?你能从一堆烂萝卜破菜叶子里面捡到什么好东西?再说了,这些商贩们,都精明的和猴子一样,真的要是有好东西,早就收起来了,还轮得到你来捡漏?天真,幼稚!我告诉你,抱有你这种想法的人,最后都被活活坑死了。”

    李牧不以为意地道:“随便逛逛,开开眼界,也是好的嘛。”

    捡漏这东西,主要是心态。

    不要抱着一口吃一个大胖子的心态,而是要随便挑挑拣拣,遇到对眼缘的东西,也不是不可能,别想着天底下的所有好处都被你一个人占了。

    举个例子,两毛钱的东西,你一毛五买过来,在李牧看来,就已经等于是捡漏了,一百块的东西,你想要一分钱买来,虽然也是捡漏,但是你一直抱着这样的心态,那和白日做梦差不多。

    李牧是佛系捡漏。

    只需要随便逛逛,时机一到,‘漏’自然就来了。

    两个人来到集市外面,又被金阳宗弟子给拦住,被迫交了营业税金之后,才被允许进去其中。

    “妈的,这金阳宗简直是穷疯了,我们是买家,又不卖东西,凭什么让我们交什么营业税金啊。”丁毅极为不满,嘟嘟囔囔,感觉自己被吸血了。

    李牧却是非常淡定,道:“你不是一直都说,星河之中,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更加明显吗?既然早就知道,就该有心理准备啊,修士们说到底也是人,也有贪念啊,贪财不是很正常。”

    “你倒是看得开。”丁毅面色狐疑。

    不对啊。

    教主大人从来都是睚眦必报,什么时候如此好说话过?

    有古怪。

    他跟在李牧屁股后面,在集市里逛了起来。

    这种集市,没有固定的店铺,都是流动摊位,流动性相当大,所以也不会按照所售的东西来划分区域,乱糟糟的,就像是一个没有分门别类整理的破旧杂乱图书馆一样,各种书籍乱七八糟地堆杂在一起。

    李牧看了几个草药摊子之后,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虽然一些摊子上摆着的草药,是他前所未见的种类,但并不蕴含着什么特别的灵气药性,和他在长生天之中摘采到的仙药神草比起来,还略有不如。

    至于这些草药是不是有特别的作用,他也不在意。

    反正现在用不着。

    李牧表现的很随意,真的像是在无聊逛街一样。

    倒是丁毅,嘴上说着不感兴趣,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一进集市,丁毅就像是小白兔进了胡萝卜园一样,问李牧借了十枚银色仙晶的‘巨额财富’之后,就开始在各个摊子面前游蹿。

    又过了一会儿,丁毅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一样大呼小叫,很快集市上就响起了他尖着嗓子红着脸粗着脖子和别人讨价还价的声音。

    李牧真的是走马观花一样,随便逛逛。

    走着走着,不织布局盒子之中,

    来到了一个出售灵兽的摊子面前。

    摊主是一个十四五岁的黑头发大眼睛的小男孩,实力不高,只有大圣境的修为,脖子里有块玉佩,流转阵纹,支撑他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正常活动。

    李牧不由得感叹。

    星河之中修士的整体实力,真的是恐怖,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都有大圣境的修为,这在神州大陆和苦星世界,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这个小摊面前,围着十几个人,目光都集中到了小男孩怀里抱着的一只小兽身上。

    这只小兽,通体漆黑,犹如墨染,唯有头部一片雪白,乍一看起来像是水獭,但眼睛比水獭大很多,明亮的仿佛是一对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的黑宝石一样,四肢粗壮,其爪如猫,煞是可爱,尾巴扁平,像是船舵,全身上下胖乎乎的,但却非常灵活,在小男孩的怀里钻来钻去,偶尔发出啾啾的声音,舔一舔小男孩的掌心和脸颊,显得非常亲昵。

    李牧看不出来这只小兽是什么品种,但觉得它非常有灵性。

    小男孩摊主的身前,竖着一个标牌,上面用英仙星区通用文字写着‘灵兽换一枚,不接受仙晶’字样。

    这是要以物易物。

    “是白头虎的幼兽!”有人道。

    立刻有人冷笑着反驳,道:“不懂就不要瞎说,你家的白头虎尾巴是扁平的啊?让我说啊,这是一只变异了的穿星甲幼兽,可了不得,成年的穿星甲,可是出了名的宇宙凶兽,位列星河十大凶兽之一,以星核为食,实力堪比将级乃至于王级的强者,啧啧啧,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一只。”

    李牧听了,心中微微一动。

    还有这么厉害的生物呢?

    他来了一点兴趣。

    一个白面黑须,脸上贴着膏药的老道士,手中握着一个幡,正面写‘算神算鬼算人算无遗策’,反面写‘指道指路指门指辨天机’,口气大得很,但动作却是很随便,狗蹲在摊边,面带讥诮地反驳道:“别瞎扯行吗?穿星甲浑身都是星甲,你见过全身都是黑毛的穿星甲幼兽?“

    “我不是说了嘛,它可能是变异的。”之前说话的那人,声音明显弱了很多。

    李牧哑然失笑。

    感情这人也是胡扯的啊。

    就说嘛,要真的是那个什么穿星甲的幼兽,只怕是英仙星区都抢疯了,金阳宗也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还能容这个大圣境的男孩在这里售卖?

    真正的穿星甲幼兽的话,兵境强者都会打破头来抢的吧。

    “这是一头星源兽,皮糙肉厚,耐打经摔,基本上就是一个观赏玩耍型宠物,没有什么战斗力,哦,对了,星源兽的嗅觉发达,可以作为追踪之用……“

    老道士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众人也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追踪,只是一个鸡肋功能而已。

    星际之间,星河之中,追踪一般用的都是道术神通,依靠气味追踪,就算是再精准无误,也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依靠气味不可能从一个星球追踪到另一个星球啊。

    真空之中气味怎么传播?

    围观的人,三三两两地离开。

    摊子眼看就要变得冷清了起来。

    男孩子有点儿着急,连忙大声地道:“平头可不是一般的星源兽,它是星源兽王的后代,有王族血脉,它厉害了,不仅会追踪,还能寻找草药,而且可以当做是盾牌用,就算是虫境巅峰高手的一击,它都能挡下来。”

    男孩有点儿语无伦次,大声地说着怀中幼兽珍贵之处。

    听他这么一说,有些人留步,回来继续观察。

    “这小家伙,灵气波动微弱的可怜,还能挡住虫境一击?”有人质疑。

    男孩大声地道:“不信可以试试。”

    他将幼兽抱在怀里,亲昵地安抚,说着什么,那幼兽似乎是能够听懂男孩的话,最后自己爬到了摊子前的地面上,将身体缩成一团。

    还真的有一位破碎境的修士,直接抬手,就是一道剑光,劈在了小兽的身上,将它砸在了地面上,几乎劈成了两片。

    “啾啾啾……”小兽发出了疼痛的惨呼。

    但奇怪的是,它的身躯在中剑的瞬间,就好像是没有骨头的橡皮泥一样,看似是被一剑劈开,实际上还有一层薄薄的皮相连。

    等到剑光散去,它又重新恢复了胖乎乎的体型,且已经将剑光完全卸去,地面上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痕迹。

    小兽疼的叫唤着,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爬起来,冲到了小男孩的怀里,啾啾地悲鸣着,用头拱着小男孩的手掌,呜呜咽咽。

    小男孩一脸心疼地安抚它。

    周围响起惊呼声。

    不管怎么说,这小家伙,的确是可以抵挡破碎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周围原本要散去的一些人,脸上也来了兴趣。

    李牧也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星河之间的造物真的是神奇啊。

    刚才出手的那位修者,绝对的货真价实的破碎境,竟然被这个奇异的小兽用身体给硬接了下来,除了疼之外,它竟是毫发无损。

    有人开始开价。

    “没有,我给你一颗吧,小家伙你修炼用得着,这只小兽崽子,你还给我,怎么样?”

    “嘿嘿,这样吧,我给你一枚银色仙晶,够你买吧。”

    “买了过去还要喂养,等于是添个麻烦,再说了,能够挡住虫境修士的一击,有什么用,又不是凡境或者是兵境强者的攻击,嘿嘿,我看啊,最多十颗铜色仙晶,不能再多了。”

    “我来说一句公道话,可是七品疗伤药,这只星源兽不值这个价,小家伙,我这里,有一株,也可以疗伤,效果不比差,勉为其难与你换了,你还占了我大便宜呢,如何?”

    集市上常见的讨价还价手段。

    “这群混蛋,杀价杀的真狠啊。”丁毅的声音,突然在李牧的身后幽幽地响起——

    谢谢大家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