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 乱世狂刀

0930、终极一战(6)

    竹凌风剑法天下无双,昔日有大陆第一剑客之称,结果李致远的评价,只有‘犀利’二字,这让他颇为不忿,对上李致远,他倒是会慎重一些,至于号称的沈甲,则根本不在他的眼中,一个后辈而已,就算是再怎么声名鹊起,也挡不住一剑。

    ……

    耸石林。

    这是位于天道山南部,一片并不舒缓的斜坡,大概上下一千多米的石林,仿佛是被某种秘术石化了的树林一样, 怪石耸峙,有一种死亡僵硬的美感。

    身穿道袍的中真域第一神宗中真教的掌教,鹤发童颜,道骨仙风,背负道剑,缓缓地来到了石林的边缘,身形一动,就来到了一块如僵树一样的怪石顶部。

    “周围都是郁郁葱葱,唯有这片区域,僵石占据,应该就是‘尊上’所说的厚土石脉的结点了,破掉此处,天道魔宗的护山大阵,不攻自破。”中真教掌教轻抚白色长须,微微点头。

    然后,他看向远处石林中,道:“天道宗的朋友,现身吧。”

    “本以为素来讲究‘返璞归真,唯我最真’的中真教,是五大神宗中唯一的明白人,没想到,掌教还是出现在了这里,难道你也觉得,天道宗是魔宗?”

    一个身影在空气之中缓缓地浮现。

    “是你?”中真教掌教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道:“雁南飞,你何时加入了天道宗?竟然来为天道宗守阵?”

    这个现身守阵的人,正是昔日红袖招中白给李牧的武道奇才雁南飞。

    “八年之前,我儿就成为了天道宗李长老的入室弟子。”雁南飞道:“掌教还是请回吧,今日这地脉结节,你破不了。”

    中真教掌教脸上惊讶的表情逐渐消散,微笑着道:“雁施主,这些年,你在江湖上,的确是风头正劲,不过,终究还是见识少,经历了少了一些,你挡不住老道的。”

    雁南飞道:“难道见识多,经历多,就要做这种背叛约定,背后偷袭的事情吗?我当初,与中真教一位道兄,一起游历江湖,曾经在他的身上,感受到过中真教真正的‘真’之奥义,亦被他的伟大人格魅力感动,谁知道你这个掌教,竟然是比他远远不如。”

    中真教掌教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外,道:“可是我教道全?”

    雁南飞正色道:“正是道全真人。”

    中真教掌教心里叹了一口气,道:“我若不除李致远,不铲灭天道宗,便是整个风云大陆,都会有灭顶之灾,所以不得不如此,哪怕是因此而遭受天谴,我亦一力承担,雁施主,你亦是风云大陆之人,为何要站在一个天外邪魔的阵营中,与生你养你的世界为敌?”

    雁南飞道:“掌教乃是得道真人,竟也会相信那些无稽流言?”

    中真教掌教道:“并非完全是流言,我教道机长老,亦曾付出代价向冥冥之中的天机求证过,李致远的确是来自于天外。”

    雁南飞道:“来自于天外又如何呢?便一定是邪魔吗?难道不能使下凡的仙人,我等武人,追求飞升,想要得道成仙,难道仙人就不能下凡吗?”

    中真教掌教沉默了一瞬,道:“多说无益,老道时间拖不得,雁施主,得罪了。”

    ……

    “蓝如海,你果然成为了天道宗的狗。”

    南蛮域第一神宗掌教南翼,短甲,赤足,皮肤黝黑如精铁,卷曲短发,目光凶狠,咄咄逼人,站在一片湖水的水面,看着对面拦住了自己的对手。

    昔日闻名天下的东方教教主蓝如海,是一个黑衣服书生,看起来非常年轻,身上带着书卷气,背后背着一张琴,头戴书生方巾,面容白净,五官端正秀气,很难将他同天下正道强者闻之变色的大魔头联系起来,更像是一个琴心剑胆游历天下的意气书生。

    “呵呵,南宗主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和不讲道理,你能够为那个神秘尊上效力,那为蓝某人为何就不能与天道宗结盟?”蓝如海气度潇洒,说话时,未开言先带三分笑,很容易就令人心生好感。

    “我乃除魔卫道,你这魔教之主,岂能与我相提并论?”南翼怒道。

    蓝如海道:“你蛮神教在南蛮域,虽然号称是护教神宗,但却以生民为刍狗,以活人为祭献,欺男霸女的事情,做的可比我东方教多多了,也配自称正道,要是真的那么想要除魔卫道,不如先把自己除了吧。”

    南翼冷哼一声,脚下的水面上,划出两道水龙,腾起呼啸,朝着蓝如海袭杀而去,道:“妖言惑众,今日,我先杀你,再灭天道宗。”

    蓝如海哈哈大笑,背后的古琴往怀中一揽,未见他手指如何动,一连串流畅的音律如溪水般流淌而出,在半空中,激出神兽幻象,与那两道水龙缠斗在一起。

    音律大家蓝如海,昔年不过是一个小琴童,后来遭遇人生挫折,青梅竹马之人被抢,他性情大变,加入东方教,立刻展露出来了惊人的武道天赋,自创音律武道,横行天下,后成为东方教之主,与五大神宗的掌教分庭抗礼,一己之力撑着东方教威名不堕,乃是当世奇人。

    对上蛮神教的掌教南翼,丝毫不罗下风,且很快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

    “消失十一年,没有想到,江湖上都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原来你一直都隐藏在天道宗中。”一袭布衫,脚踩布鞋,宛如农夫一样的老农,嘴里吧嗒吧嗒地抽着烟锅,看着对面一袭白衫的老人,道:“看起来,这些年,你的功力,进展很快啊,都敢现身出来阻拦我了。”

    白衫老人道:“我也没有想到,上一次正邪大战的正道盟主,郑大侠,竟然还活着,而且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

    老农咧嘴一笑,道:“小人物?呵呵,只有那些庸人,才会将昔日天道宗的当成是小人物,不知真佛啊,呵呵,当年你受伤蛰伏,功力几乎完全丢失,没想到,竟然又补得回来,真是一个奇迹啊。”

    白衫老人便是这一世李致远的师父,江湖上失踪了十一年的。

    看着周围云海茫茫,道:“功力恢复,多亏了我那徒弟,倒是让郑大侠当年的一番暗算功亏一篑了,其实,当初暗中对付天道宗,便是你这位前盟主在背后指使吧,否则,四海神教与我天道宗无冤无仇,为何如此?”

    “可惜了,四海神教把事情办砸了。”老农磕了磕烟锅中的烟灰,道:“更可惜的是,当时没有将你那徒弟直接杀了,本想着是折磨你,没想到,却催生出来一个大魔王,到最后,我都不敢现身了,不是他的对手啊。”

    “呵呵,当年的正道武林盟主,如今却只敢躲在背后放冷箭,你也曾风光一时,如今成为了尊上麾下的恶狗,不觉得可怜吗?”道。

    “不管再风光,终究有老的时候,花无百日红,人岂能千日好?”老农对于指责,淡然一笑,道:“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非要问一个对错,就没有意义了,就如今日,你我之间,中有一战,你若是胜了,昔日暗算之仇得报,岂不快哉?我若是胜了,那你也就只能痛呼命运不公了,说得再多,不如刀剑来的痛快。”老农将烟锅收起来,插在了后脖子里,然后拍了拍手,取出自己的成名兵器一根锄头。

    昔年,这根锄头打遍天下无敌手。

    ……

    ……

    “不用这么客气,是我应该谢谢你。”

    李牧突然就笑了起来。

    聂人龙微微一怔,然后心里没来由地泛起一丝不安。

    “谢谢你布置了这么多,也谢谢你告诉了我该如何打破这天地桎梏。”李牧放开了扶着陆川的手,原本因为是血而略显佝偻的身躯,陡然变得笔直了起来,道:“谢谢你一个反派这么多的废话,将前因后果,讲的这么清楚。”

    他一伸手,拔出了插在腰腹之间的那个三叉戟的断尖。

    前后透明如碗一样大的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但是在聂人龙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伤口迅速地恢复,不出三四息,就彻底消失,腰腹间仿佛从未受伤过一样。

    “这……怎么可能?”聂人龙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世界上,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这样恢复伤势,就算是昔日那些武道极致的绝世强者,受了这么重的伤,也得修养一两年,还会留下疤痕,怎么可能像是修补泥人一样,这么快就完全恢复,这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功法。

    “没有什么不可能。”李牧说着,他胸前的蓝色血迹,也逐渐消散,又变成了鲜红色,仿佛是倒流一样,重新回到伤口中,道:“一次不长记性,非要两次才可以,神泣之毒已经说明了问题,可你非要在了一个什么毒针,有用吗?”

    一滴蓝色的液体,悬浮起来,飘在李牧的身前。

    “我不怕毒,并不是我对毒药有抗性,而是这个世界上的任何毒,都根本无法对我造成任何的损害,根本难以侵入我的血液中……”李牧指尖冒出一团火,将蓝色液体燃烧蒸发。

    “机关算尽太聪明,可惜到最后还是一场空梦。”

    李牧瞬间就恢复了巅峰状态的力量和状态,一步步地凌空走向聂人龙,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送你上路吧。”——

    今天还有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