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 乱世狂刀

1276、第一滴血

    焦晃说完了,赶紧低下头,跪在大殿上,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多说多做出了错,触怒此时心情不好的仙主大人,成为出气筒。

    凌霄殿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李牧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王座的仙金扶手。

    他的大脑,正在飞快的分析着。

    炼妖阁是月川府的三大势力之一,但这并不是他们嚣张的底气。

    哪怕是月川府境内的第一势力,也都没有资格,和仙庭对抗。

    按照焦晃所说,炼妖阁的底气,应该是来源于背后的母宗势力,东圣洲顶级大宗镇妖阁。

    镇妖阁与炼妖阁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炼妖阁只是月川府的大势力,而镇妖阁,却是在整个东圣洲的万千宗门中,都排名前前列,是万仙盟中有名的大宗派,门人弟子众多,成千上万,天才强者无数,控制着广袤的疆域和富饶的资源。

    在东圣洲三十六州府各处,都有镇妖阁弟子的活动痕迹。

    传闻便是在东圣洲的大天庭,也有镇妖阁出身的仙道强者,身居要职,把握着诸多权柄部门,是一个底蕴深厚的万仙盟老牌派系,拥有着很强的能量。

    而炼妖阁便是镇妖阁在月川府的支脉。

    放在以前,炼妖阁面对小仙庭,绝对不会有这种对抗的勇气。

    但是现在,得到了炼妖阁的支持,尤其是一位教主级人物的支持,就变得有些肆无忌惮了,连小仙庭的掌座级人物,都敢重伤和扣留。

    莫不是觉得,自己刚刚上任,脚跟浅薄,所以要来立威?

    还是说,自己调查老神棍手环的事情,引起了某些人的警觉?

    李牧心中难以测定。

    但是直觉告诉他,那个所谓的【绝天教主】,是针对自己来的。

    “看来得去一趟炼妖阁了。”

    李牧起身。

    “焦晃,随我去炼妖阁。”

    他朝着凌霄殿外走去。

    才刚刚当上小仙主,就有人来找麻烦,要是不展现一下手段和脾气,只怕是日后会有更多不长眼的东西,前来挑衅。

    更何况,这件事情,李牧占着理。

    他丝毫不介意借此机会,斩杀掉一位镇妖阁教主级的人物,削弱万仙盟的力量。

    ……

    ……

    炼妖阁的山门,坐落于莲花山。

    莲花山是月川府境内的一处灵韵之地,山清水秀,因为主峰莲峰周围,又有四座伴山,四面围绕,仿若是七瓣盛开的莲花花瓣一样,因而得名莲花山。

    坐落在莲花山主峰的炼妖阁,距今已经有五千年的历史。

    传闻初代创宗真人【铁羽真人】途经此地,看重此地的山水灵气,于是创立了炼妖阁之后,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逐渐兴盛了起来。

    后来,原本只是镇妖阁弃徒的【铁羽真人】,得到机会,得以重返师门镇妖阁,于是炼妖阁便得到了镇妖阁的支持。

    此后数千年,炼妖阁就一直处于一个飞速发展的状态,最终成为了月川府境内的三大顶级宗门之一。

    这段历史

    ,并不是秘密,月川府很多人都知道。

    朝阳初升。

    秀丽的七瓣峰和主峰,都尽然在瑰丽的鲜红光明之中,美丽不凡。

    整个炼妖阁处于一种奇怪的忙碌气氛中。

    三十六层炼妖塔,是炼妖阁的标志性建筑。

    在炼妖塔的顶层,一位身披玄色道袍的赤眉仙人,凭栏而立,飘飘凌风,俯瞰整个山门。

    他身形高大,面容方正。

    眼眸之中,似是有星海沉浮,有大渊魔气流转一样。

    “师祖,已经到中午了,那木牧怕是不敢来了。”

    炼妖阁的台上长老,一位身穿黑白双鱼道袍的白发道士,恭恭敬敬地道。

    身边还有其他身穿不同制式道袍的炼妖阁道士二十多人,宛如众星拱月一样,将那位赤眉仙人簇拥在最中间,小心翼翼地恭维着。

    赤眉仙人淡淡地道:“由不得他。他不敢来,本座便去找他。月川府仙主的位置,不该属于他,拿了我镇妖阁看上选中的东西,就得付出代价。”

    白发道士道:“那昨日擒下的仙庭各府掌座和天兵天将,该如何处理?”

    赤眉仙人语气随意地道:“愿意降服的留下,要死忠木牧的,统统杀了。”

    “这……”白发道人吃了一惊,犹豫着道:“祖师,徒孙并非是质疑您的决定,但就怕消息传出去,大仙庭震怒,毕竟这些人,都是仙庭的在编人员,尤其是各府掌座,权势地位不低,若是随意打杀,触犯了万仙盟的律令,到时候就难收尾了。”

    赤眉仙人回头看了一眼白发道人,眼中有些失望。

    “怪不得这些年,炼妖阁的发展是江河日下,你身居高位,却瞻前顾后,做事犹豫,没有丝毫的担当和手腕……从明日起,你就去后山打扫宗门祠堂吧,老了就退下去,让有能力和冲劲的年轻人上来。”

    赤眉仙人道。

    白发道人顿时面色惨白,嘴唇诺诺,最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神色黯然地退下去。

    倒是旁边数位年轻不大,虎视鹰顾的年青道人,闻言都脸上浮现出了兴奋【m】之色。

    自从绝天教主来到炼妖阁坐镇,他们从未像是这几日一样扬眉吐气过,就连小仙庭的天兵天将,都不放在眼里,直接打杀囚禁,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令他们感觉到了热血都在燃烧一样,有一种天地虽大,皆可去得的豪迈。

    “祖师,孙儿们都愿意为炼妖阁而战。”

    “炼妖阁早就该好好整顿一番了,暮气沉沉的老头子尸位素餐,我们这些真正愿意为炼妖阁抛洒热血的年轻人,始终得不到机会。”

    “我等愿意以教主之命是从,哪怕是打到垂云之城,也绝对不会后退。”

    十几个年轻的炼妖阁长老,纷纷表忠心。

    赤眉仙人微微一笑,道:“很好……咦?”

    他话说到一半,似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闭口不言,抬头朝着外面远处看去。

    一道剑芒,撕裂天空。

    剑光瞬息即至,落到了莲花山上空。

    两个身影在剑芒散去之后出现,立在了莲花峰斜上方。

    其中之一便是去而复返的焦晃。

    另有一人,却是面目陌生,看着极为年轻,白色长衫,素洁如堆雪,纤毫不染,少见的漆黑短发,根根如针,浓密闪光,尤其是他面目俊朗,五官好似刀斧削砍一般,线条分明,充满了蓬勃的英气,身形修长,腰身笔直,犹如一杆标枪一般。

    正是李牧。

    他双手负在背后,面色冷峻。

    一种难以形容的压力,便从这人的身上宣泄出来,顿时令莲花山上,无数的炼妖阁仙人们,都感觉到了一种如临深渊般的压迫感。

    “呵呵,没想到这个小仙主,还真的有几分胆气,真的来了。”

    赤眉仙人微微一笑,道:“随我去见他。”

    仙气涌动。

    炼妖塔上华光流转,载着赤眉仙人和数十名炼妖阁的仙道强者,腾空而起,与李牧两人,相隔百米而止,遥遥相对。

    这一瞬间,整个炼妖阁山门之中,无数的仙人,也在抬头观望。

    其中包括被俘虏了的仙庭大军。

    很多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大战和死亡的气息,萦绕在每个人的心中。

    “你便是那不知死活,胆敢反抗仙庭意志的绝天道人?”

    李牧目光一扫,最终落在赤眉仙人的身上,感觉到此人修为精深,气息犹如星河大渊一般,竟是不见深浅,站在虚空中,仿佛是与整片空间融为一体一样,流转着的仙道气息高明到了极点。

    不愧是来自于镇妖阁的仙道巨擘。

    怕是仙王之上的强者。

    怪不得这么有胆气。

    “本座正是绝天,你便是取巧窃夺了月川府仙主之位的小贼李牧?”绝天教主看着李牧的眼神中,充满了蔑视和轻慢。

    李牧并不想多废话,开门见山地道:“将仙庭兵马放出,然后你自己自封修为,束手就擒,等候万仙盟律令裁决,我可以在月川府境内,留炼妖阁一脉一丝生机,否则,别怪本座不讲情面,今日就将炼妖阁彻底抹掉。”

    “呵呵。”绝天教主冷笑了起来:“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辈。”

    李牧不想打嘴仗拖延时间,直接道:“本座给你十息时间,十息之后,后果自负。”

    绝天教主的眼神,渐渐阴翳狠沉了起来。

    “呸,木牧,你算是什么东西,得志便猖狂,不要以为你抢先坐上了小仙主的位置,我家祖师就不敢动你,你那点儿权势地位,在我家祖师面前,就是一个笑话。”

    身穿镶金嵌银道袍的年轻炼妖阁长老冷笑道。

    李牧扫了一眼:“报名。”

    年轻长老一窒,旋即冷笑道:“本座炼妖阁血炼堂堂主高邑,木牧,你真是……”

    “辱骂仙主,当诛……死!”

    李牧眼眸一闪。

    一道刀光闪烁。

    刀光才闪起的瞬间,叫做高邑的年轻长老,人头就咕噜噜地滚落了下去,脖颈处喷出火焰,肉身连同元神,一瞬间灰飞烟灭。

    近在身边的绝天教主竟是未来得及出手救人。

    第一滴血,洒落莲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