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 乱世狂刀

1380、整整齐齐

    这一次出手,与刚才对付豹首年轻天骄不同。

    之前,在不能确定豹首年轻天骄是否是暗杀花想容阴谋成员的前提下,念在诸神殿与尊兽台的确是盟友关系,且白虎和小九都还在尊兽台,所以李牧手下留情。

    飞刀刀柄击飞豹首年轻天骄,只发了三分力,留了他一命。

    但对这个刚才主动挑衅,完全就是掀起群架的罪魁祸首,李牧却是没有留情。

    飞刀带着犀利无匹的杀气,射向这位冥府天骄。

    “你……”

    冥府天骄惊怒狂吼。

    他身形一阵扭曲,消失在了原地。

    咻!

    飞刀穿过其身躯残影。

    折返而回。

    李牧手指转动飞刀,嘴角划出一丝冷酷的弧度。

    杀生术。

    果然是杀生术。

    咻!

    飞刀再度破空。

    刀气霸烈。

    “木牧,你不要太过分!”

    虚空之中,人影一闪,乍现,旋即又消失。

    飞刀第二次掠过虚空残影,无功而返。

    而这一次,李牧更加确定,这个冥府天骄,施展的就是杀生术。

    而且可以确定,正是与那个仙圣暗杀者一脉同源的【十界灭杀】。

    以李牧的实力修为,要杀这个先皇高阶修为的冥府天骄,不过是一念之间的时间。

    之所以让对方连续逃脱两次,就是因为李牧故意留了破绽生路。

    他看过【十界灭杀】大经,虽然没有修炼,更没有融会贯通,但却窥视到了这一门神通秘术的奥义,每次出手,看似是霸烈无匹,杀机无限,但实际上,却是留下了只有【十界灭杀】神通才能逃生的‘门’。

    果然,这个冥府天骄两次成功逃生。

    李牧冷笑起来。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来路上布局暗杀自己三人的,乃是【冥府】的人。

    冥府与镇仙塔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既如此,那就别怪我手黑了。

    咻咻咻!

    飞刀带起尖锐的道音轰鸣声。

    一道道的紫金色刀线,犹如罗网,密密麻麻地织在虚空中。

    “啊……”

    冥府天骄悲呼一声。

    虚空中,血光一闪,落下一条手臂。

    他施展秘术,连续逃遁。

    但那紫金色的飞刀,却犹如天罗地网一般,将他一次次地拦截,震回,像是猫戏老鼠一样,将他封锁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不断地割裂他的身躯,却不致命。

    一点点血花,在虚空之中绽放。

    鲜血滴落。

    地面被染红,像是血色的桃花盛开。

    “杀。”

    “快救冥古师兄。”

    冥府的其他年轻天骄,看到这一幕,顿时纷纷都冲了上来。

    咻咻咻!

    李牧左手间,又出现一柄飞刀,飙射而出。

    刀气霸烈。

    噗噗噗!

    冲过来的三位冥府年轻天骄,距离李牧十米,便被紫金色飞刀洞穿,人在半空,化作了一蓬血雾爆开,白骨和血肉都震碎,连同元神一起,骤然燃烧起来,像是一朵盛开的紫金莲花一样,美丽,邪异,致命。

    “什么?”

    “天!”

    “又杀人了。”

    “这……要出大事了。”

    一瞬间,三个冥府天骄陨落,尸骨无存,形神俱灭。

    周围诸人,被吓得魂飞魄散,心惊肉跳。

    疯了。

    这个木牧,简直是疯了。

    事情急转直下,很多人甚至都丧失了思考能力。

    任何人在见到三大冥府天骄身死,只怕是都冷静不起来。

    冥府是什么样的势力啊?

    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睚眦必报。

    平日里,若是有人骂几句,被冥府的人知道了,也会被惦记,会被下黑手,而现在,木牧连杀三大冥府天骄,这可是把天都捅破了。

    这个人,真的是疯了吧。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咻!

    飞刀破空。

    一条腿从虚空之中坠落下来。

    李牧道:“最后一次机会,是谁暗中指使你?”

    问话的同时,李牧的神识覆盖扩散出去,暗中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以期可以找到暗中下棋的人,但并无收获。

    “木牧,我与你同归于尽。”

    冥府天骄怒吼。

    他无视那飞刀勾勒出来的刀线之网,突然毅然决然地朝着附近一株桃树上撞去。

    桃园有规矩。

    战斗可以,流血可以,死人可以。

    但是,伤到桃树,不行。

    哪怕是伤到一片树叶,都不行。

    名府天骄绝命一撞,就是要伤桃树。

    哪怕是撞下来一片树叶,也算成功,可以拉着木牧同归于尽。

    咻!

    一道刀芒流转而过。

    他人在半空,直接被洞穿,化作一朵金莲般怒放的火焰,一闪而逝,瞬间消失,形神俱灭,死了个干干净净。

    撞树?

    不可能的。

    李牧早就有所提防。

    实力相差如此巨大的情况下,李牧想让这冥府天骄怎么死,他就得怎么死,想要临死拉一个垫背的,那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

    飞灰流转。

    李牧收刀。

    四周,一片寂静。

    杀半蛇青年,杀冥府四位天骄,整个过程,不够使弹指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一念起,杀劫生。

    杀劫生,天骄灭。

    “这……”白虎瞠目结舌地打破了桃园的平静,道:“万仙福地的天骄,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所有人回过神来。

    一道道震惊、敬畏、复杂的目光,看着李牧。

    很多人猛然意识到了一个之前被愤怒遮盖了的可怕事实。

    那就是木牧的实力,未免也太高了吧?

    弹指一瞬间,斩杀仙皇,其中就有两尊仙皇高阶,这需要什么样的力量?

    反正仙皇巅峰肯定是做不到。

    最少是仙圣。

    也就是说,这个外面来的人,竟然是一个仙圣级的存在?

    意识到这一点,许多年轻天骄的心中,一阵阵的恍惚。

    一个外面来的低贱卑微之人,竟然拥有着远超他们的修为和力量?

    他是怎么做到的?

    远处。

    幽暗之中观察着这一切的幽灵,显然也有些意外。

    事态的发展无关大局,但是一次性损失掉了四名宗门天骄,对于冥府来说,还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不过……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不是吗?

    他对于今日桃园之争的进展,还是非常满意的。

    桃园外。

    数道流光飞射而至。

    咻咻咻!

    人影落在桃园入口大门出。

    是四尊浑身都缭绕着犹如黑墨一般氤氲的冥府强者,浑身不经意之间澎湃着强大的气息,远超那些年青一代的天骄。

    这是冥府的老牌强者了。

    四人面对大门口那个面色愁苦的老农,没有丝毫的托大,出示了令牌,得到了允许之后,才进入桃园。

    院子里的年轻天骄们,见到这四人,心中震动。

    到来了。

    冥府的老牌强者出现了。

    事态要扩大了。

    冥府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而木牧再强,也不可能对抗万仙福地七大势力的老牌菁英强者吧?

    一切要到此为止了。

    无数道目光,看着冥府四大老牌强者进来。

    李牧的脸上,毫无惧色。

    他目光如刀一样,盯在这四个冥府强者的身上。

    很强。

    仙圣级的存在。

    尤其是,在这四个人的身上,李牧感觉到了与之前半路伏杀自己的仙圣暗杀者相同的气息。

    很好。

    李牧笑了起来。

    四大强者也感受到了李牧的目光。

    这种充满了侵略性的审视目光,令他们心中已经升起了杀意和愠怒。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幸存的冥府年轻强者,连忙冲过来,指着地面上那些鲜血,说了一些什么。

    瞬间,可怕的杀意犹如暴雨一般降临。

    一个冥府老牌强者,双眸中爆射出凛冽的目光,刺向李牧。

    万众瞩目之下,李牧微微一笑,对着这位冥府老牌强者,勾了勾中指。

    ……

    ……

    灭无欲和东方夜刃正在前往桃园的路上。

    他们在今日,才算是结束了苦泉中的历练。

    两人的体质和根基,得到了极大程度的提升。

    仙鹤少年的通知到来时,他们正好刚刚从苦泉之中走出,被告知了路线之后,两人一前一后,赶赴桃园。

    悟道大会什么的,他们并不感兴趣。

    和李牧一样,他们在乎的是可以破解境界滞障的仙桃。

    两人都有境界瓶颈。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作为昔日的仇敌,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之所以处于同一个阵营,只不过是因为灭无欲心中的执念而已。

    一路无话。

    很快到了桃园之外。

    看到入口处面色愁苦等待着的老农,两人心中,都是微微惊讶,但还是规规矩矩地拿出令牌,顺利进入到了园子里。

    沁鼻的桃香扑面而来。

    两人都觉得一阵轻盈,体内仙元前所未有的活跃,顿时一喜,正要运功调息,猛然之间,齐齐觉得周遭的气氛,好似是有些不对。

    正在这时,一个大笑声震彻耳边。

    “哈哈哈哈哈,所谓冥府,不过如此。”

    熟悉的笑声。

    是李牧。

    东方夜刃举目看去。

    却见桃源深处,一处水塘边,李牧持刀而立。

    在他的面前,已经躺着三个黑色身躯,倒在血泊中。

    而就在这时,李牧手中的化血神刀,突然一刀劈出,斩向空无一物的虚空,但下一瞬间,一团血光崩现,一个身影从虚空之中跌落出来,宛如被斩首了的野兽一样,正好倒在那三个黑色身躯边上,手脚一阵抽搐,旋即不动。

    四个尸体,阵阵齐齐,躺在血泊中。

    整个桃园中,仿佛是鬼蜮一般寂静,落针可m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