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 乱世狂刀

1637、逝去

    “必须尽快堵住结界缺口。”

    李牧一身修为,毫无保留,挥刀激进。

    从缺口中涌入的黑潮魔影,被李牧给逼退了。

    他才松了一口气。

    轰轰轰!

    阵法破碎的声音响起。

    南天门哨镇四周的结界,连续不断地破碎。

    大量的黑潮魔影涌入。

    完了。

    李牧心中一叹。

    局势恶化至此,他根本无力回天。

    眼见得护罩结界千疮百孔,根本就堵不住了。

    他飞身回去,朝着秦空域家风驰电掣。

    才到门口,就见秦灵儿挥舞着长刀,与一个黑色魔影战斗在一起,秦可真和秦可玄两个小家伙,也穿上了小小的甲胄,躲在门口石像旁边,眼睛里充满了惊恐。

    秦灵儿修为不过是仙皇,好在与她交手的黑色魔影,是普通魔影,实力也不是很强。

    但远处街道,已经有数百黑色魔影潮水般冲来。

    李牧瞬移而至,一刀将黑色魔影劈飞。

    紫金长刀分解,化作一百二十柄紫金飞刀,席卷而出,将街巷中的黑色魔影,都尽数斩灭。

    “快,去中心阵法台。”

    李牧大声地道。

    哨镇中,有传送阵法仙台。

    平日里,是用于传送紧急军讯的。

    当然,也可以传送生灵。

    四周已经被黑潮包围,再无退路。

    只能借助阵法台撤走了。

    有一些仙兵仙将,也正在护卫和组织阵中的老幼,朝着中央阵法台撤退。

    哨镇周围,黑色潮水汹涌而入。

    那些被卷入黑潮之中的仙民,发出惨叫,很快就化作了枯骨仆倒。

    然而,情况比想象之中的更加糟糕。

    “阵法台已毁。”

    有人大声地悲呼道。

    李牧带着秦灵儿三人,冲到中央阵法的时候,就发现阵法仙符的光芒在急骤地闪烁,却始终无法产生传送之门,最终更是发出轰鸣之声,整个石台,轰然崩塌。

    最后的路,也断了。

    数千仙民聚在破碎的阵法台周围,一脸的悲壮。

    “守住这里,等待援军,天阁关的援军,很快就可以到了。”

    秦空域的大喝声传来。

    只见他浑身鲜血淋漓,战甲破碎,手中拎着双刀,从南天门的方向而来,道:“众人速速随我进入南天门大殿,退守大殿,等待救援。”

    南天门大殿,是天庭的南方门户。

    其后的哨阵,是巨灵一族后来所建的生活之地。

    而南天门大殿,则是天庭的大神所建,更有五帝的仙术加持,无比稳固,可以作为最后的死守之地,等待救援。

    在仙兵仙将的护卫之下,众人纷纷朝着南天门大殿冲去。

    黑潮涌入。

    一个个魔影仿佛是来来自于地狱的恶鬼一样,疯狂地追杀。

    战斗。

    惨叫。

    怒吼。

    鲜血。

    最残酷的屠戮打破了这个原本充满了烟火气息的和平哨镇。

    李牧手脚冰凉,心沉了下去。

    退守南天门大殿?

    他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看到的破败南天门大殿的惨状,那些宁死不退挤住大殿门口的尸体,大殿里被屠戮的老幼妇孺的尸骨,还有三楼被钉死在墙壁上的骷髅干尸……

    难道……

    “不,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李牧在心中狂吼。

    虽然他此时,已经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很难改变,或者要是真的改变了,有可能因为蝴蝶效应,对于后世造成一些无法预计的影响。

    但,他就是要去尝试。

    他无法做到如一个旁观者一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半日前,还和蔼亲切地和自己有说有笑的新朋友们,就这样惨死在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戮之中。

    “杀。”

    李牧帮助阻敌。

    最终,大部分的仙民,都退入到了南天门仙殿中。

    “前锋队,守住前门。”

    “左翼,替补。”

    “后队守后门。”

    “右翼,替补。”

    “开启大殿防御阵。”

    秦空域一连串命令下达。

    南天门大殿暂时被守住了。

    大殿里弥漫着血腥气息。

    秦空域浑身是血。

    伤者也在被抢救。

    从紧张到窒息的战斗中,暂时脱离出来,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一种迷茫和困惑。

    这突如其来的敌人,神秘而又强大,血腥而又残忍。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势力?

    竟敢与天庭为敌?

    然后便是愤怒。

    天庭之威不可忤逆。

    这些敌人,不管是什么来历,他们都该死。

    天庭的愤怒,将彻底焚化他们。

    大殿外,战斗在持续。

    南天门的驻军,损失了一半以上。

    “哥,你快来,嫂子她……”

    三楼传来了秦灵儿的悲呼声。

    隐约中,还有两个孩子的哭泣声。

    秦空域心中一紧,急忙上楼。

    李牧也跟上去。

    就看卫如兰身负重伤,一个碗口大小的黑色洞穿伤,将她的心脏位置击碎,对于仙圣来说,这不是致命伤,但致命的是伤口处那黑色的魔气,疯狂地腐蚀着血肉,犹如噬仙的剧毒,无法压制。

    “娘,娘你不要下我和妹妹……”

    秦可真惊慌失措地大哭。

    八岁的孩子,已经明白事情,知道发生了什么。

    三岁的秦可玄并不知道母亲的伤势意味着什么,但也跟着哥哥哭泣着。

    秦空域一个铁血男儿,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顿时也慌了,双刀丢在一边,噗通一声,跪在妻子的身边,仙力倾注,道:“如兰,你不要吓我……”

    声音中,带着颤抖。

    “相公,我……”卫如兰说着,大口的黑色鲜血从口中涌出,面色苍白:“孩子……保住我们的……孩子……”

    话音未落,气息断绝。

    形神俱灭。

    秦空域喉咙里发出一声野兽一般的低吼,整个人跪在妻子的尸体边,像是被抽去了灵魂一样,完全呆滞了。

    生死离别,来的实在是太突然。

    之前妻子受伤,他还以为,只是简单的伤势,治疗之后就可以痊愈。

    没想到……

    “娘,娘……”

    秦可真大哭,近乎于晕厥。

    秦灵儿也傻了:“不,这不是真的,嫂子,不……”

    轰隆!

    剧烈的爆裂声响起。

    整个南天门大殿都颤抖了起来。

    “秦空域,怎么样,死了至爱的滋味,怎么样?”

    一个饱含着怨恨的阴毒声音,在大殿外传来。

    李牧一怔。

    这是……黑色魔影?

    终于主动开口说话了吗?

    而且听这样子,似乎是与秦空域相识?

    崩溃中的秦空域,听到这个声音,猛地站起来,看向外面,神色又惊又怒,怒吼道:“凌彦君,是你?是你引魔军来攻打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