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女友是恶女 海底漫步者

第四百七十八章 选谁?

    阳子变化很大,十年的时间让她从一个个子矮矮的准少女成长为了一个身材高挑、容颜靓丽、颇有时尚感的女郎她身高长到了一米六八,眉眼也长开了,成了一个小美人儿。

    这也挺正常的,她妈妈脑子、人品都有点问题,但长相很不错,她完全继承了下来,而她从小就特别喜欢时尚风潮之类的女性杂志,大了也喜欢打扮,同时也有钱打扮,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精致。

    不过,她生命中的前十年是个小可怜,自幼养成的那种乖巧还在,虽然和铃木乃希身份差不多,但性格脾气很温和,远远没有铃木乃希那么我行我素,飞扬拨扈。

    她还是很讨人喜欢的,这十年时间也有不少仰慕者,但她分不清那些人是喜欢她的姿色、家世还是她的人,而且她更是忘不了北原秀次,忘不了那个在她人生最灰暗的时刻给了她最大温暖的大男孩,越陪着越喜欢,越喜欢越陪着。

    结果十年下来,几乎算种病了,无药可救,无可救药,只能吃了北原秀次进补才能好转。

    冬美没想到阳子还敢跑来问,怀疑她和铃木乃希那个臭屁精站到了一个立场上,顿时很生气,挑衅道:“是我把他关起来了,怎么了?”

    是她关的没错,但那也是北原秀次不想出来面对现实,不然那扇小破门,别说北原秀次了,连她几脚都能踹倒了,哪里关得住他,而且以前她对阳子是特别客气的,毕竟是小姑子,但现在小姑子贼心不死,阴谋篡位,那就不用客气了。

    阳子沉默了一会儿,有些艰难地问道:“是因为我对欧尼桑的要求,冬美姐姐才……”

    冬美哼了一声,歪了头,双臂抱胸,表示很不满,但马上听到家里面传来了“咚咚”的凿门声,忍不住又拔腿往回跑相对于阳子,她更讨厌铃木乃希,不能容忍她在自己家里胡闹。

    她和阳子一前一后赶到了北原秀次的书房门前,发现铃木乃希一边砸着书房的门,一边笑嘻嘻叫着:“北原老爷,我来救你了,你这没良心的死了没有?”

    冬美连忙跑过去阻止,直接把铃木乃希推到一边,指着她大叫道:“臭屁精,你干的好事我还没找你算帐,你还敢跑到我家里来闹?”

    反了,反了,世风沦丧,小三大模大样冲到正室家里来打砸,这还有天理吗?

    铃木乃希不在意,护着孩子笑道:“矮冬瓜,我可不是在闹,我是来看看你有没有谋杀亲夫北原可是三四天没见人了!”

    阳子吓了一跳,冲过去也开始凿门,叫道:“欧尼桑,是我,你在不在?”但里面没动静,她马上转过头来焦急道:“冬美姐姐,快把门打开!”

    不会真被害了吧?冬美姐姐确实挺暴力的,完全有可能!

    冬美不高兴了,凭什么那小子不见人了,你们就以为是我杀的啊!

    雪里这时冒了出来,看了看现场情况,抹了抹嘴上的油,劝说道:“算了,姐姐,关了好几天也差不多了,你就把秀次放出来吧!”

    “不行!”

    铃木乃希在旁挑拨道:“雪里,把门踹开,北原可能出事了。”

    雪里又不是全傻,根本不听:“没有,秀次在里面,活着,我能感觉得到。”

    “欧尼桑快开门!”阳子还在凿门,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她们四个人在门口吵吵,本来想在书房里好好静一静的北原秀次受不了了真是吵死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为什么要受这种折磨?

    他这几天做不出选择,犹豫症犯了,纠结心态正处在人生最高峰,本来心情就很差,现在更是气上加气,直接把书房的门锁拧崩了,猛然打开了门,怒道:“都闭嘴,不准吵!”

    这日子没法过了!

    阳子一头栽了进来,顺手还给了他胸口一拳,不过马上关心地问道:“欧尼桑,你……你有没有事?对不起,我让你受苦了……”

    只看她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北原秀次这是刚从集中营里放出来,而铃木乃希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一指冬美,直接推卸责任:“我可没吵,是你家矮冬瓜在拼命大叫。”

    冬美被北原秀次吓了一跳,但看他还敢生气,更火了,大叫道:“我就要吵,我就要吵,你干的这些好事,我凭什么不能吵?!”

    北原秀次拿这四个人都没招,差点直接给气到抑郁了,抱着脑袋又回书桌后面坐下了,而铃木乃希理所当然的便大摇大摆跟了进去,然后挑了把椅子坐好了,笑吟吟道:“行了,北原老爷你也别苦恼了,我们把事情说开了就好。”

    她看了看阳子、冬美和雪里,然后一脸慈爱的亲了亲孩子,又笑道:“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我是来做个声明的我可没想嫁入北原家,我对现在这情况很满意,矮冬瓜要是因为我在闹,大可不必如此。”

    她确实没有和北原秀次结婚的打算,这是真心话。

    她有了个孩子,继承人已经有了,那结不结婚对她不算重要她不结婚,也没人敢笑话她,但她需要让北原秀次承担一定的父亲责任,主要是健太郎生出来身体好像也不怎么好,为了以防万一,还得让北原秀次日常对孩子上心。

    冬美很谨慎地盯着她,问道:“这孩子是不是北原的?”

    铃木乃希嫣然一笑,举手发誓:“我用人格保证,这孩子和北原老爷没有血缘关系,不过大家这么熟了,让北原老爷认他当个义子,这没问题吧?”

    和北原秀次一样,冬美根本不信铃木乃希的人格不值钱,根本不能拿来当保证她愤怒叫道:“你别说这些混帐话,我要做DNA鉴定!”

    那铃木乃希就不肯了,但她还没来得及胡搅蛮缠,健太郎猛然哭了起来本来睡得很熟,但经不起身边总有人大叫,终于哭了。

    铃木乃希连忙开始哄孩子,冬美愣了愣,暂时也住了嘴,但铃木乃希在家基本靠保姆,出门基本也靠保姆在楼下车队里等着呢,也就是来北原秀次这里她才会单人行动,这会儿哄了两下孩子,孩子反而哭得更加厉害了。

    雪里很好奇的凑了上去,嗅了嗅味道,接着掩鼻道:“乃希,他好像拉臭臭了。”

    铃木乃希连忙看了看,发现还真是,赶紧从挎包中取出了纸尿片,然后皱着眉头开始给孩子换,而冬美凑过去看了两眼看不下去了,直接把她推到了一边,怒道:“你这废物,让我来!”

    这臭屁精就耍嘴有一套!

    健太郎很快就被料理的清清爽爽,马上不哭了,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这么大的婴儿一天要睡十七八个小时的,而冬美顺便仔细看了看健太郎的眉眼,发现这孩子九成九是北原秀次的。

    她比北原秀次那个脸盲症患者强,一搭上眼就找到了这孩子长相上很像北原秀次的好几个特征。

    她更生气了,但轻轻摇晃着孩子拼命忍着,等孩子完全睡熟了,把孩子送到书屋隔门的休息室这才回来发火,一把揪住铃木乃希的衣领,怒道:“孩子就是他的,对不对?”

    铃木乃希也懒得抵赖了,用力掰着冬美的手,但掰不动,也就由着她去了,随口笑道:“行了,矮冬瓜,大家没和你抢北原就不错了,这点小事你还要计较吗?”

    “这还是小事?!”

    “当然是小事,大家都认识他十多年了,凭什么最后全归你了?放心,放心,将来北原的家产都留给你儿子,健太郎一文都不要。”

    冬美更气了,怒道:“这是钱的事儿吗?!”

    “那让健太郎分一份也行,我没意见。”铃木乃希真的无所谓,她的家产留给儿子就够花十辈子了,多点少点都行。

    冬美思路直接给带歪了,一时找不到重点在哪儿了,把她往椅子上一推,本能就反嘴道:“凭什么分给他?想得别想!”

    北原秀次抱着头坐在书桌那里真的抑郁了,我这特么的还没到中年就要分我遗产了?这是你们的真实目的吧?凑到一起吵吵,把我气死了,然后分钱?

    铃木乃希终于摆脱了冬美的魔爪,整理整理了领子,笑吟吟道:“好吧,算你厉害,矮冬瓜,我服了!不分就不分,我们也不稀罕,事情就这么定了。”

    冬美觉得有点不太对,但感觉赢了,算是搞定了一个,不由把目光投向了阳子,而阳子轻轻叹了口气,看了北原秀次一眼,向冬美道:“冬美姐姐,请不要生欧尼桑的气,要怪就怪我,不过我也是没办法了。”

    冬美对一直阳子印象很好,倒没直接发怒,“你是怎么回事?”

    北原秀次叹了口气,刚准备替阳子说一说,但发现雪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他旁边,还在书桌上摆了一大盒花式饭团,一口半个,一口半个吃得很香,顿时让他到了嘴边的话都卡了壳你这是看上戏了?

    你也是当事人之一,你就不想说点什么?你就是想揍我,也比这态度强吧?

    你这二哈老婆真是当得合格!

    雪里注意到了北原秀次的目光,以为他也想吃,犹豫了一下分了一个饭团给他,而北原秀次默默接过,轻轻咬了一小口美乃滋鲔鱼饭团,味道不错,不过你丫果然不傻,给了我一个最便宜的。

    阳子没关注他那边,只是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小声说道:“冬美姐姐,我知道我提的要求很无礼,很让欧尼桑为难,但我真的没办法了我祖父一直催我结婚,这些年他对我一直很好,我不想让他伤心难过,但我也没办法想像和一个不是欧尼桑的人生活在一起……真的,我一想到将来要和一个不喜欢的男人一起生活,就特别特别难受,特别想逃得远远的,但又不能逃,所以我只能厚着脸皮求欧尼桑了。”

    “但这行为不对。”冬美心软了一下,但也没打算把北原秀次让出去,“总不能咱们三个都嫁他,那成什么样子了?”

    “但你和雪里姐姐都嫁他了啊,已经很夸张了,而且……是我先和欧尼桑在一起的,只是那时我太小了,没办法。”阳子说着掏出了“大杀器”,那枚代表“北原之心“的纽扣,认真道:“我等了十年了,冬美姐姐,也许这话很自私,但我真的想要一个机会。”

    她说完之后,慢慢低下了头,又补充道:“欧尼桑以前教过我,只要坚持付出就会有回报,我付出十年了,我现在想要一份回报……”

    冬美犹豫了,但左思右想,还是接受不了,最后歪头道:“不是我不通情理,但真的没办法,我不会同意的。”

    阳子气息猛然低沉了下去,而铃木乃希在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直接笑道:“矮冬瓜,凭什么你说了算?你也没替北原干过什么,为什么你理所当然享受这一切?我说句公道话啊,要做决定,也该北原老爷来做。”

    她也不管冬美气得发抖,直接转头向北原秀次又笑道:“这里有四个,你来选吧!不过我提醒一句啊,要是选我当妻子的话,我不介意你结几次婚……我可不是矮冬瓜那种自私鬼。”

    她没结婚的打算,但不妨碍她趁势搅和一下,毕竟能结婚更好啊!

    冬美给气炸了,我自私?这是能分的东西吗?她直接叫道:“这本就是我的,凭什么拿出来分?”

    “当然要分,欧尼桑对我也是有承诺了,并不是只有冬美姐姐才有。”阳子支持铃木乃希的意见,而铃木乃希更得意了,笑道:“矮冬瓜你是怕了吗?怕他不选你?”

    冬美仰天无声大笑了三声:“我会怕他不选我?可笑!今天就让你死了心,臭屁精!”

    她转头盯着北原秀次,叫道:“你选吧!”

    除了雪里,众人的目光顿时都放到了北原秀次身上,阳子目含期盼,铃木乃希有些得意,而冬美的目光微微有点紧张不安考验感情的时候到了啊!

    北原秀次依次看了三人一遍,表情很难看,而冬美等得不耐烦了,气道:“你快选啊!”

    摆明了要选我,你敢不选我,我打肿了你的眼就回娘家,再也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