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谍影 寻青藤

第九百三十六章 再次嘉奖(求月票)

    宁志恒决定给谷川千惠美透漏更多的信息,于是把高崎茂生的藏身地点告诉了谷川千惠美。

    然后又将另外几张照片,递给谷川千惠美,这是已经筛选出来的四张照片,其中就有已经发现的两个目标。

    “你看一看,这里面有没有你认识的人?”

    谷川千惠美接过来查看,不多时指着一张照片,说道:“我只认识一个人,这个人叫宫原骏,是情报处的高级特工,其他三个人只是有些印象,但是级别都不够,应该是普通人员。”

    谷川千惠美嘴里说着,心里再次确认,中国情报部门在武汉总部一定有潜伏者,不然哪里找到的这些照片,这可都是情报处的人员。

    宁志恒大喜,他本来也就是试试看,能不能在谷川千惠美这里得到些信息,没想到运气不错,最主要的目标给认了出来。

    “你对他,还了解些别的吗?”

    谷川千惠美仔细想了想,摇头说道:“我和他接触的不多,只是隐约还记得,他的口音是日本静冈地区,这个人在军部有些背景,至于别的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宁志恒听完有些失望,他点了点头,把这些照片都收了起来,再次吩咐道:“如果他们再联系你,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没有把握,需要我出手,就提前联系我。”

    谷川千惠美点头称是,宁志恒这才起身离开。

    第二天上午,宁志恒接到局座的电话通知,原来是这一次的嘉奖令下来,这也是力度最大的一次嘉奖。

    自从抓捕玫瑰小组之后,行动二处又接连抓捕森木惠生以下五个情报小组,剑芒小组,松田次郎以下两个观察小组,近百名日本间谍,缴获电台八部,密码本七部,彻底破坏了日本重庆情报网,可以说是空前的大捷。

    本来按照规定,每一个案件都要按照结案报告和叙功报告进行一次奖励,可是宁志恒的动作太快,一个叙功报告刚递上去,还没有审批,另一个报告又接着提了上去,局座和高层被搞得手忙脚乱,干脆等到最后一起总结之后,一起批了下来。

    这样一下来,积攒在一起,动静可就大了,为了表示隆重,所有军官被招到军统局总部,就在大礼堂里,举行一个嘉奖仪式。

    这一次行动二处又露了大脸,光是晋升令就下达了十二个,其中行动二处情报一科和行动三科,囊括了大部分的奖励。

    宁志恒的嫡系都全部晋升一级,基本上都已晋升为校级军官,尤其是宁志恒的警卫队,赵江以下的三个队长,冷青,裴明元,曾兴国,都晋升为少校军官。

    在情报三科里,就连刚刚投靠过来的侯时飞,也因为缴获一部电台和密码本,晋升为少校军官,完成了关键的一步。

    至于尉级军官的晋升更是不在话下,光是晋升令就宣布了好半天,当然作为执行人的宁志恒,又理所应当的获得一枚二等宝鼎勋章。

    这么大力度的奖励,这么大范围的晋升,可是军统局前所未有的事情,可以说这一次行动二处在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借助清剿行动,将整体的军衔都提升了一个级别,可谓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与会的军统局军官们都是被惊得目瞪口呆,心中的滋味自然是百感交集,羡慕,嫉妒,痛心,懊悔不一而足!

    尽管大家心里各怀心思,可是一看到前台稳稳端坐的行动二处处长宁志恒的目光扫过来,就马上调整好了心态,胸脯挺得老高,掌声拍得山响,生怕表现的怠慢了,被这个阎罗王看出自己心里的小心思,到时候给自己记上一笔,那可就是祸事来临了。

    嘉奖大会结束,局座决定就在当天晚上,还是聚仙楼,军统局的所有高层举行一个庆祝宴会,科级以上干部全体参加,这可是一向少有的。

    当天晚上大家都是兴致盎然,整个宴会气氛热烈,两位局座也是轮番发言,大力鼓励,再一次对宁志恒和行动二处的出色表现提出了表扬。

    宁志恒和卫良弼也和这些高层们推杯换盏,交流沟通,相互之间笑声不断。

    在处级干部的席位上,赵子良对卫良弼笑着说道:“良弼,听说你的好事将近了,这可是头等大事啊,到时候可要提前通知好了,我们大家给你捧个场!哈哈!”

    卫良弼的亲事并没有能够瞒过这些消息灵通的老牌特工,再加上林震是众人瞩目的高层,于是这件事情很快传扬开来。

    赵子良是卫良弼的老上级,关系较为亲近,听到这件事是由衷地为他高兴。

    向彦则是轻拍桌案,连声赞叹道:“这天底下的好事,都让你们这兄弟俩占完了,志恒就不用说了,你卫副处长竟然把林家小姐娶到手里,这以后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啊!”

    “是啊,我们这些人关上门以为是个人物,可是走出去,哪个真正看得起我们?背地里叫我们什么?特务,密探,锦衣卫,甚至还有什么东厂西厂,么的,就没有一句好话,见着面都要绕道走,还是良弼运气好,林将军能够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你,那可是你的福气,可一定要珍惜呀!”

    说话的正是情报一处的副处长焦乐仁,他是段铁成的继任,也是处长边泽的亲信,闻言也是不无抱怨的附和。

    众人一听,都是深以为然,他们这些特工,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和正统的行伍军人有着一些这样那样的隔阂,这一次卫良弼有此机缘,确实是颇为不易。

    卫良弼赶紧连连点头称是,这里面他的资历最小,酒桌上当然只有听话的份,举起酒杯向诸位前辈敬酒。

    倒是一向能说会道的谷正奇今天话一直很少,他陪着大家坐到了深夜,等到庆功宴会结束,这才和大家一起离开了聚仙楼,在卫队的护卫下,各自散去。

    在轿车的后座上,他的心腹于诚不禁有些奇怪地问道:“处座,您今天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啊!”

    谷正奇没好气的翻了他一眼,说道:“你说我心情能好吗?宁志恒吃的肚饱溜圆,我们只能在一旁干看着,我又不是瞎子聋子,没听见散会的时候,下面人怎么发的牢骚?”

    今天嘉奖大会一结束,总部的军官们都炸开了花,各种闲话和消息飞传,其中当然也有针对情报二处的,无非是能力不够,白白把一场大功,拱手让人之类的,这些自然也是瞒不过谷正奇的耳朵,饶是他养气功夫够深,天天听这些,也是有些按耐不住了。

    于诚却是有些奇怪,处长可是有名的笑面虎,城府极深,下面的几句牢骚也不至于让他失态,这可不像他的风格,只怕里面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他忍不住再次问道:“处座,难道局座那边有什么不满吗?”

    谷正奇知道于诚的精明,难以瞒得过他,只好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局座倒是没有说什么,可是你知道吗?就在今天大会结束后,已经有两个人去我那里请求外调了。”

    于诚听到这里,忍不住诧异的问道:“外调?他们疯了,这里可是军统局总部,他们放着大后方不愿意待,难道要去外站?都是谁?”

    谷正奇撇了撇嘴,无奈的说道:“一个是情报三科的章元魁,还有二科的潘明远。”

    “是他们,原来是捞够了想跑,算盘打的不错!”

    一听名字,于诚顿时恍然,原来这两个人都是出了名的伸手捞钱的角色,名声只在钱忠之下。

    不过这两个人都是谷正奇的旧部嫡系,在谷正奇手下正得宠,没有想到也要申请外调。

    谷正奇说道:“这是被宁阎王给吓坏了,庆功大会结束,很快就是内部整肃工作,宁志恒再次走马上任,这些人可就坐不住了,他们的事情根本经不起查,只要宁志恒愿意查,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他们的名声又不好,最容易被人当成出头鸟,所以跑到我那里求了半天。”

    “您答应他们了?”

    “答应了!能不答应吗?跟了我这么多年,总不能看着他们没有下场吧?万一撞到了宁志恒的枪口上,还不得要我这张老脸去求情,最后都是我的事!”

    于诚不以为然的说道:“杞人忧天,这一次真的只是肃清异党,和贪腐没有关系,不然这军统局上上下下哪个经得住查?您和他们说清楚不就是了!”

    谷正奇苦笑道:“我说了,他们也得信?就是我自己都没有把握!”

    说到这里,谷正奇脸色一正,压低了声音问道:“他们是因为钱忠的事情吓坏了,听说钱忠已经被处置了?”

    于诚点了点头,也是低声说道:“就在行动二处秘密处置了,还有参与其中的,林林总总二十多名人员,都…”

    说到这里,他单手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嘶!”

    就是谷正奇也是眉头一挑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宁志恒现在的手是越来越黑了,不只是杀的日本人人头滚滚,就是他自己的手下在毒品案中伸了手,也被他当众活活打死,就算是为了立威,也未免太苛求了,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朋,这个道理他应该懂啊!

    你给我说实话,钱忠的死,到底是因为贪腐还是通敌?他到底是什么打算?”

    谷正奇自己知道自家的事,情报二处的底子根本不经查,如果宁志恒真要是想借机掀起一场风雨,只怕情报二处很难扛过去。

    于诚清楚谷正奇的担心,他郑重的说道:“您放心,真是通敌!我全程参与,那照片上拍的清清楚楚,钱忠和银狐就差抱到一块去了,最后钱忠是供认不讳,不然局座怎么也不会点头的。”

    于诚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人,在钱忠案中,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因为他也是帮凶之一,后来要不是他在局座面前递了小话,告了钱忠一状,只怕局座还下不了决心呢!

    听到他的话,谷正奇心中稍定,他缓缓地说道:“要真是肃清异党,我还不怕,找出这些内鬼大家都安生,可就怕是他心里另有打算,如果是这样,咱们情报二处可就吃了苦头了,赵子良的行动一处,油水都在救国军里,家里这些人穷的叮当响,犯不着查。

    边泽的情报一处,力量都在那些情报外站上,宁志恒鞭长莫及,难以兼顾,也抓不住什么鬼,剩下的就是咱们情报二处,这些年我也没有刻意约束过,所以根本经不住查,我倒不是担心自己,凭着我这张老脸,他宁志恒还不至于找上门,就怕你们…”

    谷正奇的一番话让于诚也是有些犹豫,不禁问道:“那您的意思?”

    “在咱们处里,你和宁志恒的关系走得最近,抽空去探探他的口风,有些话我说不合适,你来说,倒是没有什么顾忌。”

    于诚赶紧点头答应道:“是,我找个机会去看看他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