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谍影 寻青藤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达成共识

    宁志恒放下了电话,转头对司光远说道:“司君,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司光远连连点头,起身上前,向宁志恒颔首一礼,恭声说道:“先生高风亮节,真是令人钦佩,也请您放心,我这就回去安排一切,绝不会让您为难。”

    之后又叙谈许久,司光远才起身告辞离去。

    李志群在那边也放下了电话,心中忐忑不定,暗自揣测,难道是让骆兴朝登门送礼的效果,要知道骆兴朝回来的时候,对自己说,藤原会长对自己送去的礼物很是满意,由此可见,这位权贵对自己的印象已经大为改观,那这一次叫自己过去,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他思虑良久,心里还是没底,决定把骆兴朝一起带上,有什么事情,也好商量着来,于是两个人一路快行,很快来到了藤原会社。

    木村真辉将他们领进会社,之前李志群两次来,都是安排在会客厅,而这一次,是特意按照宁志恒的吩咐,把他们直接带到会长办公室。

    木村真辉敲门而入,将他们引进办公室,二人赶紧躬身一礼,李志群首先说道:“先生召唤,不知有什么吩咐?”

    宁志恒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而是示意两个人落座,这时有侍从奉上热茶,躬身退了出去。

    这一次,李志群如释重负,他明显感觉到了对方表达出来的善意,心中不禁暗自高兴,看来自己猜想的没有错,藤原会长对自己显然亲切了很多。

    此时宁志恒才和颜悦色,微笑着说道:“李君,骆君,请不必拘束,你们送来的礼物我很满意,多谢了!”

    “应该的,应该的,都是卑职应当做的!”李志群和骆兴朝连声答应。

    “好,你们事务繁忙,我就不多耽误你们的时间了,这一次叫你们来,是有一件事情要和你们说一下,我听说李君抓捕了中央银行二百名银行职员!”

    李志群一愣,向骆兴朝看了一眼,骆兴朝显然也是有些意外,和李志群换了一下眼神。

    李志群轻咳了一声,小心回答道:“是,确有此事!这段时间重庆特工屡次对中储银行发起袭击,我的手下也折损颇重,所以我干脆把中央银行的职员都抓了起来,以此为人质,到现在,重庆特工们都不敢轻起战端,效果非常好!”

    “你现在就把人放了!”宁志恒淡然说道。

    “啊?”

    “啊?”

    李志群和骆兴朝闻言都是一惊,不过骆兴朝自然是早有心里准备,此时不过是故作姿态。

    可是李志群却是真的措不及防,他想要反驳,却终究是不敢,急忙给骆兴朝使了个眼色。

    骆兴朝会意,小心翼翼的问道:“先生,这些人都是用来挟制重庆特工的,如果放了他们,那些重庆特工一定会再次活跃,对我们继续展开报复行动,这……”

    “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宁志恒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解决了?”李志群更是摸不着头脑。

    宁志恒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说道:“重庆政府已经表明了态度,愿意承认中储币的推行,并同意率先接收和兑换中储币,只要这四大银行不再作梗,其他的银行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你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而且重庆特工也承诺,不再袭击中储银行的设施和人员,大家各退一步,这件事就此作罢!”

    李志群闻言顿时脸色一苦,他没有想到,把自己叫来,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要知道他正雄心勃勃的想大干一场,可不想止步于中储币的推行,他要借此机会,更进一步,直接将四大银行挤出上海,对国党的金融体系实施沉重的打击。

    可是不知重庆政府怎么走通了藤原智仁的门路,竟然答应停火,这样一来,自己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了。

    他到底还是不甘心,于是壮着胆子,开口解释道:“先生,这一次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才压制国党四大银行,机会实在难得……”

    可是这个时候,宁志恒的脸色已然沉了下来,目光变得锐利逼人,将手中的茶杯往桌案上一顿,冷声说道:“我说过了,事情到此为止!”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李志群和骆兴朝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发一言,藤原智仁的气场太强,只一个压迫的眼神就让李志群不敢心生违抗之心。

    好半天,宁志恒才继续说道:“李君,南京政府交给你的任务,只是让金融界接受中储币,现在目的已经达成,就不要再多此一举了。

    这几个月以来,你们杀来杀去,死伤无数,搞的金融界秩序大乱,市面萧条,到处怨声载道,对藤原会社也造成了很大损失,不过我顾全大局,都是任你们施为,但是现在既然目的已经达成,对方同意了所有的条件,可你还要再打下去,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李志群闻言,急忙恭声说道:“都是卑职贪功愚钝,一切自然听从您的吩咐!”

    他此时此刻即便有千般的不愿意,可是也不敢说个不字,他知道,在上海,如果敢违逆藤原智仁的意愿,不要说是寸步难移,只怕下一秒宪兵部队就会冲进七十六号,自己的性命也要立时不保,这种形势下,容不得他有半点违逆之心。

    知道李志群心中所想,宁志恒接着敲打道:“李君,你急于立功表现,巩固地位,这我很理解,可是做事太激进了,之前你在外面散布谣言,说是中储币发行要‘一兑五十’,结果搞的金融界人士纷纷抗拒中储币的推行,让周福山无功而返丢尽了颜面,这件事情早就有人告到了我这里,我是看在影佐将军的面子上,才把事情压了下来,所以说,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我对你已经很是宽容了,一切都要适可而止,事态不宜再扩大了!”

    宁志恒的这番话,顿时让李志群后背一阵发凉,不禁渗出一身冷汗,他没有想到他散布谣言的事情,竟然会传到藤原智仁的耳中。

    对了,是周福山,一定是他!

    之前自己安排手下程光廷散布传言,可是被周福山察觉,还好自己发现的及时,把程光廷送到了杭州躲避,现在看来,周福山是把这件事告诉了藤原智仁,不过好在藤原智仁没有理睬,不然只凭借这一件事,若是追究下去,自己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他不敢再争辩,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连连点头答应道:“多谢先生的大度宽宥,卑职感激不尽。”

    宁志恒看敲打的已经足够,便语气一缓,和声说道:“现在香港的岳生愿意出面讲和,我看是件好事情,李君,我知道你如今在南京政府里的处境,争功近利也是情非得已,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忠于帝国,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为你争取机会,在仕途上再进一步,这也算是我给你的一个承诺,你看怎么样?”

    李志群一听此言,顿时心花怒放,刚才的惊恐之心,瞬间化为惊喜,能够得到藤原智仁的一个承诺,这犹如为自己贴上了一道护身金符。

    如今他在南京依靠影佐裕树,在上海又有了藤原智仁背书,以后的地位必然稳固,最起码不用担心这位权贵一味的偏向闻浩,威胁自己的地位。

    更何况从对方的话语之中,明显有提携之意,自己现在好歹也算是南京政府的部长级要员了,更进一步?那不是说,自己将会进入南京政府的中枢高层?

    李志群越想越欣喜,心情霍然欢畅,这一上一下,犹如座过山车一般,他马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挺身立正,高声说道:“蒙先生的青睐,卑职感激不尽,以后唯先生之命是从!”

    宁志恒的这一放一收,立时将李志群拿捏的服服帖帖。

    等李志群回到七十六号,马上下令释放了所有银行职员,并停止针对四大银行的一切行动。

    上海租界一处茶馆的雅室里,万木林正在和陈鸿池低声交谈着。

    万木林举杯相邀,郑重的说道:“陈站长坚守敌后,战斗不屈,做出这番局面,万某是钦佩之极,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陈鸿池举杯相应,抿了一口茶水,这才苦笑道:“木林哥,惭愧啊,这一次苦战三个月,不仅是损兵折将,到最后却是劳而无功,这么多的兄弟都白白牺牲了,现在还要请你们来收尾,唉……”

    陈鸿池的心情沮丧可想而知,损失如此惨重,任务还没有完成,总部虽然也清楚他的难处,可是毕竟任务失败,在电文中自然也是严加训斥,这更让陈鸿池意志很是消沉。

    万木林也是叹了口气,将一旁的皮包放到桌案上,推到陈鸿池面前,说道:“陈站长不必自责,敌强我弱,哪能事事顺心,这是岳生哥让我交给陈站长的,钱不多,只是一点心意,这一次处理首尾,还要请陈站长多多配合。”

    陈鸿池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他现在困难重重,缺人手,缺武器,更缺钱,得到这笔赞助,可是雪中送炭,欣喜非常!

    伸手接过皮包,也没有打开,嘴里连声道谢:“多谢,多谢,陈某承情了,日后定有所报!”

    万木林摆手笑道:“都是小事,不值挂齿,陈站长,我们现在说一下正事!”

    “好,我洗耳恭听,一定配合!”陈鸿池正襟危坐。

    “现在我们已经迫使李志群,释放了所有人质,同时也承诺,不再对四大银行进行袭击!”

    “什么?”陈鸿池不禁诧异不已,他紧盯着万木林,“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的情况对己方极为不利,李志群一定会步步紧逼,想要他停手,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又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是对方刚回到上海,就轻松做到了这一点,这让陈鸿池万万没有想到,难道岳生的名头就这么好用吗?

    万木林摆手一笑,解释道:“是岳生哥花重金,走通了藤原智仁的关系,这才让李志群放了人。”

    “原来是他!”陈鸿池恍然,在上海,不论是军方,政界,还是商界,都要遵从一个声音,那就是日本顶级权贵藤原智仁,也只有他说出话来,李志群才会这么痛快的放人。

    不过这个日本人生性高傲,难以接触,岳生能够搭上这层关系,也算得上是神通广大,手眼通天。

    “不过,作为交换条件,四大银行也必须承认中储币的推行,这方面自有总部协调,我们不用管,现在要说的是你这一方面,也就是说你们不能再针对中储银行进行袭击,从现在开始,双方不再相互袭击报复。

    其次,我们为了打通藤原智仁的关节,岳生哥已经把他名下的产业,全部送给了藤原智仁,这些产业都在租界之内,藤原会社接收之后,你们也不得对其名下的产业进行报复和袭扰。”

    说到这里,他身子前倾,声音放低说道:“藤原这个人对我们很重要,之前我被李志群抓捕,就是他从影佐机关把我救了出来,这个人要价虽然高,可是做事牢靠,言出必行,以后我们再有了麻烦,只要肯下本钱,也不失为一条救命的渠道,不要把事情做绝。”

    陈鸿池苦笑一声,说道:“木林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现在连李志群都斗不过,哪有能力去招惹藤原,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就算万木林不说,陈鸿池也不会平白招惹这位上海的头号人物,不然以藤原智仁的能量,足以让自己在租界里,都寸步难行,这绝对是天大的麻烦。

    双方达成共识,等到中央银行的那些职员们回到租界,四大银行知晓之后,立时让所有人都是惊诧不已,只有高层干部才知道其中的内情,一定是双方达成了共识。

    第二天,藤原会社在租界里接收了岳生名下的许多产业,才有风声传出,整件事情的脉络显现出来,原来是藤原智仁收了重金,才出面摆平了此事。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志群和陈鸿池各自收敛人马,恢复元气,整个上海的治安一下子就好转起来,这场风波总算过去,上海滩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