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美漫法神 余云飞

第586章 74年的约定 (盟主☆堕落の天使加更5/5)

    梅节操来到这世界,打过不少球。

    虽然掉了点节操,他还是想说,他是寡姐的球迷。

    好白、好大,一手难以掌握,还自带反重力,简直让人心神摇曳,特别在紧身衣勾勒下,那个曲线更加诱人。

    本来逮住梅节操想说正事的,谁知道竟然看到梅节操露出这种小眼神,寡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一把将他拽到房间里,关上门,寡姐狠狠给他一个卫生眼。

    “你这混蛋,是在逗我么?看什么看,我给你,你敢动?”寡姐有点小挑衅地怼着梅节操。

    她可不信梅节操会做点什么,还故意地挺了挺胸膛。

    从1942年到2016年,74年过去了,这家伙明明就一色痞,愣是对她只止于礼,除了偶尔勾动她心弦的浅吻,真是啥都没做过。

    她就不信了!

    这一次,经验主义害死人啊!

    梅节操竟然毫不犹豫地给予人工呼吸,外加夜闯寡妇门级别的龙爪手。

    “呃,呜,你!?”意外归意外,对寡姐来说,这简直是惊喜了。

    “娜塔莉亚……”

    一个久远得几乎让寡姐忘记的名字,唤醒了沉睡多年的尘封记忆。很多时候,她差点忘记了这位梅杰曹*德劳斯基给自己的跨世纪大任务。可一声呼唤,顿时撩动她的心湖,再也不能自已。

    “哇!”地一声,寡姐居然哭出来了。

    她不需要化妆,因为她的天生丽质。她那不老的美艳容颜,就是世间最好的妆容。

    她那头火红色的头发,简直像燃烧起来,宛如她此刻的心情。

    丁香小舌激情地回应着梅节操,修长有力的手指头透过衣衫深深嵌入梅节操宽厚的后背肌肉上。

    因为她知道,当梅节操唤出这个名字,证明她长久的潜伏与等待,终于即将来到尽头。

    这算是……修成正果了吧?

    气喘吁吁,看着四片唇瓣之间延绵出来的银丝,寡姐一张红唇,性感的舌头愣是将银丝给舔了进去。

    美人一笑,万紫千红,朵朵花开。

    在旁人面前拘谨压抑的美丽,没有保留地绽放。

    “告诉我,梅,这就是你看到的命运?它改变了?还是没改变?”寡姐将柔嫩的双手环在梅某人的脖子上,那仿佛可以看透世间万物的眸子,深情注视着这个七十多年前就改变了她命运的男人。

    “改变别人总是很难的,至少,我可以从自己开始。”梅木木仔细评估了历史的改变,有点惊喜,也有点颓然:“改变了不少,可我觉得不够多。”

    寡姐突然问了一个让某人很尴尬的问题:“告诉我,在你知道的‘历史’当中,我是不是一个睡过很多男人的贱女人?”

    梅节操真是卡住了,这叫他怎么回答?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你离开苏联之后,红房子的做法完全变了。每个女特工都被调教得极为善于用身为女人的本钱去勾引男人。我想,如果没有你,我或许也会沦为当中的一份子。被世人所唾弃吧。”寡姐抱着梅节操,轻轻在他耳边亲昵地耳语着,吹起的热气,撩拨着某人的心弦。

    “这,或许是吧。”

    “你杀过不少人,干过不少不见得人的事。我最欣赏你的,就是你一直恪守本心,以及你内心的这份善良。知道吗?那个74年前被你拯救的少女,不光保留着最美的容颜,她还为你一直保留着最宝贵的东西哦。”

    情人的呢喃让某人差点化身饿狼,在这里将寡姐就地正法。

    偏偏这时候,梅某人听到了走廊外面的脚步声。

    “就差一点,等那该死的《索科维亚法案》出来,就是彻底洗牌的时刻到来。那时候你就自由了。”

    “可以天天呆在你身边吗?”

    “当然!最后忍一忍,就这两个月的事了。我完成了这个时间点,那就万事ok了!”

    寡姐感受到了法杖的高举,突然轻笑一声:“最好的歌手,总是最后一个出场的。我等了74年,也不差那两个月。在此之前,你找你的小姐姐吧。”

    说罢,她就像个最可恶的魔女,一把推开梅节操,掏出纸巾,麻利地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转身出门。

    “娜特?呃,你怎么了?”来的是美队史蒂夫,他下意识地叫了寡姐的昵称。娜特就是英文里娜塔莎的缩音,也就一起作为复仇者行动这么久,大家熟络了才这样叫的。

    他看到寡姐仿佛哭过又仿佛在欣慰地笑着的容颜,十分不解。

    “没事,突然想起以前一点旧事。”她又哭又笑地,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正在回味乌拉尔峰上的触感。

    “哦。你没事就好。”美队呆呆地说道。

    寡姐突然停住,斜视美队:“佩姬说得对,你真不懂女人。”

    哈?

    怎么你也这么说?

    史蒂夫简直觉得自己无辜到极点,走着走着,锅就砸头上了?

    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娜塔莎不是对哪个男人都不假以颜色的吗?

    怎么现在好像是感情上的……高兴?

    好吧,作为一个钢铁直男的典范,史蒂夫也不觉得要干涉对方的感情。

    收敛一下发散的思绪,史蒂夫囧了一下:“你确定你没事?”

    “没事,就算有事,那都是好事。”

    “这我就放心了。”史蒂夫进入正题:“收到最新情报了,有人发现了交叉骨。”

    “在哪里?什么时候出动?”寡姐正色问道。

    “刚刚发现你没有回通讯器,我才来找你的。出动当然是越快越好。”

    “ok!”

    这边,梅节操是开传送门走的。他回到了十字架母舰上。

    一回到舰上就看到了守候在传送门旁边的布姐和阿莫拉。

    “准备好了吗?”梅节操问魔女。

    “一切妥当了。就让九头蛇以己身为燃料,化作最后的薪火,照亮这片全新的天空吧。”一身金色连身裙的魔女若有所指。

    “嗬?这种话可不像你说出来的哦。”梅节操似笑非笑。

    “我是主人的女仆。主人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或许以前我是魔女。从主人硬生生填上了我欠【以太】的生命力那一刻起,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主人的。”魔女的脸上有着虔诚,乃至于狂热。

    “很好。带我去见见‘选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