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冥河传承 水平面

第五百六十五、六章

    第五百六十五章公子李严

    天理教要是没有人仙和地仙存在,恐怕早就被人皇给灭亡了。

    杨盘想要从天理教手中得到传功玉简,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他的武力不占优势,只能智取,而不能强夺。

    所以,杨盘必须要混进天理教之中,了解天理教的虚实,才有把握夺取传功玉简。

    不,其实用不着夺取传功玉简,只要得到天理教的真传即可!

    就好像杨盘从天河圣地得到《太乙斩仙剑诀》的真传一样。

    那么,首先第一点,就是如何混进天理教内部。

    另外,杨盘还需要混进武院之中,查找当今世界上层的情况。

    杨盘在市面上打听到的消息,基本上都是一些底层消息以及大众都熟知的常识。

    可涉及到此方大世界的中上层的情况,那就真的是两眼一摸黑了。

    而武院则是公开的,最有可能接触世界中上层情报的地方。

    武院是直属于人皇的机构,所以,它哪怕处于诸侯封地之中,也同样有着超然的地位。

    当然,武院毕业的人才,却不一定都被人皇收录到麾下,有一些人才也会因为诸侯和世界的拉拢,而加入他们。

    对于这一点,人皇的气量非同一般,没有丝毫强求,全凭自愿。

    杨盘分出了两个血神子分身,外出找寻夺舍的目标。

    为了谨慎起见,这两个分身并没有留在同一地,而是各自分开,隔得越远越好。

    一个分身留在此地,一个则远走他乡。

    当然,这两个分身都是黑户,不论是混进天理教,还是混进武院都需要找一个合理合法的身份才行。

    这方世界的户籍制度,说严格嘛,也不怎么严格。但要说不严格,那也不对。

    反正,对于杨盘来说,这种户籍制度还是相当麻烦的。

    要是浪迹江湖,这种户籍制度有没有都关系不大,但杨盘要插手这方世界的高层势力之中,这种户籍制度是对他最大的限制和约束。

    ―――――――――――――-

    一条狭长的小道,穿越过一片弯曲的山谷。

    一辆孤独马车从远处缓缓驶来,驾车的是一名鹤发童颜的老汉,马车中坐着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年。

    “少爷,穿过这前面的山谷,就到秋阳城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好好地休息了。”老汉儿语气温柔地说道。

    “何伯,不要大意,没有到达秋阳城,就没有绝对的安全。”马车中的少年一脸疲态地叹道。

    何姓老汉轻叹一声,欲说还休。

    这名少年,名为李严,乃盛间府豪族之一,李家的公子。说起来,还是嫡脉之一。只是他的母亲却早死,虽然靠着母族的影响力,保住了嫡脉的身份,可是近来却被牵扯进李家的权力斗争之中,被新夫人所忌惮,这才有远走盛间府,前往秋阳郡城武院学习的事情。

    但一路行来,各种盗匪袭击,让护卫们损失殆尽,只剩下何伯一个老仆人了。

    马车正要进山谷,忽然之间,何伯把马车停了下来,一脸严肃地说道:“少爷,前面有埋伏,一会儿要是打起来,要是敌人太强,你趁机钻进山林逃跑,只要进了秋阳城,那就彻底安全了,他们绝对不敢在秋阳城动手。”

    “果然,那个人还是不肯放过我,哎……”李严轻叹一声道。自幼丧母,生活艰难,让李严比寻常孩子更加早熟。

    “少爷,无论如何你也要保住性命,到了秋阳城,进了武院,你就可以获得成长的时间,只要你的修为能够达到蕴神境界,那么就算是那个人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倘若能够突破天人境界,那么就算是家主之位也不是不可以一争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何伯开口劝说道。

    “我明白。”李严沉声应答道。

    “好,老奴会拖住他们,少爷保重。”何伯说罢,从马车下摸出了一把朴刀,跳下了马车,开口道:“出来吧,不用躲了。”

    ―――――――――――――-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一群山贼打扮的人出现在山谷入口,前后皆有,将李严一行两人给围了起来。

    “你们不必演戏了,再胆大的山贼也不敢在秋阳城附近打劫,要上就一起上吧。”何伯大声喝道。

    “上,如此不识时务之辈,还是把他料理了再说。”一群假扮山贼的杀手一挥手就一拥而上。

    “再怎么说,李严也是李家嫡脉,你们敢杀他,不管是谁上位,你们的小命也保不住!”何伯大声喝道。

    一个世家,不管这个世家实力如何,能够传承悠久,在一府之地拥有广泛的影响力,肯定有它的生存之道。

    根本不是一个想要篡权的夫人就能够撼动的。

    李严要是死在这里,不管如何,李家都要追究到底,绝对不可能不了了之,最后动手之人,只有两种下场,一种就是被灭口,另一种就是被查出来,最后还是一死。

    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激烈的打斗,动静可不小。

    李严趁机逃进了山林之中。

    后面也有一些追兵。

    别看李严年纪轻轻,可一身轻功却是不弱,只是修为稍稍弱了一些,不过后天顶层。不入先天,想要逃掉,也是极难。

    而那何伯却是展现出一身炼窍境顶峰的修为,以及强悍的实力,将一行假扮山贼的高手们给拖了下来。

    “老家伙,你以为他能跑得掉?”

    “呵呵,你们太小看少爷了。”

    “一个不入先天的小家伙,再强也有限。”有人不屑地反驳道。

    这话说得没错,再怎么厉害,哪怕是后天能够力敌先天,但年纪太小的弱势摆在那里,修为也同样摆在那里,再强也不可能强到哪里去。

    这群山贼可不简单,五个炼窍境首领,十来个先天中坚,几十个后天喽啰。

    哪怕这方世界的武道文明远胜于大周世界和大乾世界,炼窍境界的武者也不是到处可见的。在盛间府之中,炼窍境的武者已经算得上是中坚高手了,乃是各世家豪族的中坚力量,不可小视。

    甚至可以充当小家族的家主了。有能力在盛间府占据一席之地,不再属于下层阶级。

    ―――――――――――――-

    第五百六十六章一息尚存

    杨盘的血神子分身并没有走小道,或者是直接飞行,因为那就太显眼了一些,所以,他就像一个正常的江湖人士,骑着马走的是大道。

    从盛间府到秋阳城,河曲谷基本上是必经之地。

    当杨盘来到这里的时候,河曲谷入口处一片平静,根本看不出之前发生过激烈打斗的样子。

    可杨盘是何等的敏锐,这点小伎俩,根本骗不了他。

    所以,杨盘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现场的不对劲。

    按照常理来说,杨盘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可这一次,杨盘却是忽然间心绪为之一动,似有感应。

    修为到了杨盘这样的境界,再加上他气运昌隆,心想事成。

    总有一种玄之又玄的预感。

    于是,杨盘便施展出了血气寻源术,化为一道血影追踪了过去。

    当杨盘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老者,混身浴血地倒在地上,他的身旁还有一个同样浴血的少年。

    茂密的丛林之中,十来个身影狼狈不堪的样子,看上去也是经过了一番血战。

    此刻的他们正围着一老一少。

    “走吧,任务完成了。”为首的杀手开口道。

    “可是,那小子还有一口气在呢。”有人不放心地说道。

    “好啊,你亲自出手送他最后一程吧。”为首的杀手轻笑道。

    “呃……”那人迟疑了。

    “你傻啊,留他一口气,让野兽帮我们灭口,不是更好吗?”第三个人开口数落道。

    “老大英明!”剩下的人都听懂了,顿时马屁送到。

    忽然之间,十几道刀光凭空出现,每一个人站着的人,一人一刀。

    刀光一闪而逝,这十几个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中刀而亡。尸体化为一团精血,融入了杨盘手中的刀身之中。

    此乃化血神刀的神通!

    以杨盘的修为,对这些最强不过炼窍境界的垃圾出手,根本就不可能有例外。现场连杀人之后血迹都没有留下,全部化为了精血,被杨盘的血神子吞噬一空。

    ―――――――――――――-

    “一息尚存,不过,再这样拖延下去,最多几分钟,他就死定了。反正是死定了,不如便宜我得了。”杨盘的血神子说罢,化为一道血影融入了那少年的体内。

    杨盘在少年的意识海之中,找到了许多关于少年的记忆。

    少年的残留意识处于强烈的不甘和怨怒之中。

    “你放心去吧,我会帮你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作为回报,你的身体就归我所有了。”杨盘把自己的意识传递给少年残留的意识道。

    少年的意识连基本的自我意识都快消散了,只剩下一丝残念,但随着杨盘的传递,最后欣慰地消散地而去。

    没有反抗地把身体交给了杨盘。

    杨盘控制着身体重新坐了起来,郁闷地嘀咕道:“伤得可不轻啊,这伤势,要养的话,至少也要三个月。”

    杨盘拿出了一滴血河真水服下,然后耗费自身法力开始恢复伤势,并且顺势强化这具肉身。

    毕竟还是少年,这具肉身太脆弱了,连他百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这具年轻的肉身好像一具易碎的玻璃,稍一用力,便可能从内部崩碎。

    “嘿,好不容易才找到如此优秀的新马甲,还不必承担因果,这种好事,到哪里找去?最近这几年,要小心一点了,低调低调,慢慢地把这个小号给练上去。”杨盘在心里开心地叹道。

    不,也不能说全无因果,毕竟杨盘夺舍之时,曾经许诺过给他报仇的。

    但这个事情对于杨盘来说一点儿也不难。

    一个恶毒的妇人而已,别说是她,就算是整个李家,只要杨盘愿意,也可以将它整个抹掉!

    盛间府的李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府城豪族,家族之中最强者恐怕连虚境宗师都没有吧?

    “先找个地方,把这具身体的伤势给养好了再说。”杨盘站起来,看着那老者何伯的尸体,轻声叹道:“忠义之辈,也是难得,便将你埋了吧,免得尸身被野兽污辱。”

    ―――――――――――――-

    杨盘将何伯的尸体给埋了,并且给他立了一块无名木碑。

    “从此以后,我为李严。”杨盘轻叹一声宣布道。

    杨盘顺利地洗白了身份,而且这个身份还真的是十分适合自己。

    李严的心腹基本上全部葬送在这一次求学的路上,而一旦杨盘入学,顺利地潜入了武院,便有时间成长起来。

    只要表现出足够的天才,武院的高层就会重视,杨盘也能够借着这条线,窥探这方世界的真实状况。

    杨盘在山林之中,找了一处熊洞,将里面的熊给打杀了吃掉,开始休息和养伤。

    李严的身份真的是清白得不能再清白,并且早早地拿到了武院的入学资格。

    只要人过去,就可以顺利地入学。

    不过,秋阳郡城乃秋阳侯的地盘,里面高手如云。

    杨盘也得注意身份,不能引起别人怀疑,所以自身的成长,也要经得起推敲,不能太突兀。

    能够表现出一定的天才,甚至是超级天才,但不能表现太过妖孽。

    接下来的时间,杨盘在消化李严的记忆。

    仔细消化之后,杨盘发现,他似乎小瞧了李家。

    盛间府李家只是一个豪族,家族之中最强者甚至都不到虚境,算不得本方世界真正的上层势力。

    可是,盛间李家竟然是元洲霸主天刀李氏的旁支。

    这就了不得了,难怪一个虚境宗师都没有的三流家族,能够成为盛间府的豪族世家之一。

    元洲霸主是什么样的层次呢?

    从李严的记忆之中,杨盘初步了解这方世界的顶级势力。

    人皇立朝,将整个天下分为九洲!

    每一洲之下又有七十二州,每一州之下又有九郡!

    因为天下太大,哪怕人皇也管不过来,只能够分封诸侯,让他们去管理。

    天刀李氏就是一个占据一洲之地的王族世家!

    王族之下,是公、侯、伯三级大贵族,正常来说,只有伯以上才资格称诸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