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冥河传承 水平面

第一千零四十五、六章 三关考验

    昨天的已经修改,今天的先占个坑,明天补上……

    太困了,先睡了。

    杨盘笑了笑,不作半点解释。

    “哈哈哈……那真是巧了,老夫也正是要去桃花岛找黄老邪。”欧阳锋大笑着承认道。

    “那确实是巧了,你去桃花岛干嘛?”杨盘好奇地问道。

    “提亲!早就听说黄药师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而我侄子正好到了娶亲的年龄,所以老夫携他一起上桃花岛提亲。”欧阳锋对此并没有隐瞒,反正到时候上了桃花岛之后,一切都一目了然,既然如此又何必隐瞒呢?

    “你们去提亲?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原本只是想要去拜访一下老朋友,竟然会遇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杨某怎么也要凑这个热闹。”杨盘哈哈大笑道,随即开口道:“给我安排一个房间,看这天气,晚上会有暴风雨,你们自个儿小心点。”  

    晚上果然暴风雨来袭,幸好欧阳锋租的船只是大船,只要船长的技术过硬,就没有什么大碍

    第二天一早,大海立即就恢复了风平浪静,仿佛昨晚那狂暴可怕的气候变化是幻觉一样。

    欧阳锋一早来到甲板上,不禁感叹道:“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这大海果然是说变就变。”

    桃花岛并不太远,也就两天的航程,众人便来到了桃花岛。

    之所以能够这么熟悉地找到这里,还要多亏了附近的渔民指路。

    “走吧,老毒物,我们到了,准备上岛吧。不过,杨某就先行一步了,后会有期。”杨盘说罢便一个纵身上了岛,并且迅速钻进了桃花林。

    桃花岛的四周都遍布桃花林阵,这阵法在这方世界极为玄妙,不通阵法之人,根本休想走出去。

    原著中的周伯通就是这样被困在桃花岛十五年之久。

    由此可见,这桃花阵的厉害了。

    桃花阵却是困不住杨盘。

    杨盘毕竟是精通阵法的天仙,哪怕自我封印到凡人阶段,但知识仍在。

    杨盘轻松地根据九宫变化口诀,穿过了桃花阵,进入了岛内。

    刚进入岛内,就被桃花岛的哑仆们给发现了。

    ―――――――――――――-

    桃花岛上的哑仆,全都是作恶多端之辈,被黄药师遇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被他废掉武功,割了舌头,打入透骨针的禁制,然后驱使。

    黄药师的做法,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要不然,黄药师为什么外号里会有一个“邪”字呢?

    不是指黄药师邪恶,而是黄药师行事与常规不一样,透着一股邪气。

    不过,这些哑仆全都罪有应得,杨盘才不会理会他们。

    哑仆去通风报信。

    杨盘慢悠悠地入岛,桃花岛确实是人间仙境一般,景色清幽,令人神往,在这里隐居,并不比杨盘在姑苏弱到哪里去。更新最快 电脑端::/

    没过多久,就看到一身青衣的黄药师,施展绝世轻功赶到。

    “我当是谁敢擅闯我桃花岛,原来是杨兄大驾光临,黄某人真是有失远迎了。”黄药师见来者竟然是杨盘,立即便怒气尽去,反而高兴地招呼道。

    “黄老邪,别来无恙啊。”杨盘拱手一礼道。

    “听说杨兄隐居在姑苏,十八年未出江湖,今日怎么会来到黄某这松花岛来了?”黄药师非常聪明,第一时间便联想到杨盘是来者不善,隐讳地去试探道。

    “不是我有事找你,是别人有事找你,我来桃花岛就是来看热闹的,顺便来蹭饭的,不用跟我客气什么。”杨盘摆手道。

    “哦?还有其他人来桃花岛了?是谁?”黄药师问道。

    “有本事而且敢来你桃花岛的,还能有谁?”杨盘并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

    黄药师听了,心中有数了。

    有本事敢来闯桃花岛的人,还能有谁,无非是其他四位当世高手,其中南帝和中神通不大可能来此,只有北丐和西毒才有可能来桃花岛。

    简单一个排除法,便让黄药师猜到了人选,只是他不确定是两个人选中的哪一个。

    “呵呵,杨兄竟然还卖起关子了。”黄药师无奈地道。

    ―――――――――――――-

    “蓉儿那丫头呢?在不在岛上,我看看她最近练功有没有偷懒。”杨盘笑嘻嘻地问道。

    “这丫头,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你能指望她勤奋练功?”黄药师摇了摇头道,“还有,蒙你看重小女,传授她魔刀刀法,这是小女的荣幸。可是你的魔刀刀法魔性太重,传授给我女儿,她控制得住吗?”

    “你是黄老邪,她是小东邪,都是邪。修炼了我的刀法,不就成为天下第一邪魔了吗?想一想,天下武林被邪魔压在身下,这不是很有意思吗?”杨盘挤眉弄眼地说道。

    黄药师听了,不禁有几分心动,他本来就是一个不怎么在乎名声的人,脾气也异常古怪,被世俗称之为东邪。

    想一想自己女儿日后传承自己和杨盘的衣钵,成为天下第一,确实是非常爽的一件事,也是一项了不得的成就。

    古有一代女皇,可是天下武林却没有一个女性成为天下第一。

    自己女儿要是能够有这样的成就,那自己也是老怀安慰了。

    就在此时,被困在阵内的欧阳锋郁闷了,他完全找不到出路,也找不到退路了。

    “黄老邪,欧阳锋前来拜访,你就是这么待客的吗?”不得已之下,欧阳锋只好用内力传声道。

    这声音传遍全岛,整个岛上的人都听到了。

    黄蓉此时正在山洞里悄悄与郭靖相会呢,听到这个声音,不禁被吓了一跳。

    郭靖这小子私自上岛找黄蓉,结果被黄药师不待见,把他困在了岛上。

    黄蓉也是昨天才发现了自家靖哥哥竟然就在岛上,于是避开了黄药师的耳目,与郭靖相会。

    最最主要的是,老顽童周伯通竟然也在岛上!

    杨盘并没有能力用神识扫描全岛,所以他也不知道这一切。

    “竟然是欧阳锋,他来岛上找我干什么?”黄药师看着杨盘问道。

    杨盘转过头去看风景,不作理会。

    黄药师见此就明白,杨盘这是摆明了看好戏,不想提前剧透了。

    更巧的事情发生了,从桃花岛的另一边,紧接着又传来一个声音道:“黄老邪在家吗?老叫花前来拜访”

    黄药师惊诧莫名,今天这是怎么了,老朋友一个接一个上门,要知道这帮人可是十几年不见人影,可今天却是一股脑地全到了,实在是稀奇得紧。

    “今天是黄道吉日吗?怎么你们一个个的全都稀客上门?”黄药师看向了杨盘问道。

    黄药师也不等杨盘回答,动身前往相迎。

    黄药师先去迎的是欧阳锋,无他,因为欧阳锋先到先出声,既然分身乏术,那就先来后到好了。

    当然,黄药师心里已经料想到自家女儿会去另一边迎接洪七公入岛的。

    确实如此,当黄蓉和郭靖听到洪七公的声音之后,兴奋地跳了起来:“靖哥哥,是七公啊。我们去接他吧。”

    “是师傅,我们这就过去吧。”郭靖点头道。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周伯通大叫道。

    “你不能去,你去了,靖哥哥可就出不去了。”黄蓉才不会让周伯通一起去呢,要是被爹爹知道了,很可能迁怒到靖哥哥身上。

    黄蓉不知道周伯通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被她爹关在岛上整整十六年,以前的黄蓉天不怕地不怕,时常来找周伯通玩耍。

    现在的她,要顾忌到自家靖哥哥,自然要在爹爹面前表现得好一点,尽量不要惹爹爹生气。

    黄蓉拉着郭靖去找七公了。

    周伯通嘛,只好自个儿玩了,他也没有生气。或者说,这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生气,只要有的玩,什么都不重要。

    桃花岛桃花湖边的凉亭,黄药师在此设宴,款待欧阳锋、洪七公和杨盘三方客人。

    桃花湖,此湖其实无名,只是湖面上长年飘流着桃花花瓣,美得有如仙境一般,故而得名。

    ―――――――――――――-

    “几位贵客能来,小弟这里真是感到蓬荜生辉啊。我敬诸位一杯。”黄药师举杯笑道。

    大家也跟着干了此杯。

    “药兄,这位是我本家侄儿,欧阳克。”欧阳锋开口介绍道,“克儿,还不快拜见黄岛主。”

    “晚辈欧阳克,拜见黄岛主。”欧阳克还真就大礼参拜道。

    “起来吧,不用多礼。”黄药师微笑地抚须答道。

    洪七公开口道:“黄老邪,我身边的是我徒儿,郭靖,想必你也认识了。”说完,轻轻地在脚下碰了一下郭靖。

    郭靖的反应慢了一拍,但总算是反应了过来,站起来有样学样地大礼参拜道:“晚辈给黄岛主请安。”

    “不错,有点水平。”黄药师点头应道,他自然清楚自家女儿和郭靖之间的关系,只是他有些不喜欢这傻小子。

    杨盘在一旁不停地吃菜,直到黄蓉轻轻地碰了他一下,杨盘这才开口道:“你们的传人都不怎么样,哪里有我的弟子强,是吧?蓉丫头。”

    黄药师听得更加开心了,因为被夸赞的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杨盘这么一说,欧阳克就被拉到了和郭靖同样层次了。

    从外形到举止,欧阳克就是高富帅,而郭靖则是土鳖一枚。

    凡事都怕对比。

    二者这么一对比,从表面上来看,差距就摆在眼前了。

    杨盘这么神来的一手,立即便帮郭靖把差距给抹平了。

    反正都是垃圾,好看的垃圾还是垃圾,有什么区别?

    这话糙理不糙啊。

    欧阳锋就是再不满,也无法说出口,毕竟杨盘的话有道理,站在杨盘的角度上来看,欧阳克和郭靖没有什么区别。

    欧阳锋倒是干脆地直入主题道:“药兄,这次前来桃花岛打扰,乃是因为我家侄儿对令千金一见钟情,我这个做叔父只好亲自上门提亲来了。”

    “放屁,谁要嫁给你侄儿了,欧阳克你个小癞蛤蟆想要吃天鹅肉,也不去照照镜子。”黄蓉就好像炸毛一声跳起来叫道。

    “蓉儿不得无礼。”黄药师不满地喝道,这太失礼了。

    洪七公开口解围道:“蓉儿又没说错,他叔叔是老蛤蟆,他自己不就是小蛤蟆吗?”

    ―――――――――――――-

    这话说得让黄药师都无语了。

    “扑哧”杨盘忍不住笑出声来了,随后赶紧收住笑容,抱歉道:“啊,不好意思,我刚刚是想到了前些日子遇到的一件趣事,一时走神,一时走神。”

    欧阳锋脸都黑了一半,要不是这里不是他的主场,欧阳锋都想掀桌子,揍这臭要饭的一顿了。

    打人不打脸,简直欺人太甚。

    洪七公接着开口道:“我老叫花的,是代表我徒弟来桃花岛提亲的。黄老邪,他欧阳锋够资格来提亲,那我这老叫花应该也够资格吧?”

    “那是当然,只是一女不可配二夫,真是让黄某难以抉择。”黄药师摇头叹道。

    “这还有什么难以抉择的?大家都是武林中人,既然双方都是来提亲的,不如按照江湖规矩来,以武决胜负,如何?”杨盘提议道。

    洪七公笑了,大声附和道:“好,此法甚妙,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欧阳克和郭靖交过手,而且不只一次,刚开始他占据绝对的上风,后来嘛,渐渐地就跟不上了,现在嘛,欧阳克估计自己打不过郭靖。

    “哼,笑话,你以为这是在比武论剑,争夺天下第一啊。这是提亲,药兄想要招女婿,自然希望女婿文武双全,只比武,不比文,怎么可以?”欧阳锋开口说道。

    “比文?你开玩笑的吧,那不如让你侄儿去考个状元,再回来提亲啊。”洪七公不满地叫道。

    黄药师摇了摇头道:“两位的意思小弟明白了,小弟需要慎重考虑一下才能做出决定。”

    “好了,好了,今天就不谈其他事情了,来喝酒。七兄、欧阳兄、药兄,来一起干一杯,华山论剑之后,还是第一次云集了这么多位老朋友呢。”杨盘转移了话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