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正版修仙 叶恨水

第一百一十二章 穷人家孩子哪那么多讲究

    法宝的炼制极其复杂,可不是天锁斩月或者雷光战斧这些凡铁所能比拟。

    一件最低级的法宝,都耗尽了苏闲几乎所有的精力……

    不过托了天马战衣的服,苏闲订阅得到了更多更全面的法宝常识,却也知晓了为何法宝的价格那般高昂,通常一件法宝,几乎便可让一个富贵之家彻底倾家荡产,旁的不说,单单那种最低级,仅仅只能防御5000动以下攻击的防护服,若是拿出去贩卖的话,说不得都得数万星币之高。

    价格高昂,自然是因为合成法宝所使用的那些宝物,无一不是极其珍贵珍稀之物……单单这些材料的价钱,都已经让人绝望,再以精巧手段将其炼制成一体。

    所以说法宝的价格昂贵,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而现在,这流云银幕明显是等级更胜于大宝剑的法宝,被自己生生以大宝剑毁掉之后……想要再修复,以如今的知识量,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但损坏的东西,却必须要有替代的物品才行。

    也就是说,想要修复流云银幕,必须要有足够珍贵,且具有灵性的宝物才成。

    想着,苏闲有点头疼的挠了挠头……

    以家里的经济状况,还要兼顾准备好自己的学费,想拿出这一大笔钱来给自己修复法宝,基本上是绝无可能的了。

    但事先做了这么多准备,尤其是花费了近五千点启点币,难道说就这么放弃吗?

    苏闲总感觉有些不甘心……尤其是这个法宝的实力确实相当强大,如果使用得当,说不定会比飞剑还要来的更为方便。

    反正比大宝剑方便的多。

    正自想着……

    敲门声响起。

    苏淘的声音响了起来,“哥哥,该吃饭了,你还不出来吗?”

    苏闲怔了一怔,看了看时间,才发现自己炼制天马圣衣,竟然耽搁了这么长时间,这会儿,已经是到了晚饭的时间了。

    他正要应声,房门却直接被推开。

    苏淘背着双手走了进来。

    脸上带着莞尔的笑容,注意到床上那一件防护服,她眼底有惊叹神色,道:“哥哥……你真是给我惊喜了,这防护服你真的炼制出来了?”

    再加上他的灵卡技艺……自己已经尽量高估自己的这个兄长了,想不到结果竟然还是低估么?

    可为什么我以前却从未曾发现过他的神奇之处?

    最后,苏淘只得愧疚的将原因归结为自己对兄长的关心不够,想着,心底更显愧疚……还是一家人呢,竟然连睡在自己隔壁的亲人都不了解。

    “你不是来叫我吃饭吗?怎么了,有事吗?”

    苏闲惊奇的看着虽然说叫自己出去吃饭,却反而进来,甚至把房门都给关上的苏淘……

    “没什么……就是看看你的收获。”

    苏淘拿起那件明显比起学校的防护服来的精致的多的防护服,心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哥哥在偏门的地方,不……事实上,就算是战斗,他也极有天赋。

    “你之前炼制的那些兵器,现在炼制的法器,是在为修复之前跟秦良玉打坏的法器做准备吗?”

    她问道。

    苏闲点头。

    “看你愁眉苦脸的,难道说遇到难题了?”

    “也不算难题,只能说需要暂时搁置了吧。”

    苏闲叹道:“修仙啊修仙,财侣法地,缺一不可,淘淘,你哥哥我啊,日后一定要成为宇宙第一首富,你记得帮我见证下。”

    苏淘抿嘴而笑,道:“但那时候就算钱再怎么多,现在需要钱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苏闲笑道:“好在我不急。”

    苏淘也笑道:“其实我也不急。”

    “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啊……”

    苏淘把手从背后伸了出来,手心里,握着一把轻巧精致的飞剑。

    她道:“修复法宝是需要珍贵的材料的,珍贵的材料,其实也可以从别的法宝上拆分,就好比我这把B级飞剑,我不知道你要修复的法宝到底有多厉害,但再厉害也厉害不过这把飞剑吧……用这飞剑的核心来修复你想要修复的法宝,效果肯定远远好过之前!”

    确实是这个理。

    看来淘淘果然对器修这一块也是有着些微的了解的。

    苏闲心头暗暗想着,口中道:“我已经把飞剑给你了……哪有收回的道理,这可是饶校长为了笼络你特意送的飞剑!”

    “但我真的不太用的上这飞剑,而且我也不想用这飞剑。”

    苏淘微笑道:“我有个会器修之道的兄长,就算现在家庭还是有些困难,但到日后,我难道说还会缺了法器吗?哥哥,你会送我一把飞剑的吧……真正完全由你自己锻造炼制,从一开始就独属于我一人的飞剑,对不对?”

    苏闲顿时语滞,惊道:“你……”

    “我并不是很喜欢这把飞剑,因为里面有别人留下的痕迹。”

    苏淘皱眉道:“我是有着轻微洁癖的,别人用过的东西,我才不用,勉强心理反而不舒服……所以,还是哥哥你拿去毁了吧,反正现在的话,我已经成为了修士,秦城未必敢找我们麻烦,而且他正忧心他儿子的病情,估摸着也没闲功夫找我们的麻烦,唔……可能也没空找我们麻烦了。”

    “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韵韵……”

    提起自己曾经的闺蜜,苏淘声音里犹还带着些别扭,扭扭捏捏道:“反正谢韵韵家里的人似乎知道了秦良玉言语羞辱她的事情,总之,秦氏企业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加上其他真水星几个企业落井下石,而且秦城这个主心骨也不在,秦氏企业就算没有崩离瓦解,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他还有空闲跟你算账吗?再说,就算他真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找你麻烦,哥哥你也不用怕,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等法器炼制成功,我就能自己保护我自己了。”

    苏闲微笑道:“好,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矫情,你放心,日后,我会亲自炼制一把比这把飞剑更优秀的飞剑送给你,只独属于你一个人的,独一无二的飞剑!”

    “那我就等着了。”

    苏淘笑着背着双手往外走去,道:“我会跟妈妈说你在修炼,没空吃饭,饭菜给你留锅里……总之……哥哥,加油哦!”

    说着,她对苏闲嫣然一笑。

    苏闲望着她的背影,脸上浮现复杂神色。

    洁癖?

    穷人家的孩子,哪那么多讲究……也许真的有,但如果不是自己需要修复法宝的话,她恐怕早就把这东西自己用了吧。

    真是,送出去的东西又拿回来……

    “以后,真的需要送她一件优秀的飞剑才成了。”

    他喃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