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正版修仙 叶恨水

第261章 我得有作为姨夫的姿态

    到底是老师……

    突然跟学生有了这样那样的亲密举动,之前动了情念,浑然不顾外物,可回去之后,冷静下来,再想想自己之前到底做了怎样的疯狂之事。

    恐怕薛袭人昨晚失眠了一整夜吧?

    所以说,太有师德也不是什么好事啊,你不是还拿那个老师的事情来跟我举例子吗?人家做的那么随意,你完全可以也放开点的嘛……

    “不过,这样的话,真的是有点可惜了。”

    苏淘有点惋惜的说道:“其实今天我起的蛮早的,特地的做了莲子粥,主要还是为了感谢薛老师这段时间的帮忙,我记得她最喜欢喝的就是莲子小米粥了,可惜,她竟然有事先走了。”

    谢韵韵奇道:“感谢她?感谢她什么?”

    “感谢她这段时间对我的指导呗。”

    苏闲笑道:“毕竟之后我还是打算入武修系的,所以这段时间,我虽然因为服用丹药不能动弹,但你小姨她可是一直在对我进行最为贴身的教导,深入的了解了我的长短之后,已经为我量身定制了一套训练计划,只等我康复之后,贴身教导,唔,就是这样。”

    “是嘛……那她今天没来的话,是不是这计划什么的搁置了?”

    谢韵韵期待的看着苏闲,问道:“要不我来帮你呢?除了战斗能力方面我比我小姨差点,其他地方,我可是一点都不比她差的,她能做到的事情,基本上我都能做到,你看我这吃你们家的饭了,也没付钱,帮你们做些什么,也算是还了人情了呗?”

    “这个……好像不大方便吧。”

    苏淘可是知道的,薛袭人这事似乎一直在隐瞒着谢韵韵,虽然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隐瞒,想来应该是因为辈份原因吧?毕竟韵韵跟哥哥是同辈,而他们两个若是……似乎最尴尬的就是韵韵了。

    嗯,难怪她不说。

    而苏闲则目光轻轻的撇了撇谢韵韵那趴在桌边喝粥的姿态,喃喃道:“事实上,还是差了不少的。”

    胸怀方面,到底是个晚辈啊,略有逊色,不过这种东西,怎么说呢,也不完全是以大为胜,主要还是看协调方面……额……咳咳……我得有姨夫的姿态,可不能再对着谢韵韵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苏闲急忙低咳了几声,平息静气,怎么说呢……两人年岁到底差距不大,看起来,就好像是指着一对姐妹强行说她们是姨甥一样。

    这样,反而更能给苏闲一些刺激的感觉。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苏闲默默念了一遍冰心诀,睁眼,感觉还是多少有点功效的。

    他说道:“不用了,昨天的话,已经把这个训练给完成了,战果斐然,你没发现,我今天的话是自己起床的吗?”

    是我叫的。

    苏淘无奈的看了苏闲一眼,心道如果不是我拉你的话,说不得你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是嘛,竟然已经完成了吗?那就算了,不过下次,记得找我帮忙,知道吗?”

    谢韵韵当着苏淘的面,明显不敢说的那么直白,她只是很隐晦的撇了她一眼,然后给苏闲使眼色……很离奇的,苏闲竟然看懂了她的意思。

    那可是我小姨,就算是老师,你怎么好意思老麻烦人家,还是找我吧,咱们两个好歹日后会是那种关系……

    苏闲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心道你还没放弃这天真的想法么?

    真是,这谢韵韵什么都好,就是一个大小姐作风,想什么是什么,完全不知道为她人考虑的行事作风,给人压力不小,她竟然就真的天真的认为,她付出自己身体的代价,就可以绑定别人的一辈子。

    也就是她并不是强迫型,不然,那就真的讨人厌了,而现在,却只是会让人觉得有点天真而已。

    而谢韵韵似乎也明显是想一出是一出,给苏闲使了眼色之后,她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饭菜上。

    以光速干完,然后看向了苏淘,问道:“淘淘,你今天还不打算到学校去吗?”

    苏淘笑了笑,说道:“我的话,最近这几天在参悟新的功法,去学校也没什么用,还是在家里来的清静些。”

    “好吧,那我就自己去,再见!”

    饭碗一搁,连涮都想不起来,飞快的换鞋出门,临走前,还挥手告别。

    苏闲脸上带着无奈神色,感叹道:“这个谢韵韵,总感觉她好像把这里当成了她的家了。”

    苏淘笑问道:“那我们两个跟她又是什么关系呢?”

    苏闲看着桌上的空碗,说道:“她爸妈吧……毕竟这种吃完了就甩碗跑人的动作,这么熟练,我在家里也是这么干的,不过那时候是妈妈给我收拾的。”

    苏淘啐了一口,道:“你想当人家爸爸就去当好了,我可没心情给同龄人当妈妈……”

    说着,收拾下饭碗,端到了厨房。

    然后慢慢的收拾,而苏闲则端着一杯可乐,坐在桌上望着窗外那些络绎不绝的上学的学生。

    怎么说呢,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

    而苏淘把厨房里的杂物收拾干净之后,擦着手,走到客厅,看到悠然的苏闲,她眼波游移,迟疑道:“那个,哥哥,昨天晚上,我找前辈商讨功法的事情了。”

    苏闲了懒懒的问道:“是吗?他怎么说?”

    苏淘犹豫了一下,说道:“倒是没怎么说,毕竟这套功法跟之前的归元诀不同,要来的复杂许多,他可能也需要时间细细钻研一下吧,只是……他之前跟我说,让你帮他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他有没有告诉你?”

    “这个,还真没。”

    苏闲佯作无奈道:“你才是那位越文前辈的救命恩人,而我跟他,恩怨两清,他没事还会找我的可能性自然不大了,就算有什么事情,既然告诉了你,自然不会再告诉我了。”

    “是这样嘛……就是我肩膀上,之前那写有天枢二字的地方,如今以那两个字为根基,竟然长出了一朵莲花,我想让你看看,是不是对身体有什么影响。”

    苏淘有点扭捏,迟疑道:“当时前辈想看来着,但我给拒绝了,虽然你的话,也委实不方便看,但毕竟你曾经看过两次了,而且我们两个又是兄妹,唔……你看确实也是比他看要来的方便许多。”

    苏闲看着苏淘那扭捏而又别扭的模样,心中暗暗称奇,心道旁的不说,你那我也看过好几回了,至于这么娇羞么?

    你才修炼那功法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