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正版修仙 叶恨水

第348章 我这也是为了尊重你

    “我……我……这怎么可能……”

    林轻雨震惊的看着自己那已经完全碎成一地的清明雨幕,脸上神色已经完全呆滞了。

    那可是自己的爸爸花了三千万星币,并且求爷爷告奶奶的托了无数的关系,这才帮自己弄来的法宝……可现在看来,竟然是已经被人给毁掉了?

    这可是B级的法宝。

    “这不可能……”

    他震惊的看着那碎在地上的冰块,纵然再如何震惊,仍是不敢稍动,那挂在自己脖颈间的寒意,让他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敢乱动的话,锋利的刀刃会立即划破自己的喉咙。

    “你……你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我的法宝怎么了……”

    “抱歉,这月精轮之内蕴含聚灵阵法,可吸纳周遭灵气,你的清明雨幕似乎是以灵气为根基组成,被月精轮划过,可能是灵气都被吸干了吧。”

    苏淘神色虽然淡然,但神色却是神采飞扬。

    这个什么清明雨幕,听这个家伙的口气,似乎是极其了不得的法宝,可在自己的哥哥送给自己的法宝之下,却脆弱的仿佛琉璃一般易碎。

    月精轮……

    好厉害!

    “现在的话,你还不认输吗?”

    苏淘问道。

    “我……我我……”

    林轻雨死死咬着牙,说道:“我认输。”

    说着,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本想在众人面前狠狠的露一把脸,然后再趁势向前挑战几名,得了一件威力极强的法宝,不好好在众人面前炫耀一下,怎么对的起自己父母的付出?

    可自己这才刚刚露脸,连威能都还没能展现出来,就已经直接狠狠的丢了个大脸,甚至于连法宝本体都被……

    他疼的心都要碎了,可那悬浮在头顶的武器,却让他不得不含着委屈的热泪说出了认输的言语,随即不甘心道:“你这是什么古怪法宝?我的清明雨幕可是B级法宝,铁大师的作品在拍卖榜上都是有名的,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毁掉了?”

    “刚刚不是解释给你听了吗?”

    听得林轻雨终于认输,苏淘信手一挥,月精轮立时飞到了她的身边,宛若通灵一般围绕着她转了一圈,轻轻朝着她身上贴了一下,而后消失在她的掌心之内。

    她说道:“月精轮之内,有我的哥哥苦心以灵卡技术铭刻的聚灵阵法,在飞剑中威力亦是不俗,尤其目标如果是那些纯粹由灵气组成的宝物,更是杀伤力倍增,我其实本来也不想占你便宜的,如果你不出法宝的话,我也没打算用月精轮欺负你,可你都当先用出了法宝了,我若再不用法宝的话,岂不是对你的不尊重?”

    林轻雨快哭了……

    合着你特么的打坏我的法宝,还是为了尊重我喽?他真想说你为什么就不知道不尊重我一下呢……但看着碎成一地的法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眼角却已经无法控制的湿润了。

    苏淘胜的轻而易举,她的话,更是瞬间在那诸多观战的学员中惊起了滔天巨浪。

    “什……什么?刚刚那个漂亮的跟真正的月亮一样的法宝,竟然是飞剑?扯呢吧,这东西怎么可能会是飞剑,它……它可是转着飞的,会晕吧。”

    “重点不在这里吧,你没听苏淘同学说吗?那把飞剑,上面可是铭刻有阵法的存在,跟那些阵法简略再简略之后的铭文不一样,是完整的阵法啊,而且还是以灵卡手法铭刻……”

    “几个月前我就听炼器系的学员们说起过,说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件神奇的法宝诞生,我还以为是说笑呢,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件法宝竟然就在苏淘同学的手里?天呐,我当时竟然还当着她的面讨论这个,真是丢死人了,不过她也真厉害,如果我有这么漂亮的法宝,早就忍不住拿出来炫耀了,她竟然忍了这么久,真低调。”

    说着,那名扎着麻花辫子的女同学满是羡慕的看着刚刚月精轮消失的地方,喃喃道:“至少也是B+级别的法宝,而且,而且还那么漂亮……”

    众多的学员越发的喧嚣起来。

    刚刚那一瞬间,青色的冷刃光芒,几乎聚焦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绚烂的光彩,更是让那些还在象牙塔中的少女们双眸璀璨,只感觉好像看到了真正的月亮。

    炽热的视线,让苏淘一阵不自在……但心头却莫名的有些微的骄傲之感。

    这可是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法宝啊!

    如此一想,她顿时意气风发。

    “年轻真好啊。”

    许宛如深深的看了苏淘一眼,脸上浮现几分复杂神色,问道:“苏淘,你是否继续挑战?”

    “继续吧!”

    苏淘同样忍不住轻轻叹息一声,虽然有了法宝,但她争夺名次,倒不是为了名誉或者别的,而是能够增加自己的实战经验……刚刚林轻雨对自己使用法宝,导致战斗一瞬间结束,根本毫无意义。

    那就往前再跨一步吧。

    要知道,跟之前李雪云那样激烈的战斗,才是我真正想要的啊。

    她有点无奈。

    “好吧,孙云,你也听到了,三天之后,苏淘挑战你第八名的排名。”

    许宛如看了一眼人群中那个满脸呆滞的年轻男子。

    “啊……是,我知道了。”

    孙云有点失魂落魄,或者说刚刚见识到了月精轮那神出鬼没,并且莫可抵御的锋利……他感觉自己的胜算好像很低。

    “放心,我不会主动使用法宝的。”

    苏淘看他似乎没什么战意,主动说道。

    孙云却不高兴了,脸上浮现不快神色,说道:“我可不需要你让……该用就用,大不了一个输而已,更何况,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呢,哼!”

    他转身离开了。

    不消说,去修炼去了。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

    许宛如正色道:“那么接下来,就由谢韵韵同学挑战第三名的林征同学!”

    谢韵韵轻快的跳下了场,亲密的拉了拉苏淘的手,笑道:“我可不能被你撇下太远,淘淘,首席给你留着,但第二,我就提前预定啦,今天先拿第三练练手!”

    林征脸色极其难看,苏淘并没刻意压低声音,自然也让他听到了。

    他好歹也是堂堂法修系第三名,第一第二雄踞多年,他能得到第三,中间自是吃了不知多少的苦,结果却被人这么轻视,自然由不得他不愤怒。

    缓缓握拳,他眼底浮现愤怒的冷冽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