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正版修仙 叶恨水

第660章 想想都有气啊

    薛袭人回来的很晚。

    或者说学院的事情太多……

    尤其是苏闲归来之后,她被苏闲突然袭击,来了那么一出子,光是安抚那些牲口们,就耗费了她不少的心神。

    再加上苏闲已经准备结业,首席学员的身份自然也是要交出来的。

    到时候,名次的排位,以及突然少了一位顶梁柱,必须要赶紧安排新的学员……

    毕竟,七校交流虽然发生了不少变故,但似乎很快又要进行了,必须提前早做安排。

    等到回来的时候。

    天色早已经昏暗……

    纵然身为金丹境界,薛袭人也久违的感觉到了一阵疲惫之感。

    尤其是察觉到自己的家里没一点灯火的时候……这疲惫感更重了。

    那个小娘皮,还在苏闲的家里待着呢。

    老娘这个正宫在外面累的要死要活,这小娘皮在家里搂着老娘的男人吃喝玩乐,想想都有气啊。

    正想着。

    隔壁的房门打开了。

    那个坏蛋熟悉的面容露了出来,带着些明朗的笑容,说道:“袭人,就等你了,快过来吃饭吧。”

    薛袭人震惊道;“你们……你们竟然在等我?都这么晚了……”

    “怎么能不等女主人的归来呢。”

    苏闲轻笑。

    薛袭人轻轻哼了一声,“女主人……恐怕也快名不副实了吧?”

    “早晚让你名副其实。”

    苏闲拉着薛袭人往房间里走去。

    而客厅里……

    所有人都在。

    偌大的客厅里,挤的满满当当。

    苏淘正和谢韵韵并肩坐在沙发上,两人看着电视里的肥皂剧,看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时谢韵韵还偷偷的给苏淘擦擦眼泪,苏淘完全没有发现,每次擦完后,谢韵韵脸上都会露出那种如同痴女般的yín笑。

    摸到她的脸了。

    薛袭人顿时一脸黑线。

    这个小娘皮……

    抢了老娘的男人,竟然还想抢我的小姑子?

    她还没放弃兄妹同收的盘算么?

    而那位武尊,此时正在外面的小院里,显然是嫌房间太小,留在这里不自在,而此时,他手中握着一杆长枪爱不释手,而身上还有微微的湿痕,看来是刚刚练枪回来,一副对这长枪很是满意的姿态。

    显然,这又是苏闲的手笔。

    她有点幽怨的瞪了苏闲一眼。

    不过连武尊都在等着自己,看来苏闲在那个什么元家混的还当真不错……

    杨婉慧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薛袭人,笑道:“呀,袭人回来啦,这回人终于齐了,饿坏了吧,我这就把饭菜端上来……额……”

    她有点困惑的看了眼苏闲那和薛袭人握在一起的手。

    又困惑的看了一眼那边正跟自己女儿亲密无间的谢韵韵。

    感觉有点搞不懂了。

    不过不干扰儿女m的私事一直是杨婉慧的优良习惯,她没多问,而是微微笑了笑,回到厨房,把那些正捂在锅里还冒着热气的饭菜端了上来。

    众人坐定……

    吃饭。

    有菜无酒,若是元战平时吃来,定然觉得无聊,可今日里,他却吃的相当开心。

    这种家的氛围,自他母亲多年前故去后,再不曾体会过,如今再行体会,感觉竟是莫名的怀念,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这明明一片和谐的饭桌,却好像蕴含一种古怪的感觉……

    但具体哪里古怪,他也说不清楚。

    只是感觉好像暗地里,有刀光剑影的存在。

    不过既然回到了这里,那么姑爷的安全倒也不用自己担忧了……

    饭后。

    他直接向苏闲提出了辞行。

    “这么急就要回去吗?”

    元战点头,道:“嗯,既然姑爷……额,公子的安全不用我āo劳了,我自然要赶紧回去,毕竟家主那边,我实在是有些担心。”

    担心的其实不是家主的安全。

    而是……

    自己的那两个老友,有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现在正是家主最为艰难的时候,若是能在姑爷名声不显的时候加入家主的麾下,到时候,自然能获得最大的好处。

    雪中送炭,永远都比锦上添花来的强的多。

    杨婉慧忍不住愣了下,她刚刚可是听清楚了姑爷这个名词了。

    这是啥意思?

    正想着……

    元战说道:“还有,之前见面的时候,没来得及拿出来,事实上,家主有礼物让我代为送上。”

    其实不是没来得及,实在是当时家主交给自己的时候,自己完全没放在心上,随手就把东西一丢。

    但现在,能不放在心上么?

    所以,他当时去广场练枪,捎带手的还把这些礼物都给分门别类的整理好,这才敢拿出来。

    杨婉慧困惑道;“元尊先生,敢问你们的家主是……”

    她到现在都还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家里竟然坐进了一位武尊,而且对自己的儿子竟然还尊敬无比的样子。

    明明还是自己熟悉的儿子,但出去了一段时间,再回来,自己竟然感觉有些不了解他了。

    “这个的话,杨太太您还是问令公子吧,我实在是不好过多的……掺和。”

    元战扫了一眼旁边的薛袭人……

    军神的女儿?

    修仙文明的薛辛雷,他自然听说过。

    心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尤其是自家家主,还有别的超级大能的家务事,不能管,不然到时候估计掏力还不落好。

    这事咱管不起啊。

    当下,也不正面回答,而是将礼物分别拿了出来。

    “连我也有呢。”

    苏淘挑眉,接过元战递过来的精致礼盒,透过透明的装饰,看到一件极其精致的项链,她深深的看了苏闲一眼,说道。

    “何止是你,连我也有。”

    谢韵韵打量着元歌送给自己的宝石吊坠,皱眉道:“那个元歌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想到做事这么滴水不漏啊。”

    还没过门呢,就知道讨好未来的姐妹了么?

    哦,不对。

    她好像是唯一一个正儿八经的过门的。

    还是招的赘婿。

    这一点,自己还晚了她一步呢。

    而薛袭人,拿过礼物……

    拆开。

    是一件相当精致华美的长裙。

    看来做工细致不凡,一看便价值不菲,而最重要的是,只是肉眼望去,便可知晓无比契合自己的尺寸。

    而上面,还写着一个标牌,写着赠姐姐。

    她似笑非笑的看了苏闲一眼,道:“姐姐呢。”

    苏闲啊哈哈的笑了两声,说道:“稍后我再给你解释。”

    而杨婉慧看着那送给自己的……几盒包装精美无比的丹参。

    装饰华美,她当初在店面里曾经看过至少价值十万的丹参,包装还不及这个……显然,这个的价格只会更贵。

    “这是丹参王,效果奇佳,而且最重要的是不是修士和武者也可服用,对身体有百利而无一害,延年益寿,返老还童也不在话下,看来家主对杨太太真的是上心呀。”

    元战笑道:“这丹参王一直在我元家的宝库里放着,想不到家主竟然也拿出来送给杨太太,真是太舍得了。”

    “这么贵重的礼物……”

    杨婉慧迟疑道。

    “没关系,她孝敬您,应该的。”

    元战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