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时空旅舍 金色茉莉花

第742章 做人如果没有梦想那和无忧无虑有何区别

    象棋的分级虽不如围棋那般严谨,象棋比赛似乎也引不起那么多关注,用不好听的话来讲便是象棋逼格不如围棋,但象棋却是公园、街头、小区门口的老爷子们的挚爱,并且象棋也是有分级的。

    象棋选手的等级由各种比赛决定。

    程云记得唐清焰在高中时期参加过全国象棋少年赛,位列甲组,最终没能拿到冠军,但也是前几名。

    她当时的等级是一级棋士,可以代换成国家一级运动员。

    至于程云怎么知道……

    不提也罢!

    这些年来不知道她是又有进步还是后退了,总之和这些周边小区的老头们下……其实是很欺负人的。

    隔着条街道,程云又听见唐清焰喊了一声将军,这意味着她对面那老头又挣扎了一次。

    边上围观的臭棋篓子们一阵哄然。

    那老头倒是面朝程云,他怔怔的望着棋盘,拿起一颗子又放下,戴着大框老花镜,眉头上满是皱纹,看起来极为认真。

    这些老头儿下棋都特慢,程云平常偶尔路过也会看几眼,但没那个耐心。

    但唐清焰此时却显得耐心十足,她单手握着保温杯,将嘴唇凑到杯沿,感受着杯中茶水冒出的热气,里面夹杂着玫瑰花香,时不时小小的抿一下,静等着对手慢慢思考。

    等得久了,她也不恼,最多嘴角带笑的调侃两句,或者摸出手机看一看。

    老头频繁摸子,她也不在意,似是完全融入进了这群老头的规则与节奏当中。

    许久,老头终是下了一步。

    唐清焰眉头微微一挑,放下水杯,又挪了一颗子:“再将,这下跑不掉了。”

    旁边的人又一阵哄然。

    老头也是松了口气,叹息一声,扶了扶眼镜:“再来一盘……”

    唐清焰看了看表,摆着手:“算了算了,明天再来,时间不早了,我可没有你们那么闲。”

    “你有啥子要忙的嘛?”

    “有事情做噻。”

    “忙到耍朋友啊?”

    “忙着讨生活。”

    如是说着,唐清焰已站了起来。

    她一转身便瞄见了坐在塑料凳子上、背还靠着玻璃门看向她这方的程云,但她只是笑了一下,直接回了她的店中,和兼职小姑娘说着话。

    程云则继续盯着那群老头,看他们互相争抢着席位,也是挺有意思。

    忽然眼前一花,唐老板已到了跟前。

    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但为了掩藏这些笑意,她为微微勾起的嘴角赋予了调侃的味道:“程老板今儿个怎么愁眉不展的,你平常不都被挂起来了吗,来,说给我听听,有什么能让一条挂起来的咸鱼发愁?”

    “我想找个保洁,但招了这么久了都没招到。”程云叹了口气。

    “不就是一层楼的清洁嘛,你自己做呗!”

    “我的定位是厨子……”

    “啧啧!咸鱼!”

    “还说我咸鱼呢你……”程云抬起眼帘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亭亭玉立的唐老板,下午的阳光从她身后照过来,刚好制造出一道细长的阴影笼罩着程云,“你看看你,现在不是和一群大妈打麻将就是和老头下棋,我差点还以为你已经五六十岁了呢!还说我提前过上了老年生活……”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你了?”唐老板皱着眉。

    “去年,暑假,你来找我,你见到我说的第一句就是这个。”程老板记性好着呢。

    “记不得了……”

    唐老板微微斜着头想了想,确实想不出来了,有时候人忘掉自己说的话太正常不过了,反倒是对于其他人的话记得很牢。

    她又笑了笑,说:“什么老年生活,还是叫咸鱼好了。”

    程云斜着眼睛瞄了她一眼,也带上了调侃的语气:“你现在也终于体会到了咸鱼的乐趣了?唐校花你堕落了呀!”

    “要是不缺钱,谁不想咸鱼啊!”

    “从你的语气中我听到了你那远去的上进心……”程云说完这句便有些后悔了,平常朋友这么调侃一两句没事,但对于唐老板可不能这么调侃。

    “那是因为我现在决定留在锦官了,这里隔家里太远了,亲戚也都不在这里,只有大学时认识的朋友,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感觉没有什么压力了。”唐老板倒是并不介意他的说,反倒是有些感慨。

    “就没有动力了?”

    “差不多吧……就觉得其实只要自己过得称心如意,舒舒服服的,当你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了,生活品质一下子就上去了。”

    “你这种没有梦想的咸鱼……”

    “和无忧无虑有什么区别!”唐老板接上了后一句。

    “哈哈有前途!”程云笑了。

    唐老板瞄了眼前台,见只有一只俞点小姑娘在撑着下巴发呆,她觉得这只前台妹子应该没有注意他们的交谈,便冒出一句:“你说,我要是早明白这个道理该多好!我们走了多少弯路啊……”

    “未来还很长。”程云抿了抿嘴。

    “错,应该是人生短暂。”

    “比你想象中长。”

    “还是短。”

    “你的短,我的长。”

    “呸!乱说些什么!”唐老板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一巴掌按在程云额头上。

    “咳咳,有人看着呢!”

    “没人。”

    “有俞点。”

    “她没看这边。”

    “她看着的。”程云抬起头,抓住她的手将之从自己额头上挪开,手上传来的触感还是熟悉的配方,“要是平常人在发呆,听见周围的动静,肯定也都会转过头去看一眼吧,但她从来不会。不管她在做什么,不管周围发生了什么她都从来不会转过头去看,就像现在,我们动静这么大她还是像是没听见似的,你知道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发呆发得很专注。”唐清焰笃定的说。

    “说明她其实一直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只是她不想让人们知道她在观察他们,或者她在通过另一种方式听和看。”程云说。

    “是吗?”

    唐老板转过头,惊讶的看向前台内。

    只见俞点小姑娘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没动,俨然又聋又瞎,只是她的脸上却渐渐爬上了红晕,红晕有如爬山虎似的,直爬上了她那精巧的耳朵。

    “额……”

    唐清焰转头看向程云:“就你能!”

    “那是!”

    “我今天看你收了个很大的快递,你买了个什么?”唐老板连忙转移话题,开始进入闲聊,但她才不是心虚呢,她只是不想让俞点姐继续尴尬而已。

    “给小萝莉定制的床,它之前的床前两天被它给生生睡坏了。”

    “假冒伪劣产品吗?”

    “可能是它太重了!当时床直接翻了,它倒在地上,还滚了几圈……”

    “哈哈,我能想象到那个画面,不过再重能有多重,明显还是床的问题嘛。”

    “也许吧……”

    与此同时,正在三楼做题的小萝莉忽然呆住了,它低着头默默的看着题,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

    它忽然有种全锦官的人都知道它把床睡塌了还掉在地上滚了几圈的错觉,要知道它可是堂堂雪地之王啊,它注定是要统治一方的,大王这样还、还让它怎么统治一方?

    小萝莉立马就很委屈,要不是脸上长满了毛,都羞得通红了。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随即的一分钟内,它小小的脑瓜子里便一直回荡着唐老板那声很平常的轻笑。

    程烟老师及时发现了它的不对,她带着关切的神情走过来,并顺着小萝莉低着的脑袋看到纸面上,很温柔说:“这个数字确实有点大,但是解法还是一样的,你多思考思考,我相信你一定能解出来的。嗯,等你掌握了一元一次方程我们就开始学几何,这个是重中之重。”

    小萝莉听了,默默的开始算起来。

    ……

    “老板,那个留学生打电话来了,问你回来了没有,说要过来面试。”俞点小姑娘捂着手机,有点不知所措的看向程云。

    “他说的中文吗?”

    “嗯。”

    “叫他过来面试吧。”程云想了想说,面试能不能通过还不一定呢。

    “好的!”

    俞点小姑娘松开手,将手机贴在耳边,用很慢的语速说:“我们老板说叫你过来面试,对,你可以找个方便的时间过……额方便的意思是合适、恰当、不耽误你,不是说上厕所。就是你想什么时候过来都行,我们老板最近应该都会在宾馆呆着。”

    随即她又和电话中的人嗯嗯几声,还回答了对方几个问题,这才挂掉了电话,对程云说:“她说她明早过来。”

    程云点了点头。

    旁边的唐老板笑道:“恭喜,咸鱼的烦恼马上就要解决了。”

    程云耸了耸肩:“不一定,说不定人家嫌工资少,不肯在我这干呢,毕竟人家在国内可是稀有动物。”

    唐清焰伸着懒腰没有回答他,而是打了个呵欠:“不聊了,我回去了。”

    “好,我也上楼做饭了。”

    “要得。”

    “晚上过来吃饭吧,你懒得做饭。”

    “到时候看心情。”

    “早点啊,我晚上还得送玉嘉回她的学校。”程云摆了摆手,往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