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头号玩家 风上忍

第330章 我还是很喜欢你

    作为一只资深单身狗,「大角折彦」对于女孩子的抗性几乎为零。

    事实上,像眼前「下平玲花」这种等级的漂亮女孩,任何性取向正常的男人都很难拒绝对方的请求。

    望着「下平玲花」那逐渐远去的窈窕背影,「大角折彦」急忙追了上去,道:“不,我没什么事……已经快天黑了,下平同学你一个单身女孩子在外面走也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下平玲花」又惊又喜,“大角同学,你真是个好人!”

    “呵呵。”

    「大角折彦」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这么夸奖,不好意思的挠头傻笑着。

    少去一天应该不要紧吧?

    反正那个穿巫女服的女孩子明天肯定还会在那里……

    ……

    与此同时,在「大角折彦」头顶数十米的楼顶天台上,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色披风当中的人影正静静的看着下方正在离去的二人。

    “这个大角折彦……果然比佐桥皆人更像主角啊。”

    在渐暗的夜色中,罗戒犹如一只黑色的大鸟般由楼顶滑翔而下,径直飞向远处那人流攒动的地铁站出入口。

    黑夜永远是潜行者最天然的伪装。

    罗戒无声无息的落在地铁站附近树木的阴影当中,随即融入了往来的人流,没有人注意到身边多了一名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

    87号「鹿火」依旧在原地等待着苇牙的出现,或者说是等待着「大角折彦」。

    经过之前两天的偶遇,她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双方共鸣的存在。

    我的苇牙大人,他今天还会来吗?

    罗戒并没有急于与「鹿火」见面,而是站在人群的阴影中耐心的等待着。

    他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原著中,由于「鹿火」接连几天在同一地点寻找苇牙,引起了不良集团的注意,诱骗心思单纯的「鹿火」到僻静处意图不轨。

    尾随而来的「大角折彦」刚好看到这一切,脑袋一热就不顾安危的仗义出手,若不是06号「篝」提早注意到,并一直在暗中保护「鹿火」,只怕这只毫无常识的鹡鸰少女就要直接出无惨本子了。

    但不知是系统故意为之,还是他的行动引发了蝴蝶效应,这个可以直接刷「鹿火」好感度的事件始终也没有发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铁站出入口往来的人流也越来越稀少。

    没有等到「大角折彦」的「鹿火」再次背起了她那把薙刀,准备暂时离开去寻找一处可以过夜的地方。

    罗戒从自动售货机的阴影处走了出来,在「鹿火」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来到她的面前。

    “我是苇牙,而且已经羽化了一只个位数的鹡鸰。”

    罗戒直接开门见山。

    “嗯……苇牙大人你好。”

    「鹿火」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尽管她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苇牙,但此时的场景却和她想象中那种“命运的相遇”似乎区别很大。

    最关键的是,对方并不是她要等待的那个人。

    “我很喜欢你,可以成为我的鹡鸰吗?”罗戒语气坦率道。

    这句话绝不是演戏,他是真的很欣赏眼前这只努力的鹡鸰少女。

    「鹿火」的脸倏的红了,对于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来说,“喜欢”这两个字的杀伤力实在太大,哪怕明知道并没有那种意思。

    「鹿火」深深的鞠了一躬,歉意道:“我在这里已经寻找我的苇牙整整十天了,没有人任何人回应我,真的很感谢您对我的欣赏和邀请……但是,我还是想再等一等。”

    罗戒的眉梢微微向上挑起。

    果然,哪怕是破坏了原剧情的CP,系统也不会让玩家轻易的羽化任何一只鹡鸰。

    “天很晚了,你在哪过夜?”罗戒问道。

    「鹿火」没想到罗戒并没有强迫或是继续劝说,反而关心起她的住宿问题,不由得心中升起一丝暖意。

    “谢谢您,我这几天都是在地铁月台的长椅上睡的。”

    “为什么不住旅店?我记得每个鹡鸰的身上都有M.B.I配发的信用卡的。”

    「鹿火」垂下头,微微有些脸红道:“我不知我的苇牙什么时候会出现,我怕他找不到我……”

    鹡鸰,真是一种执着且痴情的生物……

    看着眼前这个腼腆微笑着的少女,罗戒忽然心有感触,情不自禁的伸手在她的头顶轻揉了几下。

    “啊……苇牙大人,您……”

    「鹿火」被罗戒这毫无征兆的举动吓了一跳,如同受惊的小鹿般一下子逃开,全身紧绷满脸紧张的看向罗戒。

    罗戒对「鹿火」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我发现我还是很喜欢你。”

    “这位苇牙大人,你……你再这样,我可要……要……”

    「鹿火」涨红了脸,不逊于「小结」的高耸胸部不断上下起伏着。

    她忽然发现后面的话根本说不出口,面前这位苇牙虽然总是对她说些轻浮的话,可眼中的怜爱和真诚却也是发自内心的,尤其是之前被摸头的温暖感觉,让她无论如何也生气不起来。

    无奈之下,「鹿火」只能背起那比她自己还高的薙刀,沿着台阶走下了地铁站台。

    然而没多久她便发现,那位穿着黑色披风的苇牙,居然还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头顶的灯管散发着惨白的灯光,几只飞蛾盲目的撞击着灯罩,发出轻微的砰砰声。

    此刻已经过了最后一班晚高峰,偌大的月台几乎再没有什么等车的乘客,愈发的安静清冷。

    「鹿火」坐在月台的长椅上,怀中抱着薙刀,望着前方空荡荡的隧道,眼皮愈发的沉重,不知不觉间就这样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鹿火」被熟悉的人群嘈杂声惊醒,睁眼发现站台的周围已是密密麻麻的前来赶地铁的上班族。

    居然……已经早上了?

    自己怎么会睡了这么长的时间?

    忽然间,「鹿火」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身上居然没有往日睡醒时的那种寒意,反而手脚都是暖洋洋的。

    “醒了?”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这时「鹿火」才吃惊的发现,这一整夜她居然是倚在那名苇牙的身上睡着的,身上的暖意正是来自对方身上的披风。